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七百七十八章 特殊金属
    如果不是怕烧坏了屋里的东西,方逸甚至都想点燃一些枯枝丢进去,因为在高温之下,很多毒素都是无法存活的。

    “兄弟,我说差不多了吧?”

    等了半个多小时之后,在门口来回走动的彭斌终于忍不住了,他刚才点燃了一根枯枝探头往屋里看了一眼,现地面上似乎有一些像是兵器一般的物件,这让彭斌异常的激动,要不是被方逸拉着,彭斌早就冲进去了。

    “大哥,进去的时候最好屏住呼吸。”方逸点了点头,虽然石门没有窗户,但石门被打开之后,空气还是会流通的,现在进去生危险的几率已然是小了很多。

    “奶奶的,该死鸟朝天,咱们能不能活着出去还是两说呢……”彭斌嘴里念叨了一句,拿着火把就进了石屋,方逸怕他有失,也是连忙跟了进去。

    试着呼吸了一下,方逸现空气十分的干燥,顿时松了口气,因为只有在潮湿阴冷的地方,才会滋养细菌毒素,这地方虽然不知道封闭了多少年,但和墓葬的环境却是不一样,倒是方逸自己多虑了。

    “兄弟,这下达了……”走在方逸前面的彭斌,口中忽然出一声惊喜的喊声,由于被彭斌的身体挡住了视线,方逸并没能看到屋内的情形。

    “这……这一屋子都是兵器?”

    方逸移开身体,眼睛往四周看去,只见偌大的石屋整齐排列着一周圈的兵器架子,在那些兵器架上摆满了各种冷兵器,在火光的映照下,有些兵器散出了锋利的光泽,射的两人一阵眼花。

    “哈哈,终于碰到件完整的东西了!”

    彭斌口中出一声狂笑,进入到这个空间那么长的时间,几乎现的所有东西都是损坏的,眼下这一件件看上去都很规整的兵器,顿时让彭斌欣喜若狂。

    一边说着话,彭斌一边往前迈了一步,将右手的火把交到左手上涨之后,右掌抓在了一把锋刃看上去足有两米多长,把柄近一米的长刀上,由于自己体型的原因,彭斌一向钟爱这一类比较威猛的兵器。

    之前彭斌和方逸等人也在这个空间现过一些残破的铁器,虽然很多都变成了渣滓,但那些渣滓的质量却是要比外面的金属更加的沉重,所以在抓住这把长刀之后,彭斌使出了一半的力气,想把长刀从架子上给拎起来。

    不过让彭斌没想到的是,他手上刚一力,那被他抓的很实在的刀柄,竟然无声无息间就在他的掌心里泯灭掉了,用足了力气的右手一下子握了个空,那没能宣泄出去的力道,顿时带得彭斌的身体在原地打了个转。

    “大哥,怎么了?”

    站在彭斌身侧的方逸一把按住了他的肩头,当方逸的眼睛看到那失去了把柄的长刀后,忍不住也是叹了口气,看来这石屋虽然不至于像墓葬那样产生毒素,但岁月的流逝给物体带来的危害,却是一模一样的。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里,石屋内那一排排的木制兵器架,都悄无声息的化成了粉末碎屑。

    一阵清脆的声音响起,那一排排的兵器也都掉落在了地上,原本在火光之下看似很明亮的锋刃,在这一瞬间也变得黯淡无光了起来,落在地上之后,几乎全都碎成了几段。

    “怎……怎么会这样,我……我的宝贝啊!”看到这一幕,彭斌瞪圆了双眼,脸上露出一副欲哭无泪的表情,情绪也从极度的欣喜兴奋一下子变得沮丧了起来。

    “大哥,能被时间磨灭了的东西,还能叫宝贝吗?”

    方逸对眼前生的事情倒是不以为然,在他看来,自从进入到这个空间之后,也惟独只有那个河床底部的锁链才能称得上是宝贝,连鱼骨都变成了化石,那锁链却依然坚固无比,根本就没有受到岁月的任何影响。

    “说的也是,唉,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吧!”彭斌闻言无奈的叹了口气,拿着火把有些不死心的蹲下了身体,翻弄起了那些掉落在地上的兵器来。

    这些兵器种类繁多形态各异,远外界所谓的十八般兵器,有些与刀枪剑斧相似,有些却是方逸和彭斌从未见过的,只是兵器架散落之后,这些兵器全都掉在地上,眼下再也分不清楚了。

    “有没有兽皮书籍一类的东西?”

    此时留在外面的龙旺达也走了进来,看着狼藉一片的屋子,不由摇了摇头,龙旺达对于这些冷兵器的兴趣并不大,而是希望找到一些修炼的功法。

    “没有……”彭斌没好气的回道:“就算有你也看不懂,连这些金属都被腐蚀掉了,你觉得那些兽皮还能保存下来?”

    “好吧,是我说错话了。”

    听到彭斌的话,龙旺达不由苦笑了起来,他也明白自己的想法的确是一种奢望,在这个和外界完全隔绝了的空间里,好像除了山石能永恒存在之外,别的一切物体似乎都受到了岁月流逝的伤害。

    “走,去那间屋子看看去……”

    彭斌一脚踢碎了面前的几件兵器,转身就往外面走去,在这个院子里可是有着两间平行的石屋,这个石屋应该是以前的兵器室,而另外一间屋子说不定就是放置功法的地方呢。

    虽然知道希望很渺茫,但彭斌还是按照方逸之前所用的办法,打开了那个石屋,事实确实让他很失望,这个石屋放置的依然是兵器,在彭斌进来之后,同样变成了一堆金属渣滓。

    彭斌从这间石屋里出去之后,才现方逸还留在了第一间石屋里面,不由高声喊道:“兄弟,你还在屋里干什么?咱们去最后一进院子看看吧……”

    “大哥你们先去,我再呆一会儿,看看能不能考究出这些东西存在的年代……”

    方逸的声音从石屋里传了出来,出于学过考古知识的本能,方逸想辨认一下这些金属兵器的材质,在今儿之前,他们可是从来都没现过如此之多的金属,是以方逸也没有这种机会。

    考证它们的年代,只是方逸随口一说的,虽然有着类似于神通的本事,但方逸在这个空间的物体上使出来后,就只能得到一个信息,那就是久远,至于久远到什么程度,方逸的神通却是无法解析出来。

    “一堆破铜烂铁有什么好看的……”

    彭斌嘴里嘟囔了一句,不过也没坚持喊方逸出来,在这个空间搜寻了那么多天,他们三人早就习惯了各自分工查找,就连对龙旺达,彭斌现在都是没有多少戒心了。

    “这些破铜烂铁对外界来说,也都能算是宝贝啊!”

    方逸左右看了一眼,将手中的火把插在了墙上两米多高处的一个孔洞里,石屋顿时变得明亮了许多,蹲下身体,方逸拿起最初断裂的那把长刀看了起来。

    长刀的材质虽然是金属,但显然品质不怎么样,最初掉在地上的时候断为了三截,被方逸拿在手上,只是稍微一用力,在几分钟内就变得锈迹斑斑的刀身,干脆变成了一些铁砂一般的碎屑从方逸掌心掉落在了地上。

    “这材质,还不如外面的一些金属呢……”

    方逸有些无语的看着掌心的粉末,金属会腐蚀生锈是不假,不过好歹金属也属于矿物质,按理说密度是要比石头更大一些的,可是在这个空间里,石头保存的却是要比金属更加完好。

    “难道这个空间的特性,决定了金属更加难以保存吗?”

    方逸脑海中生出了个念头,只是在考古这一学科上,他毕竟是半路出家,手上也没有任何可以检测分析空气质量的仪器,这个念头也只是在心里想想罢了。

    有些不死心的方逸,干脆把每一件腐蚀碎裂的兵器都拿在了手上,他验看这些兵器的方法很简单,如果那件兵器没能被他捏成粉末状的颗粒,说明打制这把兵器的材质就会更好。

    以方逸现在的修为,手上的力道也是十分惊人的,看似随手一捏或者是掌心握拳,那力量都在百斤以上,在这种力量的碾压下,几乎所有经手的兵器都变成了粉末,眼看这一地的金属粉末,方逸的脸色也是愈的难看了起来。

    “嗯?这断剑倒是挺沉的!”

    几乎已经麻木了的方逸,这会都是在机械般的重复着自己的动作,当他拿起一把断为两截像是剑刃的兵器时,只感觉右手微微一沉,这看似薄如蝉翼的断剑,重量居然有七八十斤的样子。

    重复着一件事情的后果,往往就是手上的动作要快于大脑的思维,方逸脑中生出这个念头的时候,手上已经加了几分力道捏向了那剑刃。

    和别的兵器一样,断刃在方逸指下也很脆弱,但是就当方逸的两根手指即将搓合在一起的时候,方逸却是感觉拇指和食指一痛,在他的两指之间,似乎隔着一个锋利的硬物。

    “这是什么东西?竟然把我的手给划破了?”

    借着火光向手指看去,方逸赫然现,他的食指和拇指竟然被划开了一道一公分左右长的口子,正往外涌着鲜血,而在方逸的拇指上,一个只有四五毫米大小的物体,已然是扎入到了彭斌的肉里面。

    看到手上的伤口,方逸的神色不由有些惊奇,要知道,他虽然没有练过诸如铁布衫金钟罩一类的功夫,没有外家功法那么霸道,但方逸修炼的道家功法是由内而外的,在练到极致之后,说不上刀枪不入,但却是很难被冷兵器给伤害到。

    现在方逸的修为自然称不上是极致,不过在他指上灌输了真气之后,就是一块精钢也会被方逸捏扁掉,更不用说会被伤到了,所以看着手上的伤口,方逸是一脸的惊诧。

    用左手点了下右手的几处脉络,原本往外急涌的鲜血顿时止住了,方逸轻轻拨动了一下拇指指面,拇指处顿时传来一种像是被扎入了刺的痛感,那金属碎屑依然是扎入到了肉里。

    “没有腐朽,还很锋利坚韧,这是什么物质?”方逸心中大奇,转身出了石屋,方逸怕在屋里取出这东西会丢失掉,毕竟满屋子的碎屑,真要掉在里面连找都没法找。

    龙旺达和彭斌都去了后院,方逸也没招呼他们,当下摊开了左掌,将拇指对着左掌掌心,微微一用力,拇指上的肌肉顿时绷紧了起来,将扎在里面的那个物体向外挤了出去。

    “这不像是那把剑的锋刃啊……”

    看着左掌心的一个只有几毫米大小的薄片,方逸在心中猜测了起来,这薄片通体呈黑色,和兵器的锋刃并不相像,但偏偏却是锋利无比,方逸手指上的两个口子可是就在眼前。

    “这东西,到底有多锋利?”

    方逸忽然心中一动,拿出了那把陨铁打制的短刃,然后用指甲夹住了薄片,在短刃的平面上划了下去,没有任何金铁交击的声音,但是当方逸看向划面时,眼中却是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在薄片划过的地方,只见那把用陨铁打制的短刃上,居然出现了一道明显凹进去的划痕,这是方逸得到这把可以削铁如泥的短刃之后,第二次被外物所损伤。

    第一次是在化石河床内的时候,方逸用短刃斩砍那锁链,被锁链在锋刃上崩出了一个米粒大小的缺口,不过那次方逸是在短刃上灌输了真气,这次只是随手一划就损伤了短刃,可见这薄薄的一个金属片是何等的锋利了。

    “如果能用这金属片的物质打制一把武器,那将会是如何呢?”

    看着被指甲夹住的那片金属,方逸一时间竟然浮想翩翩起来,对于方逸这种从小在山中长大并且修炼道家功夫的人而言,一把趁手的冷兵器价值,可是要远远过现代热武器的。

    “要是有足够的这类特殊金属,是不是能融化掉打制出一件兵器呢?”方逸脑海里忽然冒出了一个念头,心头不由一阵火热,小心翼翼的将那金属片收好之后,又是一头扎进了石屋里。

    这次方逸的动作愈仔细了,但凡是稍微大一点的金属,都被他用灌输了真气的手掌给捏的粉碎,这其中他也现了一些无法捏成碎屑的金属,都被方逸珍而重之的给收了起来。

    将满满一屋子的金属器都给捏成粉末,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直到彭斌和龙旺达一无所获的从最后一进院子回来之后,方逸也只完成了一半的工作量。

    “我说兄弟,你这是在考古还是在搞破坏啊?”

    站在石屋的门口,彭斌就能闻到一股子铁器腐朽的味道,再看向方逸的身上,彭斌顿时目瞪口呆起来,这会的方逸全身上下都是金属碎屑,连眉毛梢上都沾染满了。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