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七百四十七章 万毒唌
    接下来的两天,彭斌和方逸都耗在了吴哥窟里,对于彭斌来说这有点煎熬,不过方逸很享受这种过程,虽然考证的是佛教文化,但那种深厚的历史底蕴,却是让方逸结合脑海中的一些知识,得到了很多解答。

    “嗯,怎么今儿又有那种被人跟踪窥视的感觉了?”

    在第三天的傍晚,方逸忽然感觉有点儿不对劲,前几天在泰国出现的那种感觉又浮现在了心头,虽然这种感觉很淡,还是被方逸察觉出来了。

    “是不是咱们这几天一直呆在吴哥窟里,被什么工作人员盯上了?”

    对于方逸的感觉,彭斌以前一直都是深信不疑的,不过在泰国的时候方逸的感觉似乎出了差错,因为一直到出了泰国,他们也没有遇到过什么事情。

    “不知道,这几天咱们注意点吧……”方逸点了点头,他心头的那种感觉不是很强烈,而且对方似乎也没有什么杀意,是以给彭斌提了一句之后,方逸也没再放在心上了。

    彭斌和方逸不知道的是,在距离他们只有四五十公里远的地方,龙旺达正在一个庄园里和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交谈着,他虽然比彭斌和方逸只晚一夜来到的柬埔寨,但这几天龙旺达却是一直都住在这个庄园。

    在龙旺达的身后,还站在他的两个弟子,而那个老人旁边也有个童子在给他们斟茶倒水。

    坐在庄园之中的一个凉亭里,可以清楚的看到远处云雾缭绕的大山,那种景色非常的瑰丽奇幻,能在这里跑马圈地修建这么一个庄园,显然庄园的主人也不是什么普通人。

    “云皓,我可是在这里整整等了你两天了……”龙旺达此时却是没有什么心情欣赏远处的景色,就是喝着茶都有些心不在焉。

    “国师,我进山采药去了,可不知道你要来啊。”

    被称之为云皓的老者身材不高,脸上虽然有不少皱纹但那双眼睛却是很明亮,给人一种精神矍铄的感觉,和龙旺达这样身居高位的人坐在一起,云皓身上的气势居然丝毫不落下风。

    “老兄,现在的毒虫越来越差了,你这次进山有什么收获吗?”

    龙旺达知道云皓所说的采药,其实就是去收集毒虫的,和自己不一样,面前的这个降头师一直都是个独来独往的角色,他所炼制的降头,也都是自己去采集来的。

    龙旺达知道,对方在降头术上的造诣,却是丝毫都不弱于自己,说起来他们两个也算是不打不相识的。

    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帮龙旺达在缅甸山中收集毒虫的一队人,遇到了同样是去缅甸炼制降头的云皓,对于降头师而言,在丛林里那就是他们的天下,在生了一些冲突之后,龙旺达的手下均是被云皓下了降头。

    看到对方收集毒虫的行径,云皓也知道在他们身后有一位降头师,是以云皓也没有下杀手,并且放了一个人去通知龙旺达,降头师的圈子相对比较封闭,云皓当时是想和龙旺达交流一下。

    龙旺达也是存了这个心思,从那件事之后两人就一直互有来往,也交流一些关于降头术的心得体会,不过他们两个心里都很清楚,对方用的一定不是真名,所以云皓一直都称呼龙旺达为国师,龙旺达也是用云皓的名字来称呼对方。

    “这次寻到一对金翅蝰蛇,倒是不枉此行。”云皓笑着从石桌下面拿出了两个竹筒,说道:“算我运气不错,正好碰到这一公一母在交配……”

    “你运气是不错,金翅蝰蛇很少见的。”

    听到云皓的话后,龙旺达脸上不由露出一丝羡慕的神色,他知道所谓的金翅蝰蛇,指的是在蝰蛇的身体两侧,各有一道金色的印痕,远远看去就像是收起来的翅膀一般。

    金翅蝰蛇的叫法,不单是指那两道像是翅膀一般的尹恒,这种蝰蛇的弹射能力非常强,它能从地面直接弹到十多米高的空中,是以才有了这样的名字。

    和普通的蝰蛇相比,金翅蝰蛇的毒性也是极强的,不管是山林中的猛虎还是庞大无匹的大象,只要被其咬上一口,在几秒钟之内就会丢掉性命,是属于那种极其少见的变异蝰蛇。

    对于降头师而言,金翅蝰蛇就更加珍贵了,因为通过降头术中的秘法来喂养金翅蝰蛇,然后再让自己的本命降头将其吞噬,本命降头就会拥有一些金翅蝰蛇的特性,从而变得更加强大。

    “我这孤家寡人一个,可比不得国师你,有那么多手下帮着搜寻这些东西。”

    看到龙旺达脸上那一丝羡慕的神色,云皓也是有些得意,给龙旺达的杯子里续上水之后,开口说道:“国师,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不知道这次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呢,不过咱们先说好,我这对金翅蝰蛇是不交换的……”

    云皓和龙旺达最经常的往来,就是相互交换一些比较罕见的毒物,所以云皓还以为龙旺达这次是听闻自己进山的风声,前来找自己交还毒虫的呢。

    “云皓,我这次来不是和你交换降头的。”龙旺达摇了摇头,说道:“我找你是有事情想请你帮忙的。”

    “嗯?找我帮忙?”

    听到龙旺达的话,云皓顿时摇起了头,开口说道:“国师,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从来都不愿意管闲事的,就是柬埔寨的王储都请不动我,你还是算了吧……”

    云皓行事一向都是独善其身,前些年柬埔寨内乱的时候,有不少人都找到了他,想用降头术解决自己的敌人,但云皓是两不相帮,到最后干脆躲到了山里,直到政局平稳了才回到这个庄园。

    “国师,以你的势力,有什么事能需要我帮忙啊?”

    虽然拒绝了龙旺达,但云皓心里却是有几分好奇,他知道对方是泰国的国师,在泰国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即使在东南亚地区,龙旺达也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庞大势力。

    “难道你交恶了什么降头师了吗?”云皓自言自语道:“这也不对啊,在东南亚,应该没有哪个降头师会招惹你的。”

    降头师的圈子就那么大,像云皓和龙旺达都属于这个圈子最顶级的人物了,一般的降头师根本就不会招惹他们,就算是结下仇怨,云皓也不相信龙旺达自己会解决不了的。

    “云皓,你想茬了……”

    龙旺达也没掖掖藏藏的,开门见山的说道:“对方有两个人,一个人是武者,他还好对付一些,但另外一个不是降头师也不像是武者,手段很诡异,我对付不了!

    “你的降头术,竟然无法对付武者?”

    听到龙旺达的话,云皓脸上露出了一丝惊容,他知道龙旺达的降头术很厉害,弱一点的降头师都无法破解,更不要说是只比普通人强大那么一点的练武之人了。

    “我曾经被那个武者打伤过,养了两个多月的伤……”

    龙旺达闻言叹了口气,先不说高深莫测的方逸,就是彭斌也让他吃了不小的亏,在皇家禁地中的那一次,要不是彭斌被降头咬中急于突围的话,说不定龙旺达就死在他手上了。

    “难道你的降头是摆设吗,你是降头师,为何会和他们比拼拳脚功夫?”云皓显然不能接受龙旺达所说的事情,什么时候强大的降头师竟然会被练武之人给伤到了,这简直就是降头师的耻辱。

    “我的本命蛊在咬伤他之后,也被他伤到了。”龙旺达并不怕告诉云皓自己本命蛊受伤的事,因为在这几个月里,龙旺达寻找到了一些东西,将本命蛊喂养了过来。

    “被你本命蛊咬伤,那人竟然不死?”

    云皓猛地一下从石凳上站了起来,脸上满是不可思议的神色,他们都是在本命蛊上花费了数十年功夫的人,投入的精力物力不计其数,别说是一个人了,就是一头大象,在被本命蛊咬中之后也是必死无疑的。

    “是,那人没有死!”龙旺达点了点头。

    “这样的人我也对付不了,你找我又有什么用啊?”云皓闻言苦笑了起来,他自问自己在降头术上的造诣并不弱于对付,但也强的有限,龙旺达杀不死的人,他去了也是白搭。

    “不一定是让你去对付他们,我只是想知道他们来柬埔寨到底要干什么,请你陪我一起去……”

    龙旺达还真没有要对付方逸和彭斌的想法,因为方逸给了他一种极其危险的感觉,龙旺达相信只要自己敢向他出手,肯定是讨不到好处,可能要比和彭斌交手的下场还要凄惨。

    “他们在柬埔寨?为什么来柬埔寨?”云皓闻言愣了一下,柬埔寨可是他的地盘,听到有两条强龙过来了,云皓心里也是有点犯嘀咕。

    “我也不知道……”

    龙旺达摇了摇头,他哪里会将龙婆托的事情说出来,当下找了个借口,说道:“其中的一人曾经盗取过我皇室的经书,我要知道他盗书的目地,就一直跟着他,这才到了你这边……”

    “什么经书?”云皓追问道,能成为在东南亚降头师圈子里都有偌大名声的人,他岂是那么好糊弄的。

    “是我国前代国师留下来的经书,是古梵文书写的,我也不知道内容是什么。”龙旺达深谙说谎话的技巧,那就是将事情说的八分真两分假,在这种情况下,一般人都是分辨不出来真假的。

    “国师,我向来都不问世事的,抱歉,这件事我帮不了你……”云皓摇了摇头,他不想趟这个浑水,只要对方不来招惹他,云皓就当不知道自己地盘上来了这么两个人。

    “云皓,你就不问问我请你,会拿出什么样的报酬来吗?”龙旺达之所以比方逸他们晚来了一天柬埔寨,就是回皇宫去取东西了,他相信自己拿出来的东西,会打动对方的。

    “哦?什么东西?”云皓看向了龙旺达,别看他的财富势力均是不如龙旺达,但这世上能让他动心的物件却是不多。

    “你们两个先去外面吧,走远一点……”

    龙旺达对着自己身后的两个弟子摆了摆手,又对云皓说道:“让你的童子也出去吧,这东西对他们有危害。”

    “哦?你先出去……”云皓让自己的童子出了凉亭,看向龙旺达说道:“到底是什么东西,现在能拿出来了吧?”

    “好!”龙旺达也没拖泥带水,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用白蜡封住了瓶口的小瓷瓶,这个瓷瓶只有拇指大小,放在龙旺达的掌心极不显眼。

    “这是什么?”云皓一脸好奇的看着瓷瓶。

    “你闻闻就知道了……”龙旺达很小心的用指甲扣去了瓷瓶口处的白蜡,轻轻的拔出了一点瓶塞,但当瓶塞被拔出一半之后,龙旺达又猛地将其塞了回去。

    但没能完全密封的瓷瓶,已然飘出了一股气味,在闻到这股气味之后,云皓和龙旺达的身体竟然同时晃了一下,两人那原本红润的脸庞,居然肉眼可见的现出了一丝黑色。

    而且两人凉亭地面缝隙处生长的一些青草,在那丝气味暴露在空气中之后,竟然一下子枯萎了,枯萎了的青菜并非是黄,和龙旺达与云皓的脸色一样,居然都有些黑。

    不过两人脸上的黑色只是一闪即逝,在龙旺达将瓶塞塞回去之后,二人的面色已经恢复了正常,不过云皓却是被震惊的又站了起来,看向龙旺达手中瓷瓶的眼神中,居然带有了那么一丝贪婪的神色。

    “国师,这……这是万毒唌?”云皓的声音里带着那么一丝颤抖,“你……你从哪里找到的这万毒唌?这毒性怎么如此之强?”

    玩了一辈子的毒虫,云皓自然能分辨出来龙旺达那瓷瓶里的东西,在此之前,他还真的没想到龙旺达能拿出这个东西来,因为万毒唌一直都是传说中的物件。

    所谓万毒唌,指的是剧毒蛇儿的唾唌,但这种唾唌指的不是直接从蛇口中取出的毒液,而是毒蛇在无意中排出来的,也就是蛇的口水。

    这样的唾唌,在外面是根本得不到的,只有在蛇窟里,才会出现这种毒唌,而且是无数蛇儿同时滴落积累下来的,数以千万计的毒蛇毒唌混合在一起,才能形成万毒唌。

    按照降头术里的说法,万毒唌是天下至毒,别说是毒唌了,就是其散播在空气之中的气味都能杀人。

    但对于降头师来说,万毒唌却是他们梦寐以求的东西,因为本命降头在融入了万毒唌之后,就会成为真正的降头之王,而且降头师也会百毒不侵,再也不惧其他降头师的降头术。

    “你……你的降头已经融入了万毒唌了吗?”

    云皓看向龙旺达的目光中,带着一丝畏惧,他和龙旺达虽然认识了数十年,但绝对称不是什么朋友,两人一直都是一种相互交易的关系,云皓也怕龙旺达炼制出了融合了万毒唌的降头,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自己肯定不是他的对手了。

    “没有,你也知道,想要融合万毒唌,风险是很大的,也需要很多别的东西来配合……”

    龙旺达摇了摇头,这番话说的同样是半真半假,他的确没能将万毒唌融合到自己的降头之中,但借助万毒唌,龙旺达却是把自己那只降头的伤势给恢复了过来,说起来他的降头里也融入了一丝万毒唌的特性。

    其实之前彭斌给龙旺达本命降头的伤害,要远比他想象中的严重,那只降头眼见就要不行了,是龙旺达用了三天三夜的时间喂养其自身精血,才让那只降头活了过来,这也正是那几天龙旺达没有亲自去追杀彭斌的原因。

    至于万毒唌,这却是龙旺达花费了数十年的功夫,用了无数财力和精力近乎倾一国之力,人工制造出来的一个剧毒蛇窟,他倒是没白费功夫,经过数十年不断投放各种毒蛇,那个蛇窟居然真的生出了万毒唌。

    原本龙旺达还想过上几年才将万毒唌取出来的,但为了救治自己的本命降头,他只能派人进入蛇窟提前将其取了出来,在来柬埔寨之前,龙旺达专门回去带上了几滴,就是用来和云皓谈交易的。

    “国师,你从何地得到的这万毒唌?”云皓话刚出口,就连连摇头,自嘲的说道:“是我多问了,不知道你想用这万毒唌交换什么东西?你看我这一对金翅蝰蛇可好?”

    “不换……”

    龙旺达摇了摇头,说道:“这万毒唌不是取自一种蛇群的,它是万千种毒蛇混合的毒液,要比天然的万毒唌毒性更强,你这金翅蝰蛇虽然不错,但和它是没法比的。”

    “我明白了,原来是你喂养出来的……”听到龙旺达的话,云皓脸上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财雄势大原来也是有好处的啊。”

    云皓的降头师传承,有一种很神秘的感应力,就是能察觉到什么地方会出现剧毒的蛇虫,这种感应力对于降头师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所以云皓根本就不需要帮手,这也养成了他独来独往的性格。

    “这万毒唌我不会交易的,不过你要是陪我走一趟,这瓶子里的万毒唌,我可以送给你……”龙旺达提出了自己的条件,这万毒唌他还有不少,如果能藉此得到云皓的帮助和彭斌等人相抗衡的话,龙旺达认为还是值得的。

    “好,我答应你!”

    云皓知道自己没有办法拒绝对方的条件了,因为对于一个降头师来说,万毒唌就是他们梦寐以求的东西,云皓很干脆的点了点头,说道:“咱们现在就能出,不知道你说的人在什么地方?”

    “他们距此不远,大概只有几十公里的距离吧。”

    看到云皓答应和自己前往,龙旺达心中也是松了口气,他知道云皓手段诡异,并不在自己之下,有他陪同,在面对那个高深莫测的年轻人时,龙旺达心里多少也有了些底气。

    至于方逸和彭斌的行踪,则是一直都被龙旺达掌握在手中的,当时彭斌在泰国所开的那辆车子的车座上,被龙旺达让人洒了一层肉眼根本就分辨不出来的降头,通过自己的本命降头,龙旺达始终都能感应到彭斌和方逸所处的位置。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