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七百三十章 冤家宜结不宜解
    不知道是不是害怕彭斌出事而导致大皇宫的炸弹爆炸,泰国方面的部队虽然都撤了回去,但边界山附近却都被戒严了起来,往日里随处可见的通关老百姓也都不见了踪影。

    此时第一辆车上的人也都聚拢到了山下,七八个人将彭斌围在中间登上了边界山,这条路就连彭斌都不知道已经走过多少次了,一行人很快就来到了半山腰。

    听方逸说赵大宝等人就是在这个地方被伏击的,彭斌带着众人站在那里祭拜了一番,彭俊更是哭的像是个泪人一般,因为赵大宝正是为了救他而被击中的,否则现在长眠在丛林里的人就是他而不是赵大宝了。

    “等到了缅甸之后,让他们给我在大皇宫放一颗大烟花……”彭斌一脸阴沉的说道,赵大宝也是跟了他多年的老兄弟,,不明不白的死在这里,彭斌心中也是有口恶气无法宣泄出来。

    “大哥,这次的事情互有输赢,我看就此罢手吧……”

    听到彭斌的话后,方逸开口劝了一句,道家虽然向来都是率性而为,并不忌杀戮,但杀戮总会沾染上些许因果,所以方逸并不赞同彭斌引爆炸弹用于泄愤。

    “这口恶气,以后我迟早会找还回来的……”

    彭斌虽然心有不甘,但也知道方逸说的没错,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啊,这些年跟随彭斌的兄弟也不止是死了赵大宝一个,光是原始森林那恶劣的环境,就曾经夺走过不少彭家子弟的性命。

    更何况这种死伤也不是单方面的,彭家子弟有损伤,彭斌的敌人又何尝不是死伤惨重,如果仇恨能杀死人,彭斌现在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斌哥,走吧,二哥已经帮大宝他们报仇了……”

    彭俊抹着眼泪也在劝着彭斌,眼看就要进入他们的地盘了,彭俊也不想节外生枝,要知道,如果彭斌这会引爆大皇宫的炸弹,恐怕泰国方面会直接射导弹将这片山头夷为平地。

    彭斌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继续往山上行去,不过众人刚走出去十多米,最前面的方逸就停住了脚步,眼睛向自己身体左侧的一处密林看去,而右侧的那处山林,则是被方逸在前不久烧成了灰烬。

    “谁?出来!”方逸沉声喝道,虽然林中那人的呼吸很微弱,但身上释放出的那丝敌意却是被方逸清楚的感应到了。

    “哗啦……”

    随着方逸的喝声,围在彭斌周围的人顿时齐声拉动了枪栓,将枪口对准了密林的方向,此时还没有有到缅甸境内,他们的警觉性都非常的高。

    “兄弟,是谁?”彭斌往后退了一步,低声向方逸问道,他此时的伤势还没有恢复,根本就无法和人动手,要是冒然向前的话,反倒是给方逸等人添麻烦。

    “降头师!”方逸低声回了一句,随着方逸的话声,一道人影从那密林处缓缓走了出来。

    “嗯?”

    看到出来的这个人,方逸不由皱了下眉头,因为这人穿着一件十分宽大的黑色斗篷,将自己的整个身体都笼罩在斗篷之内,此时天色已晚,方逸等人甚至连他的面目都看不清楚。

    面对着十多把枪,那人并没有畏惧的神色,一直走到方逸他们面前七八米处的地方才站住了脚,口中叽里呱啦的说了几句泰国话。

    “怎么了?大哥?”看到彭斌在听到那些话之后,脸上露出了异样的神色,完全听不懂对方语言的方逸忍不住问了一句。

    “这……这人是来找你的!”彭斌一脸古怪的说道,他听着斗篷人说话的声音有点儿熟悉,原本以为他是来找自己的,但没成想那人却是在对方逸说话。

    “找我的?”方逸闻言也是愣住了,下意识的看向那人,开口问道:“你找我干什么?你认识我吗?”

    “秀莉,怎么了?是你伤的她?”听到方逸是用中文在说话,那人居然一张口也说出了普通话,虽然有点生涩,但意思却是表达的很清楚。

    “秀莉?你是秀莉的什么人?”

    方逸一听到对方的话,心里顿时明白了,敢情面前的这位是秀莉家中的长辈,那的确应该是来找自个儿的,因为是方逸让秀莉昏迷过去的。

    “秀莉,怎么能醒来?”那人没有回答方逸的话,而是开口问道。

    “她没事,睡上一觉就会醒的。”方逸能感觉到,对方身上有敌意而没杀意,显然真的是为秀莉而来的。

    “没有骗我?”那人似乎有些不放心,又追问了一句。

    “我知道你是谁了!”方逸还没答话,彭斌的眼睛忽然亮了起来,大声喝道:“你就是泰国的那个国师,奶奶的,你以为穿个马甲我就不认识你了吗?”

    一开始彭斌就听着对方的声音有点儿熟悉,等他和方逸几句话对下来,彭斌终于想起了斗篷人的身份,当初在那皇宫禁地内的寺庙里,彭斌和这人也有过好几句对话的。

    “彭先生好眼力……”听到彭斌的话后,那人摘下了蒙在面前的那块布,将面目呈现在了方逸等人的面前。

    这人的皮肤白皙细腻,相貌十分的清秀,单看皮肤相貌,这人应该是四十多岁的样子,但是那双眼睛却是透着一股子沧桑,眼角细密的鱼尾纹也显示出他的年龄已然是不小了。

    “我靠,果然是你,我说你至于嘛?”看到来人,彭斌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开口嚷嚷道:“不就是拿了你们一本破书,至于追杀我这么久吗?你要是再没完没了,那大家就同归于尽吧!”

    彭斌肋下的伤,就是被这人所养的本命蛊咬伤的,要不是被方逸解救,这会儿彭斌怕是早就小命不保了,所以见到这人,彭斌能有好脸色才是怪事呢。

    “传承所至,不敢丢失,还请彭先生归还那本经书……”对面的人双手合了个什,眼睛不断的在彭斌身上打量着,迟疑了一下之后,开口问道:“不知道彭先生身上的毒是如何解掉的呢?”

    说实话,这位泰国国师虽然脸上没有表现出来,但心里却是十分的震惊,因为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他很清楚自己那条本命蛊的毒性,就是一头大象也早就被毒死了,没成想彭斌到了今日依然活蹦乱跳,那只能说明他已经接去了身上的蛊毒。

    “不就是个破降头吗,我直接就给逼出来了……”彭斌信口胡吹了起来,他自然不会告诉对方自己是借助了小魔王的血药才解掉的蛊毒。

    “彭先生修为高深,佩服,佩服……”

    嘴上说着佩服,但那人脸上分明就是写着“不相信”这三个大字,他追杀了彭斌一个多星期,都是凭借着本命蛊对自己毒素的感觉追查下去的,彭斌要真是有这种能力,也不会在一个星期之后才解掉自己身上的毒了。

    彭斌有些不爽对方的反应,当下打断了那人的话,开口说道:“少说这么没用的,咱们这也算是第二次见面了吧,你还没报出自己的名字呢……”

    “你可以叫我龙旺达……”那人开口说道:“这个世上知道我名字的人不多,你和你的朋友都是值得尊重的对手,所以你有权利知道。”

    龙旺达说话的时候,眼睛看向了方逸,他是从监控录像中看到方逸对秀莉出手的,那手法竟然连他也解不开,为了秀莉的安全和彭斌的事情,龙旺达才专门乘坐直升机赶到了方逸等人的前面。

    “别说这些没用的,你现在想怎么样?”有方逸在身边,彭斌是底气十足,更何况方逸那背包里的小魔王,正是所有毒虫的克星,是以彭斌根本就不怕龙旺达。

    “我不想怎么样,只想请几位去大皇宫做客……”龙旺达脸上露着淡淡的笑意,如果不知道他们关系的人,恐怕还真以为龙旺达是诚心相邀呢。

    “被你那蛇儿咬了一口,老子要回去养伤,没空到你那做客,你那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彭斌没好气的回了一句,他父亲也算是死于降头之下,自己这次又栽了个大跟头,所以彭斌对于降头师真是没有一丝的好感。

    “那可不一定由得了你……”

    龙旺达脸上的笑容有些诡异,除了方逸之外,谁都没现他藏在斗篷内的双手忽然快的颤动了起来,数以千万计用眼睛看不到的细微生物,从龙旺达的斗篷向外散了出去。

    龙旺达当年能在泰营中如入无人之境,靠的就是他这一手群攻的降头术,这是龙旺达曾经得到的一种很少见的传承,那就是可以培养肉眼看不到有点类似于微生物的蛊虫,然后伤人于无形之中。

    靠着这一手,龙旺达在整个东南亚降头师的圈子里,可谓是无人能敌,不过这种蛊虫也有一个弱点,那就是单体攻击太弱,只有达到一定的数量,才能克制住对手。

    还有一点就是,如果敌人的能力太强,那么这些蛊虫虽然也有作用,但见效太慢,想要等到对方毒可能需要一定的时间。

    所以之前在遇和彭斌动手的时候,龙旺达还是释放出了自己的本名蛊虫,不过眼下彭斌受伤,其余人看上去又像是普通人,龙旺达认为他的这些蛊虫已经足够用了。

    “嗯?”

    感受到龙旺达斗篷内的异动,方逸不由皱起了眉头,他能察觉得到,那种异动对自己应该威胁不大,但是对于受伤的彭斌和彭俊等人,还是有危害的,

    “雕虫小技尔……”

    方逸眼中闪过一丝冷意,忽然往前跨出了一步,右手真气迸,凌空在自己面前快的画出了一个符咒,口中大声喝道:“风来!”

    随着方逸的喝声,他身体周围骤然凭空刮起了一阵旋风,风力之大使得他身周的树叶枯枝全都漂浮了起来,而从龙旺达斗篷内飞出的细微蛊虫,也全部都被这股旋风给吸了过去,围绕着方逸的身体不断旋转着。

    “雷来!”

    方逸口子又是一声断喝,声音还没落下的时候,一声震天霹雳忽然在旋风之中响了起来,这就像是一个响雷在耳边炸响,惊得彭俊等人脚下均是一个踉跄,就连彭斌龙旺达都忍不住向后退了两步。

    霹雳声响起的时候风声就被震散掉了,但是被旋风卷入的所有物体,在这霹雳声中都被震成了粉末,至于那些单体原本就很懦弱的蛊虫,更是被震的烟消云散,全部死在了方逸的这一吼之下。

    “你……你竟然会佛门狮子吼?!”

    感受到成千上万蛊虫的死去,龙旺达差点一口鲜血当场喷出来,要知道,这些蛊虫虽然不是他的本命蛊,但也是耗费精血喂养的,和龙旺达有那么一丝精神上的联系,蛊虫被灭,他也是会受到一定伤害的。

    更让龙旺达畏惧的是,藏在他体内的那只受伤的本命蛊,在雷声响起的时候,竟然向他传输过来一种畏惧之极的情绪,好像遇到了自己的克星一般,死死的躲在了龙旺达的身体深处。

    “我这不是佛门狮子吼……”方逸摇了摇头,说道:“我这是道家风雷咒,和狮子吼算是有异曲同工之妙吧……”

    相比佛门狮子吼,方逸的风雷咒对于毒虫降头的效果更佳,因为这些阴毒之物原本就畏惧天雷,就算是龙旺达的本命蛊,在这风雷咒之下,恐怕也是难逃一死。

    “原来是道家真人,失敬,失敬了……”

    听到方逸的话,龙旺达连忙双手合十向方逸行了个礼,他虽然是泰国的国师,信奉的是佛教,但由于龙婆托的传承早已断绝,所以龙旺达所学驳杂,倒是很了解华夏的道教,知道这是不弱于佛教的一大教派。

    当然,让龙旺达对方逸如此恭敬的原因,却是方逸的功法正好克制着他的降头术,龙旺达有种感觉,如果两人真动起手的话,那自个儿脚下的青山就将成为他的埋骨之处了。

    “我大哥行事鲁莽,原本是想借阅贵处的经文一读,但没想到闹出了误会,还请国师见谅……”

    看到对方那陪着小心的样子,方逸倒是也没有摆出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开口说道:“俗话说冤家宜结不宜解,那本经文我让大哥还给你,这件事咱们就一笔勾销,你看如何?”

    “真人此言,大善……”听到方逸的话后,龙旺达连忙又对方逸行了个礼,在感受到那风雷咒的威力之后,龙旺达早就在心里断绝了要和方逸为敌的想法了。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