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六百九十一章 盛极必衰(下)
    “卫爷爷您福泽深厚,过了当年拿到坎,就一定能长命百岁的。”方逸有些好奇的问道:“卫爷爷,您当年见过的那个道士道号叫什么呢?我师父说他也曾经在茅山呆过一段时间,还打过鬼子呢……”

    “你师父?那年龄肯定对不上……”

    听到方逸的话,老爷子摇了摇头,说道:“那是三九年左右的事情,我当时还不到三十岁,而那位真人已经是七八十岁开外的年龄了,如果他活到现在,岂不是一百三四十岁了?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我师父还说他在康熙年间都生活过呢……”

    方逸有些无语的嘟囔了一句,老道士有时候有些神神叨叨的,不是说自个儿是明初人士,就是说自己历经三朝三代,总之方逸听到她的这些话,全都当时胡话自动从耳朵里给过滤掉了。

    “世上哪有活得那么久的人?”

    卫华安闻言哑然失笑道:“叫我呼吸吐纳引导术的那个道士道号好像叫尚志,不过他也不是茅山道观内的道士,而是别处在那里挂单的,说起来他还真和我们打过鬼子呢……”

    回想起当年的战争岁月,卫华安脸上露出了感概的表情,那会他是跟着陈司令在茅山打游击的,也幸亏那些熟悉山路的道士引路,否则卫华安根本就活不到现在。

    卫华安依稀记得,那个道号尚志的老道士,看着满头银丝,但在山中的行动却是极为迅捷,他们这些二三十岁的小伙子们都跟不上,有好几次都是尚志道士将他们带出敌人的包围圈。

    虽然时隔五六十年,但卫华安仍然忘不掉在茅山上呆了那一年,跟着老道士学习了呼吸吐纳引导术后,这么多年来卫华安的身体没病没灾,就连以前受过的伤也从来都没有复发过。

    解放后卫华安重游过茅山,心里也牵挂着那位老道士,曾经专门去道观寻找过,但道观主持却是告诉他,尚志真人在去年的时候就已经羽化归仙了,这让卫华安也是唏嘘不已。

    “尚志真人?”卫华安沉浸在回忆之中,他没有看到自己在说出老道士的道号之后,方逸的脸色忽然间变得很是古怪。

    “是啊,和尚的尚,明志的志,我听人都是这么喊他的。”卫华安听到方逸口中重复喊出的名字,下意识的回了一句,开口问道:“怎么了?难道你师父的道号也是尚志吗?”

    “我师父的道号叫什么?我还真不清楚……”

    方逸闻言苦笑了一声,说道:“我从小就是叫师父,山下的人都喊我师父老神仙或者老道长,不过我在师父的一些标注过文字的典籍里面,见过他用尚志这两个字,也不知道师父是不是叫这个名字?”

    山中道观出了方逸和老道士,再没有第三个人了,所以方逸平时就是喊师父,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去问问师父的名字这件事,就连师父的墓碑上也只是写着师父之墓,徒弟方逸谨立这几个字样,现在想起来,方逸真是羞愧的无地自容。

    “我认识的尚志真人,身材高大,差不多有一米九的样子,白发白须,看上去就像是个得道高人……”

    卫华安对老道士的模样记得十分清楚,因为在他们那个年代,长到一米八都算是身材高大的人了,所以老道士的身高给他留下了非常深刻的记忆。

    “身高一米九,白发白须……”

    听着老爷子的描述,方逸的脸上越发的古怪了,忍不住开口打断了老爷子的话,“卫爷爷,那人眉心可有一个黑痣?平时所穿的道袍都是补丁?”

    “眉心有痣?”

    卫华安仔细的想了一下,猛地点了点头,“没错,眉心是有个痣,但穿的衣服我不记得了,那会我们哪里有新衣服穿?都是缝缝补补的,也没注意他身上的道袍如何……”

    说到这里,卫华安突然反应了过来,脸上露出了震惊的神色,用手指着方逸,开口说道:“尚志真……真人,不……不会和你师父,是……是一个人吧?”

    “很可能就是一个人……”

    方逸想了一下,默默的点了点头,他当年经常听师父说起历史上的事情,在谈及明清二朝乃至包括元朝历史的时候,师父都很平静,但唯独说到日军侵华,老道士却是义愤填膺,气恼之色溢于言表。

    而且从年龄上看,老道士和卫华安所说的尚志真人也是相差不多,方逸从睁开眼看到师父时的样子,和他羽化归仙时的模样几乎一模一样,好像老道士的脸庞被时间定格了一般,没有任何的区别。

    “这……这怎么可能?”

    听到方逸的话,卫老爷子喃喃自语道:“尚志真人三四十年代就有七八十岁了,他要是活到前几年,那岂不是一百三四十岁?世间怎么可能有活的那么久的人?”

    卫老爷子忽然抓住了方逸的胳膊,开口问道:“方逸,你师父是怎么去世的?他去世前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

    “没有,师父去世前一顿还能吃两大碗米饭,没有任何特别的表现……”

    方逸摇了摇头,说道:“不过师父在去世前三个月的时候,就知道了自己大限将至的日子,他的墓穴都是自己选好的,师父去世之后,我将他老人家的遗体放入其中,距今已经有三年多的时间了……”

    “这……这和当年尚志真人去世时的场景几乎一样啊?”

    活了八九十年,历经无数战火纷飞血雨腥风,老爷子向来都是泰山崩于顶而面不改色,但在方逸对话的这短短时间内,他却是接连露出了愕然的神色,显然心中震惊到了极点。

    解放厚卫华安重回茅山的时候,听到的关于尚志真人的消息就是如此,老真人也是提前几个月就说自己大限将至,安排好了自己的后事,卫华安还曾经到尚志真人的墓碑前祭拜过,告诉随行人员这是位曾经抗击过侵华日军的道人。

    但卫华安怎么都没想到,在时隔半个世纪之后,他居然听闻到了老道士还活在世上的消息,就算他定力过人,此时也是豁然色变,难道老道士当年是假死不成?

    “你师父应该就是尚志真人,没想到他当年竟然是假死……”卫华安又详细的问了方逸一些关于尚志真人的容貌以及生活习性方面的问题,愈发肯定方逸的师父,就是曾经教导自己那引导术的老道士了。

    “老人家对革命是有功劳的,当年他为何……”

    卫华安自言自语的说着,不过话刚说到一半就顿住了,因为他想到了那场人为的灾难,不要说处于政治中心的他们了,就是那些方外人士也都受到了很大的牵连。

    卫华安听人说过,茅山道观里的也没能躲过那一劫,不但道观里的道士被逼还俗,很多流传千年的名胜古迹也被毁之一炬,如果老道士还活着,恐怕也是难逃厄运。

    “师父当年竟然还干过这种事情?”

    方逸心头也冒出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因为老道士去世前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征兆,只是自己算了个日子,到了那天的时候就呼吸全无了,但方逸此刻想来,却是疑点众多。

    师父具体的修为,方逸是不知道的,但比之自己绝对是只高不低,现在的方逸都能闭气假死上几个小时,更不要说是老道士了,如果他那时也是假死,以方逸的修为是绝对看不出来的。

    “我师父……”

    “你师父……”

    方逸和卫华安对视了一眼,脱口而出了同一句话,但两人说到一半都闭上了嘴巴,不过他们所要表达的意思对方都是明白的,那就是老道士极有可能又是假死。

    “这事儿,没法验证……”

    过了好一会,方逸才苦笑了摇起了头,甭管老道士是真死还是假死,方逸都干不出挖开坟去证实的事情,万一师父是真死的,那惊扰先人阴魂,那方逸可就是百死难赎其罪了。

    “尚志真人,十有八九就是你师父……”

    卫老爷子曾经和老道士朝夕相处了将近一年的时间,在听闻方逸讲诉完他师父的事情之后,心里已然是有了答案,不过他也做不出劝方逸扒开墓穴的事情,这事儿对国人来说实在是太过忌讳了。

    “方逸,你师父竟然这么厉害?”云里雾里听了好一会,柏初夏总算是明白了,敢情方逸的师父曾经教过外公功夫,算上去方逸和外公还有着不浅的渊源。

    “师父学究天人,天文地理星象堪舆占卜问卦无所不精,我所学到的只是一些皮毛罢了……”方逸闻言叹了口气,跟着修为的不断精进,他越是能感觉到师父的高深莫测,甚至在老道士一些看似荒诞的行为,似乎都隐合天道。

    “是啊,你师父是个奇人,当年他就推算出,我们将席卷全国夺取天下的。”

    方逸的话也勾起了卫老爷子的回忆,他虽然是唯物主义者,但对于自己切身遇到的事情,老爷子却是没什么好避讳的,再说他出身书香门第,对周易玄学之说的接受程度本来就很高,一直都将其认为是传统文化的一部分。

    不过国情摆在那里,尤其是建国后发生的一些事情,都让卫老爷子将这些话给深深的藏在了心底,今儿如果不是遇见当年假死的尚志真人的弟子,老爷子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你这娃娃也不错,年纪轻轻的就懂那么多事情,铭城这么大的时候,还整天在部队里和人打架呢……”

    有了老真人这么一档子关系,卫老爷子再看方逸的时候,也是越发的顺眼了,如果柏初夏是他亲孙女的话,恐怕老爷子就会直接出言指婚了。

    “爷爷,和我有什么关系呀?”在旁边听了一个天大八卦的卫铭城,没想到一句话没说就被作为反面教材拎了出来,顿时苦起了脸。

    “今儿这里所说的话,你一个字都不要往外传,知道吗?”卫华安瞪了一眼孙子,加重了几分语气,“要是被爷爷我听到什么风言风语,小心我打断你的腿……”

    “爷爷,就是您儿子我老子问起来,我也保证一个字不说……”卫铭城啪的站起来给老爷子敬了个礼,他知道爷爷最吃这一套,什么赌咒发誓之类的话在老爷子面前都不好使。

    “外公,方逸还有事想要和您说呢……”柏初夏想到了来意,当下将话题引了过来。

    “哦?什么事?”

    卫老爷子闻言看向了方逸,在知道方逸是由尚志真人一手带大的之后,卫老爷子已经不再把方逸当成一个年轻人来看了,而是几乎和当年的尚志真人摆在了同一个位置上。

    “是关于我大舅和二舅的事情。”

    柏初夏心直口快的说道:“方逸说我大舅和二舅都气运不佳,如果处理不好的话,恐怕会连累到整个卫家,我们今天过来就是想告诉外公您这件事的……”

    “方逸,此话可当真?”

    听到外孙女的话,卫华安倒是没有露出任何意外或者慌张的神色,他一辈子不知道遇到过多少次大风大浪,这样的事情已经很难牵动他的心绪了。

    “我跟着师父学过一些望气相面之术,如果没看错的话,应该就是了……”

    方逸点了点头,说道:“卫爷爷您最少还有十年寿诞,如果想要逆水行舟的话,十年之内可保卫家无虞,但十年之后就不好说了,毕竟大势如此,不是人力可以阻挡的……”

    方逸知道面前的这个老人是什么样的人,是以没有把话给说透,他相信老爷子听到所说的这些就能完全明白,至于如此取舍,那就是老爷子的事情了。

    “我……我完全看错了吗?”听到方逸的话,卫老爷子陷入到了沉思之中,时而皱眉时而舒展,方逸也没再说话,只是坐在一旁静静的等着。

    至于旁边的卫铭城,更是连大气都没敢出一口,他刚才听得真切,方逸的话竟然涉及到了自己的大伯和二伯,那两位可是在军中跺跺脚整个军队都要震一震的人物,这个话题远不是他能插得上嘴的。

    “我明白了!”

    过了足足有差不多二十分钟的时间,卫老爷子才长叹了一口气,摇着头说道:“舍得舍得,要先有舍才有得,只是这取舍之间,很多人都看不透,我之前看得太重,却也是看岔了,方逸娃娃,多亏得你提醒啊……”

    对于卫家的将来,卫华安的判断还真是出现了偏差,他认为不管政权更迭,军队总是最为重要的一个环节,卫家只在军队经营而不涉及到政治,那就不会出现问题。

    但是卫华安却是忘了,这年头根本就不会有纯粹的军人,军人不涉政,只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而已,如此一来,卫家在军队中的声望和实力就显得很扎眼了。

    正如方逸所说的那样,自己在世的时候,就算两个儿子都不在其位了,卫华安都能保的卫家荣耀一时,但是在自己百年之后,卫老爷子却是知道卫家必定会遇到祸端的。

    听到卫老爷子的话,方逸知道他还没完全想明白,当下不由笑了起来,说道:“老爷子,盛极而衰是必然的趋势,不过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否极泰来也是为时不远的……”

    “否极泰来?没错,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啊?”听到方逸的这几句话,卫华安的眼中顿时射出了一缕精光,心中稍微一想就明白了过来,不由放声大笑了起来。

    卫华安刚才只是当局者迷,但被方逸提醒了一句,马上就明白了过来,现在退让一步,并非就是一件坏事,因为政治原本就是在妥协中找到平衡的,今天自己的退让,或许明天就能让卫家更进一步。

    “爷爷,您……您没事吧?”看着爷爷一会儿皱眉一会儿大笑的样子,卫铭城不由担心的扶住了老爷子,刚才医生还说不让爷爷情绪过度的激动呢。

    “没事,没事,爷爷很好!”

    想通了其中关节的卫老爷子,这会儿真是心情大好,看了一眼自己这个最小的孙子,笑着说道:“你们福气不错,你大伯二伯退下去之后,用不了几年,你小子就能起来了……”

    “什么?我……我二伯也要退下去?”听到爷爷的话,卫铭城心头大震,刚才方逸的话说的隐晦,卫铭城并没有完全听明白,但老爷子却是说的直白,卫铭城听得清清楚楚。

    “不但是你大伯二伯要退,就是你大哥也要韬光养晦几年……”

    卫老爷子的下一句话,又是把卫铭城给吓了一大跳,卫家的第三代人里面,就要属卫铭军势头最强了,如果连卫铭军都要低调起来,那卫家在军中的影响力真的会被极大的削弱。

    “你和嘉熙倒是因祸得福了……”

    看着这个脾性很像自己的小孙子,卫华安笑了起来,他是可以退让,而且可以让出他在军队里经营了数十年所有的东西,但在某一方面,卫华安也要发出自己的声音,让人看到他的底线。

    虽然卫嘉熙所在的部队,也算是军队的一部分,但在那个领域,卫华安的影响并不大,相信就算是政权更迭,别人也会容许他在那个地方保留卫家的一些火种,甚至会让卫嘉熙更进一步,所以老爷子才会有因祸得福的这句话。

    “爷爷,我……我保证一个字都不会往外说,睡觉我都拿毛巾把嘴巴给绑起来!”见到爷爷拎着拐杖又看向了自己,卫铭城知道老爷子想说什么,连忙拍着胸脯保证了起来。

    卫铭城这话倒不是在应付爷爷,而真的是他的心里话,因为刚才老爷子说出的每一句话如果传出去的话,都会造成一场轩然大波的,别说是卫铭城,就是他老子都承担不起这个后果。

    “嗯,知道轻重就好……”卫华安点了点头,有些疲惫的说道:“铭城,给你大伯二伯和你父亲打电话,让他们再回来吧,电话里什么都不要说,就让他们回来……”

    “是,爷爷,我这就去打。”卫铭城答应着就往外掏手机。

    “不要用手机打,用我床头红色的那部电话打……”老爷子制止了卫铭城的举动,从当年那种环境走过来的人,深知保密的重要性。

    “方逸,等会你也在这里吧。”老爷子看向了方逸,今儿这事如果不是方逸提醒,他怕是真的会酿成大错,就算到时候能补救,怕是也远不如事先筹划妥当的效果好。

    “卫爷爷,我可是方外之人,这些事情就不要参与了……”

    方逸连连摇着头,师父曾经留下过话,让方逸不得踏入官场,他今儿能提醒老爷子一句已经是看在柏初夏的面子上了,哪里还肯再和那卫家那几个位高权重的人打交道。

    “方外之人也能娶妻生子吗?”老爷子难得的和晚辈开了个玩笑。

    “我又不是修的佛家,道家是没有那些清规戒律的。”方逸随口就答了上来,谈佛论道,老爷子恐怕远不是他的对手。

    “好,我不勉强你,以后让铭城和你走的近一些吧。”

    卫华安点了点头,从尚志真人假死的事情他就能看出来,这些方外之人是真的不愿意被沾染到这些事情里面,当年的老真人如此,方逸也是如此。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