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六百八十六章 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听到卫老爷子的话,余宣连忙站了起来,眼睛瞄了下站在门边的方逸,苦笑道:“老爷子,方逸这琢玉的手艺的确是不错,不过他却不是什么大师……”

    “爷爷说的方逸,不会就是刚才一起喝酒的方逸吧?”

    听到爷爷和余宣的对话,卫铭国等人都是吓了一跳,不约而同的将目光投在了方逸的身上,他们只知道方逸是做古玩生意的,但除了卫铭城之外,却是没有人知道方逸还是个雕琢玉器的工艺大师。

    “小余,你这是怀疑老头子我的眼光?”

    卫老爷子笑着看向了余宣,开口说道:“先不谈这块籽料的品质如何,单看手工雕琢的工艺,绝对就是出自大师手笔,你看这寿星的衣褶,层层推进用刀精细,一般人可没这手艺的……

    而且这人的刀工,像是传承的老手艺,我在民国时所见的几位大师作品,都是用的这种苏工雕法,不过现在已经很少见了,这块玉让我估价的话,最少也要值二十万以上……”

    卫老爷子七十多岁从领导岗位上退下来,这十多里,除了颐养天年逗弄儿孙之外,大部分的精力都放在了对古玩的研究上,孙连达和余宣都是老爷子的座上宾,所以对于余宣前来为自己贺寿的事情,老爷子也是睁只眼闭只眼了。

    “老爷子厉害,您这估价基本上八九不离十了,方逸的作品最近几个月价格升值很快,这种雕工的玉器价格,应该在二十五到三十万之间……”

    听到卫老爷子的话,余宣也忍不住翘了个大拇指,年逾九十思维还能如此敏捷,余宣真是从心底佩服,更难能可贵的是老爷子居然还知道市场行情,并且把握的如此准确!

    “听到了没有,臭小子,还敢说是花了三万块钱买来的?”

    卫老爷子一脸得意的冲着孙子瞪起了眼睛,俗话说老小孩老小孩,年龄越大越像是小孩,老爷子倒是没有生气,反而因为看出了这玉器的价值而有些沾沾自喜。

    “爷爷,真是三万块钱买的啊,他非要卖我三万,我……我也没办法啊……”

    听到老爷子的话,卫铭城差点要哭出来了,他哪里懂得去评定玉器的价值,方逸说是多少钱,他就给了多少钱,怎么也不会想到就这么一个小玩意儿,竟然能价值几十万。

    “你是不是用了卫家的名头去欺负人了?”

    老爷子的目光变得犀利了起来,他不是那种身居高墙不知外界疾苦的人,对于现在社会上的一些丑恶现象,老爷子是深恶痛绝的,所以也不允许家族子弟打着卫家的旗号在外面胡作非为。

    就像是卫铭凯,早年虽然是开发部队用地起的家,但当时那些地根本就没有人愿意接手,卫铭凯还是帮政府解决了很大一个难题,并没有用卫家的背景去干涉交易进程或者是施加影响。

    “爷爷,我哪儿敢啊,现在部队里的人都不知道我是您孙子……”卫铭城叫起了撞天屈,卫家的家规很严,而且还是那种家长式的粗暴管理,一旦犯了错,真的会被打断腿在床上躺上几个月的。

    “老爷子,你不用猜了,这方逸,是我学生……”

    看到卫铭城苦着脸的样子,余宣开口说道:“说起来他和卫家也有些关系,并且今儿也来给您老人家祝寿了,您见见他不就行了吗?”

    “你……你的学生?和卫家还有关系?”

    卫老爷子闻言愣了一下,在他想来,能有这般工艺的大师,那最少要在玉石雕刻上下了几十年的苦功,才能达到这种境界,余宣居然说这人是他的学生,那岂不是很年轻吗?

    至于说到和卫家有关系,老爷子就更加想不通了,从儿子到儿媳妇到孙子媳妇,似乎也没有姓方的人家啊,这有关系一说又从何说起呢?

    “外公,我不是说今年要给您个惊喜吗?”此时站在卫老爷子身边的柏初夏忽然开了口,打断了他的沉思。

    “哦?初夏,你要给外公什么惊喜呢?”老爷子对柏初夏很是宠溺,故意绷着脸说道:“外公的眼界可是很高的,我要是看不上眼,你要是要挨拐杖敲的……”

    “放心吧,外公,我保证你看到我的礼物,连眼睛都拔不出来了……”柏初夏嘻嘻一笑,对着方逸喊道;“方逸,快点把咱们给外公的礼物拿过来呀……”

    “方逸?咱们?”

    卫老爷子虽然年龄很大了,但这思维之敏捷绝不下于那些年轻人,听到方逸的名字就是一愣,在柏初夏喊出咱们两个字的时候,他更是意识到了什么,不由愕然向从门边处走出来的一个年轻人看去。

    “你……你就是这个玉器的作者?”老爷子拿起了身边的眼镜,仔细的打量起了方逸,不过随即脸一板,没好气的说道:“你这个娃娃我不喜欢,做人太不实诚了!”

    “外公,你又不认识方逸,你怎么能这么说呢?”

    听到外公的话,柏初夏不依的抓起老爷子的胳膊摇晃了起来,她那撒娇的模样,看得旁边的众人也都意识到了不对,这种提起对方名字的口吻,正常是情侣间才会出现的。

    “这小子和初夏有关系?”

    “没听说初夏找男朋友呀。”

    “是啊,这小子不是那位余老师的学生吗?”

    “铭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之前对方逸并不怎么能看上眼的卫铭军和卫铭朗等人,也像是刚认识方逸一般,虽然之前对方逸的酒量很吃惊,但那毕竟和他们没多大关系,但现在的情况却是不一样,因为方逸很有可能成为他们的表妹夫啊。

    “哥哥们,别看我,初夏不让说啊。”

    看到一双双瞪着自己的眼睛,卫铭城都快哭出来了,老爷子的质问还没糊弄过去呢,又出了这么一档子事,这倒霉事怎么都让自个儿给遇上了。

    “姐,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看得眼前的情景,蒋南也有些蒙了,以他的智商再加上之前的一些蛛丝马迹,蒋南自然不难看出柏初夏和方逸的关系。

    “我……我也不知道,小南,你别急,老爷子看样子不太喜欢他……”卫铭城的三嫂也是一脸的惊疑之色,她经常去京城,和柏初夏的来往也不少,但似乎从来不知道柏初夏在和男孩子交往啊。

    “既然来了卫家吃饭,怎么不遵守卫家的规矩呢?”

    老爷子没搭理在身边撒娇的柏初夏,眼睛看着方逸,说道:“别管是客人还是卫家的人,也不管他酒量如何,但酒品一定要好,你今儿一点酒没喝,那就不是我卫家的客人!”

    卫老爷子跟着那位徐司令戎马一生,徐司令的功夫他是只学了点皮毛,但这喝酒的做派却是一模一样,不过老爷子的自律性很强,在医生对他下达了戒酒的命令之后,老爷子也就只是每年过年和过寿的时候才喝上一小盅了。

    但对于老爷子而言,看别人喝酒也是一种乐趣,所以卫家的传统就一直保留了下来,每年聚会时看着那些憨态可掬的儿孙,老爷子感觉似乎自己都能年轻几岁。

    所以在看到方逸那清澈毫无酒意的眼睛时,老爷子是真动了几分怒气,想要当卫家的外孙女婿,上门居然敢不遵守他定下来的规矩,那岂不是不给他这老头子脸面嘛。

    “嗯,你们都看着我干嘛?”

    不过就在老爷子话声出口之后,他发现整个屋子都变得安静了起来,几乎所有人都在用一种很奇怪的目光看着自己,似乎像是自己说错了什么话一般。

    “爷爷,您……您知道三哥是被谁喝多了的吗?”卫铭城看了一眼这会已经是坐在门边一个椅子上呼呼大睡的三哥,小心翼翼的开口说道。

    “我还没问呢,难不成是这娃娃?”

    老爷子的心思很敏捷,不过又看了看方逸,还是摇了摇头,卫铭凯的酒量他是知道的,从十来岁的时候就能喝上个两三斤白酒,他根本不相信方逸能把卫铭凯喝醉之后自己还毫无酒意。

    “爷爷您明鉴,就是方逸!”

    卫铭城嘿嘿一笑,说道;“方逸和三哥喝了差不多六七斤白酒,然后和我爸他们也喝了不少,算起来七八斤总是有的,爷爷您要是说他不能喝酒,那咱们这屋里就没人能喝啦……”

    “喝了八斤?”

    老爷子被卫铭城的话给吓了一跳,就是当年的徐司令,喝三斤白酒之后那一准也会躺桌子底下去,这小娃娃竟然喝了七八斤还面不改色,卫老爷子喝了一辈子的酒,还真是从来没见过这般人物。

    “娃娃,他说的是真的?你这到底能喝多少酒啊?”

    老爷子不敢相信的追问了一句,不过当他的眼神从旁人身上扫过的时候,已经知道卫铭城所言不虚了,方逸的酒量,应该是他们亲眼所见的。

    “卫爷爷,能喝多少我不知道,不过很少喝醉过……”

    方逸大大方方的回了一句,他小时候不单单喝那些粮食酿制出来的酒,还经常喝师父配制出来的药酒,只是每次喝的都不多,他还真没品尝过那种醉倒人事不知的滋味。

    “好,老头子我算是涨见识了,好娃娃,好娃娃啊!”

    听到方逸的话,老爷子开怀大笑了起来,指着方逸说道:“当年你要是在就好了,徐司令再拉我喝酒的时候,就让你陪着他喝,我看他还敢不敢灌我的酒……”

    这辈子最让卫老爷子不忿的事情,就是和老司令喝酒的时候,他总是被老司令欺负,几乎每次都要喝多,这也是卫老爷子给家里立下那么一个规矩的主要原因。

    “能喝酒就是好?!”

    卫家的男人,被老爷子洗脑了几十年,对于这个理论还是比较支持的,但卫家的儿媳妇们就在心里腹诽了起来,她们自然知道老爷子的脾性,但每次听到类似的话,总是会心气难平的。

    尤其是卫铭凯的老婆,要不是还保持着脑海中的一丝理性,恐怕这会都要出言斥责老爷子的谬论了,他们家的蒋南除了酒量之外,无论从身世样貌财富而言,哪一样不是碾压面前的方逸啊。

    “难得,难得,这么年轻,就有如此琢玉的工艺,真是难得啊!”

    卫老爷子看着面前的方逸,脸上满是笑意,和这满屋的儿子孙子们不同,老爷子当年是打天下的人,脑海里根本就没有什么门阀世家的概念,而是喜欢那些真正有本事的人。

    说着话,老爷子还回头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后的外孙女一眼,他活了那么大的岁数,又有什么事能瞒过他的眼睛?从刚才外孙女的话声中,老爷子已经察觉到了一些事情。

    “外公,你看我干什么?”柏初夏嗔怒的跺了跺脚,说道:“我的礼物你还没看呢……”

    柏初夏虽然脾气很直爽,但是被外公那直透人心的目光看了一眼之后,柏初夏心中也是有些羞涩,再也没说出这礼物是她和方逸一起送的话了。

    “好,看看,外公这就看……”卫老爷子哈哈大笑了起来,指着方逸说道:“你和这娃娃一起把画给打开吧,外公倒是要看看你给了我什么惊喜?”

    方逸手上拿的盒子,从外观上就能看出里面装的是幅画,卫老爷子这会还真是有点儿好奇,想看看这个年轻人拿的究竟是幅什么样的作品。

    “嗯?这……这是竹石图?”

    随着画卷在面前被展开,老爷子的眼睛陡然睁大了,收藏了一辈子郑板桥的作品,虽然只是看到了画卷三分之一的篇幅,卫老爷子已然确定这是真迹无疑了。

    “没错,外公,这算是惊喜吧?”柏初夏得意的说道:“爷爷你收藏了那么多郑板桥的作品,不知道其中有没有竹石图呢?”

    “丫头,别贫嘴,扶着爷爷看看……”

    卫老爷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手撑着桌面,一手拿着放大镜,仔细的查看了起来,要是不知道的人看到老爷子那专注的样子,一准会误以为这是个字画鉴定专家呢。

    “好画,好画啊!”

    半晌之后,老爷子才依依不舍的从画上收回了目光,连连点头道:“怪石嶙峋青竹高挺,用笔之间功力深厚,是郑板桥的真迹,而且还是他巅峰时期的作品,难得,难得啊……”

    卫老爷子年轻的时候家境很好,他的父亲是一位收藏大家,也是钟爱郑板桥的字画,家中曾经藏有郑板桥的一幅竹石图,但是后来战乱不休,卫家也因为老爷子参加革命受到了牵连,那幅竹石图却是不知道流落到什么地方去了。

    受到父亲的影响,卫老爷子对于郑板桥的作品也是情有独钟,尤其是对竹石图最为喜爱,不过郑板桥一生虽然作品众多,擅长画竹子和石头,但竹石图却是存世不多,这些年老爷子一直也没能得见一幅像早年家中收藏的那样的作品。

    “娃娃,这画可不便宜吧?”

    从字画上收回了目光,老爷子看向了方逸,开口说道:“郑板桥传世的作品虽然不少,但这样的精品还是很难得的,回头让铭凯把钱给你吧?”

    虽然年老,但老爷子一点都不糊涂,他知道单凭自己这外孙女,是绝对送不起这幅竹石图的,因为郑板桥像这种尺幅的画作是很少见的,就是在解放前的时候恐怕都要用好几根小黄鱼来交换,更不要说放到现在了,那最少是百万起价的东西。

    如果方逸是自己的外孙女婿,卫老爷子或许也就笑纳了这件礼物,但既然外孙女不说,老爷子自然是不能收这么厚重的礼物的,这有违他做人的原则。

    “醒醒,爷爷喊你呢……”

    卫三嫂气愤的在老公身上掐了一记,对于出这笔钱,卫铭凯的媳妇是心甘情愿的,因为这代表着方逸的身份并没有被老爷子所承认,那样的话自己堂弟还是有机会的。

    “干……干嘛?”迷迷糊糊的卫铭凯推了身边的老婆一把,没好气的嘟囔道:“我和方老弟正……正喝酒呢,你嚷嚷个什么劲啊?”

    “这小子……”卫老爷子笑着摇了摇头,对方逸说道:“等铭凯醒了你们再说钱的事吧,这画不错,老头子我收下了!”

    “外公,你说什么钱呀?”柏初夏终于开了口,“这是我送给外公的礼物,你怎么可以给钱呢?”

    “哦?真是你自己送的?”老爷子一脸笑意的看着外孙女,说道:“外公我收藏的东西可都是有票据的,你把买这物件的票据给外公,外公就收下了……”

    “外公!”柏初夏脸上现出了红晕,摇晃着老爷子的胳膊,“这是我和方逸一起送的,是我们两个人的心意,你要给他欠,不就是给我钱吗?”

    “外公给他钱,和你有什么关系呀?”老爷子故作不知的反问道,他可是也很少见到自己这个外孙女撒娇的样子,以前柏初夏小的时候,可是整天跟着那些哥哥们打打闹闹的。

    “当然有关系了,他……他是我的男朋友……”柏初夏红着脸低下了头,声如蚊呐的说道,话说出口后,那雪白的脖颈却是都红了一片。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