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683章 以酒论英雄(上)
    “大伯好,大爷爷好……”

    “快点叫人啊,叫二爷爷好……”

    “三叔好,叫三爷爷,不叫我揍你……”

    一行人在进入餐厅之后,原本挺安静的地方,一下子就变得喧闹了起来,光是卫铭军六兄弟连老婆加上他们的孩子,就足足将近二十口子人了,光是给长辈问好就闹腾了好几分钟。

    餐厅是两间屋子打通的,里面的装修很一般,但暖气却是烧的很热,进屋之后众人纷纷将外套脱下来挂在了门边上,方逸穿的少,倒是没有脱衣服,不过看到柏初夏在那边,方逸也是走了过去。

    “怎么样?他们没欺负你吧?”柏初夏压低了声音问道,“谁要是欺负你了告诉我,回头我收拾他们……”

    “好端端的欺负我干嘛啊?”方逸闻言苦笑的不得的说道:“难不成我头上写着好欺负几个字?别人看见都要来欺负一下?”

    “我这几个哥哥别的都要,就是眼睛都长脑门上去了,要是怎么着你了,你别和他们一般见识……”柏初夏虽然平时是个大大咧咧的性子,但此刻却是很细心,十分照顾方逸的感受。

    “没事的,他们对我都挺不错。”方逸看了看乱哄哄的众人这会都挂好了衣服,连忙说道:“你们女人和孩子肯定坐一桌,等回头吃完饭再说吧。”

    “都坐下吧,你们兄弟几个和客人一桌,女眷和孩子一桌。”

    方逸这边话声刚落,一个六十多岁身材不高,但精神矍铄穿着一身笔挺军装的老人开了口,原本吵杂的餐厅一下子变得静寂了下来,就连那几个五六岁大的孩子都被当娘的拉到身边,不准他们再吵闹了。

    餐厅里一共摆了三桌酒菜,女人孩子那一桌的热菜都已经摆上了,但另外两桌却是只摆着八个凉菜和几瓶酒,显然卫家的传统是不禁喝酒的,而且看样子酒量还都不错。

    小时候能干出来去偷猴儿酒的事情,方逸也是好酒的人,特意看了几眼摆在桌子上的酒,发现这些白瓷瓶的酒上面没有任何的包装和标签,就是那么一瓶摆在桌子上,也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

    “别看了,那是军队里特供的酒,外面买不到的。”卫铭城拉着方逸坐在了桌边,低声问道:“刚才初夏给你说什么呢,你们两个在那嘀嘀咕咕的半天?”

    方逸自然是愿意挨着卫铭城坐的,因为这满屋子的人之外,除了柏初夏和老师,他就只认识卫铭城一人了。

    “没说什么,对了,刚才说话的人是你大伯吧?”方逸随口岔开了话题,别看卫铭城要比他大好几岁,但两人谈话时的思路,基本上都是方逸来掌握的。

    “是我大伯,旁边的是我二伯,我爸你见过的了……”

    卫铭城果然被方逸的话给带歪了,在他耳边介绍了一下,在卫嘉熙那一桌上除了余宣之外,还有两个五六十岁的老者,那是卫铭城等人的姨丈,这次也是专门过来给老爷子拜寿的。

    “卫哥,你这一家真是了不起……”

    方逸由衷的赞叹了一句,因为在卫铭城长辈的那一桌上,除了余宣穿着便装之外,其余众人全都是一身戎装,更重要的是他们肩膀上的金星,卫铭城的大伯赫然是三颗星,这已经是国内现如今所能达到的最高军衔了。

    卫铭城二伯是两颗星的中将,除了一个大校之外,剩下的全都是少将,看到他们的军衔,方逸对来时的森严警戒倒是能理解了,这可不单单住着老爷子一个人,就是把卫铭城大伯单列出来,那也够得上这种警戒级别了。

    “我大伯快退了,不过我二伯能往上动一动……”

    看到方逸盯着那一桌的肩膀上,卫铭城声音里带着几分得意的说道;“武警这块今年要调整,我爸估计也能往上走一走,怎么样,今儿这场面,不比那天你喝酒的场面小吧?”

    “你们家都快顶得上军队的半边天了……”

    三炮和胖子都是当过兵的,没少和方逸聊部队上的事,所以方逸虽然下山不久,但对于部队和军衔制度还是很了解的,卫家所展现出来的实力,的确让方逸震惊不已。

    一般而言,大军区的正职和三总部的正职都是上将军衔,也就是说,卫铭城的大伯肯定是军中最高级别的大佬之一,而卫铭城的二伯和父亲,也都是军队里的高级将领。

    父执辈的崛起,再加上卫老爷子在军队里的威望以及他当权时提拔起来的将领,方逸那句卫家能顶得上军队半边天的话,真是没有任何的夸张,在军队里,卫家确实是根深蒂固。

    就算是当年建国的那些老将帅的后人,现如今在部队的影响力也是远不如卫家,因为他们的父辈没有卫老爷子活的时间长,而且他们本身的发展也不如卫嘉熙兄弟几个,却是正应了那句老话,活得长的能笑到最后。

    方逸不知道的是,他所认识的那个姜军的父亲,也只不过是卫铭城二伯的一个部下,和卫家兄弟比起来,在外面看似风光无限的姜军,实际上根本就没能触及军中大佬子弟的这个圈子。

    “凯军,你到这桌来坐……”

    在众人落座的时候,卫铭城的大伯冲着卫铭军招了招手,虽然卫铭军是他的儿子,但一家人也没有什么好避讳的,卫铭军早在两年之前,就能参加家族里对一些事情的讨论了。

    至于卫铭城等人,显然还不够这个份量,就算是家族内的财神爷卫铭凯,也没能进入到家族的核心圈子里,很多重要的事务他们都是接触不到的。

    “看样子大哥这个坎也没几年了……”

    卫铭城很是羡慕的看了一眼走到另一桌的大哥,身在卫家,消息自然要比外面灵通的多,卫铭城知道明年即将换届,到时候军中也会有一番很大的调整,年前大伯父亲他们商谈了很久,应该就是在讨论这些事情。

    “卫哥,你才二十六七岁就是中校了,还不满足啊?”方逸笑着说道。

    “不想当将军的兵不是好兵……”卫铭城回了一句,不过随即说道:“部队里晋级的条件限制太多了,光是年限这一点酒躲不过去,我熬到四十岁肩膀上能挂一颗星就不错了……”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卫铭城嘴上虽然那么说,但心里很明白,只要卫家长盛不衰,他的这个将军肯定是跑不掉的,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罢了。

    “老六,别光顾着说话,今儿桌上有两位外人,二哥,是你说,还是我先把酒桌上的规矩说说吧。”

    卫铭军离桌之后,按理说桌上最大的应该就是卫铭城的二哥了,不过他不是很擅长说话,只是摆了摆手让卫铭凯继续说下去。

    “蒋南,小方,我们卫家喝酒的规矩很简单。”

    卫铭凯看着方逸和蒋南,开口说道:“那就是有多大的量,就喝多少的酒,不能偷奸耍滑,但也不能喝醉,谁要是喝醉了给爷爷去拜寿,那肯定会被爷爷拿拐杖敲的……”

    “三哥,喝到量还不能喝醉,这还真怎么不好把握啊……”

    蒋南笑着回了一句,不过要是有心人应该能发现,自从上桌之后,蒋南的目光时不时的就会飘到女人孩子的那一桌上,显然是在注视着坐在那桌的柏初夏。

    “你喝没喝到量,爷爷一眼就能看出来,他这是当年跟着徐司令学的,所以你们两个也别想着藏拙……”

    卫铭凯知道蒋南话中的意思,当下笑了起来,当年的徐司令,在军中绰号很多,除了诸如疯子老虎和尚之类的外号之外,还有着酒司令的绰号,吃饭向来都是无酒不欢。

    将军喝酒无可厚非,不过徐司令喝酒,那是杯到酒干,而且喜欢喝酒选将,用他的道理说,能喝酒的人才能打仗,人品才好,八十年代初时候的那一仗徐司令点将,就和人连喝了三天三夜,最后选定了将军。

    徐司令这一点虽然被不少人腹诽,但还别说,他选中的将领个个在战场上都是虎将,所以是非功过也很难评定。

    但是和徐司令交好的人,几乎个个都很能喝,卫家老爷子跟随徐司令几十年,不光是会喝酒,还跟着徐司令学会了看人,那就是能喝不喝的人,不是好人。

    “来,一人一瓶酒!”

    卫铭城将桌子转了一圈,开口说道:“每人拿一瓶,按着你们自己的酒量喝,酒量不好的喝一杯也行,一瓶不够喝的就再要,反正是要尽兴……”

    “方逸,你酒量怎么样?等会别出笑话啊,要不然你这个客人被爷爷打了可就好玩了……”

    卫铭城好心的提醒了方逸一句,正如蒋南说的那样,喝尽兴而又不喝醉,这中间的度的确是很难把握的,而且白酒有后劲,或许当时没事,但拜寿的时候就会醉酒,卫铭城兄弟就没少出这种洋相。

    “我酒量还行吧……”

    方逸闻言笑了笑,喝酒是看体质的,体质好的人解酒的速度就快,也不容易喝醉,以方逸的身体,就算不运功化解体内的酒精,怕是想喝醉都很难。

    “别是喝红酒行,喝白酒就不行了……”

    卫铭城撇了撇嘴,低声说道:“我听说蒋南的酒量很不错,你可别不如他啊,我爷爷最看重别人能不能喝酒,你要是能把这一屋子的男人都灌倒了,说不定我爷爷一高兴,就准了你和初夏的事情呢……”

    “卫哥,这话要是老爷子说出来,我一准能把这一屋子的人给灌倒!”方逸哈哈一笑,压根就没把卫铭城的话给放在心上,比武招亲的故事方逸听过,但喝酒招外孙女婿的事儿方逸却是不相信的。

    “来,祝爷爷身体健康,咱们先干了这一杯……”

    说话间,卫铭凯已经端起了面前的玻璃杯,差不多四两的被子里倒满了白酒,他也没起身,端着酒杯向众人遥敬了一下之后,一口气全闷进了嘴里。

    “你们家喝酒都是用这么大杯子的?”

    刚往杯子里倒上酒的方逸差点看直了眼,他原本以为这一杯酒是要分成了三四次喝下去的,没成想卫铭凯一口就给干掉了,而且喝完之后也不吃菜,用手抹了下嘴巴又将面前的酒杯给倒满上了。

    “我三哥虽然没当兵,但酒量却是家里最好的……”卫铭城也端起了杯子,对方逸说道:“能喝多少喝多少,千万别勉强,你等会要是喝醉了,爷爷真会拿拐杖敲人的……”

    “好,我知道了……”方逸想了一下,端起了杯子,对卫铭凯说道:“三哥,我这杯酒就借花献佛了,也敬老爷子身体健康!”

    和卫铭凯咕咚咕咚的的往喉咙里灌酒不同,方逸喝酒,把酒杯放在唇边却是看不到下咽的动作,那一杯酒通过喉咙直接就下到肚子里了,看似不缓不急,但喝下去的速度比卫铭凯甚至还要快上几分。

    喝完之后,方逸把酒杯轻轻的倒了过来,里面已然是空空如也,连一滴酒都没有剩下。

    看到方逸的动作,他们这一桌的人不由都愣是住了,这可是五十三度的白酒啊,打仗的时候都可以拿来当酒精消毒使用了,他们还真没见过喝的像方逸这般风轻云淡面不改色的。

    “哎呦,方老弟原来这么能喝啊?”卫铭凯一拍大腿,拎着酒瓶子直接就站起身来,拍了拍卫铭城的肩膀,说道:“做我那边去,今儿我和方老弟好好喝一场!”

    “三哥,你可别手下留情啊,方逸是我爸朋友的学生,也是我的朋友……”卫铭城苦着脸站起身来,他可是知道三哥酒量的,两三斤白酒喝完之后还能和他们打牌唱歌,卫铭城还从来没见他喝醉过。

    “什么乱七八糟的关系,在酒桌上,就是酒友,兄弟都不是!”卫铭凯推开了卫铭城,端起酒杯对方逸说道:“怎么样?再走一个?”

    “好,这杯祝各位长辈身体健康……”

    方逸也没客气,他从小跟着老道士所喝的都是些自己酿制的劣酒,那会方逸年少修为不够,冬天需要喝酒御寒,就那些喝的辣喉咙的劣酒方逸没事还能喝个两三斤,更不要说是这军中特供的酒了,方逸喝在嘴里的感觉甚至比茅台还要醇厚几分。

    嘴上说着话,方逸已经把酒杯放在了唇边,一口气又是将四两一杯的酒给喝了下去,这次方逸喝酒的时候卫铭凯没有喝,而是一直在看着方逸的动作,他想看看方逸刚才是不是偷奸耍滑用了什么手段。

    卫铭凯在外面做生意,酒场实在是经历的太多了,他也见过一个千杯不醉的人,但那个人却是个魔术师,你看着他像是在喝酒,实际上酒全都进了袖子里的毛巾里,卫铭凯怕方逸刚才也是玩的这一手。

    “好酒量!”

    这次卫铭凯算是看清楚了,这酒的确是被方逸喝进了肚子里,连一滴都没有洒出来,隔的那么近,卫铭凯都能闻到方逸呼吸出来的那股子酒香味。

    “到我了!”卫铭凯也没装怂,也是一杯酒下了肚,紧接着又要给自己倒酒。

    “三哥,我来,我来倒……”方逸抢过了酒瓶,说道:“三哥你吃口菜吧,要是这样喝很容易醉的。”

    “好,吃菜吃菜!”八两酒下肚,卫铭凯虽然没喝多,但说话的声音却是不自觉的变大了,“回头哥几个都和方老弟喝一个,让咱们看看方老弟的量到底在什么地方?”

    一个屋子里摆了三张桌子,基本上谁说话的声音大一点,都会传到别的桌子上,卫铭凯这一嗓子顿时引来了不少目光,柏初夏也看向了方逸,却是发现方逸冲她挤了挤眼睛。

    “铭凯,你干什么呢?刚喝就多了?”

    长辈那一桌上传来了一个声音,听到这个声音,卫铭凯忍不住哆嗦了一下,起身赔笑道:“爸,余老师带来的小兄弟酒量很好,我说和他多喝几杯呢……”

    “你小子别把客人灌醉了……”

    卫铭凯的父亲冷哼了一声,他也是知道儿子酒量的,别说他这当爹的,就是徐司令当年在巅峰时期,也未必能喝得过这个酒囊饭袋,当然,这话并不是他说的,而是卫家老爷子的原话。

    “爸,您放心吧!”卫铭凯擦了擦冷汗坐了下来,说道:“小点声,咱们小点声喝,方老弟,怎么样?再和一杯压压惊?”

    “三哥,酒没了……”方逸把手中的酒瓶反了过来,但杯子里只是倒上了半杯,按照卫铭凯的喝法,这一瓶一斤的白酒,只够他们喝上两杯半的。

    “什么话,在三哥这里还能缺了酒喝吗?”

    卫铭凯一看果然没酒了,当下站起身走到门口,打开了一个厨边柜,直接从里面抱了一箱子酒出来,就放在了他和方逸的身边,说道:“今儿这酒喝完,以后你就是我卫老三的好朋友兄弟了……”

    “嘿,敢情刚才就没把我当朋友啊?”

    方逸被卫铭凯说的苦笑不得,只是他并不知道,卫铭凯看上去没什么架子,但心中的傲气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能让他笑着说话,并不代表他心里就把你当成朋友看了。

    --

    ps:二合一章不分了,求几张月票推荐票!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