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678章 兄弟斗嘴
    “通常都是八点吧,之前的时间就是让大家聚聚的……”

    卫铭城看了下时间,说道:“吃饭爷爷是不过来的,七点左右咱们一起先吃饭,吃完饭爷爷出来露个面,小辈们去磕个头送上礼物,这寿就算是过完了呀……”

    “七点吃饭?好吧,那再等一个小时吧!”

    听到卫铭城的话,方逸总算是明白过来了,说是给卫老爷子过寿,其实却是卫家子弟们聚在一起的一个机会,没看到长辈们一个圈子,女人们又是一个圈子,而卫铭城兄弟几个也是一个圈子。

    “怎么?饿了?”卫铭城看着方逸笑了起来,低声说道:“我们知道开饭晚,一般中午吃的也晚,我这口袋里还有几块饼干,你要不要先顶一下呢?”

    “我倒是不饿,就怕老师饿了……”

    方逸闻言摆了摆手,别说一顿饭不吃,就是三五天不吃不喝,对方逸也不会有什么影响的,现在的他,距离辟谷的境界也就只差一步之遥了。

    “那你不用担心,余老师这会肯定好吃好喝的在下棋呢……”

    卫铭城笑道:“我爸他们的待遇和我们可不一样,他们那屋有茶水有点心,还有警卫员伺候着,不像我们这边,茶叶冲了好几泡都没人过来换一下。”

    “你小子少发几句牢骚吧,小心你爸听到了揍你……”

    站的和方逸他们比较近的卫老三,吓唬了卫铭城一句,在卫家谁都知道卫嘉熙的暴脾气,他不光是下雨天没事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这大晴天的要是看不顺眼也是一顿揍,卫铭城这一身过硬的身体素质,倒是从小被自家老子给打出来的。

    “三哥,你欺负我,我一会就告二伯去……”

    别看卫铭城长得五大三粗的,但在家里的斗争经验却是十分丰富,他二伯平时不怎么打孩子,但最看不得的就是兄弟不和,如果他儿子要是欺负弟弟,那一顿揍也是跑不掉的。

    “哎,兔崽子,谁欺负你了,就你现在这身板,我打得过你吗?谁信啊……”果然,卫铭凯一听弟弟的话,顿时着急了起来,他从小到大挨的揍,几乎都是这几个兄弟告状惹的祸。

    而且卫家二代那几个人秉性里都随老爷子,坚信棍棒底下出孝子这句话,思想工作什么的可以放到军队里去做,自己家里的小崽子是说揍就揍,根本不管他们多大年龄,那是一点面子都不给留的。

    “反正你就欺负我了,信不信二伯说了才算……”卫铭城笑嘻嘻的说道,他们哥几个是各有短板,只要拿捏住了,总是能敲诈些东西出来的。

    “行了,你小子在大哥那里没讨到好,主意打到我身上了?”卫铭凯没好气的说道:“想要什么说吧,不过咱们先说好,跑车什么的就别想了,我要是敢给你买,三叔回头就敢打断我的腿!”

    卫铭凯是卫家嫡系中唯一一个做生意的人,他是从事房地产开发的,当年光是靠拿部队搬迁的一些用地,就赚了很多人几辈子都积累不到的财富,现在更是把生意做到了京城和沪上等地,在国内的地产商里也是那种能排的上号的人。

    所以卫家一些大的开支,基本上都是由他负责的,卫铭凯为此还专门建立了一个基金,只要能通过相关业务部门的审核,几千万的资金都可以从那个基金里面支取。

    “谁要跑车了?我在部队里开什么跑车啊……”

    卫铭城连连摇头,右手的大拇指和食指搓动了一下,说道:“三哥,我不是给爷爷买了礼物嘛,现在是囊中羞涩,你支援点这东西就行,我账号你知道啊,随便打个三五百万的过来就行了……”

    “你敢收我就敢打……”卫铭凯瞥了一眼堂弟,开口说道:“三五百万不多,你让三叔给我说一声,我一会就打电话让人给你转钱,怎么样?”

    “哎,三哥,这样就没意思了啊!”一听要找老爸,卫铭城顿时就泄了气,没好气的说道:“三五百万没有,三五万也行啊,反正你要是不给,我就找二伯告状去……”

    “得,明天给你打五万过去,你小子,我让你去我收藏的物件里挑一个,你偏偏要自己买,又能怪谁啊……”把堂弟的狮子大开口的金额一下子压缩了一百倍,卫铭凯心情大好,其实就是三五百万他也不会放在心上的,主要是求一个乐子。

    “从你那拿的和自己买的礼物能一样吗?心意,我这是心意,你懂不懂啊……”

    虽然几句话的功夫五万块就进账了,但卫铭城也没领三哥的情,只要是卫家的人都习惯了,缺钱去找卫老三,这已然是卫家人的共识了。

    “这就是一家人的感觉吗?”看着卫铭城哥俩斗嘴,方逸倒是也不寂寞,他是从来都没体会过这种亲情的,看在眼里倒是有种羡慕的感觉。

    “方老弟,你拿着的那画盒,里面装的是谁的画啊?”卫铭凯做人比较灵活,也没什么架子,他感觉自己哥几个聊天把方逸晾到一边有点不太合适,当下和方逸扯出了个话题。

    “三哥,这也是郑板桥的话,是竹石图。”方逸倒是没隐瞒,大大方方的说道。

    “竹石图?你……你从哪搞来的这幅画?”

    卫铭凯一听到竹石图三个字,眼睛顿时瞪圆了,因为爷爷这一生独爱郑板桥的作品,他原本是想找一幅郑板桥的竹石图给爷爷做寿礼的,但找遍了国内的各大拍行,居然都没有竹石图拍卖。

    拍行找不到,卫铭凯就把主意打到了国内的一些藏家身上,但让他失望的是,虽然也找到了两幅竹石图,但因为保管的原因品相都不怎么好,而且画幅也偏小,最后卫铭凯只能选了郑板桥另外一幅兰花图的作品来当寿礼了。

    “我从国外拍来的……”

    方逸家中的那批古玩并不怕人追查来路,因为从拍卖证书和鉴定证书再到通关时的证明应有尽有,再加上两位老师在古玩行的地位,谁都没办法拿那些东西说事儿。

    “唉,你运气真好,我也让人去国外找了,可是怎么都没找到。”

    卫铭凯闻言叹了口气,其实每年家里给老爷子的寿礼,十有八九都是他准备的,对于老爷子所收藏的那些郑板桥的字画,卫铭凯也是了如指掌,他知道爷爷最想要的就是代表了郑板桥个人风骨的竹石图,只是以前一直没能找到罢了。

    “爷爷从来都不收外人的东西,看看今儿能破裂吗?”卫铭凯拍了拍方逸的肩膀,说道:“如果爷爷不收的话,回头我这画我买了,多少钱你报个价就行。”

    卫铭凯刚才一直在屋里,并没有听到柏初夏他们在外面的对话,所以还以为这画是方逸代表自己个人送的呢,以他对老爷子的了解,这东西十有八九是送不出去的。

    “三哥,你就省省吧,爷爷肯定会收的。”方逸闻言笑了笑,但也没多说什么,反倒是卫铭城在旁边偷笑了起来,表妹送出去的东西,爷爷不收才是怪事呢。

    “嗯?怎么回事?”卫铭凯多精明一人,听到卫铭城的话就意识到这里面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

    “别问啦,到时候就知道了……”

    卫铭城紧紧的闭上了嘴巴,他虽然喜欢开玩笑,但也知道事情的轻急缓重的,这会如果爆出方逸是柏初夏男朋友的话,那整个卫家怕是都要炸锅了。

    “铭凯,铭凯你在里面吗?”

    就在卫铭凯陪着方逸聊天的时候,屋外面忽然响起了一个女人的声音,方逸眉头微微动了一下,他听了出来,这女人就是之前把柏初夏拉进了房间的那个漂亮少妇。

    “玉琴,什么事?我和老六在说话呢。”卫铭凯起身走了出去,在他掀起厚厚的布帘时,呆在屋里的方逸看到在卫铭城三嫂的身边,站着一个二十六七岁的年轻男人。

    “咦?蒋南,你怎么来这里了?”

    看到那个年轻人,卫铭凯有些意外,看了一眼自己的妻子,开口说道:“玉琴,不是说了嘛,爷爷过寿就不招呼亲戚了,你怎么把蒋南给喊来了?”

    卫铭凯虽然没有听从父母的话去当兵,但在婚姻上面却是服从了家庭的安排。

    卫铭凯的妻子蒋玉琴,是出自京城蒋家的人,蒋家在军队的势力虽然远不如卫家,但也是建国后的新贵,在京城圈子里颇有些能量,卫铭凯最初前往京城做房地产生意的时候,也借助了蒋家的一些关系。

    不过蒋玉琴不属于那种不通事理的女人,在和卫铭凯结婚之后,两人的夫妻感情一直都很不错,卫铭凯的生意能做这么大,也是有着蒋玉琴的一份功劳在里面的。

    而面前的蒋南,则是蒋玉琴叔叔家的孩子,也是蒋玉琴的堂弟。

    蒋南是生物学博士,从国外回来之后就开办了一家生物工程公司,经过两三年的发展,这家公司在制药等领域做出了不少成绩,和国家很多相关部门都有合作,在京城那个圈子里,绝对算得上是年轻有为的后起之秀。

    “铭凯,我之前给你说的事情,你都忘了吗?”看到丈夫一脸诧异的样子,蒋玉琴没好奇的白了卫铭凯一眼,出言提醒了他一句。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