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六百六十四章 欺师灭祖
    “哎,余叔,你这话我不爱听啊……”听到余宣话中的意思,似乎自己的表妹还配不上方逸,卫铭城差点没在车里跳起来。

    要知道,柏初夏不管是在卫家还是柏家,那都是小公主一样的人物,从小就是集万般宠爱在一身的,在卫铭城眼里,自己这个小表妹除了不是那么温柔之外,已经算得上是最完美的女孩子了。

    所以在听到余宣的这句话之后,卫铭城忍不住开口顶了一句,他相信以自己表妹的优秀和他们两家的家室,就算方逸是那些中枢大佬们的子弟,柏初夏也是完全配得上他的。

    “你们这些出生在蜜罐子里的年轻人啊,别总是太把自己家里的背景当一回事……”

    看到卫铭城脸上的神色,余宣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当下没等他说话,就开口说道:“你爷爷和你老子现在的地位,那是他们流血流汗打拼来的,他们有的东西,并不代表你们也有,也可以享用,也不知道你们哪来的这些优越感……”

    “我……我没有什么优越感……”

    卫铭城开口说道,不过他话中的底气并不是很足,因为卫铭城知道,余宣说的不错,他们这些大院长大的孩子,都是有着一种莫名的优越感,尤其是参加工作之后,家庭的光环也带给了他们很多的便利。

    就像是卫铭城自己,现在只有二十七岁的年纪,但已经是中校军官了,而再过上一年,他晋省上校的命令说不定也会下来。

    按照军队正常升迁的年限来说,以卫铭城的年龄,撑破大天估计也就只能是个上尉,就算他参加的数次比武夺得第一名会给自己的军衔升迁加分,但如果没有家里的背景,卫铭城知道他最多也就只能是个少校而已。

    甚至往深了想,就算是自己的父亲,当年能从乡下知青点直接入伍参军,其实也是在消费爷爷的功勋,否则当时和父亲一起下乡的数百个知青,为什么偏偏只有自己的父亲从农村跳了出去,成为了现在的卫将军呢。

    “可……可是这些不都是应该的吗?”有些迷网的卫铭城,心中忽然冒出了这么一个念头,而且他从小也是吃了很多苦,能走到现在这一步,并不能说完全是受了家里的帮助。

    余宣这辈子形形色色什么样的人都见过,哪里不知道卫铭城在想什么,当下摇了摇头,说道:“小子,告诉你一句话,做人要做到流自己的汗,吃自己的饭,靠天靠地靠父母,不是真好汉!”

    “余叔,你说的我也明白,但这些事情,又何尝能由得了自己?”卫铭城轻轻叹了口气,家庭出身那是注定了的事情,但也需要后天的努力,否则那么多高官子弟,也没见多少有出息的。

    “嗯,能想明白这个道理就行,倒不是让你去改变的……”

    听到卫铭城这话,余宣倒是点了点头,做人最怕的就是认不清自己,卫铭城年纪轻轻的能看到这一点,日后的成就怕是不会在他父亲之下的。

    “余老师,有个事您可得指教指教我啊……”

    听到余宣和卫铭城的对话有些沉重,满军打了个哈哈岔开了话题,生意人好端端的谈什么政治啊,而且卫铭城的家世,看上去也不像是自己这些人能议论的。

    “什么事儿?”余宣也是跟上了满军的话,他知道自己今儿说的有些多,尤其是在晚辈的面前,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

    “就是侯景臣的事情呀。”

    满军苦着脸说道:“余老师,您也知道我是生意人,侯景臣拿来的那枚西王赏功虽然品相差了点,但如果能修复一下的话,这其中也是有很大的利润空间的,您说我到底是收不收他的物件啊?”

    自从见到了侯景臣的那枚西王赏功钱之后,满军这心思就一直都没能放下,虽然方逸已经转达了老师的意见,但商人趋利,满军心里还是倾向于收了那枚钱币的。

    “我给你说说侯景臣这个人吧……”

    听到满军的话,余宣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开口说道:“侯景臣是川省人,他的师父也是行内人,和我算是同门师兄弟吧,我们都在王老爷子那里学习过一段时间……”

    侯景臣的老师叫王德水,比余宣要大上个十来岁的样子,和余宣涉猎颇广不同,王德水是专精一项,在国内青铜器的鉴赏上,王德水算是专家级的人物。

    王德水是川省人,年龄要比余宣大不少,思想也要比余宣传统很多,老辈人的手艺讲究的是一脉单传,于是王德水这一辈子就收了侯景臣这么一个弟子。

    但是让王德水没想到的是,侯景臣传承了他鉴别青铜器的本事,但却没有传承他的一身正气,和从来都不为违法青铜器交易鉴定物件的王德水不同,侯景臣在还没有出师的时候,就开始偷偷的给别人鉴定青铜器了。

    而在侯景臣出师之后,更是利益熏心,由于王德水已经退休在家不再给博物馆或者是相关部门鉴定青铜器了,王德水居然把师父用于鉴定的私章给偷到了手上,为不少非法买卖的青铜器做了鉴定,并且用上了师父的章印。

    俗话说这世上就没有不透风的强,侯景臣自以为做的隐秘,但没过多久这事情就传到了王德水的耳朵里,惊怒之下王德水把侯景臣叫回到了家中斥责,想让他改过自新走上正道。

    但这时的侯景臣,早已被金钱蒙蔽住了眼睛,哪里肯听老师的话,非但不听,还和老师大吵了一架,临走的时候推攘了一把王德水扬长而去,却是不知道王德水因此摔了一跤,引发了脑梗导致半身不遂。

    遇到了如此逆徒,心灰意冷的王德水,委托朋友在古玩圈子里公开发表了一个声明,声明中不但讲出了侯景臣盗用自己印章的事情,更是将其逐出门户,从此之后与其再无任何瓜葛。

    古玩行是个最讲师承的行当,侯景臣欺师灭祖的行为,让他在行内变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就是那些私下里偷偷交易青铜器的藏家们,在知道侯景臣盗用老师的名义之后,也极少再有人请他鉴定物件了。

    被王德水逐出门户之后,侯景臣也等于是断了生计,破罐子破摔的他,干脆和那些盗墓团伙勾结了起来,专门帮他们销赃或者是鉴定出土的物件,为此还曾经被相关部门打击过一次,在监狱里呆了好几年。

    而余宣的师兄王德水,也因为侯景臣后来的种种名声,深感面上无光,在床上躺了两年之后就郁郁寡欢的离世了,所以在听到侯景臣这三个字之后,余宣是没有一句好话语。

    “欺师灭祖,这人的品行竟然如此卑劣?”

    听到余宣的话后,喜怒一向很少表现在脸上的方逸,这时却是怒了,方逸从小被师父养大,最是尊师重道,侯景臣的行为,无疑触犯了方逸心中的底线。

    “满哥,他那钱币就是白送你,你也不能要!”方逸绷着脸向满军说道。

    “得,这样的人我也不敢和他打交道……”

    满军很干脆的点了点头,开口说道:“余老师,我听说这侯景臣为心胸很狭隘,如果直接拒绝了他,说不定就会得罪这小子,您有什么好法子让他自己离开吗?”

    在社会上混了那么多年的满军,自然懂得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的道理,得罪了侯景臣这种人,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他从背后捅上一刀子,所以即使不和他做生意,满军也不愿意得罪他。

    “这事儿好办,你找警察啊……”余宣闻言笑了起来,给满军出了个主意。

    “余老师,找警察可不行……”满军连连摇头,说道:“别人上门送货,就算不要那也是不能报警的,您是行里的前辈,怎么给我出这么个馊主意啊?”

    往古玩店里偷偷摸摸送东西的人,其物件十有八九来历都不怎么清白,但作为店主,可以不收他们的东西,但如果报警抓了人,那就是坏了规矩,日后在这行里怕是再也没有人会拿货给他瞧了,满军不可能这么做的。

    “你小子这脑子也够笨的,我说让你找警察,又不是抓他……”

    余宣没好气的瞪了满军一眼,开口说道:“侯景臣这人的疑心病很重,你随便安排两个警察朋友或者是穿警服的人,在你和他同时在场的时候,和你打个招呼,恐怕侯景臣立马就会断绝和你的联系了……”

    不管怎么说,侯景臣也算是余宣他们这一脉的传人,对他的秉性余宣还是很了解的。

    侯景臣虽然心思恶毒但胆子却是很小,尤其是被抓过一次之后,见到警察就会有风声鹤唳的反应,余宣都不用安排真警察,只要找上个穿警服的人表现的和其很熟络的话,侯景臣估计马上就会将满军列为黑名单上的人。

    “这事儿好办啊,晚上吃饭的时候,我安排个偶遇就好了……”听到余宣支的招,满军的眼睛顿时就亮了起来,他有个表弟就是干警察的,晚上让他配合演场戏还是很容易的事情。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