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九十九章 宴席
    使臣那个奸诈、卑鄙,且十分自私的形象给小满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她自然是万分厌恶这种人的,否则也不会拒绝的那么干脆,可如今

    小满的眼神充满怀疑,且还有几丝震惊和不解。

    见状,陆离不由轻扬唇角笑起来,他握住小满的手,放到自己的心口处,“你摸摸,我这儿可是有良心的。”

    “什么意思?”小满没听明白。

    “那个使臣奸诈自私,且还趁华立不在偷偷来逼你签合约,这样的一个人,即便是跪下来求我,我也断然不会原谅他。”陆离笑笑,继续说道:“你可别错怪了我。”

    今日听闻沧澜王登门拜访的时候,陆离就猜到对方是带着使臣来给自己道歉的,但却万万没想到,沧澜王上竟没有半点包庇使臣,反而还和自己相谈甚欢。

    想到这些,陆离不禁再次笑笑,将下午发生的事情、自己和沧澜王的交谈,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小满。

    “真的是这样?”小满当然也十分震惊和诧异,“就这么简单,你说不原谅,那沧澜王就没有再说别的话吗?还有那个使臣,他就没有为自己辩驳两句?”

    陆离不断点头,耐心地解答小满的每一个疑惑:“当然没有,你还不相信我说的话吗?”

    对方说到了这个份上,小满心底仍有些小小的不敢相信,自己担忧了这么久的事情,竟然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湮灭了?自己毫发无损不说,而且陆离还和沧澜王成了朋友?

    这事情的发展的方向太好了,的确超乎于她的预料。

    看着小满的表情变化之快,陆离不由得笑了笑,说:“小满,你要相信,沧澜王上绝对没有要包庇使臣的意思,不过碍于他们如今在东岚的地盘上,不好内讧罢了。”

    说完,他又认真跟小满说:“沧澜王和我们想象当中的不一样,他是一个好的君主,一个很好的统领者,我相信,如果你去了沧澜,一定会受到非常好的待遇。”

    “还有华立,虽然使臣可能用花言巧语蒙蔽了沧澜王,但当华立回去之后讲明真相,沧澜王这不是就带着使臣来道歉了吗?”他揉了揉女人的小手,一点点分析:“皇上不用再焦虑于和亲,你也可以安心和华立商讨合作,这样不是很好吗?”

    这番话说的不错,小满点点头,压在心上的那一块大石总算移开,让她可以放松的舒一口气。

    但小满不免又重新想起望舒和夏老爷子要远游一事,和上京距离那么远,而且还那么偏僻,在地图上都找不到的一个小小城镇,还有几天就要出发,她这心里就跟坠了块石头似的,让她半点放松不下来。

    看着小满从放松继而转为担忧,陆离也能猜到对方心里正在想什么,不过望舒有自己的主意,他们做父母的已然同意,自然不能再反悔,所以即便如今担忧,也没有法子。

    陆离便低声劝了对方几句,保证自己会多派一些人出去包围望舒二人,其余的也没敢保证。小满听完之后悠悠叹口气,没再说什么。

    两人就这么面对面的静静坐着,陆离握紧了小满的手,偶尔揉捏两下,却也没有言语。

    也渐渐深了,外面响起了打更的声音,陆离暗自叹口气,起身,“夜深了,先去休息吧。”

    “嗯。”小满回到榻上,陆离吹灭蜡烛,便也去床上睡觉了。

    次日一早,陆离接到皇上的口谕,要他携夫人在中午前入宫和沧澜王上等人一同参加宴席。

    待宫中的公公宣读完口谕之后,陆离和小满接旨,而后谢过公公,送对方离开之后,二人这才回房换衣裳,准备入宫各项事宜。

    小满坐在铜镜前,任由珍珠给自己重新挽发髻,她看着铜镜中的自己,眉毛微微皱着,问道:“陆离,你说皇上会不会已经和沧澜王上说好了?”

    昨日晚上陆离刚进宫,向皇上举荐了小满,而今天一早皇上就派人过来让他和小满在中午前入宫,这未免有些太早了吧?

    沧澜王上如今已经不再宫中住着,且皇宫和驿馆也没紧挨着,沧澜王上即便今日一早就进宫请安,这宣自己和小满进宫的口谕也不该来的这么快。

    想着,陆离不由摇摇头,“公公来的太早了,皇上应该不会这么早就和沧澜王上商量好了。”

    “那怎么”小满疑惑。

    “兴许是皇上要借着这宴席,来宣布这件事情吧。”依陆离对皇上的了解,故而这样猜测道:“也许是皇上怕沧澜王反悔,所以想要借着这样的大场面,让对方骑虎难下罢了。”

    这一贯是皇上的作风,趁着人多将此事坐实,好让对方没有后悔的机会。

    但他这么做也恰恰说明,皇上对陆离所说的话没有足够的信心,对沧澜王的忠诚度也有所怀疑。

    不过,陆离坚信自己没有错会沧澜王上的意思,否则他昨日也不会快马加鞭的赶往皇宫,向皇上说明这一切。所以今日这宴席,想必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夫人,请您换衣裳吧。”珍珠提醒道。

    小满点点头,而后起身,换上了一套较为庄重的豆绿色夹衣长裙,外披白色狐裘,好在去往皇宫的路上不被冷着,毕竟外面的天气越来越冷,且今日很有可能会下雪。

    陆离则是换上了一件和小满同色系的长衫,但却没有批狐裘,而是命下人拿来了一件月牙白的披风。

    眼看着时间不早了,外面的下人已经备好了马车,陆离牵着小满的手,只带着珍珠一人,径直进了马车,和同样被邀请的魏修远夫妇,乘着两辆马车,一同往皇宫的方向赶去。

    因两家人分乘了两辆马车,故而在路上没法商议,只得到了皇宫下了马车之后,魏修远才和陆离碰上面。

    “皇上突然宴请我们,这是怎么回事?”趁着前面带路的太监没注意,魏修远走到陆离身边,悄声问道。

    他并不知道沧澜王昨日拜访陆离一事,故而十分惊奇,毕竟这几天皇上宴请沧澜王,除却第一天的接风宴,剩下的几次他们都没有收到邀请,何以今天就突然被邀请了?

    正当魏修远为这件事情纳闷的时候,陆离压低声音,说:“可能是因为和沧澜王上和亲一事,皇上有了决断,要在今天宣布了。”

    “什么?”魏修远不由低呼一声,他侧身看向陆离,眼睛微微瞪大,“皇上已经有了决断?那皇上选中了谁家的女儿,难道说,今天在宴席上朝臣的家眷也会来?”

    刚问完这话,魏修远就反应过来了。

    是了,肯定是皇上有了决断,想要趁着这次宫宴来宣布此事,否则怎么会让自己和陆离都带上家眷呢?看来和亲的事情已经成大局,没办法改变了。

    “不是你想的那样。”陆离急忙打断魏修远的猜想,掩唇轻声道:“别担心,皇上不会逼谁去和亲的。”

    “那这是什么意思?”魏修远又懵了。

    陆离按住魏修远的手腕,递给对方一个安心的眼神,旋即摇摇头,示意对方不要在问下去了,便再也没有说话。

    这毕竟是这皇宫当中,即便他们深受皇上信任,但眼前毕竟还有个太监,他们若交谈的多了,难免还是会给自身惹上麻烦,故而还是沉默的好。

    魏修远怎么会不知道这个道理,所以在陆离示意他不要再问的时候,他只得叹口气,低着头往前走,心中琢磨着陆离方才说的话,眉头紧锁。

    是来宣布和亲之事的结果的,但却又不用任何人远嫁沧澜

    这话在他看起来未免矛盾,故而直到到了殿前,魏修远如何也没能想明白对方的意思。

    “魏大人,国公爷,两位夫人,这就是今日宴席之地,奴才带着您们先入座吧。”前方带路的太监停下,低着头请示四人的意思。

    陆离点点头,“那就麻烦公公了。”

    他们来的早,殿内还没什么人,只有几个朝臣到了已经坐下,但距离四人的位置远得很,他们之前也没过分交流,只互相打了个招呼,便自己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幸而魏修远和陆离的位置挨得极尽,眼看周围没几个太监,他不由凑近陆离,低声问道:“你刚才跟我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陆离,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昨日沧澜王来我家做客,说明了他并非固执于和亲,只是想让咱们陛下帮他罢了。”陆离压低声音,一边注意周围的动向,一边小声说道:“所以昨天傍晚我快马加鞭赶往宫中,向皇上说明了此事。”

    “不需要和亲?”魏修远更懵了,“那他之前为什么派使臣来洽谈和亲?还将咱们的皇帝陛下逼的没了办法,只能装病拖延?陆离,你可别告诉你,你和这个沧澜王上站在了一条线上。”

    闻言,陆离不由抬头看了对方一眼,万般无奈的叹口气,却还是得解释道:“你想多了,我也是刚刚知道沧澜王上的意思,所以才这么笃定的。”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