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九十一章 闯门而入的黑衣人
    客栈。    “叩叩叩——”    华立皱了皱眉,陆离等人刚离开不久,小二也刚走,这时候是谁又来敲门?    正想着,敲门声再度响起,且急促十分,听起来像是有很重要的事情。华立犹豫片刻,旋即起身走到门口,却没有开门,而是问道:“谁?”    “是我,华立大人。”    是使臣的贴身侍卫的声音。    华立登时拉下脸来,“你来干什么?”    自他从驿馆搬出来之后,这使臣再也没有打听过自己的动向,更别提专门派人来看望自己。而这个时候却派了侍卫前来,想必肯定有事相求自己,再联系陆离方才说的那番话,华立心中已然有了个大概。    想必是得知王上不日抵达的消息,使臣也心急了。    “华立大人,您搬出驿馆之后,使臣大人牵挂的很。这不,使臣大人特地向茅致远茅大人打听了您的住址,派卑职前来看望。”侍卫回答的倒是不卑不亢,只可惜,却依旧没有打动华立。    他冷声道:“不必了,这些日子我过得很好。但我 现在很累了,没时间也没精力接待你,你回去吧。”    “华立大人。”侍卫有些急了,忙说道:“卑职也是奉命前来,若没能见到华立大人,回去恐不好交差,还望华立大人体谅,能让卑职进去。”    华立始终是个心软的人,听侍卫这么一说,原本坚定的心不免动摇起来,他心想:总归是一国之人,再加上这侍卫也是听命于使臣,若因为自己而被责罚,那他心里也过意不去。    故而,华立深吸一口气,将手放在门把手上,打开了门。    但出乎意料的,门外居然还有使臣!    反应极快的华立立刻就要关门,但侍卫却先他一步抵住了门。这客栈地方偏僻,屋内的摆设也有些陈旧,更何况这薄薄的木板门根本抵抗不住侍卫和华立的抗衡。    华立咬着牙抵抗了一阵,最终还是抵抗不过身手更好的侍卫,只得开了门。    不过饶是让这使臣进了门,他也依旧没有好脸色,“你来干什么?”    “华立大人就住在这样的地方?”使臣顾左右而言他,四转转悠着打量华立的居所,看着那简陋的床榻、掉漆的桌椅板凳,还有粗劣的茶杯等,看起来着实辛酸,他不由啧啧的感慨:“没想到昔日的华立大人,如今竟住在这样的地方,真是可怜呐!”    华立径直坐下,也不管什么尊卑礼节,他黑着一张脸,嘴角向下瞥,也不看使臣,而是盯着面前的窗户,冷冰冰说道:“使臣有事直说,我这粗鄙简陋之地可容不下您这样的大佛。”    既是有求于对方,使臣自然也不在乎对方的态度。    他找了把还相对干净的椅子坐下,兀自倒了杯茶,慢慢悠悠说道:“王上已经进入东岚境内,很快就要到上京,这件事情你应该知道了吧?”    不过这问题好似也没想要华立回答,因为很快,使臣又说道:“王上派你我二人前来,既是为了和亲,也是为了能寻求更好的商家合作,不过因为你找错了人,惹怒了对方,害的我所办的和亲之事也被迫取消。华立,你可想好该如何给王上交代了?”    华立蹭的起身,气得瞪圆了眼睛,眼睛中的红血丝根根可见,他毫不客气地指着使臣,“明明是你惹怒了国公一家,害的皇上取消和亲,如今你怎么颠倒是非黑白,将过错全都推到我身上来?!”    “你不要急嘛。”相较于华立的愤然,使臣显得异常平静,甚至于还有些轻松和惬意,他不急不慢地喝了口茶,眼帘低垂,说:“关键不是事实究竟如何,而是王上以为的事实究竟是什么样的。”    闻言,华立不由皱眉,紧盯着对方,等待着使臣接下来的话。    “你知道,我和王上一直有书信上的往来。如今王上即将抵达上京,我总要写封信过去,说一说王上最近的情况嘛。”使臣勾唇笑着,慢慢悠悠说道:“我和华立拟定的合约惹怒了苏小满,害的对方将此事闹大,告诉了皇上,害的皇上取消和亲。”    说完,使臣抬起头来看向华立,微微一笑,他摸着下巴上的那点子胡子,笑道:“事情就是这样,对吧?”    华立已经气愤到了极点,反而没有方才那么愤怒了。他还以为使臣突然到访的目的,如今总算听明白了,使臣这是故意把自己拉下水,好让自己跟他站在同一边!将所有的过错都推到苏小满身上!    幸而陆离早使臣一步,否则华立还真的要迫于形势而屈服于使臣了!    他咬着后槽牙,皮笑肉不笑地盯着使臣,冷笑:“使臣打的一手好算盘呐!只可惜使臣以为什么事情都在自己的掌握当中,太过自负了!”    “你什么意思?”一直平静的使臣忽的显露出几丝慌乱来,他猛地起身,紧盯着对方,垂在身侧的双手逐渐攥紧。    “事情究竟如何,我会如实禀告给王上!”华立甩袖转身,背对使臣,冷声道:“我绝不会让你蒙骗王上!”    使臣愈发慌乱,声音微微颤抖,“华立!你可得想清楚了!我们才是一国人!事情到了现在,你不帮我也就算了,还要戳穿我?华立,你是不是疯了!王上如今可以为是你和我一起犯了错!”    万万没想到,这华立竟然竟然根本不听自己的话!    别说是使臣,就连一旁的侍卫都有些慌乱起来,他紧张地看向华立,垂在身侧的手缓缓上移,悄悄地握上了腰间的佩刀。    就在侍卫握住佩刀的那一刻,华立猛地转过身来,侍卫心中一慌,又忙不迭将手移开,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幸而华立也从未发觉侍卫的异常,仍旧紧盯使臣,嘴下丝毫不饶人:“我说过,这件事情和我无关,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反正我不能让王上被你这个小人欺骗!”    “已经晚了!”使臣绷紧脸,双唇紧紧抿在一起,大有同归于尽的模样,“我已经写信告知了王上此事,你别想跟这件事扯清关系!更别想让我一个人承担所有的错误!”    使臣愈发地疯狂,华立反倒越发的冷静,“好,既然王上已经知道了,那就知道吧,我的确有错,我愿意承担我所有的错误。”    说完,他微微俯身,做出一个“请”的手势,也不看使臣,“使臣大人还先请回吧,我很累了,需要休息了。”    “华立!你到底有没有听懂我说的话!”使臣气极,张牙舞爪地挥舞着两只胳膊,大叫:“我命令你!听从我的指挥,必须要让王上认为!这件事是苏小满的过错!听懂了吗?!”    “听懂了。”华立仍旧维持着之前的姿势,平静如水:“所以,现在使臣大人可以走了吗?”    使臣气得头昏脑涨,理智全失,看到华立这幅拒不配合的模样,猛地上前抓住对方的衣领,颤抖着双手要掐住对方的脖子,但因为气得浑身发麻,脚下亦是颤颤巍巍的站不稳,所以只刚碰到华立的脖子,便被对方一甩手给甩出去了。    “砰”的一声,使臣重重的瘫倒在客栈的地板上。    侍卫猛地冲上前,拔刀怒喝:“华立!你想干什么!谋杀朝廷官员吗?!好大的胆子!”    见状,华立忽的笑了起来,“好啊,好一出戏!”    “你!”侍卫一个箭步冲上前,将手上的刀扬起,只轻巧的一个转身,便将锋利的刀刃架到了华立的脖子上。    冰冷且锋利的刀刃和华立的脖子距离不过一根头发丝的距离,华立甚至能感受到刀刃的冰冷,他不由得打了个寒颤,身子也随之颤抖一下。    侍卫架着华立,拿着刀的手十分的稳,那距离始终不曾变化。他说:“华立,你现在反悔还来得及,究竟要命丧东岚这个偏僻、简陋的客栈,还是要和使臣大人合作,风风光光地回到沧澜去,你自己选择!”    地上的使臣没有起身,只是换了个较为体面的姿势,抬着头冷冷看着华立。    华立深吸一口气,随后缓缓放松身体,视线转移到使臣身上,有些无奈:“使臣大人,你何必将事情弄到这么难堪的局面呢?”    “华立,你不必绕弯子、拖延时间,我就问你,你到底——”    话没说完,客栈的门“哐”的一声被踹开,几个身手矫健的蒙面人冲进来,很快就围住了侍卫和使臣等人。    面对这闯门而入且素不相识的蒙面人,侍卫的手难得的颤抖了下,使臣亦是惊慌失措起身,三步并作两步窜到侍卫身边,双手攀住对方的肩膀,哆哆嗦嗦地环视周围。    小小的一间屋子到处都是蒙面人,且看起来个个身手矫健,侍卫一个人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使臣声音颤抖,边观察周围边乞求华立,“华立,快让他们都出去,我们不为难你了,我们马上就离开,快让这些人都走吧”    “可可我根本不认识他们啊!”华立亦是疑惑的很。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