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八十八章 你还想和华立合作吗?
    加之使臣没能劝说皇上和亲,华立也没能完成沧澜王上的要求,沧澜王上知道这件事情之后,肯定会加快赶路的进程,届时,也不用需要几个月,至多还有一个月,沧澜的队伍应该就会抵达上京。    听完陆离说的话,小满挠了挠头,有些郁闷地耷拉下肩膀,“可使臣提出的那个合作条件,对我们百害而无一利,即便是他们的王上来了,我也不想答应。”    若真如使臣的条件那样,那小满还不如干脆直接去沧澜国开店铺呢,那样也不至于赔的血本无归。    想到这儿,小满猛地来了主意,她直起身子,抬眸看向陆离,“不如我们直接去沧澜开店,好不好?这样还能顺理成章的拒绝他们的合作。”    “啊?”这次轮到陆离懵了。    小满却愈发来了兴致,她凑到陆离身边,拉着对方的手,将自己的想法一股脑的说出来:“你不是一直想要去北边转一转吗?我们就干脆去沧澜开店好了!你说如何?”    她本意是想躲过沧澜王上,但这样一想,其实主动出击才是最好的应对方法。    可陆离却完全不同意,他摇摇头,态度是从未有过的坚决:“小满,你要想清楚,你到底是想去沧澜国赚钱才开店,还是只是为了躲过沧澜王上的追问,这两者可有着莫大的区别,你千万别脑子一热就决定了。”    若小满真的想去沧澜开店,那他不阻拦,毕竟小满的确有这个天赋,又肯努力,手下还有几个可以差遣的人,但若只是为了躲过沧澜王上的追问呢?那就跑去那么远的地方开店,况且对沧澜又人生地不熟的,谁也不知道到时候会发生什么。    单是凭借逃避的心思,是支撑不了很久的。    听陆离这么一说,小满果真又犹豫起来,她摸着下巴,看着高处的窗子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会儿,眨巴着眼睛看向陆离,试探道:“不如,我们等沧澜王上来了,试探过他的意思之后,我们在谈论这些?”    “如今最重要的事情还是比赛,其余的”陆离想了想,“我再去找华立商量商量吧。”    小满惊讶不已:“华立不是沧澜人吗?你去找他商量,万一——”    陆离反握住小满的手,递给她一个安心的眼神,“放心,华立和使臣为人不一样,我想,他是真心想要和你合作的,如果能从他那里探知到什么消息,我们也能早做准备。”    说完,小满恍然大悟地点点头,旋即笑笑,示意自己支持对方的一切决定。    但陆离看到小满这样,眉宇之间的愁色更添几分,他深吸一口气,然后状似无意的问道:“小满,如果华立改变了合约内容,并且沧澜王上也没有为难你,你还想要和华立合作吗?”    小满想都没想就点了头,“当然了,我和华立又没有深仇大恨。”    说到底,这件事情之所以会变成现在这样,都是因为那个擅自做主且自私小气的使臣,如果没有他擅自拟定合约内容,说不定现在的小满早就和华立签订合约,准备后续合作的事情了。    确认过小满的态度之后,陆离松口气,心中的大石落下,他拍拍小满的手背,扬起一抹笑:“好。”    既然小满和自己的心思是一样的,那事情就好办多了。    所以,陆离劝道:“小满,你先安心准备比赛,其余的事情我来安排,若我真的和华立没有谈妥,届时你再说要去沧澜开店也不迟,知道了吗?”    “好,我听你的。”    沧澜的王上到底何时抵达上京,这是连皇上都不清楚的事情,但因为王上和使臣等人有私下的联系,故而在沧澜王上要抵达上京的一个月前,整个驿馆上下一片紧张。    而接待使臣的茅致远,十分敏感的察觉到了这种氛围。    故而在次日上朝之前,茅致远特地早早地到了皇宫,说是有要事拜见皇上。    得了允许之后,茅致远被公公引领着到了皇上的寝殿,隔着好几层繁复精美的床幔,茅致远隐隐看到了坐在后面皇上的身影,他恭敬地跪下行礼,说明自己的来意。    床幔后的身影动了动,旋即皇上低沉的嗓音传出来:“你可确认?”    “回皇上的话,臣的确看到使臣吩咐下人和侍卫正在准备房间,而且言语和行动之间多有急色。据臣所知,沧澜使臣和沧澜王上一直在用信鸽联络,故而使臣即便知道沧澜王上的行踪,也十分正常。”    皇上点了点头,心想的确如此,此次沧澜派遣使臣和商队,是为了和亲、合作,以便于两国修好,但如今出了岔子,他可不是要亲自来嘛,而且肯定还会加快路程。    不过,此任沧澜王上不善战争,所以皇上也没什么可担忧的,不过是要重新提起和亲的事情罢了。    想到这些,皇上叹口气,让贴身的太监扶自己起身,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茅爱卿,你认为沧澜王上亲自来访,所谓何意。”    “想必是为了亲自说服皇上”说到这儿,茅致远顿了下,小心地抬头看了眼皇上的脸色,小心翼翼地说道:“大概还是要商量和亲的事情吧。”    “不错,可朕膝下只有一个公主,她又是皇后的孩子,朕不舍得她嫁去那么远的地方。但宗室中也的确没有合适的孩子,茅爱卿,你说朕该怎么办?”皇上问道。    皇上的语气虽十分平淡,但从和亲的这件事情来说,茅致远却不敢将皇上的话当做普通的询问来看。    大概,皇上也是真的无路可走,所以才会问自己?茅致远想不明白。    但不管如何,既然皇上提问,他身为臣子,就应该费心竭力为皇上分忧,故而茅致远思忖片刻,说道:“其实大臣中也多有适龄的孩子,若沧澜王上执意和东岚和亲,那皇上不如”    说着,茅致远抬头看向皇上,小心瞧着对方的意思。    只是皇上仍旧是之前的那副神情,既没有恼怒,更没有生气或者欣喜,好似完全没把他的回答当回事。    茅致远这心里一时间七上八下起来,更猜不明白皇上的意思了。    良久,皇上低咳一声,“知道了,茅爱卿先退下吧,至于和亲的事情,朕下了朝再找你商议。”    茅致远只得应下。    如今的皇上毕竟已经年纪大了,心性和脾气也和之前大不一样,若和亲这件事情放在之前,皇上断然不会如此优柔寡断,或是直接拒绝,或是随便找个大家闺秀封了郡主或者公主嫁过去,那就罢了。    但如今皇上年长,太子也日渐长大,这江山迟早是要让太子接手的,皇上不想给太子留下个烂摊子和后患之忧,故而只能在所有事情上愈发的小心,就连和沧澜和亲这样的事情,皇上也纠结了这么长时日。    毕竟沧澜这两年实力猛涨,难保日后不会威胁到太子和东岚的安危,为了江山稳固,皇上不得不开始顾虑。    想着,茅致远暗暗叹口气,不由往身后巍峨雄伟的宫殿看了一眼,心想:这皇帝也不是人人能做得,也不是做了皇上就能高枕无忧了,看来自己还是比较适合做臣子。    眼看着就快要到前殿了,他加快了脚下的步伐,赶忙去上早朝。    到了前殿门口,大臣们已经陆陆续续都到了。茅致远伸长了脖子望过去,意外地在人群中发现了一位好久不见的身影——陆离。    他忙凑上前,拱手打了招呼,互相寒暄几句之后,他笑道:“好久不见,没想到如今在这上早朝的前殿遇到国公爷了。”    “若不是沧澜王上来访,我也不至于起个大早来上朝了。”陆离悠悠的叹口气,有些无奈的说道。    “这么说,国公爷也知道沧澜王上要来的事情了?”茅致远有些意外,继续追问:“那国公爷可知道沧澜王上何时抵达上京?届时皇上又会派谁出去迎接、接待沧澜王上?”    他刚将此事禀报给皇上,难道陆离也知道了?他是从什么地方知道的,难不成他和沧澜有什么关系?    陆离笑着摇摇头,“我已经不涉朝堂很久,茅大人这一席话可把我问懵了。”    茅致远紧皱的双眉舒展开来,暗暗松了口气,心想:对方果真还不清楚沧澜王上何时抵达上京,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故而,他凑上前,压低声音向对方透露道:“近几日,驿馆内的使臣等人十分急躁,并已经开始着手准备房间等,每个人都行色匆匆的模样,我猜想,沧澜王上就快要到了。”    “这么快?”陆离着实惊讶了一番。    按照他的猜想,他本以为沧澜王上至少要再过一个月才能到,但而今听茅致远这么一说,他心里愈发的不安定起来。    看来得尽快挑个时间去找华立了。    正想着,茅致远又道:“国公爷,之前因为合作的事情,您与和使臣闹得有些不愉快,如今沧澜王上就要来了,您可有什么应对之策?”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