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八十六章 上早课
    次日一早,小满便恢复了元气,带着陆望舒往魏府去了。    正要出门的魏修远恰好撞见带着孩子的小满,他蹲下身子跟陆望舒打了个招呼,旋即挠挠对方的下巴,笑道:“望舒,这么早来我家做什么呀?”    他本以为陆望舒会和往日一样,回答个一板一眼、索然无味的答案,但陆望舒却回了他一样同样的勾唇笑,“魏叔叔,我们来你家玩儿呀。”    “嗯?”魏修远有些惊讶于对方的答案,不由继续问道:“来我家玩儿什么?”    陆望舒没应声,而是扬起头看向了苏小满,一双眼睛咕噜噜转,显然是在求助于对方帮自己作答。    小满见状掩唇轻笑,说道:“魏大哥,我听陆离说,前些日子,夏老爷子为子衿请了一位教书先生,就住在这魏府里头,对吗?”    “奥。”魏修远起身,拖长了调子笑道:“我还纳闷这小望舒怎么突然这么客气,原来是想来蹭课了。放心,我已经跟先生提过了,不过先生是个注重礼节的人,这要做先生的学生,还得经过他的考试才行。”    说完,他俯身看向陆望舒,伸手笑着刮了下对方的鼻尖,笑道:“先生已经起床了,快进去吧!千万别迟到了。”    “谢过魏大哥,那我们先进去了。”    三人告别,魏府的下人带着小满和望舒先是去了正厅等候夏婉柔,等她出来了之后,才又引领客人去了先生教书的别院。    因这位先生是夏老爷子请来的,魏修远一家自然不敢怠慢,特地腾出了后院侧边的一处别院。这别院清净雅致、环境不俗,再加上有单独出入的大门,行动上也更为方便,不受魏府的拘束。    到了这别院门前,夏婉柔特地停下,转身嘱咐了几句,这才带着众人进去。    魏子衿早早地就被叫醒来上早课了,故而众人进入院子的时候,恰好能从窗子外看到魏子衿正襟危坐在板凳上,认真听课点头的模样,看起来比往日不知乖巧了多少倍。    小满有些惊讶,看来这位先生的确厉害,居然能收服魏子衿。    “叩叩叩——”    下人上前敲门,进门后向先生随身的书童说明了来意,获得先生许可之后,他们才进入到了房间内。    和小满预想中的先生形象不同,眼前的这位先生约莫三十多岁,素衣长袍,头发用一根毫无修饰的碧玉簪子挽起,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不过对方虽看着极为和煦,但却自然有一种威严的感觉,让人不敢过分亲近。    但不管如何,还是跟小满想象中严厉、古板的老年夫子形象大相径庭。    不过,眼下可不是打量对方的好时候。小满带着陆望舒上前,十分恭敬的行礼、说明来意,然后让陆望舒向先生介绍自己。    所幸,陆望舒一直沉着稳重的很,面对这个从没见过的陌生人,也没有怯弱到哪里去。他十分郑重的给对方躬身行礼,旋即介绍了自己,顺便还说了基本最近读过的书和对书的感想等等。    所有在场的人,不光是夏婉柔等人,就连小满都有些惊讶,惊讶于这孩子在不知不觉间已经长大了这么多,惊讶于他远远比自己想象的更优秀。    “不错,是个好苗子。”先生果真露出了几分笑意,他伸手揉揉陆望舒的头顶,眼睛带着几分喜爱,抬眸看向小满,“这个孩子我收下了,日后必定会好好管教,万望夫人放心。”    “多谢先生。”小满又是喜悦又是自豪,她忙不迭欠身行礼,嘴角的笑如何也掩饰不住。    魏子衿看到陆望舒十分激动,不断地朝着陆望舒做各种搞怪的表情,还趁先生不注意的时候朝着陆望舒摆手,示意对方坐到自己身边来,但这一切都被陆望舒刻意忽略,明明都看到了,但就是不回应。    对方毫无回应,魏子衿自然是生气的,又有些落寞,她咬着嘴唇坐在小板凳上小声嘀咕几句。然后煞有其事的叹口气,噘着嘴耷拉下肩膀,仰头看着房梁,任由发髻垂下去,看着头顶发呆。    多一个人少一个人有什么区别呢?这个人又不爱说话,明明看到了却还不搭理自己,还不如不来呢!没劲!魏子衿在心里默默的想。    正想着,身边忽的多了一道身影。条件反射使然,这几天被教训了好几次要坐有坐相的魏子衿忙板正了身子,往身侧看去。    只见一身白衣的陆望舒面无表情站在一边,看到她侧过身来,才说了句:“往旁边挪一挪,我要坐在这。”    “啊?”魏子衿先是一愣,旋即喜上眉梢,忙不迭将桌上的东西收拾了,乐呵呵地往左右动了动。做完这一系列做东,她还俯下身子用袖子擦了擦自己之前做过的板凳,这才笑着扬起小脸,“望舒哥哥,你坐!”    陆望舒轻咳一声,没在说话,径直坐下了。    毕竟是夏老爷子引荐过来的,小满也十分放心,故而一切都搞定之后,便也没敢再打扰先生授课。而是重新回到了内院的正厅,准备继续商议其他事情。    走出别院之后,小满感慨:“这位先生年纪轻轻就能得到夏老爷的赏识,看起来很是不简单。”    “他之前参加过科举,得了榜首,但却没有去做官,反而去开了私塾,但因为经营不善只得关门。我父亲觉得可惜,便时不时的帮些力所能及的小忙,如今看着子衿太过顽劣,父亲便举荐了他来。”夏婉柔介绍道。    “他年纪虽轻,但在学术上的造诣却不输给我父亲,但因为坚持不做官,所以只能做些别的营生。幸而他还有个科举榜首的名号,生活也不至于太过潦倒。”    听完夏婉柔的话,小满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心想:这些先生可不就是比普通私塾中的先生厉害多了嘛!能够在这个年纪就被夏老爷赏识,日后肯定不得了。    说着话,两人也到了正厅门口。    落了座之后,下人给上茶,两人说了些家长里短的琐事,时不时的说笑一番,倒也得趣。    夏婉柔自始至终都很知趣地没有再问汪幼荷的事情,和小满说笑一番过后,说起了店铺的事情,“眼看又要到年底,各个店铺也开始准备新的款式和花样,小满,你有没有什么准备或者提议,也好让他们参考一下。”    “你也知道,这些日子我都忙着比赛的事情了,没有顾得上这些。”说起这些,小满有些愧疚,“一直到来年比赛结束,店铺的生意恐怕就要多多麻烦你了,婉柔姐。”    “放心,秦春和老周他们经营的很好,我费不了多少心思,反倒是你,比赛筹备的如何了?”夏婉柔问道。    说起比赛的事情,小满其实还是有些自信心不太足,她毕竟没有这方面的经验,生怕到时候来的人太少,或者没有绣艺精湛的绣娘来撑场面,更何况,她自己的绣艺也退步了很多,万一有人质疑    看着小满略显忧虑的双眼,夏婉柔问道:“小满,怎么了?”    “没、没事。”小满抬头,对着对方扬起个笑,“其实都筹备的差不多,但有好多地方我还得去请教江大人,所以这场比赛最终该如何办,我还没有确切的把握。”    “放心,只要是你做的事情,就绝对没有做不成的,不是吗?”关于这方面,夏婉柔对小满的信心很足。    她说:“想想你刚来上京的时候,那时候你去参加比赛就得了榜首,开店铺也顺顺利利成功,小满,我相信,只要你用心去做,事情绝对能很成功、圆满的。”    夏婉柔的这番鼓励给了小满不少信心,她起身,深吸一口气,“好!我一定会加油,绝对不辜负你们对我的信任!”    “这才像样嘛。”夏婉柔也起身,走上前笑着说道,眉目之间满是赞赏。    两人认识也好几年了,眼看着小满从一个怯生生的乡下姑娘变成如今的模样,夏婉柔心中自豪和骄傲的很,她想:陆离没有看错人,小满也没有辜负陆离的信任,她有作为当家主母的气势,也有作为店铺掌柜的天赋。    至于自己么,虽明面上也是满柔成衣坊的掌柜,但夏婉柔自认为自己远远比不上小满,毕竟她做的这些东西,换了任何一个人来,也能完成。    但这只不过是夏婉柔过分自谦的想法罢了,毕竟满柔成衣坊能走到如今这个地步,两人缺一不可。    眼看着先生的早课快要结束,夏婉柔又道:“先生没有上晚课的习惯,所以午课的时间会早一些,届时千万别迟到,这些先生在这些事情上很是严厉,千万别在这些细枝末节的东西上犯错。”    小满忙问:“那望舒几时来合适?”    话音刚落,门口传来望舒唤自己的声音,小满回头看去,却见望舒独自一人不急不满地走进来,直到走到小满面前,他微微皱眉,说:“娘亲,先生说让我以后都不必来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