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八十五章 她的错和你没关系
    汪幼荷回到汪府后,还没进内院的门就被汪琛沉声喝住了。    “去哪儿了,去做什么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汪琛脸色不善,声音更是低沉。汪幼荷都没回头看,都知道父亲肯定很生气。    放在往常,她肯定会伏低做小,嘻嘻哈哈地将事情遮掩过去,但今天许是在陆府碰壁的缘故,她心情也有些低落,故而汪幼荷回过头去,硬邦邦地说道:“出去有些事情,耽误了而已。”    说完,她耷拉着眼皮,说道:“若爹没有别的事情,女儿就先回房了。”    “你给我站住!”汪琛三步并作两步冲上去,怒不可遏:“汪幼荷!你还是个未出阁的姑娘,终日出门游逛,傍晚才归,这成什么规矩体统!你还知道不知道什么叫羞耻,什么叫颜面?!”    “我怎么就不知道了?我不仅知道,我还知道,我根本做不到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汪幼荷也并非故意要跟对方对着干,但一看到汪琛指责她的模样,她就怒从中来,将一天的怒火和委屈都发泄在了这上面。    故而,还没等汪琛再开口说话,汪幼荷又扯着嗓子嚷道:“我出门是有自己的私事,我既没有杀人放火,又没有偷杀抢掠,爹,你凭什么这么指责我?凭什么说我不要颜面?!”    “既然爹这么想要颜面,又害怕我丢了你的颜面,那干脆将我赶出汪府算了!”    汪幼荷的话纯属气话,毕竟她这么个骄纵惯了的千金小姐,离开了仆人和伺候和汪琛的护佑,出门后根本没办法生活。    但汪琛却着实被这话气着了,他下意识地就要扬手去甩汪幼荷巴掌,但一看到对方倔强的模样,这手不禁又换了个方向,继而变成了他指着汪幼荷的鼻子,怒斥;“给我滚回你的房里去!没有我的指令,半步都不允许踏出房门!”    说完,汪琛侧身看向府中的侍卫,怒喝:“将小姐带回房间去!严加看管!”    没等汪幼荷有所辩驳,便被几个侍卫强行带走,她回过头对着汪琛大喊,但汪琛已经抬脚走向远处,只听到汪幼荷在远处大叫,至于说了什么,则是一个字都没有听清楚。    天色越来越暗,汪幼荷被关进了她自己的阁楼中,门外和窗边都有侍卫把守,将整座阁楼守的如同个铁桶一般,根本没有让人逃出去的丝毫可能。    汪幼荷原本的愤怒逐渐变成悲哀和难过,她靠在窗边,尽量忽视掉守在两边的侍卫,抬头看着挂在天空还不甚明显的月亮,开始回想今天一天的经历,回想苏小满说过的那些话。    她渐渐开始后悔,开始觉得难堪,她想:自己也许真的很讨人厌,很不让人喜欢,否则也不会让传言中脾气很好的苏小满拒绝。    还有夏姐姐的女儿,她说的对,自己真的做错了。    想着想着,汪幼荷不由得掉下两行泪来,她关上窗子,回到床榻上,衣裳、簪钗都没卸,便闷在厚厚的棉被上,边哭边睡着了。    与此同时,陆府的卧房中。    小满被陆离抱回卧房中后,那些烦杂的事情一直旋绕在她的脑海中,让她根本没办法闭上眼睛睡去。    陆离也看出她的难过之处,便也没说话,更没出门,而是径直搬了个板凳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对方的眼睛,就这么默默地陪伴着她。    时间不知道过去多久,小满的肚子忽然咕噜咕噜的叫了几声,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咬着下唇抬眸看向男人,对方亦眉眼弯弯的看着自己,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相交。    小满终于说话:“我有些饿了,陆离,你呢?”    “我也是。”陆离微微 一笑,俯身凑近,“晚饭应该快要做好了,我带你去厨房,好不好?”    因为看着小满心情不太好,故而陆离特地吩咐厨房,准备饭菜要比往常再晚些。不出陆离的预测,这个时候小满果真有些饿了,算着时间,这个时候他们应该已经快要做好了。    两人直接去了厨房,恰好撞到厨娘等人准备将饭菜端到饭厅去。    “不用端去饭厅了,我和夫人就在这用饭。”陆离命人将碗碟等东西都放下,从一旁拽来两把椅子,权当是餐椅了。    小满想了想,回头问道:“世子吃过饭了吗?”    “回夫人的话,晚饭的时候就让人送去世子房间了,世子已经吃过饭休息了。”厨娘行礼应道。    小满点点头,这才放心的坐下。    厨娘等人将东西全部放下,按照在饭厅时候的样子,将汤盅、菜碟等全都放在桌子上,为两人拿出碗碟、筷子等,便都退下了。    眨眼的功夫,房间内只剩下小满和陆离二人,屋内十分安静,连两人呼吸的声音都能听到。    看着放在桌上的蜡烛,还有坐在自己身边的男人,小满恍惚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碧水村。    陆离在经过一天的劳作之后回家,自己放下绣活开始做饭,男人或是帮自己烧火,或是帮自己择菜,而自己则站在锅边炒菜,伴随着炊烟和热气,一顿饭很快就能做好。    乡村的夜晚总是来得很早,尤其他们还住在山上,周围安静的比村里更早些。就在周围都安静下来,只能听到虫鸣声的时候,他们的晚饭做好了。小满和陆离有说有笑的将饭菜端上桌,就这略显昏黄的蜡烛光亮吃晚饭。    “这个汤蛮好喝,和你做的味道一模一样,小满,你觉得呢?”说着,陆离将盛好的汤碗递到小满面前,说道。    小满从回忆中抽身回到现实,微微愣神过后接过对方的汤碗,侧身笑笑,“是嘛,那我一定要多喝点。”    其实这样的生活也挺好的,虽说有不如在碧水村的时候,但毕竟自己也正在自己的目标所努力,且身边还多了一个人陪伴自己,那就是望舒。    “对了,前几天修远提过,夏老爷子给子衿请了一位教书先生。”陆离放下碗筷,认真说道:“他提过,让望舒也去听课。反正地点就在魏府,离家也进,且还能和子衿作伴,我觉得不错,你觉得如何?”    一听是夏老爷子请的先生,小满自然是欣喜万分,“那自然好,夏老爷子请的先生肯定比私塾里的先生厉害。”    闻言,陆离就知道小满这是答应了,不过看着对方眼睛放光的模样,他不由调侃:“不都是先生嘛,怎么,你是觉得私塾里的先生很差吗?”    “倒也不是很差”小满果真认真思考起来,她放下筷子,手托着下巴,眨巴着眼睛认真解释:“你想啊,夏老爷子是什么样的人,能被他请来教导外孙女的先生,肯定不会差到哪里去。这样的先生,你拿去跟私塾里的先生去比,那不是欺负人吗?”    听完这花,陆离不由笑的更为开怀,他单手拦住女人的肩,“有道理,还是小满你聪慧。”    小满哪里不知道对方是在调侃自己,不过听到对方的夸奖,她仍是得意一笑,“那是自然。”    几番调侃说笑之后,小满的心情在不知不觉间就好了许多。吃过饭后,两人合力收拾好碗筷,然后将厨房的门关好,并肩手牵手走出厨房,慢慢悠悠的穿过小花园,往内院卧房的方向走去。    幸而今天的月光足够光亮,足以让二人不打灯笼也能顺利行走。    许是气氛使然,让小满将白天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并顺便说出了自己心中纠结和为难的地方:“其实汪幼荷是个很好的苗子,但就是脾气太过骄纵、跋扈,而且之前还做过那么多那样的事情,让我心里别扭的很。”    “其实你也很自责,对不对?”陆离一针见血指出对方难过了半天的关键。    看到小满因为自己说的话而愣住的模样,陆离心知自己想的不错,故而,他继续说道:“但是小满你要知道,汪幼荷的所作所为跟任何人都没有关系,她的性格、想法,这都不是你导致的,所以你没必要自责和难过。”    听到这儿,小满低下头,拉着男人的手,慢慢地、一步一步地往前走,声音低低的:“可她毕竟是为了结交我,而做出的这一切,我心中实在难安。”    “不,”陆离拉住小满的手,迫使对方停下来,然后他转过身,俯身对上小满的眼睛,无比认真而郑重的说道:“这和你没关系,小满。她污蔑参赛对手,恶意挑衅,这种做法是她自己的选择。”    “换个角度来想,假如汪幼荷没有这么嚣张跋扈,如果她是个温婉、识大体,且温柔善良的女孩。她为了见你,努力学习、努力说服家人,认真参加比赛,努力向你靠近,不争不抢、不卑不亢的取得更好的名次,这也是一种做法。”    “而汪幼荷不管采取哪一种做法,这都取决于她自己。不管这种做法是好,还是坏,和你没有半点关系。知道吗?小满。”    小满看着对方的眼睛,良久后点了点头。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