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八十四章 你这个坏人
    故而,小满语重心长地说道:“汪幼荷,我知道我没有权利和资格说这些话,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尊重别人,不要仗着自己高高在上的身份就胡作非为。更何况,你的绣艺这么好,去做什么不好呢?为什么非要缠着我不放?”

    看对方的年纪,和自己刚来上京的时候也相差无几,可见对方一个千金小姐,绣艺能达到这样的水平,已经十分了不起了。

    汪幼荷原本泛着泪光的眼睛燃起丝丝希望,她看着对方,神情激动:“陆、陆夫人,您真的觉得我的绣艺很好吗?”

    小满想也没想的点点头,“对呀,这次比赛的榜单已经出来了,你是第四名,而且在前四名当中,你是年纪最小的一个,这难道还不能证明你的绣艺水平吗?”

    她说的都是真心话,若不是汪幼荷身份地位不俗,且性子还这么跋扈,小满早就将对方收为己用了。

    得到了仰慕之人的认可,汪幼荷愈发激动,但想到对方方才劝告自己的话,所以只能压制下内心的激动,小心翼翼地问道。“那那那您愿意让我到您的店铺里去吗?”

    “啊?”小满和珍珠都愣住了,她皱眉追问:“你说什么?你要到我的店铺里去?”

    珍珠亦十分疑惑地追问道:“去满柔成衣坊做什么,买衣裳,还是”

    “我要去您的店铺做绣娘!”汪幼荷坚定道。

    小满太阳穴隐隐发胀,她大脑一片混乱,顿觉事情越来越复杂了。

    看着对方一脸不解的模样,汪幼荷咬着唇,微微上前,有些着急地解释:“陆夫人,我已经仰慕您很久了,我辛苦学绣艺,就是为了能更加接近你,就是为了能进入您的店铺,我参加比赛的目的也是这个,我从始至终都是为了您!”

    虽说汪幼荷这番话的确感人,可小满还是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小满和珍珠对视一眼,两人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自己一脸复杂的模样。

    “所以说,汪小姐,您做了这么多的事情,就是为了能结交我们家夫人?”珍珠有些不敢相信,继而确认道。

    汪幼荷无比坚定的点点头,眼神亦是十分坚定,“对!我做这一切,都是想要和陆夫人做朋友!因为早在您刚来上京参加比赛获得榜首的时候,我就已经很喜欢您了!”

    这让小满更加有些摸不着头脑和为难了。

    就在事情陷入僵局,让小满有些走不出来的时候,夏婉柔的声音响起:“我想起来了,你是大理寺卿汪大人的女儿,对不对?”

    小满仓促回过头去,看着夏婉柔逐步靠近自己,最终停在汪幼荷面对,继续问道:“你父亲和我们家有些渊源,对吗?”

    她早在听到“汪幼荷”这个名字的时候,就觉得有些熟悉,后来又看到了对方的脸,但因为年份久远,夏婉柔当时怎么也没想起来,直到刚才在马车上,盯着汪幼荷看了许久,她这才想起来。

    因为之前是邻居,故而夏家和汪家之前的确来往密切,不过后来夏家搬家,汪家也去了别处,两家的来往也就越来越少,直到如今,夏婉柔一时间竟没想起,汪幼荷就是汪琛的女儿。

    “是,的确是我。”汪幼荷对着夏婉柔欠身行礼。

    “可汪小姐若是想要和我家夫人结交,直接找魏夫人从中搭线不就好了吗?为什么非要自己来来做这么多事情呢?”珍珠愈发觉得不可思议,猜不透对方的心思。

    夏婉柔和小满在旁边一脸懵,看着汪幼荷自信满满的解释:“我就是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想要向陆夫人证明自己!”

    虽说汪幼荷解释了这一切,但小满还是觉得,自己的头更疼了,她叹口气,有气无力地揉了揉眉心和太阳穴。

    “那你也不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呀!”魏子衿忽的冒出来,声音软糯,气势却丝毫不输:“你为了和苏姨做朋友,为了能得到更高的名次,你去陷害别人,这样做是不对的!”

    魏子衿瞪着汪幼荷,一副愤愤不平的模样。

    夏婉柔见状忙把孩子拉到身后,让红玉看管好。

    然而魏子衿还在大声嚷嚷,小孩子独特的软糯声调萦绕在众人耳边:“你就是个坏人!不管为了什么,你做出这样的事情,那你就是个坏人!”

    “魏子衿!”夏婉柔不悦呵斥对方,“你先别说话!”

    魏子衿瘪嘴,登时委屈起来,她看着夏婉柔,小声嘟囔:“可她明明就做错了嘛”

    对方说的对,但子衿毕竟是个小孩,而且汪幼荷又骄纵跋扈,万一一时冲动伤害魏子衿,那后果可是不堪设想。故而,夏婉柔忙要教训对方,但还没说出口,汪幼荷却接过了对方的话头:“对,魏小姐说的对,我是是做错了”

    说着,汪幼荷又恢复了之前的模样,低着头轻声啜泣,肩膀微微颤抖,看起来一副楚楚可怜的缪洋。

    小满始终皱着眉,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而旁边的几个丫头也是很懵,魏子衿扔在后面碎碎念,说汪幼荷的坏话,夏婉柔也开始头疼了,但眼下这种状况,必须要有一个人站出来终止或者改变现在的局面。

    “不管怎么说,幼荷,你还是先回家吧。”夏婉柔站出来主持大局,她上前按住汪幼荷的肩膀,安抚道:“不管怎么说,你已经等到小满了,对不对?时间不早了,你先回去,好吧?”

    汪幼荷本想直接拒绝,但顾虑到小满方才说的话,在看到小满头疼、叹气的模样,她只好点头应下:“好,那我今天先回去。”

    好歹是将汪幼荷劝走了,小满长叹口气,转身看向夏婉柔,无比感激:“婉柔姐,多谢,否则我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没关系,咱们先进府,将整件事情慢慢梳理一下,否则我想你也没办法继续筹办比赛的事情,对不对?”夏婉柔提议。

    “好,还是先回去。”

    一行人回到府中,将整件事情梳理了一遍,发现汪幼荷做了这一切,都是为了接近、结识小满,虽说这样的做法的确让人惊讶,也确实让人佩服,但想起汪幼荷的所作所为,小满仍然觉得十分别扭。

    假如当初汪幼荷欺负的是别人呢?假如真的有人被汪幼荷污蔑抄袭,而不得已退赛呢?

    一想到这些,小满就浑身都不自在。

    看着小满在椅子上扭来扭去,又是皱眉又是叹气,偶尔还低头沉默的,夏婉柔也不由得叹了口气,说:“小满,你也别太难过,这些事情已经发生了,后悔或者惋惜也没有用,现如今最重要的事情还是准备比赛,你千万别被这件事情影响了。”

    “我知道,可可我还是”说到最后,小满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一声叹息,然后闭上眼睛靠在了椅背上,不再说话。

    这件事情,其中最幸运的事情,那就是苏小满伪装成了苏盈,且汪幼荷在比赛中的所作所为并没有给别人造成任何影响,因为她想要陷害的人是对于污蔑丝毫不怕的小满而已。

    否则若是换了别人,早就被这样的污蔑逼的退赛了。

    想起这些,小满不由得想起自己刚来上京时参加的那场比赛。期间秦春被人陷害,不得以退赛,被迫继续回到原来的那个小作坊去没日没夜的做工,若不是遇到了自己,秦春恐怕现在还在过那样的生活。

    若汪幼荷那次陷害了别人,而别人就很有可能成为第二个秦春。

    可汪幼荷说自己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更快结交到自己,小满的头更疼了,大脑一片混乱,让她根本没心思再去想比赛的事情。

    夏婉柔在旁边看着小满越来越别扭的模样,微微俯身凑过去,低声道:“小满,事情已经这样了,你也别再想了,否则只会越来越乱。好好休息,等明天我再来找你商量比赛的事情,好吗?”

    “知道了。”小满侧身,看向对方,眼眶有些微微的发红,她说:“谢谢你,婉柔姐。”

    对方又安慰了她一会儿,然后便带着魏子衿回家了。目送夏婉柔母女离开之后,小满一直站在门口看着远处发呆,许久没有说话。别人叫她,她也始终没回应。

    直到陆离回来,看到小满站在内院门口发呆,他上前,左右打量了小满一番,微微低头看着对方,说道:“怎么了?”

    小满憋了半日的情绪一下发泄出来,泪水再也抑制不住的流出,她上前环住男人的腰,伏在对方的胸膛。

    她什么话也没有说,陆离也知趣的没在追问,而是抱紧了女人,静静地等待对方借由来发泄出心中的各种情绪。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陆离听到女人的一声叹息,“陆离,我好累啊。”

    “那我抱你去休息,好不好?”陆离轻声询问。

    小满点点头,然后陆离微微蹲下,一手放在女人的腰间,一手托住对方的肩颈,稍一用力将人抱起,径直往卧房走去。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