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八十二章 苏盈就是苏小满
    “呵!”汪幼荷冷笑,不屑地扫了眼苏小满,“我要见的人是国公夫人,你算是什么东西,还敢期盼着我能见你?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此言一出,别说是红玉,就连是珍珠都愣住了。

    区区三品官员的女儿,竟然敢这么跟国公夫人说话,未免太跋扈了吧?!

    “这位小姐,您这样说话好像有点”红玉颤着声音提醒,表情十分复杂。

    “本小姐如何说话!还轮不到你这个小小奴才来管!”可惜汪幼荷根本没听懂对方话中的意思,反而毫不客气的回怼过去:“你给本小姐一边站,这边还没有你说话的位置!”

    在汪幼荷的心中,奴才就是奴才,别管你是汪府的奴才,还是国公府、魏府,那统统都是奴才,她身为上层的主子,就有资格也有地位来教训这些奴才。

    可汪幼荷显然还忘了一件事,那就是大狗还得看主人,更何况这红玉又并非什么猫狗,而是夏婉柔身边最得信赖的贴身婢女。

    即便夏婉柔不在,苏小满也得为她出这口恶气!

    “汪幼荷,这儿不是你的汪府!”苏小满脸色不善,声音低沉,不悦道:“即便红玉只是个奴才,但她也是个人,更何况她好心提醒你,你说的那叫什么话?!”

    说着,小满凑上前逼近汪幼荷,沉声喝道:“给红玉道歉!否则你肯定会后悔一辈子!”

    小满和陆离相处的时间长了,难免被男人影响了些语气、动作、眼泪之类,如今她发起怒来,隐隐带着几分陆离的影子,竟将原本还跋扈的汪幼荷吓退几步,脸色也白了几分。

    尤其小满后几个字还是咬着牙说的,汪幼荷听得时候,顿觉浑身不舒服,好似被人按在钉板上似的,她不由得咽了几下口水。

    可很快,汪幼荷便嘴硬的回击:“你算是什么东西,她又算是什么东西,还敢奢求本小姐道歉?做梦去吧!”

    虽嘴上说的厉害,但汪幼荷毕竟被苏小满方才那番气势吓得不轻,她攥紧了婢女的手腕,避开苏小满等人的视线,跺了跺脚喝道:“走,咱们会府去!真是晦气,撞上一帮这样的东西。”

    “你给我站住!”小满再次冷着声音喝令,声音高了几个度,“汪幼荷!本夫人命令你站住!”

    不远处的汪幼荷脚下一顿,旋即皱着眉转过身来,“你说什么,你刚才说什么?苏盈,你居然敢自称夫人?你是谁家的夫人?你夫君是谁?”

    汪幼荷心中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她拧紧了眉,圆润的一张脸上五官拧巴着,攥着婢女的手下了死力气。

    “陆夫人当然是国公爷陆离的夫人!”翡翠气势十足的喝道:“夫人是国公夫人,夫人的丈夫自然就是国公爷,这里是陆府,难道你不知道吗?”

    汪幼荷小腿一软,几乎瘫倒在地。

    “刚才还口口声声说要见夫人,怎的,现如今见到了,就是这样对待夫人的吗?”珍珠亦沉着脸不悦呵斥。

    说着,小满按住珍珠的手腕,示意她先停下,然后她自己上前,走到汪幼荷面前,十分平静地盯着对方的眼睛,也不说话。

    只是这样看着,汪幼荷心里就越来越惶恐不安。

    她想起自己对苏盈,也就是苏小满的所作所为,想起自己方才的一言一行,还有对方刚才说的“让自己后悔一辈子”汪幼荷顿觉自己的脸被打的生疼,心里也又苦又闷,难受的很。

    怎么会这样的,苏盈怎么会是苏小满呢?

    还没等汪幼荷反应过来,魏府的大门打开,夏婉柔带着魏子衿走出来,径直来到了苏小满身边。

    “抱歉啊,小满,今天早上孩子非要闹着和我一起去。”夏婉柔拉着魏子衿的小手,充满歉意的解释:“我知道这个比赛对你至关重要,所以不想让孩子耽误,只得称病,但是孩子还是”

    说着,她有些无奈地低头看了眼魏子衿,叹息一声。

    “没关系,婉柔姐。”小满笑笑,然后蹲下来,直视魏子衿,“静静,等下我们出门的时候,不要大声吵闹,不要没礼貌,好不好?”

    “好。”魏子衿眨巴眨巴大眼睛,然后乖乖点头。

    看着小满和夏婉柔一家亲密的互动,汪幼荷顿觉脸颊烧的火热,她局促地站在原地,本想快步跑开,但也不知为何,脚下的步子沉重万分,她半点都移动不开。

    时间分明过去了还不到一刻钟,但对于汪幼荷来说,却好像过了一辈子那么久,她尴尬的不知所措,又是后悔又是羞愤,心里五味杂陈。

    蹲着的小满觉得也差不多了,毕竟自己还要和夏婉柔一起去看比赛场地。故而她起身,看向汪幼荷,许是方才和魏子衿说了会儿话的缘故,她现在的心情平静许多,语气也较之前柔和了些,“你找我做什么,现在可以说了吧?”

    汪幼荷的脸色更精彩了,她想若无其事地扬起一抹轻快的笑,按照之前想好的话和对方谈笑风生,告诉对方自己想要参加她举办的比赛,顺势在说出自己已经仰慕她许久的事实。按照汪幼荷的猜想,自己说到这一步,对方应该已经很喜欢自己了,没准还要邀请自己来陆府做客。

    但方才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让她的大脑一片混乱,整个人都不受控制起来。

    她先是干笑两声,旋即生硬道:“我,我想参加你办的比赛!我也仰慕仰慕你很久了,我很喜欢您的绣品,陆、陆夫人我”

    说到最后,汪幼荷愈发词穷,最后不得以放弃。

    看着对方颓丧的低下头去,小满生气之余又十分无奈,她叹口气,说到:“因为要准备来年的比赛,我这段时间会一直很忙,所以没时间招待你,你还是先回去吧。”

    “知、知道了。”汪幼荷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嘴里挤出这几个字,脸颊顿时烧的更厉害了。

    小满没再说话,只点了下头,便叫上珍珠,和夏婉柔一同往了陆府备好的马车方向去了。

    远远地看着那辆马车离开,汪幼荷从羞愤到后悔,再到尴尬和生气、愤怒,她的脸色变化精彩的很,一旁的小丫鬟半个字都不敢说,只得低着头搀扶着主子,在吹着冷风的早上,陪她在陆府门口站了好久。

    而乘着马车一同离开的小满和婉柔,在马车咕噜噜的压过街道,从汪幼荷身边经过的时候,夏婉柔不由好奇地掀开马车帘子,往后看了一眼。

    边看,她边随后问道:“小满,这个人是谁呀,你认识吗?”

    她怎么觉得站在后面的那个人有些眼熟,可这一时间,她竟如何也想不起对方的名字了。

    “汪幼荷。”小满语气平静,毫无波澜的说道:“大理寺卿汪琛的小女儿,之前和我一起参加的江大人举办的比赛,她的名次就排在我后面。”

    闻言,夏婉柔不由回过身来,有些诧异的微微挑眉:“这么说来,她的绣工水平也不赖嘛!”

    但很快,夏婉柔又疑惑起来:“我听父亲说,汪琛治家严谨,向来不允许家中女眷出门抛头露面,可如今怎么会允许还未出阁的女儿出门参加比赛呢?真是奇怪。”

    看小满不说话,翡翠不由接道:“方才奴才看那汪幼荷骄纵的很,想必很受家中长辈喜爱,这样一想,即便是她参加比赛也没什么可奇怪的。”

    “这倒也是。”夏婉柔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算是认可了翡翠的猜测。

    两人谈论期间,小满坐在软塌上始终一言不发,就连脸色都带着微微的不悦,夏婉柔见状皱了皱眉,心想:难不成这汪幼荷和小满之间有什么过节?所以才会惹得小满这般不满?

    可这样不应该啊,方才汪幼荷对小满十分客气,且还说自己很喜欢她的绣品,甚至还要参加小满举办的比赛。小满向来不会主动和人交恶,可这个汪幼荷又这么喜欢小满,怎么会主动得罪小满?

    思来想去,直到马车行驶到了目的地,夏婉柔也没能想出个所以然来。

    不过眼下还是以勘察比赛场地为主,这些事情还是回去之后再说吧。

    马车停在了一处荒地,到处都是半人多高的杂草,地面上还有数不尽的枯树枝、烂树叶,一副荒凉景象。

    两人被婢女搀扶着下了马车,随着车夫的引领,小心地往内走去。边走,车夫便说道:“两位夫人,这就是魏大人之前说过的地方,再往前走几百米就到了,还请两位夫人莫心急。”

    没走两步,翡翠就险些被地上的树枝绊倒,她不由皱眉抱怨:“这之前是个什么地方,怎么会荒成这样?”

    车夫憨憨一笑,“还请姑娘莫怪,这之前是个书院,后因为办学的夫子去世,剩下的先生和学生们也都各自散了,这地方就这么荒废下来。这书院大的很,魏大人说,用来办比赛是最合适不过的。”

    “可是这地方也太偏僻了。”小满捂着口鼻,皱眉道。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