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八十一章 汪幼荷的拜帖
    待小满将事情的前因后果都告诉江启明之后,她有些腼腆地咽了下口水,小心的看着对方,“江大人,您说我这样做可以吗?”

    “当然可以。”江启明十分爽快地就应下了,“这样很好,不过呢,想让我帮你的忙,你得先答应我一个要求。”

    能够得到江启明的认可和帮忙,小满兴奋地不得了,哪里还有不答应的道理。

    她连连点头,“江大人尽管说,只要我能帮得上忙,一定会帮您的。”

    “倒也不需要你做什么费心费力的事情,只需在比赛结束之后,给我几个好苗子就行了。”江启明笑着说道。

    说起来,办比赛的目的不就是为了能够挑选出更好的绣娘吗?所以不管是谁办的这场比赛,只要能让他得到更好的绣娘,那自然什么都能答应。

    小满有些不敢相信,她看着对方,眼睛微微瞪大,“就这么简单?”

    “不然呢?”江启明一听这话就笑了,“难不成你还想让我向你要写银钱?还是说你想要做什么事情?”

    一场比赛而已,即便小满不征求和过问自己的意见,他也会能帮则帮的,更何况对方还这么尊重自己。

    小满笑着看向陆离,眼中闪烁着激动和兴奋的光,“太好了!”

    陆离亦是十分感激江启明,他起身走到对方面前,“江大人,真的太谢谢您了!”

    “小事而已,不足挂齿。”江启明摆摆手,起身,“我府中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先走了,若你们需要我帮忙,随时都可以来府中找我。”

    三人告别一番,小满目送江启明离开,嘴角仍开心地翘起。

    江启明承办比赛的经验无人能及,如今能得到他的帮助,看来这场比赛一定能顺利成功!

    “小满,既然现在一切准备就绪,你准备什么时候开始宣传比赛?”陆离侧身看向女人,问道。

    江府的比赛刚刚结束,上京中的绣娘刚经历了一番大洗牌,大家现在都疲惫的很,没有更多的精力和信心再来参加同样的比赛,按照道理来说,这个时候可不是最合适的时机。

    小满当然也想到了这一点,她摸着下巴想了想,却没理出个头绪,不由得抬眸求助于男人,“你觉得呢?”

    “还有两个多月就要过年了,在这期间,我们可以先将比赛的场地准备出来,等来年暖和了,我们再开始招人比赛,你觉得呢?”陆离一边想,一边说道。

    “好好好,那我听你的!”小满点点头,然后眨眨眼睛,露出个狡黠地笑,“不过在这之前,我们得先将消息传播出去,好让大家提早做准备。”

    说做就做,两人让魏修远帮忙将消息散播出去,又在三家分店的门口贴上了来年要举办比赛的消息。因为满柔成衣坊在上京的良好口碑,这消息很快就散播了出去。

    因着有了更为宏远的目标,小满这几天都兴奋的很,浑身好像有用不完的精力,早起晚睡,竟也不觉得疲惫。

    这一日,小满正要出门考察场地,却不想还没起身就接到了一封拜帖。

    “汪家的拜帖?”小满拿过珍珠递过来的拜帖,有些诧异地打开,看到请求拜访的人是汪幼荷时,着实吃了一惊,“怎么会是她?”

    “汪幼荷”一旁的翡翠照着拜帖上的名字一字一顿的念出来,有些不解的说道:“这个人怎么了,夫人认识她吗?”

    算起来,夫人刚入京的时候,自己和珍珠就跟在她身边了。这些年,夫人去哪儿自己和珍珠都跟着,交往了什么人,她也都记着,可她怎么就对这个汪幼荷没印象呢?

    难不成是夫人和国公爷外出游玩时认识的?

    正想着,榻上的小满说道:“翡翠,你去外面看看,马车备好了没有。”

    翡翠一愣,“夫人,您现在就要出门吗?”

    “嗯,这不是早就计划好的事情吗?”小满将拜帖随手放在桌上,“去吧,若马车备好了,咱们就该出门了。”

    她才不想见什么汪幼荷呢,一个骄纵惯了的千金小姐,来找自己做什么?纵然她对自己那么喜爱,但思及她的所作所为,小满也只是觉得厌恶。

    眼看翡翠还愣在原地,小满不由催促了一声,她才匆忙跑出去了。

    待翡翠走了,珍珠才低声问道:“夫人,那等在门口的汪小姐”

    “你去打发了吧,就说我身体抱恙,见不了客人,让她回去吧。”小满想了想,又补充道:“就说我感染了风寒,这段时间都不见人,让她别来了。”

    珍珠欠身,“是,奴才这就去。”

    这汪幼荷她虽没见过,但也听小满和秦春提过几句,这样骄纵的人,夫人不见也是有道理的,而且夫人还正忙着要去勘察场地,也没时间陪这位千金小姐应付。

    故而,领了命令的珍珠也没多问,便出了内院,径直走到陆府的门口,果真看到了停在门口的那一辆马车,她轻轻嗓子,走进马车,低声唤道:“汪小姐。”

    马车的帘子很快被掀开,一穿着湖蓝色衣裙的女孩探出身来,露出圆润的一张脸。只是,这张脸上的表情却不太好看,皱着眉,斜着眼,一副不耐烦的模样:“干什么?”

    珍珠虽低着头,但好歹做了这么多年的下人,也能从对方的语气中听出些东来,心想:这汪幼荷果真和夫人形容的无二,也难怪夫人看到她的名字就头疼,还要装病躲开她,

    不过这些话珍珠也就在心里想想,面上仍要轻声细语的回禀:“回汪小姐的话,我家夫人最近感染了风寒,正卧病在床休息,不适宜见客,汪小姐还请回去吧。”

    一听这话,汪幼荷登时急了,她匆忙从车厢里钻出来,踩着下人的背下了马车,着急地冲着珍珠嚷嚷:“你家夫人怎么会突然感染了风寒呢?前几天我还在满柔成衣坊门口看见过她,当时不还是好好的吗?怎么突然就病了?”

    珍珠面不改色心不跳,沉着应对:“小姐说的是,夫人就是从店铺回来之后病的,已经好几天不见客了。”

    “你别是骗我的吧?”汪幼荷皱着眉,一脸不相信的模样盯着珍珠,一双细长的眼睛中满是怀疑。

    “小姐说的什么话,奴才一个下人,哪里敢编谎话骗您呢。”珍珠苦笑一声,说道:“夫人的确是病了,而且很严重,没办法见客,还请小姐回去吧。”

    汪幼荷更急了,她从珍珠的话中也看不出什么端倪,但若是就这么走了,她又的确不甘心。好不容易求了父亲,找了拜帖来拜访崇拜的国公夫人,如今却连见都没见到就要走,她哪里舍得。

    汪幼荷咬唇盯着陆府的大门,呢喃:“怎么会生病呢,为什么偏偏要在这个时候生病呢”

    珍珠颔首站在一旁,沉默着不出声。

    对方好歹是位千金小姐,如何也不会冲进去的,自己只需在这儿等着,等到对方自己放弃就好了。

    可珍珠万万没想到,一切都有变数。

    就在汪幼荷盯着陆府看了好久,一直都没有动弹的时候,旁边魏府的大门忽的开了,夏婉柔的贴身婢女红玉急匆匆的跑出来,径直朝着这边来了。

    珍珠瞳孔一震,暗想:不好!今天夫人和魏夫人约了要一起出门,若是红玉到了这儿将事情说了出来,那肯定会露馅的!

    她不能让红玉过来!不能让汪幼荷知道自己在骗她!

    想着,珍珠忙不迭朝着红玉跑去,但还没跑两步,对方看她也朝着自己跑,突然开始说话:“珍珠!帮我跟陆夫人说一声,我家夫人今天没办法陪她出门了!”

    珍珠一个趔趄,险些跌倒。

    “怎么回事?!”汪幼荷显然是听到了,她被随身婢女搀扶着走向红玉,脸色不善,语气低沉的质问:“你刚刚说什么,陆夫人今天要出门?”

    珍珠疯狂给红玉暗示,但对方的注意力却根本不在她这儿,而是面向汪幼荷,应道:“是啊,今天陆夫人要和我家夫人一起出门看比赛场地,不过我家小姐突然生了病,我家夫人没办法去了,所以我特地来告诉陆夫人。”

    汪幼荷脸色更加难看,她一把甩开婢女的搀扶,三步并作两步走到珍珠面前,咬牙切齿道:“好一个奴才!你刚刚怎么说的?!居然敢骗本小姐!来人!”

    话音刚落,众人身后忽的响起一道女声:“住手!”

    珍珠胆战心惊地朝着声音的方向看去,竟看到苏小满和翡翠朝着这边缓缓走来,她暗暗叹口气,暗想:看来今天的这场见面是如何也躲不过去了。

    “苏盈?”汪幼荷并不知苏盈是小满的化名,她冷哼一声,看着装扮明显换了个档次的小满,冷笑:“我原以为你是什么眼高于顶的绣娘,却没想到只是个陆府的丫头!真是可笑!”

    闻言,翡翠自然看不惯地要上前理论,但却被小满一把按住。

    小满盈盈地看向汪幼荷,浅浅一笑:“就是你要见我?”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