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八十章 请教江启明
    沧澜使臣进京之后,和亲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而如今皇上要拒绝和亲的消息也渐渐传开来,成为了百姓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你们听说没?咱们的这位皇上突然不想跟沧澜和亲了,昨天还派了公公去驿馆传旨呢!”

    “谁不知道?这消息都传了一天了,别说是你我,现在连京郊都知道这事了!”

    “那你们知道皇上为什么突然不和亲了吗?”

    “据我所知,好像是宫里没有合适年龄的公主吧?”

    “这只是表面上的说法,不至于那使臣太失颜面。其实啊,是因为使臣得罪了国公爷,皇上听说这事之后大怒,摔碎了好多东西!一怒之下,连和亲也取消了。”

    “嘁,瞧你说的,好似自己亲眼看到皇上生气了似的,太夸张了。”

    一大早,茶摊上的人们就聚在一起议论和亲的事情,说的有鼻子有眼,好似自己亲眼所见似的,且这些人语气夸张、声调又高,将只是路过的江启明的注意力也给吸引了去。

    他绕有兴趣的挑了下眉,吩咐车夫停下马车,然后挑起车窗的帘子,视线落在正夸夸其谈的几人身上,静静听着他们的交谈。

    那些人仍旧再说和亲的事情,只不过已经从皇上取消和亲谈到了皇室公主身上,没一会儿,这些人又谈起了沧澜的国情,几个人挥斥方遒的模样,就好像他们才是沧澜的王上似的。

    江启明勾起唇角笑笑,旋即吩咐车夫离开。

    不过是办了场比赛的功夫,这上京的局势变化的也太快了。

    正想着,耳旁响起随从的提醒:“主子,皇上一大早就宣您进宫,是不是也跟和亲的事情有关啊?”

    随从原也不知道的,毕竟这几天他一直陪着江启明审查绣品,没时间关心外面的局势变化,要不是偶然听到那茶摊上的人议论,他还不知道皇上叫江启明究竟为何呢。

    江启明悠悠叹口气,“可能吧。”

    马车一路往皇宫门口驶去,很快,一行人到了皇宫。江启明下了马车,随着公公的指引去见皇上。

    时间还早,皇上还没用过早膳,江启明到的时候,皇上才刚被服侍着穿好早朝的衣裳。

    “和亲的事情,你也听说了吧?”皇上坐在软塌上,随手吩咐江启明也坐下,开门见山的问道。

    江启明笑笑,“这几日一直忙着比赛,没怎么关注外边的动向,若不是今早来的时候听几个百姓议论,我还正不知道此事呢。”

    说着,他微微探身凑近皇上,压低声音说道:“皇上真的准备要取消和亲的事情了?”

    皇上瞥了他一眼,视线落在江启明的身上,一双略显苍老的眼睛中看不出什么情绪,这双眼睛看了他很久,江启明也没想着躲藏,就这样被注视着。

    很久之后,皇上移开视线,叹口气说道:“皇室本就没有适龄的公主和郡主,只是沧澜有意示好,再加上那使臣巧言令色逼得紧,朕也不好回驳。如今陆离夫人那儿出了些事情,朕也正好借这个事情回绝了使臣。”

    “这使臣和国公夫人又有了什么瓜葛,怎么会闹到皇上这儿来呢?”江启明有些好奇。

    皇上懒得再说,只道:“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朕也懒得再提。”

    闻言,江启明只好再次说起和亲的事情,“其实,皇上本就不想和他们和亲吧,如今这样也好,找个借口回绝了去,也省的他们在起这样的心思。”

    其实皇室中哪里是没有适龄的公主,只是这唯一适龄的公主,皇上不想,也不舍得嫁到那沧澜极冷之地罢了,否则也不会纠结犹豫这么久。

    皇上没应声,而是说到了另一件事情:“你那比赛办的如何了,今年的榜首是谁?”

    “今年的榜首命叫秦春,这几年一直在国公夫人苏小满的店铺里做工,深得苏小满的信赖,将整个店铺都教给了她。不过这秦春也没辜负苏小满的信赖,这几年满柔成衣坊在上京越来越红火,少不了她的功劳。”

    说完,江启明看着皇上对此毫不感兴趣,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立刻又换了个话题。

    “若说起今年的比赛,也着实有些意思。”江启明眼睛带着些许笑意,“不仅那国公夫人隐姓埋名来参加比赛,就连大理寺卿汪琛的小女儿也来了。”

    “汪琛?”皇上果然来了兴趣,他皱着眉,“汪琛向来治家严谨,怎么会容许女儿去抛头露面参加比赛,你确定她的确是汪琛的女儿?”

    一个京中绣娘参加的比赛,汪琛的孩子去做什么,难不成还真想去店铺里给别人做衣裳?

    江启明闻言笑笑,应道:“是呢,的确是她,而且取得的成绩还不俗,就在国公夫人苏小满的身后,第四名。”

    皇上一听更是诧异,他也是听说过汪琛这个小女儿的顽劣的,如今竟取得了这么好的成绩,简直让人不敢相信。他不由问道:“确定是她本人的绣作吗?莫不是找人来替考的?”

    一听这话,江启明眼中的笑意更甚,想起最后一场比赛中汪幼荷的所作所为,看来皇上对臣子家的孩子还是有所了解的嘛,否则也不会问出这样的话。

    不过,这次比赛有着严格的审查制度,再加上每场都有人监考,想要作弊,那可行性基本为零。

    “皇上放心,这汪琛家的女儿还是有些本事的,虽骄纵跋扈了些,但总归也是个人才。”江启明说道。

    皇上应了声,但却没有在说话,他斜靠在软塌上,一双眼睛半睁未睁的,搭在膝盖上的手也耷拉这,看样子似是有些倦怠了。

    皇上的年纪越来越大,以前还能整宿整宿的批折子、见大臣,如今他却连早朝都没上,就已经疲惫成这幅模样了。

    看来再过不了多长时间,皇上就该让太子监国、打理朝政了。

    江启明心中暗暗叹口气,轻声唤了皇上几句,皇上没应声,只是摆了摆手,示意他可以离开了。

    他行礼告辞,旋即离开了皇宫。

    皇上不想说小满和使臣究竟起了什么冲突,江启明好奇的紧,故而出了皇宫之后,他特地嘱咐车夫:“先别回家,去一趟陆府。”

    车夫调转马头,驾驶马车朝着陆府的那条街驶去。

    之前华立来找自己的时候,他为了推辞,同时也为了给小满一个机会,故而向华立举荐了满柔成衣坊,而且还在小满比赛期间,特地让华立去观赛,好能尽快促成这桩合约。

    他本以为可以在比赛结束之后就听到两人合作的消息,可没想到,如今竟闹到了皇上面前,使得皇上一怒之下还将和亲取消了。

    “大人,陆府到了。”

    车夫的声音将江启明的思绪拉扯回来,他应了一声,在随从的额搀扶下下了马车,经过小厮通秉之后,顺利进到了内院。

    小满和陆离本在书房准备比赛的事情,但一听到江启明来了,小满忙放下笔出来迎接,陆离也紧随其后,在内院门口处等着。

    毕竟他们还要向江启明请教比赛的具体事情,这个时候可不是要好生招待嘛。

    “江大人,好久不见。”小满上前,笑着打招呼。

    陆离亦紧随其后,“江大人。”

    江启明笑笑,“好久不见,国公,国公夫人。”

    三人说着话进了屋,几番寒暄过后,江启明状似不经意问道:“听说皇上取消和亲的事情了,而且据百姓传言,这件事情还和你们夫妇有关,怎么,这几天究竟发生了什么?”

    虽对方装成是随口一问,但小满和陆离心中清楚,想必是江启明听说了什么事情,否则也不会特意上门来问这件事情。

    不过合约的事情本就是使臣的错,小满也没什么可遮掩的,便将事情的原委一字不落的告诉了对方。

    “原来是这样。”江启明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怪不得这件事情虽闹到了皇上面前,但他老人家只是发怒,却并未迁怒于陆离和小满,原来是陆离早就察觉到了皇上的心思,故意用这件事情做导火索,好让皇上就这个台阶下来,彻底取消两国的和亲。

    想到这些,江启明不由得更加赞佩陆离夫妇,看来满柔成衣坊做的这么成功,不单单是小满的功劳,还有站在她身后的这些人,同样付出了很多。

    看着江启明点头思考的模样,小满侧身看了看陆离,得到对方肯定的眼神之后,她小心开口:“江大人,您今天有时间吗?我有些事情想要请教您。”

    “什么事情?”江启明问道。

    “您这次比赛办得很精彩,所以我想想向您请教一些,关于承办比赛的问题,不知道您有没有时间能帮我解答?”小满谦逊道,眼中满是期盼的光。

    如果能得到江启明的指点,那这次比赛所需要耗费的人力、物力,绝对都可以事半功倍,她的自信心也会增添许多。

    听到这话,江启明有些意外,诧异道:“比赛?你要办比赛?什么时候?”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