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七十四章 逼迫合作
    小满被两人的争吵弄的云里雾里,完全不知道对方在说些什么,更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吵起来的。

    按理来说,使臣不应该大气的吗?怎么会在自己家里就和陆离吵起来了?还有陆离,往日他沉着镇定的很,今天怎么也

    总之,一切都透露着怪怪的氛围,让小满皱紧了眉,不知道该怎么办。

    不过幸而她之前吩咐翡翠去叫了魏修远来,也幸而魏修远正好在家,故而当陆离和使臣吵得火热,小满不知该如何劝导的时候,魏修远急匆匆地跑过来了。

    “出什么事儿了?”魏修远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但脚下的步子快的很,半点不敢耽搁,“你们吵得也太烦了,我在隔壁都听到了。”

    那使臣见他来了,冷哼一声,停下和陆离的争吵,冷冷地说了句:“这么看来,上京的房屋也不过如此,我们在这说话,居然连隔壁都能听到,粗制滥造!”

    谁让陆离之前先讽刺沧澜的,他如今也要寻着机会讽刺回去!

    陆离岂会不知对方的意思,故而使臣话音刚落,他便冷哼:“某些人的嗓门那么大,别说是隔壁了,就连宫里都能听到他的公鸭嗓!”

    “你说谁是公鸭嗓?!”使臣登时涨红了脸,也不知是羞的还是恼的。

    “谁应声了谁就是。”在这一点上,陆离将自己面不改色的优点发挥的淋漓尽致,直到将使臣气得眼歪嘴斜,他除却脸色不好看点,都没有别的变化。

    看着两人宛如小孩子般的吵架方式,魏修远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上前拍着陆离的肩,“陆离啊陆离,没想到你还有今天。”

    没成想陆离冷着脸将他的胳膊甩开,也不出声,就那么冷冷地盯着某处,摆明了不想说话。

    碰了一鼻子灰的魏修远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的干笑两声,旋即将视线落在使臣身上。

    之前他也在宫中见过这使臣之前几次,每次都有礼有节,再加上他对东岚的礼节等十分熟悉,就连皇上都曾夸奖过他,然而今天却也失了分寸,在别人家的府邸中大喊大叫,实在有失体统,不像是一国使臣的模样。

    看着过于异常的二人,魏修远也没了办法,他只得将小满拉去一边,小声问道:“到底出什么事儿了,他俩怎么都这么奇怪?”

    小满迷惘地摇头,“我刚回来,他俩就正在屋里吵架,也不知道在吵些什么。陆离还叫我不能和他们合作了之类,模样十分认真,也不像是生气的时候说出来的话,还有那个使臣”

    她现在脑海中一团浆糊,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看着小满也一脸懵的模样,魏修远心知也问不出什么,只好叹口气,说道:“算了算了,我还是先把陆离拽走吧,省的等会儿把事情闹大了。小满,等会儿我们走了,你再去问问使臣,好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好,麻烦你了,魏大哥。”小满衷心感谢。

    毕竟是多年老友,魏修远三言两语就把陆离给带走了,院内剩下小满和使臣、侍卫等人。

    小满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使臣大人,您方才怎么会和他吵起来呢?你们是发生了什么不愉快吗,还是有什么误解?”

    “苏掌柜,我今天是来跟你谈生意的,却没想到你丈夫如此蛮横!”使臣气冲冲地说道:“他并非掌柜,又不能全权为你做主,他凭什么拒绝这桩买卖,又凭什么要诋毁沧澜国呢?”

    这使臣还在气头上,说的话也是颠三倒四,弄得小满不知道对方此话何意。

    紧接着,使臣又说:“再者说,国公就算不同意我们这桩生意,明说就好了,为什么非要出演讽刺呢?我们沧澜国虽小,但气节还是有的,被他肆意侮辱,若我还不反击,那就太懦弱了!”

    还是陆离先出言讽刺?小满愈发看不懂了,在和陆离相处的这些年当中,两人大大小小经历了无数的事情,可陆离从没有主动挑衅过,可今天使臣说的有鼻子有眼,她的眉头皱的越发紧了。

    “苏掌柜,我知道其实你才是这店铺的主人,所以我今天只跟你说。”使臣缓了缓情绪,看向小满,认真道:“你直言,想不想和我们合作?想不想将自家的衣裳卖到沧澜国去?”

    “当然想了。”小满点头,但一想到陆离方才说的那番话,她又立刻补充:“不过这店铺也不止是我一个人的,我得先问过婉柔姐的意思,只要她也同意,那事情就好办了。”

    使臣闻言心上一喜,“这么说,只要另一个人也同意了,你就会跟我们签订合约,达成合作?”

    小满狐疑地看着使臣,有些犹豫地点了头,“按道理来说,是这样没错。”

    “如若陆国公不同意,你也不用顾忌他的想法,是不是?毕竟这店铺和他没关系,他没有权利指责你的绝对,对不对?”使臣不放心地追问。

    按照道理来说,好像是这么个意思,可

    她怎么总觉得这个使臣是在给自己下套呢?

    小满抿抿唇,看着对方想了想,然后给出了一个最保险的回答:“我得跟店铺另一位掌柜商量一下,如若她也同意,那我马上就和您签订条约,您说怎么样?”

    说完,她又忙补充:“最多一天,我马上就给您回复,可以吗?”

    使臣到了嘴边的“我和你一起去劝她”这样的话又咽了回去,他有些为难地点点头,“那好吧,如若另一位掌柜也同意了,那一定要马上来驿馆找我。”

    “好,一定一定!”

    就这么插科打诨的混过去,又借口要去看孩子,不方便招待使臣,借此将对方送了出去。

    小满参加了半日的比赛,跑着从柳叶街过来,刚才又应付了使臣,如今已经是累得不得了。她回到屋内,刚坐下还没来得及喝茶,魏修远和陆离二人便进屋了。

    她暗自叹口气,心想:还是先将此事解决了吧,否则自己如何也休息不了。

    刚一进门,魏修远就急着上前问道:“小满,刚才那使臣跟你说什么了?有没有给你下套?”

    方才他将人拽走后,听陆离说了前因后果,亦是气得不轻,恨不得当场冲进来将那使臣暴揍一顿。但却被已经冷静下来的陆离拦下,两人只好在魏府待了一阵,等着使臣走了才回来。

    没听明白对方意思的小满皱皱眉,旋即看向陆离,对方轻咳一声,脸色总归比方才好了不少,他注意到小满正求助似的看着自己,只得将魏修远的话解释一遍:“使臣都说了些什么,他有没有逼你和他合作?”

    小满摇摇头,“倒没有逼我,但是听他的意思,好像挺急的,恨不得现在就跟我签订合约、摁手印。”

    “我就知道!”魏修远愤愤拍了下桌子,暗骂:“老狐狸!居然想出这么卑贱的招数来!”

    陆离叹口气,很是无奈的说道:“这原是一桩好事,却没想到他们沧澜人这么狡诈,居然想要不劳而获。”

    魏修远又锤了下桌子,暗地里骂了使臣好一通。

    小满还没看过合约内容,更不明白事情的前因后果,尤其她还被使臣蒙骗,以为是陆离先不敬的。所以,在看到二人在自己面前,你一句我一句的指责使臣的时候,很是着急:“到底怎么了?”

    “简单来说呢,就是这沧澜国商队打着合作的名义,想要让你给他们做衣裳,且这衣裳的要求高、价格低!”魏修远坐下,直白道:“更卑鄙的是,这衣裳若卖不出去,不仅不会给你钱,而且还会让你负责处理。”

    那合约上虽没有写明让小满来处理没卖出去的货物,但却就是这个意思,只不过是使臣这个老狐狸用玩了文字游戏,修饰了几分,让这番话看起来没有那么不堪罢了。

    幸而陆离一眼就看了出来,否则若换成了小满,她正处于能和沧澜合作的兴奋当中,哪里还顾得上去逐字逐句的去研究这些,那样可不就是遂了使臣老狐狸的意了嘛!

    听完这番话,小满又是后怕又是生气,后怕于自己方才差一点就和使臣签订了合约,生气于对方居然用这种不入流的手段!

    “你怎么将使臣打发走的?”陆离问道。

    小满将方才自己和使臣的对话原封不动的告诉二人,然后咬着唇,为难道:“只有一天的时间,我们该怎么办?”

    虽用了夏婉柔做借口,但毕竟只有一天的时间,若不能想出法子让使臣换掉合约内容,或者让对方放弃和自己的合作,那届时可就不仅仅是生意的事情,没准还会闹到皇上面前。

    皇上被就正在为和亲的事情着急,这一闹,不是明摆着给自己找麻烦吗?

    屋内一时间沉寂下来,气氛跌到了谷底。问题陷入僵局,半晌没人说话,使得气氛更加严峻,魏修远坐不住,蹭的起身,“我去问问茅致远,看看他有没有别的法子!总归是多个人多想种想法!”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