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七十章 取消比赛资格
    看对方如此配合,陆离不由得笑起来,他伸手揉揉对方的头顶,“当然是假的。”

    他这个国公的身份在东岚国还好用些,但面对沧澜国人,对方只是尊敬自己,但并非畏惧,所以怎么会因他的原因而改变主意呢?

    “今天我的确去了一趟使臣居住的驿馆。”陆离将桌上的羊皮卷地图收起来,慢慢说道:“也许你并没有察觉,但沧澜国人这几天一直在跟踪调查你,我这次去驿馆,也是为了这件事情。”

    “跟踪我?”小满听到这儿更惊讶了。

    虽说她出入府邸的阵仗没那么大,平日里只带着珍珠或者翡翠,但她心中清楚,陆离素来不放心自己,所以总会派两三个武功好的小厮跟着自己,不过是为了不引起什么轰动,所以这些人平日里只在暗处罢了。

    而今,连隐藏在暗处的他们都没发觉有人跟踪自己,那可想而知,跟踪自己的那人武功该有多高强。

    一想到这些,小满便不寒而栗,汗毛都竖起来了。

    “别担心,我今天去驿馆就是为了此事。幸而使臣等人也并无恶意,已经将人都撤走了。”陆离将手搭在对方肩上,轻轻揉捏两下,以示安慰。

    “可他们为什么要跟踪我?”小满对此疑惑的很。

    在沧澜国人进京之前,她从未听说过这样的一个国家,更何况,在这些人进京之后,自己和他们连照面都没打过,他们又是如何知道自己的呢?而且自己对他们并无恶意,怎么会无故派人来跟踪、调查自己?

    众多的疑惑萦绕在小满心尖,让她不由得拧起了秀丽的眉。

    看着女人疑惑的模样,陆离翘起唇角,“大概是为了看看你到底符不符合他们的合作标准吧,江启明向他们推荐了你,为了保险起见,他们便来调查你了。但是,小满你放心,他们绝对没有恶意,而且我特地观察过了,之前跟踪你的人已经全部消失了。”

    “好吧。”对于这个解释,小满只得有些勉强的认可。

    毕竟东岚和沧澜的习俗等都不一样,自己想不通他们这番操作也是正常的。

    不过念及陆离方才说的事情,她立刻又兴奋起来,随手将陆离手中的地图抽回来,展开继续看着盘算,带着几分期待和兴奋问道:“陆离,你说他们真的愿意和我合作吗?我能做好这样的事情吗?”

    这毕竟不是小孩过家家,虽说自己已经在上京做生意有几年了,但沧澜和上京的情况毕竟不一样,自己店铺的东西去了沧澜国,沧澜的百姓会喜欢吗?

    “放心,既然他们能选择你,那就说明你有自己的过人之处,绝对能做好的。”陆离本意是想安慰对方,好让她开心起来,不再想比赛的那些烦心事,但现在看来,好像有些适得其反。

    他得好好地安慰小满,这样才不至于她在后续的比赛中分心。

    至于沧澜使臣那边,他今天是和魏修远一起去的,算不上是屈尊降贵,但也足以让使臣惊讶,更何况他还特地带上了满柔成衣坊的衣裳,经过这番劝说和警告,对方肯定会选择满柔成衣坊来合作。

    更别提在他们跟踪、调查小满的这段日子,肯定能得到更多的消息,那也是足以让他们放下戒备和顾虑,专心和小满合作的原因。再加上江启明的举荐,陆离有足够的信心,使臣和商队绝对会选择满柔成衣坊。

    虽然结果还没出来。

    在书房安慰了小满一通,下人过来提醒说到了午饭时间,两人遂手牵手去了饭厅。许是安慰,也许是得知沧澜国要选自己合作,小满的兴致总归高了许多。

    不出他们之前所预料的那样,小满和秦春顺利通过了前两轮比赛,晋升到最后的角逐中。

    最后一场比赛时,早上去江府排队等候进场的人又少了大半,但有些让小满震惊,之前的那个红衣女子也顺利来到了这场比赛当中。

    “掌柜的,你看——”秦春指着那红衣女子,附在小满耳边小声说:“她居然也进了最后一场比赛,真是稀奇。”

    原本这样张扬跋扈的人,小满满心以为对方只是个绣花枕头,却不想她还真有几把刷子。

    只可惜自己为了不暴露身后,也为了照顾秦春,每次都是比赛完之后立刻离开,根本不在院内多待一刻钟,也正是因此,她压根没看过红衣女人的绣品。

    看来是自己低估对方的实力了。

    小满皱了皱眉,回过视线看向秦春,“别担心,你的绣艺我是知道的,若不出差错的情况下肯定能拿到不错的成绩。放宽心,千万别被别人影响了。”

    “我知道!”秦春亦看向她,眼神坚定:“几年前我没能走到最后,这一次我一定要弥补当年的遗憾。即便拿不到榜首,也绝不会让掌柜的失望,更不会让自己这些天的努力白费!”

    这几天的比赛,秦春每次都顺利通过,也许是这个原因,她现在较刚才参加比赛的时候有自信多了。

    小满欣慰点头,“这样就好。”

    说着话,队伍的人渐渐减少,转眼就到了她们二人,她们报了名字,然后又拿出各自的木牌对了身份,便随着江府管家的带领,进府去了。

    “今天是此次比赛的最后一场,也是至关重要的一场!”管家站在众人面前,负手而立,严肃道:“这场比赛,要从你们在场的二十个人当中,筛选出最后的十位绣娘。若这十位绣娘当中有不想进入江府者,则另行讨论。”

    “选出来的绣娘可自由选择进入江府,等候分配。另外,此次比赛的榜首可获得黄金十两,第二名可获得黄金五两,第三名获得黄金二两。”

    此言一出,底下的绣娘都按捺不住,交头接耳的讨论起来。

    要知道,她们这些绣娘,即便在某家店铺中成为最顶级的那一个,一年的月钱加起来都不会有这么多银钱,而如今只需参加一个比赛,拿到榜首的位置,就能获得黄金十两!

    更别提还能进入有钱有势的江府做绣娘,人人求之不得!

    秦春亦是悄悄地跟一旁的小满谈论起来,“江府真是大手笔,竟然一下子撒出这么多钱去。”

    小满笑笑,正欲说话,却不想旁边插进来一道轻飘飘且充满鄙夷的女声:“真是没见过世面的乡下妇人!十两黄金就觉得是大手笔了,真是小家子气呀!”

    两人纷纷回过头去,不出意外的,出言讽刺的又是之前的红衣女子。

    她今天仍旧是一身红衣,且还是正红色,连头饰都用了红珊瑚点缀,耳坠也是红宝石,从正红色裙摆下露出的那点子鞋尖来看,这双鞋也是实打实的红色绣花鞋。

    更不出意外的,这身红底绣着暗红花纹的绸缎衣裳,仍是满柔成衣坊做的。

    这几天让小满始终想不明白的一件事就是,这人既然这么喜欢穿满柔成衣坊的衣裳,且又是自己的绝对拥护者,怎么就不认识秦春呢?

    自己不常去店铺,对方不认识自己也就算了,可秦春这个日日在店铺忙碌的管事,她难道就没觉得有半分眼熟吗?还是说,她常去的那家店铺是城东街的那家,而并非柳叶街?

    正想着,小满竟忘了回复对方,以至于那个红衣女人再次冷讽:“没成想,往日牙尖嘴利的乡下人,今儿被我戳中的痛楚,竟也不敢说话了!真是好笑!”

    说了,似是为了证明自己说的的确好笑,这红衣女人还掩唇轻笑两声,笑声尖锐刺耳,惹得周围正专心听管家说话的人都不悦的侧身过来。

    只不过碍于此人华丽的穿着,旁人不敢出声,最多私下抱怨几句罢了。

    别人能忍、不敢惹,可小满不怕,故而,她学着对方的口气,轻飘飘讽刺:“有些人呐,觉得自己穿了件绸缎衣裳就高人一等了,殊不知她这样的人,在真正的有钱人眼中看起来,不过是跳梁小丑罢了。”

    话音刚落,那红衣女子登时冲了过来,怒吼:“你说谁是跳梁小丑?!”

    “你在干什么?!”没等小满是说话,台上的管家便黑着脸不悦斥责道。

    但红衣女人正在气头上,哪里能忍下江府下人的斥责,所以立刻转过身去,指着对方的鼻子破口大骂:“你算是个什么东西,也敢教训起本姑奶奶了?我告诉你,在这儿,还轮不到你一个奴才说话!”

    因着江启明的身份、地位,江府在上京是个十分特别的存在,再加上江府的下人也并非长人家的奴才可比,更何况眼前这位是偌大江府的管家,又岂容得红衣女人放肆指责。

    故而,已然恼怒的管家吴兴也不搭理红衣女子,直接喝来两旁的小厮,命令道:“将这个人拉出去!取消比赛资格!通知江府的所有商铺,都不得再任用此人!”

    若是普通绣娘,早就让这阵仗给吓坏了,可这红衣女子却毫不客气的回骂:“你若敢这样做!那你也休想留在江府!”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