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九章 沧澜地图
    布包里共装着三间衣裳,除却一件略显单薄的春秋穿的单衣外,其余两件都是棉衣。这棉衣却也有些不同,一件摸起来软软的,十分轻薄;而另一件的里衬则是直接用了狼皮,虽比另一件更重些,但却更加保暖。

    两件衣裳的做工都十分精细,阵脚密密麻麻且十分均匀,就连里衬是狼皮的那一件的针脚都十分的密,看起来着实费了一番功夫。

    “这是”华立皱眉问道。

    使臣轻咳一声,“在你回来之前,陆离和魏修远来过,这是他们送来的衣裳。”

    “他们怎么突然想到来拜访您了?”说着,华立将那件内衬是狼皮的袍子拿起来,作势要披在自己身上。

    但还没等这衣裳落在他肩上,就被使臣一把夺了回去,“这是人家送给我的,你就别想了。”

    说完,使臣将这衣裳叠整齐,收好,又将布包重新绑了起来。

    见状,华立不由腹诽对方小气,然而却没敢说出来,更没胆量反驳回去,故而只能再次问道:“他们怎么会想起给你送东西了,据我所知,这位陆国公可是最清高的一个人,别说是外臣了,就连东岚的朝臣都甚少来往。”

    眼看这件事混不过去了,使臣只好如实相告:“他们知道我们在暗中调查苏小满的事情了,所以明面上是来送衣裳、拜访,但实际上,却是来警告的。”

    闻言,华立有些惊讶,“他们怎么发现的?”

    “谁知道。”使臣回到椅子上坐下,皱着眉说道:“不过现在你既觉得这个苏小满不错,咱们的人也不必时时刻刻跟着调查了,都撤回来了,省的陆离将这件事禀告给皇上,无端的惹出麻烦来。”

    “是,我这就去办。”

    苏小满毕竟是国公夫人,还是皇上亲封的一品诰命夫人,虽说他们并无恶意,但若是真的将陆离惹恼了,将这件事情禀告给皇上,届时别说和亲了,就连两国能不能顺利来往下去也是个难题。

    总归是华立已经摸到了苏小满的底,况且他还觉得这个人不错,那便有他继续接触下去吧。

    陆府。

    小满比赛归来,刚进门就看到了正朝着自己走过来的陆离。

    她不由扬起轻快的笑,小跑着过去,全身扑到了对方的怀中,“陆离!”

    “比赛怎么样?还顺利吗?”陆离抱紧了小满,手掌温柔的抚摸着对方的头发,柔声问道。

    说起比赛的事情,小满脑海中不由得想起今天在江府和红衣女人吵架的场景,她暗暗叹了口气,原本扬起的眉倏的耷拉下来几分,五官有些委屈的皱在一起,露出几丝平时不常显露的烦躁来。

    不过因着她藏在陆离怀中,满心以为对方看不见,所以才做出这负面的表情来,却不想陆离早就听到了她那声微弱的叹息。

    男人松开她,微微俯身,眉眼中带着几丝心疼:“怎么了?嗯?”

    “没什么。”小满忙的摆手,瞬间将那些情绪压下去,扬起个轻快的笑,“一个比赛而已,能有什么事情,放心吧,我没事!”

    陆离轻轻捏住对方的下巴,迫使对方正视自己,旋即佯装严肃:“既然没什么,那你叹气做什么?”

    小满心虚地咬咬下唇,眼睛不自然的眨啊眨,就是不敢看着对方的眼睛。

    “小满,告诉我,嗯?”陆离刻意放低了声音,带着些许蛊惑的意味,加上他捏着小满的下巴,那双墨黑的眼睛也一眨不眨的看着小满,让对方的心虚和隐瞒无处遁形。

    一时间招架不住,小满只得将今日在江府被别人误解的事情说了出来。

    若这件事情放在往日,或者是放在陆离出征的那几年,小满压根不会把这当成一回事,她会自我消解、自我安慰,绝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影响自己分毫。

    可如今不一样了,她身边有了陆离,对方心思细腻如发丝般,每次她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对方能第一时间察觉到,这样的时间长了,她自我消解的能力大大退步,如今连和人争吵这样的事情都会被影响。

    说起来,还是身边有了依靠,让她有了可以撒娇、生气、愤怒,闹小情绪的底气。

    因为小满知道,无论自己如何不开心、如何生气恼火,陆离都会来安慰自己,

    “你说的这个人,就是之前你提过的,那个特别喜欢你的人,是吗?”听着小满说了一大堆,陆离耐心依旧,他牵着小满的手,轻声问道,声音温柔的不像话。

    小满如实点头,脸上还带着些许的委屈:“早知道,我就直接亮出自己的身份了,否则也不会受这样的委屈。虽说江大人不会因为这样的事情而怀疑我,但是被人误解的滋味可真不好受。”

    她本来就是苏小满,做了这么多年绣活,风格早已稳定,故而在比赛下手绣绣品时,自然难以在短时间内将自己这种独特的风格抹去。

    也就是因为这样,才被人抓住了小辫子,说自己是抄袭苏小满的绣品,可自己本来就是苏小满,又何来自己抄袭自己这一说呢?

    看着小满委屈的模样,陆离噙着笑,伸出两只手在小满的脸颊上酒窝的位置戳了戳,“自己问心无愧就好了,又何必在乎别人的看法呢?等日后比赛结果公布,你的身份可以示人的时候,她们自然会知道自己曾经有多么愚蠢。”

    “尤其是,那个人口口声声说喜欢你,但却不会尊重别人,这样的人也不值得放过,知道吗?”

    小满咬着唇,眼皮耷拉下来,“可我还是还是有点”

    “小满。”陆离忽的唤道:“我有一个好消息告诉你,想不想听?”

    小满立刻抬起眼眸来,带着几分期待:“什么消息?”

    看着对方总算恢复了几分生气,陆离也稍稍轻松了些,他牵住对方的手,也不说话,带着人径直往书房内走去。

    “陆离,到底有什么好消息,你现在告诉我呗?”小满按捺不住,一个劲的追问,但直到到了书房内,男人都未发一言,卖足了关子。

    男人松开女人的手,继而转身去书柜中翻找着什么,小满在一旁看着,心里好似有根羽毛在轻轻地挠,让人心里痒痒的,不得不始终盯着对方看,生怕错过了什么。

    不知在书柜中翻找了多久, 陆离终于起身,转过身来面对小满的时候,他的手中拿着一卷黄褐色的羊皮卷,看起来年份悠久,不知是放了多少年。

    “这是什么?”小满好奇,不是说要告诉自己什么好消息的,怎么又拿出了这个东西?

    陆离笑笑,仍旧是不做声,他拉过小满来到桌前,将这幅羊皮卷在桌上徐徐展开,“看。”

    羊皮卷徐徐展开,小满定睛一看,发现这竟是沧澜国的地图。

    她心中隐隐冒出个想法,但却又不敢确定,但这颗种子却深埋在她心底,迅速的生根发芽,生长成参天大树,堵着小满的喉咙,逼迫她将自己心中最真实的猜测说出来。

    “猜出点什么没?”陆离挑着眉毛问她。

    小满咽了下口水,小心翼翼地摸了摸这皮质的地图,心中的那个疑问愈发按捺不住。因为这地图明显并非军事地图,且这张地图上在沧澜国富裕的城市上都标注上了一个小三角,尤其是都城的位置,标注着三个小三角。

    难道真的跟自己想的一样?

    她侧身看向陆离,“这是沧澜国的地图,你是想告诉我,沧澜的商队同意和我合作了,对吗?”

    最后的两个字,小满的声音轻之又轻,满是犹豫和不确定,但最了解她的陆离清楚,对方那满满的不确定和犹豫之下,藏着的是巨大的喜悦和期待。但因为害怕失望,小满根本不敢把这种心情表现出来。

    即便她真的猜对了。

    “对。”陆离给了对方一个无比坚定的答案,他指着沧澜的都城,“这是沧澜的都城,也是沧澜国最繁华的地方,我想,年后我们可能去不了桃源县了,因为我必须要去一趟沧澜,去亲自看一看我们的生意。”

    “陆离,你说的是真的吗?”小满的喜悦已经溢在了脸上,但却仍然不敢确定。

    陆离笑笑,转过身子将两手搭在对方的肩上,微微俯身对上对方的眼睛,嘴角噙着笑:“这就是我跟你说的好消息,怎么,不相信吗?还是不敢相信?”

    小满忙不迭点头,“我信,我相信你!可可你是怎么办到的?”

    若说只单单在东岚也就罢了,毕竟陆离的身份地位摆在那里,即便他不说,对方也会主动凑上来。可这次不一样,她想要合作的对象是沧澜国,是一个国家,是虽小但却也不能忽视的一个国家。

    更何况,前几天她的希望还跌到了谷底,她还以为自己就要错过这次机会了。

    “我用我国公的身份逼迫他们的。”陆离伸手捏捏小满白净的小脸,挑挑眉毛,笑着说道。

    小满十分配合地瞪大眼睛,“真的假的?”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