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五章 没有题目的比赛
    陆离干咳几声,“虽说我最近进宫比你频繁,但是你毕竟是朝廷官员,论起这些事情来,我可比不上你消息灵通。”

    眼看对方将责任甩的干干净净,魏修远登时急了几分,“哎哎哎!陆离,你这未免太不够意思了吧?我——”

    “魏大哥。”小满笑着打断,站在陆离身边,笑道:“你们接触的都是沧澜使臣,可能真的不知道这件事情,好了,我也不再说了,等明天我去江府问问,江大人应该知道。”

    “对对对,那个老狐狸什么都知道,你去问他就行!”魏修远附和。

    可陆离这么一听却不乐意了,他起身,侧身皱眉看着女人,眼中陡然闪过几丝危险,“江大人什么都知道?”

    小满尚且不知道危险即将来临,她抿唇笑笑,毫不忌讳的说道:“对呀,之前江大人还说要帮我引荐呢!我觉得吧,这沧澜国的商队应该过不了几天就会来找我了,到时候可得让门口的下人们留意着,千万别——”

    “小满。”陆离忽的打断的了女人。

    小满愣住,有些懵的抬头看着男人,眨巴着眼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而一旁的魏修远和夏婉柔两人手挽着手,肩膀靠在一起,都在抿着嘴笑,尤其是魏修远,还时不时的凑到夏婉柔耳边念叨些什么,惹得对方不小心笑出了声。

    陆离轻咳一声,旋即转身,“我家里还有些事情,先回去了。”

    说着,陆离拉起小满的手,快步走出了魏府。

    看着二人离开的背影,留在原地的夏婉柔掩唇轻笑,“没想到,陆离平时一副稳重的模样,但遇到小满的事情来,却像个愣头青。真是一物降一物,卤水点豆腐。”

    “谁知道呢,那江大人比小满大那么多岁,况且对她也没有别的感情,最多就是长辈对晚辈的关心和提携,没想到陆离还吃这个醋。”魏修远亦咧着嘴笑着说。

    然而,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情,小满却始终没想到明白,直到回到陆府内院的卧房,她都不明白陆离为什么突然将自己带回来。

    而且,回来之后陆离就绷着张脸坐在椅子上,闷闷的也不说话,连看都不看她一眼。

    小满愈发纳闷,她不由凑上前,微微俯身歪着头看着男人的脸,好奇道:“陆离,你怎么啦?刚才在婉柔姐家我是说错什么话了吗?你为什么要把我带回来啊?”

    陆离用余光扫了她一眼,鼻尖轻哼,却还是没应声。

    “陆离?”小满直接蹲下身子,双臂攀着男人的大腿,继续眨巴着眼睛看着对方,变着花样的称呼对方:“夫君?官人?相公、先生、郎——”

    “好了好了好了。”陆离实在承受不住,只得将人扶起来。

    终于哄得陆离说了话,小满那双大眼睛中盛满了笑意,她不自觉得凑到陆离身边,咬着下唇,小心道:“陆离,刚才在婉柔姐家,你为什么突然不高兴啦?是我说错什么话了吗?”

    闻言,陆离长叹口气,抬眸看着小满,有些无奈。

    他心中清楚,江启明对小满就是长辈的照顾,小满对待江启明也是如长辈般敬重,可方才小满提起江启明时眉飞色舞的模样,他这心里却也是真的有些许别扭。

    可若是这话说出来吧,那显得他也太过小气,好像不想让小满再和江启明接触似的。

    沉默的久了,小满不由在出声唤道:“陆离?”

    “嗯,没事。”陆离展露个笑,扬手揉揉小满的脸颊,“对了,你比赛的怎么样,还顺利吗?明天还要去吗?”

    一说起比赛的事情,小满登时兴奋起来,也顾不上问陆离方才为何那样了,她坐在陆离旁边的椅子上,将今天比赛的题目说了下,然后又说了自己的绣品等等。

    看着小满兴奋的模样,陆离也不由得扬起个笑,心中的那点子不平顿时烟消云散。

    “对了,还有一件特别好玩儿的事。”小满握着陆离的手,一边摩挲着对方的大掌,一边笑着说:“今天我和秦姐姐去江府门口排队的时候,遇到个女人,心气儿高的很,还爱挑事。”

    陆离听到这儿,不免的皱眉,略显担忧道:“那她没有为难你吧?”

    闻言,小满“噗”的一声笑出来,捏了捏对方的手掌,笑得眼睛都弯了起来,“我这次比赛不是用的假身份嘛,结果去江府的大厅等着的时候,才发现这个人特别喜欢我,说什么‘苏小满是最棒的’、’苏小满最厉害’之类的话,弄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然后呢?”陆离听得津津有味,觉得甚是有意思。

    “还能有什么然后,她又不知道我是谁,还能另眼相待?”小满噘着嘴,说:“她心气儿那么高,而且之前还跟我有过冲突,后面不针对我就算好的了。”

    不过说完这话,她未免对方担心自己,又补充道:“不过她心气儿虽高,但却想的简单,她想要为难我,还没那么容易!”

    “是是是,苏小满最聪明,也最厉害。”陆离噙着笑,宠溺地看着女人说道。

    这次的比赛共计三场比赛,只有在前两次比赛中拔得头筹的前二十名才能参加最后一次比赛,江启明会亲自监考进行挑选,好能选出最后的十个人。这十个人,可以选择进去江家,也可以选择另娶赏金,全凭个人,不会勉强。

    而此次比赛的前三名,无论如何选择,都会分别获得丰厚的酬金。

    参加这次比赛的人,或是想要那笔酬金,或是想要挣得名声,但更多的,还是想要成为江家的绣娘,或是在江家的商铺做活,或是给宫中的人做衣裳,那都比在上京的普通绣坊待遇更好。

    第一天的比赛,刷下去一半的人,因着每个小院子都有监考的人,比赛的结果当天就宣布了。故而次日一早众人再次排队进江府的时候,明显比昨天更快了些。

    秦春和小满仍旧是拉着手进了等候的大厅,不出意外的,她们再次遇到了昨天的那个红衣女人。

    她今天换了一身孔雀绿的衣裳,再加上那坠在耳朵上的金耳环和满头的珠翠,愈发显得肤如凝脂,富态逼人。只是不出意外,她今日穿的衣裳仍旧是满柔成衣坊做的。

    满柔成衣坊和上京其他店铺的风格不同,故而小满昨天一眼就看了出来,而今天秦春许是没那么紧张了,竟也瞧出来对方衣裳的端倪。

    她悄悄扯了扯小满的袖子,压低声音道:“掌柜的,她穿的衣裳好像是我们店铺做的。”

    “是,我昨天就看出来了。”小满扫了一眼正和众人说笑的孔雀绿女人,掩唇轻笑:“你没瞧见昨天她那副模样,那么喜欢我,也难怪买的衣裳也都是我们店铺的。”

    虽说她自己说出这话来的确有些怪,但事实摆在那儿。

    秦春也不免笑了笑,但旋即又撇嘴,“她那么喜欢您,还买咱们店铺的衣裳,昨天却那样对您,我想起来就生气。”

    “这有什么可生气的,她肯定没见过我本人呗,所以我一换了名字、身份,她就不认识我了。”小满压根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反而觉得好玩儿的很,她继续劝道:“咱们还是以比赛为主,这是江府,没人敢闹腾,你专心比赛就好了。”

    “嗯,我知道。”秦春郑重地点点头,“我一定不辜负掌柜的信任!”

    闻言,小满笑笑,抬手给秦春捏了捏肩,宽慰:“别那么紧张,就算得不了榜首也无所谓,毕竟我们的目的和她们不一样,我们不是为了做江府的绣娘,对不对?”

    听着小满的话,秦春心中总算轻松几分。的确,正如对方所说,自己又不是来跟这些人来抢江府绣娘的位置的,即便自己真的得不了榜首,那也还要后路可退。

    但掌柜的说归这样说,她却还是要努力,毕竟这次比赛是为了弥补她自己的遗憾,是为了证明自己当年是有资格走到最后,甚至于拿到榜首的位置的。还有,她更是为了像昨日那个红衣女子证明,自己可以拿到榜首,自己不是自负过头!

    正想着,门口处传来昨日那个男人,也就是江府管家吴兴的声音:“咳咳!大家都静一静,静一静!”

    说着,他将手中的簿子翻开,如昨日一般将众人分了组,然后再带着众人到了各自比赛的院落。

    今天的分组和昨天并不相同,但仍是不让认识的人聚在同一个院落中,故而今日,小满既没有和红衣女子分在一起,也没有和秦春在一起,而是和另外的两个陌生人去到了比赛的院落。

    “今日题目——”吴兴拖长了调子,将怀中的绢帛徐徐打开,绷着脸看向众人。

    只见那雪白的绢帛徐徐打开,里面竟仍是雪白一片,空无一字!

    “吴管家,这绢帛上怎么没字儿啊?”

    吴兴背着手将绢帛收起来,面无表情:“今天的题目就是——无题!大家自行发挥吧!”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