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六章 秦春不见了
    秦春叹口气,肩膀耷拉下来,垫着的脚也放平,她看着秦氏,有些无奈的说道:“只是一些店铺上的事情而已,娘,您别那么想苏掌柜,她对我很好。”

    “那你娘我对你不好吗?”秦氏忽的叫嚷起来,尖利的嗓音几乎要冲破房顶,“我辛辛苦苦把你养大,如今你不听我的话,反倒跟那个苏小满打得火热,连句实话都不肯告诉我,秦春,你可真叫我寒心!”

    不知怎么又扯到这件事情上的秦春愈发头疼,秦氏这些年也不知怎么了,只说不合她心意的事情,每每都要吵闹一番,每次都闹得惊天动地,恨不得让全上京的人都知道,有好几次,周围的邻居都被招惹了过来。

    若遇到个明事理的,还会帮着劝一劝,若遇到那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只会在一旁嗑瓜子,惹得秦春是愈发火大。

    “娘,时间不早了,您别这样嚷嚷行吗?等会儿将那些好事的邻居招来,又要看我们笑话了。”秦春头疼的揉揉眉间,语气很是无奈。

    可不说话不要紧,秦春一旦开口,秦氏就找到了机会从她的话中找毛病,大做文章:“好啊你,如今嫌我麻烦了是不是?秦春,你嫌弃我,看不起我,那我走!不跟你住在一起!省的你嫌我碍眼!”

    说着,秦氏转身就要去收拾行囊。

    “娘!”秦春彻底没了办法,只得软了语气解释:“我不是这个意思,娘,我不是不想告诉您,只是这是店铺的事情,我若说了,您也不懂。”

    已是深夜,入秋之后夜晚又凉的很,秦氏在上京也没有别的去处,现在不拦住她,若之后真的出了事,她肯定要后悔一辈子的。更何况,她心中也清楚,秦氏不敢真的离开,只是做做样子而已,她得趁对方没有离开,赶紧给对方个台阶。

    果然,秦氏停下手上的动作,不情愿的哼了一声,“那我问你,你们刚才究竟在说什么?”

    秦春叹口气,将人扶起来坐下,将方才和小满商议的事情一字不落的说了出来,然后说道:“娘,真的没什么,您别多想,苏掌柜她只是想圆我一个心愿而已。”

    “你既去参加那个什么比赛,那明日还去城外采买吗?”秦氏绷着脸,问道。

    秦春略想了想,便知道自己母亲在打什么主意,她转转眼睛,回道:“自然还是要去的,不过傍晚就会回来,之后便要专心准备比赛的事情了。”

    秦氏一听这话蹭的起身,声调登时拔高了八度:“什么?!那按照你这说法,明天也没时间去见那个男人了?这可不行,秦春,我不管你想什么办法,明天必须得给我去!听到了没?”

    说完,秦氏也不管秦春应不应声,便怒气冲冲的回去睡觉了。

    留在原地的秦春叹口气,靠在椅背上,她看着窗外的浓浓夜色,反倒是半点睡意都没了。

    苏掌柜说了,店铺那边她会安排,但这外出采买是早就订下的事情,恐怕这件事还得由自己去办,回来时必定就是傍晚,可自己还要准备几天后的比赛,哪里有精力和心思陪母亲去见那个男人。

    可若是不去,秦氏恐怕又要折腾一通

    如何抉择,还真是让人为难。

    夜色愈发深了,秋风从窗子里灌进来,正皱眉深思的秦春不由得大了个寒颤,她摸了摸肩膀,四下看了看,又往学林的屋子里转了一圈,帮孩子盖好被子,这才回屋休息去了。

    船到桥头自然直,届时该怎么办,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

    次日一早,趁着秦氏还没起床,秦春便早早地收拾了东西,去店铺留了个字条,便雇了辆马车出城去了。

    因着记挂秦春,秦春也等不及晚上,便趁着下午无事出了府来店铺找秦春。

    见她来了,众伙计忙放下手下的活计,纷纷围了上来。

    “苏掌柜,您来了,是来找秦姐姐的吗?”一个在店铺做的时间稍长些的女人过来,笑盈盈的招呼道。

    小满抿唇点点头,应道:“我和秦姐姐有些事情要谈,她出城还没回来吗?”

    昨日和秦春畅谈之时,她听见对方今日要出城采买,由于事情是早就定下的,她短时间内也没法子做出变通,只得暂且让秦春先将此事做了,然后再商议比赛的事情。

    只是没想到,到了这个时候,秦春还没有回来。

    “往日出城采买,往往傍晚就会回来,苏掌柜再等等吧,秦姐姐应该快回来了。”那伙计如是说道。

    小满应下,趁着秦春还没回来,她在店铺中等了会儿,又出门转了转,直到傍晚时分,太阳都快要落山,都没能等到秦春。

    眼看着小满越发着急,珍珠不由得也拧起了眉,她往城门的方向遥遥的看了一眼,却还是没看到对方的,她不由猜测道:“夫人,秦姐姐是不是直接回家去了?”

    就快到店铺打烊的时间了,若真的回来晚了,直接回家歇息去也是有的,但秦春明知小满今日找她有事,却还不来店铺,这未免有些说不过去。

    想到这儿,小满皱了皱眉,左右望了望,无奈道:“去秦姐姐家里看看,若还是没人,那我便明日再来吧。”

    话音刚落,不远处忽的传来一声怒喝:“苏小满!”

    小满下意识回头,却见秦氏怒气冲冲地朝这边走过来,她脚步飞快,一脸怒容,嘴里还不干不净的骂骂咧咧,也不知是出了什么事。

    见状,珍珠第一时间护在小满面前,皱眉盯着愈发逼近的秦氏,不悦道:“你干什么,夫人的名讳岂是你可随意呼唤的?!”

    “你给我滚开!”秦氏已然靠近,她一把推开珍珠,径直逼近小满。

    珍珠本想上前反驳,但被小满拦住,秦氏见状冷哼一声,阴阳怪气道:“别给我装什么好人,苏小满,我问你,我女儿秦春被你藏到哪儿去了?!说!”

    她大抵也没想真的要问出下落,只是来问责小满,故而没等对方回应,便又质问道:“昨晚我和我闺女说的好好的,让她回了城跟我去见个人,她答应的好好的,结果你昨晚去了一趟,不知给她灌了什么汤,她今日竟逃走了!苏小满,你好歹毒的心呐!”

    “秦大娘,我一直在店铺中等着,今日还没见过秦姐姐,您怎么这么说呢?”小满脸色不悦,但碍于对方是长辈,且不知发生了什么,只好如实解释。

    可谁知秦氏却连连摆手,很是不耐,她高声喝道:“你别给我扯这些有的没的!我们家秦春向来听话的很,如若不是你,她也不会突然毁约,我不管!今日天黑之前,你必须把秦春给我找出来!否则我就去衙门告你!”

    小满无奈的很,“秦大娘,您冷静冷静,秦春今日出城采买去了,可能还没有回来,您再稍等等,若她天黑之前还没有回来,我自会派人去找的。”

    “哼!苏小满,你这忽悠人的本事渐长啊!”秦氏压根不买账,一口一个苏小满的叫着,将满街的人都吸引了过来。

    因这条街挨着皇城,街上的人本就很多,再加上这满柔绣坊本就是这条街上最热闹的一处,大家都知道这成衣坊是国公爷夫人苏小满的店铺,故秦氏一大声嚷嚷,凑热闹的人很快就围了一圈。

    看情势愈发控制不住,店铺中的伙计都走了出来,和珍珠一起护在小满面前,以免让撒泼的秦氏上前。

    而秦氏见自己无法靠近对方,便愈发扯着嗓子嚷嚷,添油加醋的,将小满活生生描述成了拐卖她女儿的罪大恶极的凶手。

    她说的夸张,小满开始还辩解两句,后来心知自己这是秀才遇到兵了,便也懒得在说,任由秦氏在被人围起来的那个圆圈撒泼。

    正闹着,看热闹的人群中忽的走出来一个穿着蓝底白花外衫的中年女人,她看起来和秦氏极为相熟,一进来便凑了过去,关切道:“秦大姐,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

    撒泼的秦氏忽的顿住,旋即假惺惺地抹去两把泪,将方才的事情一字不落的告诉对方,甚至形容的更为夸张。

    那人点点头,“原来大姐您说的是真的,放心吧,若秦春真的被人拐了去,我一定帮你找回来。”

    “谢谢大妹子,不过郎志那边”秦氏转了转眼睛,故作犹豫的问道。

    郎志就是这女人介绍给秦春的那个男人,年纪比秦春大了一轮不止,从未娶妻,近几年富裕了,便开始考虑娶妻的事情,那人看到秦春自被休后没有再找,便搭上了秦氏。

    说起来,这人虽不是正经的媒婆,但却也牵了不少的红线,在这一带很是出名。

    “秦大姐放心,郎志是个通情理的,今日生气也皆因没等到秦春的缘故,待我将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他,他自会主动来跟您道歉,您就放心吧。”这人是最会看人、说话的,看秦氏眼睛一转,她就能猜到对方的意思。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