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五章 我要参加比赛
    “前几天王大娘说的那个男人,你看可还行?”秦氏拉着秦春的手,笑眯眯地问道。

    可秦春一点兴致都没有,她心不在焉的坐在秦氏对面,回了句:“还行吧。”

    秦氏喜上眉梢,抓着对方愈发不放手,说了一大堆对方的好处,末了,又不出所料的加上一句:“秦春,你年纪可不小了,再这样挑下去,以后你可怎么办?”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呗。”秦春打了个哈欠,很是没精神。

    每天从店铺里回来之后,自己娘都要来这么一出,今天是隔壁王大娘介绍的那个男人,昨天是对街张大婶介绍的这个男人,虽忘了这样的生活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但秦春很清楚的知道。如果自己再不嫁人,这样的生活会一直继续下去。

    前几年,秦春拿出了自己的全部积蓄在店铺附近买了处宅子,虽地方很小,但总归也是自己家,且距离学林的学堂很近,后来又陆续添置了些东西,一家人生活的也很快乐、幸福。

    只是,除却秦氏日日劝说她要尽快嫁出去。

    “秦春呐,娘这都是为了你好,你千万别觉得娘话多、唠叨。”秦氏拉着秦春的手,嘟嘟囔囔说个没完:“你瞧西街的张寡妇,那不也是年纪轻轻就被男人给休了?如今呢?人家转身就嫁给了董财主,你看看人家现在过得是什么日子?前呼后拥,一出门有三四个丫鬟跟着,多气派!”

    说完,看着秦春兴致缺缺的模样,秦氏笑了几声,将语气放柔许多:“当然了,娘也不是说你过得不行,你管着这么间铺子,月钱也不少,但是这样未免太辛苦了,你说是不是?”

    秦春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压根没认真听秦氏在说什么,故而对方在询问自己是不是的时候,她下意识地点头,应道:“是,娘说的是。”

    一听这话,秦氏脸上的喜色更甚,“那这样,听伪娘的,你明天先别去铺子了,先跟这个男人见一面。他虽年纪比你大些,但膝下无子,而且还有自己的大宅子,手下还有几个伙计,你若嫁过去,日子肯定比现在要滋润!”

    秦春想也没想就点了头,但很快就反应过来,她蹭的一下起身,抽回手,震惊道:“啊?!您您说什么?嫁人?!”

    “对呀。”秦氏面上仍是喜滋滋的。

    “不行,我明天还要去城外采买,没时间见人。”秦春马上变了态度,不容置疑的拒绝:“若真的要见,那也不是明天,娘,我明天还要出门,先睡了。”

    她不是不想嫁人,而是对于秦氏这种做法深恶痛绝,再者说,她现在靠自己,日子过得不也很好吗?为什么非要依附于男人,指望对方给自己更好的生活呢?

    还有学林,孩子也大了,即便自己真的要嫁人,那也得事先告诉孩子。

    眼看秦春真的收拾东西准备回卧房睡觉,秦氏登时急了,她三步并作两步冲到正在洗漱的秦春身边,严肃道:“秦春!这次无论说什么,你明天都要去给见见对方!什么采买,都是因为这铺子,你这婚事都耽误了!”

    “我可以去见,但不是明天。”秦春将头上的钗环卸下来,一边忙碌自己的事情一边说道:“我明天的确还有要紧事,这是早就定下来的,我真的去不了。”

    说完,她又抬眸看看自己的母亲,认真解释:“娘,我忙了一天,真的很累了,您不要再说这件事情了,好吗?”

    “你早就订下了,那我也早就跟人家订下了呀!到底是你那破铺子重要,还是自己的终身大事重要?”说着,秦氏叹口气,陡然换了个口气:“秦春,不是娘逼你,你看看自己都多大了,再不嫁人就真的来不及了!”

    年纪轻轻,孩子还没长大就被男人给休了,如今还不趁着还有几分姿色,尽快找个男人嫁了,反倒终日忙碌店铺的事情,也不知道这女儿是中了什么邪!

    秦春自是不知自己母亲的心思,不过她现在急于去休息,明日好能早些起床出门,故而她也没时间想那么多,而是认真的跟秦氏解释:“我真的去不了,若是非要明天见不可的话,那就傍晚吧,届时我也应该从城外回来了。”

    “傍晚”这个时间,太阳都快下山了,四周也渐渐冷下来,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可女儿好不容易妥协,秦氏一时间犹豫起来,拿不定主意。

    秦氏还在犹豫,秦春这边却忙完了,她起身拿过毛巾擦去脸上的水珠,拍拍母亲的肩:“那我先回去休息了。”

    说完,她快步跑回自己的卧房中,钻进床上的被子将自己卷起来。

    可躺下还没多久,门外忽的响起急促的敲门声,秦春将被子拉高了些,有些不耐的皱起了眉,心说:母亲怎么还没完没了了,不是答应她明日会去见那个男人了吗?怎么又来烦自己了?

    敲门声响个不停,秦春愈发烦躁,当她正想不耐烦吼几句的时候,外头忽的响起秦氏的声音:“秦春,你们掌柜的找你来了,还不快出来?”

    一听这话,秦春困意全消,她一骨碌从床上起身,连外衣也顾不上披,匆匆穿上鞋便打开了门。

    只见小满钗环全无,身上只披着一件外袍,且看样式和长度还是男人的,她脚下的鞋上沾满了泥土,一看就知道是匆匆跑来,再环顾四周,连个陪着的人都没有。

    “苏掌柜,您怎么穿成这样就来了?”秦春急忙上前,关切的摸了摸对方的手,冰凉一片,让人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这么晚,又是独身前来,披的袍子还不是自己的,身边也没有下人,难道是跟国公爷吵架了,一气之下跑出来了不成?

    一想到这儿,秦春愈发着急,眉宇之间都笼上了几分忧色。

    小满还正犹豫的不知该如何开口,哪里知道秦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想了这么多,她抓着对方的双手,抿了抿唇:“我们去你卧房说,可以吗?”

    秦春扫了眼秦氏,然后点点头,“走。”

    小满和秦氏曾有些些矛盾,如今有些事情不想当着她的面说,也是有的,她可以理解。

    两人到了秦春的卧房,待秦春关好房门后,转身说道:“现在可以说了吧,我娘绝对听不到了。”

    “秦春,你知道江大人要在过段日子要办一场关于绣工的比赛吗?”小满就是为了这件事情来了,也懒得再绕弯子,故而一开口就说了自己的来意:“我要去参加这场比赛,你呢?想去吗?”

    秦春一时愣住,没反应过来对方此话的意思。

    小满继续说道:“前几年,咱们一起参加的那场比赛,因为有小人作祟,你不得不退出,而今江大人又举办了一场只关乎于绣艺的比赛,我想着你肯定有兴趣,故而特地来问问。”

    满柔成衣坊的老周尚且知道这场比赛,而身为三家店铺中手艺最精湛的秦春,自然也对这场比赛略有耳闻,只是她受了自己的委托,还得忙着店铺的事情,小满生怕对方因此而放弃,所以特地来问一遭。

    “可店铺那边”秦春的确早就知道了这场比赛,早在小满等人还没有回京的时候,可她还得看管店铺,哪里有那么多时间和精力去参加比赛。

    “这个你不用担心,你只说,想不想去?”小满兴致盎然的看着对方,眼睛亮晶晶的。

    秦春咬了咬唇,盯着对方的眼睛,半晌后点了点头,眼神渐渐坚定许多:“我想去。”

    并非只为了取得名次、赢得荣耀,更重要的是,她要弥补当年的遗憾,要证明自己,并在这场比赛中突破自己。况且苏掌柜深夜来访,就是想要弥补她当年的遗憾,她岂有不应之理。

    “好!”小满起身,紧紧握住对方的双手,欣喜道:“那好,店铺那边我来安排,这几日你专心准备。”

    两人商议一番,眼看时间不早,秦春又将人送了回去,原是要送回陆府的,却不想刚到胡同口,陆离就过来接人了。

    秦春之前的疑惑打消,看着小心带着女人离开的陆离,她心中感慨:若真的要嫁人,那也得嫁个真心实意对自己好的,身世、门第和手中有多少钱,那都是次要的。

    如此一想,她愈发不想和母亲一起去见那个男人。

    “吱呀——”

    小心翼翼地推开门,秦春踮着脚尖,轻手轻脚的往卧房的方向走去。

    但还没走两步,身后忽的传来一声轻咳,秦春身子一愣,忙不迭回过身去,看着板着脸,一言不发的秦氏,她不由得抿出个笑,“娘,这么晚了,您怎么还没睡呢?快去睡吧,我不打扰您了。”

    说完,她作势就要转身往自己的卧房方向走。

    “站住!”秦氏阴沉着声音喝住,不悦道:“那个苏掌柜又蹿腾你干什么了?”

    她向来看不上那个苏小满,如若对方不是自家女儿的东家,她才不会让她们两个人来往。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