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章 默契合作
    果不其然,正如他们猜测的那样,一听到知府的呼救,林乐立刻转过身去,不耐嚷嚷:“瞎叫唤什么!”

    “林先生,林先生!”知府挥舞着两只胳膊,都快哭出来了,“林先生救救我,我不想死,我还不想死啊!”

    趁着两人说话的功夫,孙斌一个箭步冲上去,林乐正扭着脸跟知府说话,完全没注意到身后的异动。

    “你别叫了,没看到我这边还——啊!”

    林乐整个人被孙斌扯向后边,脖子被对方的胳膊锁死,他之前拿着的刀也落在地上。

    见状,孙斌带来的士兵顺势上前,将所有的官兵一一围住,顺带从狱卒身上拿出了钥匙,将陆离等人的锁链全部打开,蒙面人也勒紧了知府,没给他半点机会离开。

    “林先生!林先生救我!”知府还在叫喊,眼泪一串串的往下流,乌纱帽和官服全都乱了,头发被汗水打湿成一缕一缕的贴在脸上,狼狈又滑稽。

    但此时的林乐被完全掌控在孙斌手上,连自身都难保了,更别提还要救他。

    局面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陆离等人终于得以自由,小满扶着他,夏婉柔扶着魏修远,四人都在孙斌面前,先是谢过对方,旋即才开始商量日后的处置。

    蒙面人也摘下了面巾,众人这才看清楚,原来他是奉命保护陆离等人的暗卫。

    暗卫兴冲冲地跑到陆离面前,“国公爷神机妙算,卑职佩服!”

    在林乐跟魏修远在地牢对话的时候,这暗卫就躲过层层防卫,顺利进入了关押陆离的那件牢房,经过暗卫的报信,陆离得知了孙斌已经赶来的消息。

    二人利用仅有的几条消息决定策划这场事情,既是为了让知府看清林乐的为人,也是为了拖延时间,好支撑到孙斌赶来。

    幸而一切顺利,林乐为了自保没有去救知府,而知府也一如陆离之前所见过的那么胆小,一旦发现自身难保定然会咋咋呼呼,届时一旦分散了林乐的注意力,那剩下的事情就简单多了。

    听完暗卫的叙述,孙斌愈发的佩服陆离,不由赞赏道:“早就听闻国公爷智计无双,有勇有谋,今日一见,竟比传说中更为聪慧,在下佩服。”

    同样是带兵打仗,且这孙斌比陆离还要大上一轮不止,但他却听说过不少陆离的传说,经此一事,他对陆离不禁更加佩服。

    陆离却只是摆摆手,虚弱的笑笑,“没什么,事情能够如此顺利,都是孙大人的功劳。对了,接下来这些事情该如何处置?”

    “皇上派来支援的人过不了几天就到了,孙大人,这几日还麻烦您先监管运城。”魏修远拱手说道,“您日夜赶路过来救我们,真的辛苦您了。”

    孙斌摆手,“这算什么,看你们这装束,想必是刚从地牢出来吧?我听说国公爷还受伤了?你们快去休息,这边的事情我来处理,放心吧!”

    “既然如此,那就谢过孙大人了。”陆离脸色苍白,若无小满的搀扶,恐怕就要支撑不住,他郑重的给对方行礼,谢过对方之后,这才走了。

    暗卫跟随四人一路回到宅院中,两个孩子手牵手出来迎接,看着两个孩子水灵灵的模样,四个人不由得都如释重负的舒了口气。

    “父亲,娘亲。”陆望舒走到陆离身边,拽着男人的裤脚,仰头看向男人,“父亲,您没事吧?”

    陆离扬唇笑笑,“我没事。”

    一旁的子衿见状也去问自己的父亲,学的有模有样,煞是郑重,惹得魏修远和夏婉柔都轻轻的笑了起来。

    只可惜魏修远之前被锁链磨的厉害,即便是隔着衣服,胳膊和脚腕处都被磨红了皮,再加上一夜一天没有吃饭,他此时虚弱的很,连打趣的力气都没了。

    陆离的伤还没好,两个男人都得各自的夫人扶着,两个孩子没人抱,只得再次乖乖的跟着大人回去。

    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太突然,他们没想到林乐就是那个人,更没有想到林乐妄想造反,而之后发生的事情就更难以置信了。本以为林乐在运城这么多年,理应实力雄厚,却不想孙斌一到,局面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如今林乐被抓捕,被他带走的车夫也被孙斌放了出来,只是经过这短短几天的折磨,车夫早已不成人样,幸而他们从上京带来的可信了大夫,这才得以诊治车夫。

    只是眼下车夫还不能说话,只能终日躺在床上,不过陆离的伤也没好,皇上的命令也没到,他们也并非急着离开。既然现在林乐等人已经被孙斌控制住,他们便也彻底放心留下来,等待一切尘埃落定之后再启程。

    这几天过的如同梦一般,小满看着躺在床榻上安睡的陆离,总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距离孙斌入城已经两天了,这两天内,那个知府将自己所知道的事情都一字不落的招了出来,林乐更是自知大势已去,半点反抗之意也没了。

    外面一切顺利,然而陆离,自那日从府衙回来之后,却一直躺在床榻上没有醒来。

    他躺了两日,小满就衣不解带的在床榻边上照顾了两日,茶饭不思,整个人瘦的厉害。望舒年纪虽小,但却最近发生的事情却心知肚明,故而这一日,他在午饭过后也来了卧房内。

    他再一旁安安静静待着,也不看书了,就和小满一起看着床榻上的陆离,小脸皱在一起,那双水灵灵的眼睛中盛满了担忧。

    “娘亲。”望舒抬头看向小满,奶声奶气的说:“父亲这是怎么了,他什么时候能起来?”

    小满侧身摸了摸孩子的头,悠悠的叹了口气,然语气和眼神却十分坚定:“他只不过是受了些皮肉伤,很快就会好的,放心。”

    望舒咬了咬下唇,再次转身看看躺在床榻上的父亲,旋即低头想了会儿,伸手攥住小满的手掌,重重的点了点头:“嗯。”

    自他记事起,父亲就已经辞去了将军的职位,故而父亲那些威猛英勇的事迹,他大多都是从魏叔叔和旁人的嘴里听到的,从未亲眼见过,

    可即便如此,望舒却从未怀疑过那些事情的真实性,他对父亲的崇拜和敬仰,是从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感受到的,即便没有这些事情,他也会一如往常那般尊敬父亲。

    尤其是这一次,听到暗卫说父亲如何和贼子对抗对峙,他心中更是激情彭拜,对父亲的敬仰更加深几层。

    想到这些,望舒再次看向小满,语气较之前坚定很多:“娘亲,以后我也要成为爹这样的人。”

    末了,他又加上一句:“我也要成为大英雄。”

    小满闻言不由扬起唇角,宠溺的揉揉孩子的头,眼睛笑得弯弯的,“好。”

    母子俩正说着话,床榻上的陆离忽的出了声。

    小满闻声忙起身查看,看到微微睁开眼睛的陆离,她立刻俯身,低声道:“陆离?你醒了?”

    说着,她又吩咐望舒:“快,望舒,快去请大夫来。”

    望舒乖乖的起身跑向外面叫大夫。

    看着孩子跑出去,陆离扯了个无奈的笑,他扬手握住女人的手腕,“小满,我没事。”

    他只是太累了,看到孙斌来了,得知一切都快要尘埃落定,他也能安心休息。却不想因着伤势的缘故,一躺就是这么多天,反倒让他们担心了。

    听完陆离的解释,小满仍是不放心,她反握住男人的手腕,将被子掀开又查看了一遍对方的伤势,确定一切无虞之后,这才坐下。

    还没说话,可巧大夫就来了。

    大夫再次检查了一遍陆离的伤势,又坐下细细的为对方把了脉,原本皱在一起的眉终于舒展,只听他说道:“国公身体底子好,这伤势已无大碍,接下来只需好好调养,不出两个月便能康复。”

    “多谢大夫。”小满点头应道,总算松了口气。

    大夫摆摆手,起身说:“夫人,我去给国公爷开药,先告退了。”

    待大夫出去之后,望舒趴在床榻上,看着脸色仍旧有些苍白的陆离,轻轻叹口气,“父亲,您这几日一直躺在床上,母亲日夜守着您,连饭都没好好吃。”

    往日寡言的望舒忽然说了这么多话,还有几丝告状的意思,陆离不由轻笑几声,抬眸看向一旁的小满,眼神却多有几丝责备。

    小满心虚地撇撇嘴,别过脸去没说话。

    陆离没说话,而是作势要起身,小满见状忙上前给男人背后多垫了两个枕头,扶着男人靠了个舒服的姿势,这才作罢。

    “望舒,这几日我没能督促你,那些书你可都看了?有什么想法没有?”陆离心知小满也是放心不下自己,故而也没再苛责对方,反而问起望舒的功课来。

    望舒乖乖点头,乖巧道:“父亲让看的那几本,我都看了,只是有些字我还不认识,而且有些地方深奥晦涩,我百思不得其解,还希望父亲尽快康复,也好指导我的功课。”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