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四十四章 只是例行询问
    “林先生,您说我们这样做,是不是有些不合理法?”知府拱着手,微微弯腰站在林乐身旁,额头冒出细密的汗,两道眉拧在一起,满是忧愁和为难。

    再怎么说,这府内的人也是皇上亲封的国公爷,还有一位是朝廷重臣,不满三岁的小世子,夏家的千金和一品诰命夫人也在里边,他这一小小的运城知府,一大早就来府门堵人,未免有些过分。

    可他和林乐相交多年,对方一手扶持他坐上知府的位子,若这个时候忤逆林乐的意思,这位子同样保不住。

    眼看这知府害怕的样子,林乐一个眼刀甩过去,冷哼一声:“有我在这儿,你怕什么!”

    “可那两个人毕竟——”知府哈着腰,脸上赔着笑,还试图解释几句。

    但话没说完,就被林乐厉声打断:“那两个人怎么?他们是被陆离杀死的!我这还有目击证人,你怕什么?杀人偿命,你身为运城知府,难道连这点道理都不明白?纵然他是国公爷又如何,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他又并非皇亲国戚,现如今半点实权都没有,在你管辖的地界杀了人,你连管教的胆子都没了?”

    一番话说下来,那知府是连连点头,一边擦汗一边应道:“是是是,林先生说的对,我这就叫人再去催一催。”

    说着,知府向后招了招手,示意官兵去门前去催。

    官兵领了命令,忙不迭跑上台阶,但扬起的手还没落在门上,厚重的木门便“嘎吱”一声自己开了。

    门后站着夏婉柔和小满,两人被丫鬟扶着出了门,在门前站定。两人都是一副淡然的模样,丝毫没有被围满了府邸的官兵吓退。即便是当二人看到林乐的时候,面上也是冷冷淡淡的,对他的出现并不意外。

    不过小满在开口说话前,还是扫了林乐一眼,低呼一声,不过这惊讶的模样且十分夸张,明眼人一眼就知道是装出来的,她说:“林先生?您怎么也在这儿,是和知府大人一起来抓人的吗?”

    林乐面无表情,瞥了一眼小满却没说话。

    一旁的知府见状忙道:“林先生的私塾昨晚遭贼,居住在私塾的两名书童也不幸被杀。昨夜,有人看到陆呃,国公爷出入私塾,为寻求真相,也为了给林先生一个解释,故而下官清晨叨扰贵府,还望见谅。”

    话音刚落,夏婉柔冷笑几声,视线定定的落在林乐身上,语气中满是嘲讽之意:“林先生,那两名书童到底是怎么死的,想必没有人比你更清楚。如今你却到这儿来,让我们给你一个解释,这未免太过可笑了吧?”

    “魏夫人说笑了。”林乐处变不惊,面对这样明晃晃的指责也没有动怒,那张脸仿佛是被浆糊黏住了似的,眉毛都不曾动一下。

    可夏婉柔只是冷哼一说,便不再说话。

    两人都知道,两方现在已然撕破了脸,那便也没必要在维持之前的假象,尤其是林乐公然带着知府来抓人,这和主动宣战的意思无二,故而,夏婉柔才懒得给他好脸色瞧。

    这样的白眼狼,当年是他们一家瞎了眼。

    眼看气氛就要这样僵持下来,知府急的挠了挠头,想要尽快将事情办了,“两位夫人,下官只是想要找国公爷问问话,并不——”

    “只是问话?”小满打断,一双眼睛冷冷地看着知府,顺着台阶下来走到对方面前,虽长得比对方矮些,但气势却丝毫不输,“若知府只是问话,那又何须带这么多官兵过来?方才你口口声声说有人亲眼看到陆离出入私塾,那人呢?他作为人证,难道不应该过来和所谓的嫌疑人对质吗?”

    知府节节后退,豆大的汗珠不断的往下落,慌张至极。

    这件事本来就是林乐一早过来通知他的,其中的细节他全然不知,就连这说辞也是林乐教给他的,如今被小满这样一问,他心虚的很,哪里还想得到应对的策略。

    “还有,你口口声声说陆离涉嫌杀死书童,可知府大人,您有没有想过,他为什么要杀死那两个书童?我们长时间生活在上京,从未来过运城,更是从未和两个书童见过面,陆离怎么会无端端的就要杀死他们?”

    小满继续步步紧逼,语气愈发的严肃,吓得那知府小腿打颤,身形晃来晃去,冷汗将领口都浸湿了。

    看到自家知府被一个女人逼问的节节后退、脸色发白,周围的官兵都有些楞,有些人想要去劝,但一看到林乐尚且泰然自若的站在一旁,没有出声,他们便也敛了这个心思,悄悄地磨蹭着往后退了退。

    夏婉柔站在台阶上,静静地看着眼前这一切,她藏在袖子中的手用力攥紧,手心满是汗珠。

    希望这一切能够如他们预期的那样发展。

    “够了!”

    不远处的一声低吼将夏婉柔的思绪拉扯回来,她忙抬头看去,却见那知府终于硬气起来,虽说是硬气,但只是没有在发抖了而已。

    “你一个女人,不好好在后院待着,跑到前头来干什么?”知府绷直身子,竭力表现出一副威严的模样,“本官是来找陆离的,跟你没关系!若再敢妨碍公务,小心本官本官”

    说到这儿,知府忽的卡了壳。

    他只是一个四品知府,而眼前这女人却是皇上亲封的一品诰命夫人,纵然对方没有实权,但从这品级上论,他这个知府还没有处置一品诰命夫人的权力。

    小满当然也想到了这一点,她忽的笑起来,但这笑却满是讽刺:“知府大人,还是等你什么时候能混到更高的位置上去,再谈处置不处置我吧。”

    说完,她转身重新回到夏婉柔身边,“你们要来抓人我当然没意见,也不敢阻拦官府办案,但凡是讲个章程法度,若你们能拿出确凿的证据来,我自然半个字都不会说,但若是没有”

    她冷哼一声,眸光陡然凌厉几分,“那就别怪我不给你们脸面!”

    “婉柔姐,我们进去!”说着,小满搭上夏婉柔的手,作势就要回去。

    但还没等她们迈过门槛,林乐忽然开口说道:“两位夫人,莫不是想就这样混过去吧?”

    小满和夏婉柔脚步一顿,她搭在夏婉柔手腕上的手亦是一颤。

    这个林乐,该不会发现什么了吧?

    “魏夫人、陆夫人,知府只是按照人证的说辞来例行询问而已,你们慌什么?又怒什么?”林乐慢悠悠的踩着台阶上来,原本环在胸前的手现在背在身后,他走到小满面前站定,定定的看着对方。

    小满不由得咽了下口水,竭力保持镇定:“所以呢?林先生想借此说明什么,证明陆离的确是杀人凶手吗?”

    林乐轻轻一笑,“如知府大人所说,我们此行不是来抓捕国公爷的,只是根据人证的说辞,例行询问而已,压根没动过抓捕的心思。”

    “那这些官兵呢?”夏婉柔有些激动,她脸颊微微发红,眼睛死死的盯着林乐,又是愤怒又是不甘,“你们带这么多官兵来,难道是为了摆场面,好看的吗?”

    只要一旦同意让他们进府,那后面的场面就远远不是她们两个可以掌控的了。陆离身受重伤,至今躺在床榻上,而魏修远又不会武功,皇上赐的几个暗卫又死的死、伤的伤,只剩下寥寥几人,如何能抵挡得住这么多官兵?

    他们口口声声说只是例行询问,但这只不过是看起来正经的借口罢了。

    林乐站在门口挡住二人去路,满身倨傲:“两位夫人,只是例行询问而已,若是心中无愧,想来问问也没什么吧?”

    说着,不等小满再说话,他便大手一挥,“给我进去,找到陆离问个清楚!”

    “我看今日谁敢进!”小满怒喝一声,转身瞪向知府,威严扫视台阶下其余官兵,“擅自闯入朝廷重臣私宅,你们知道这是什么样的罪名吗?纵然这儿不是上京,你们也不该如何放肆!”

    根据三人之前的计划,现如今围在府邸周围的所有官兵应该都已经放低了警惕,且知府带着这么多人过来,城中的守卫也松懈许多,她必须得多争取一些时间,好能保证向外求救的暗卫能够顺利出城。

    小满攥紧了手心,衣裙下的双腿微微发抖,她咬紧牙关,提着一口气,努力装出威严的模样来,好能震慑住台下众人。

    可她这次要面对的不仅仅是台阶下的官兵和知府,还有林乐。

    “陆夫人,您在上京,也是这般借题发挥吗?”林乐冷笑。

    小满的背影微微发颤,已然是快要坚持不住。

    夏婉柔见状气极,拔高音调怒道:“林先生,往日我夏家对你不薄,你今日又何必把我们逼到这个地步?当年若没有我爹和修远从中周旋,你怎么可能会好生生的站在这儿?林乐,就算你不懂知恩图报四个字怎么写,但你至少不要借机反咬我们!”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