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四十一章 连夜搬走
    当年林乐惨遭贬黜,经魏修远和夏家百般周旋,这才得以不用去苦寒之地受苦,而来到了风景不错的运城。虽说运城比不上繁华富饶的康城,但比起那天气无常的边疆来说,已经是好了太多太多。

    的确,在林乐得知自己不用去边疆的时候,他非常的感激魏修远和夏家,甚至于想要用后半生来报答他们。

    可很快,当他到达运城之后,才发现一切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运城的官场和朝堂无异,依旧排斥他这个说真话的人,依旧看不起他这个没有背景的新人,更何况他那时正被皇上所厌恶,运城的人自然审时度势,压根不让林乐参与重要的事情中去。

    时间长了,林乐觉得这样的生活没意义,可若是辞官的话,他也就没了生活来源,别说家中父母,就连他自己的温饱也不能保证。

    就在林乐纠结为难的时候,陈沪被皇上赶去了康城,而长公主,也在这个时候联系上了他。

    时至今日,林乐都不知道长公主为什么要联系自己,毕竟当初是夏家救了他,而陈沪被贬来康城也和夏家有关,按照道理来说,他和陈沪小侯爷理应是水火不容的。

    可当时林乐正处于崩溃和自我怀疑的边缘,长公主的来信让他突然看到了自己的价值,他毅然辞官,开始了为长公主效命的生涯。

    一开始只是看护陈沪,后来时间长了,长公主开始将一些重要的事情交给林乐,再然后,长公主被软禁,陈沪得了花柳病日渐虚弱,林乐就慢慢接手了长公主之前在运城和康城的各项事宜。

    如今,别说是长公主,就算是皇上来了,恐怕也拦不住林乐的这一颗狼子野心。

    当然了,林乐秘密部署这么多事情,肯定要有一块不能被外人打扰,且不会让任何人起疑的地盘,这块地盘,就是他所承办的私塾。

    故而当陆离和i魏修远执意要去私塾的时候,林乐不得不紧张起来,百般阻挠。

    可越是这样,魏修远就越是好奇:“林乐,那私塾里到底有什么秘密,看都不能让我们看了?”

    “瞧你说的,哪里有什么秘密,你们千万别多想。”林乐心虚应付,暗地里急的直冒冷汗,不停地去擦额头上的汗珠。

    他虽暗地里筹谋了那么多的事情,甚至于妄想推翻当朝皇上,但当林乐面对旧时好友的时候,却依旧镇定不下来,心中乱的不得了,没了往日的处变不惊不说,还露出了那么多的马脚。

    只不过这个时候他忙着推辞,没心思顾着弥补漏洞罢了。

    正当魏修远和林乐几分争执不下,陆离忽的开口:“既然林先生不方便,那我和修远就不去打扰了。”

    两人闻言皆是一愣。

    魏修远有些摸不到头脑,不是说林乐的私塾有问题吗?怎么突然又不去看了?

    林乐率先反应过来,忙道:“多谢陆大哥,今日是我准备不周,改日将私塾整顿好了,一定会请二位前去。”

    说完,他又拱了拱手,满脸歉意:“林某突然想起来,家中还有些事情没有处理,魏大哥、陆大哥,抱歉,我今日不能陪你们了,得先回去一趟。”

    “轻便。”陆离微笑。

    很显然,到了这个时候,林乐也看出来他们对他起疑了,故而才挑了这么个拙劣的借口,他这么急着逃走,想必是去处理私塾的事情,正巧,他们也可以借着这个机会跟上去。

    就这样,林乐来了不到半柱香的时间就又走了,且走的时候行色匆匆,满头的汗珠,脚下的步子又快又乱,显然已经慌了。

    等林乐走了,魏修远急不可耐的攥住陆离的胳膊,看着对方离开的方向皱紧了眉,“陆离,你搞什么?不是说要去他的私塾看看的吗,你怎么又突然变卦了?”

    “我什么时候说不去看了?”陆离转过身来反问,嘴角带着几分挑逗的笑。

    魏修远本就是个急性子,哪里有心情跟陆离打哑谜,他又气又急,最后无奈的叹口气,十分郑重的说道:“陆离,我们这次要做的事情很危险,你应该知道吧?”

    陆离看他认真起来,也忙轻咳几声,敛了笑意,认真道:“我知道,不过修远,现在还不是动手的最佳时机。”

    “我们这次拖家带口的来了,弱点和软肋本就非常之多,更何况我们的敌人还是对你无比熟悉的林乐,他的实力有多雄厚,我们目前还不得而知,但我可以肯定,我们两个和那十几个暗卫,绝对不是林乐的凶手。”

    听对方这样一说,魏修远不由得沉下性子来想一想。

    依照目前他们所掌握的信息,林乐手下的人应该都聚集在城东一带,他的手下身手不凡,连皇上的暗卫都可以轻而易举杀死,而且他还和城外温泉池的店家有些来往,说明他在运城及周围的人脉关系亦不可忽略。

    林乐在运城辛苦筹谋这么多年,终于忍不住在半年前朝廷官员治理河道的时候出手,百般阻挠治水的进程,且十分小心地没有留下任何证据,足以说明他手下的谨慎和厉害。

    做个最坏的打断,林乐是否要激起民愤,好借着这个由头来颠覆东岚?

    细细的想下来,魏修远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他侧身看向陆离,眼神俨然已经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我目前的想法是,先将这边的情况写好书信,然后让人快马加鞭的送去上京,我们先跟林乐周旋着,等皇上的人来了,我们再做下一步行动。”陆离皱紧眉头,言语之间闪过些许的犹豫和不自信。

    魏修远想了想,旋即摇头,“运城到上京,就算送信的人不眠不休,来回也要半个多月。等皇上的旨意下来的,我们早就成了案板上的鱼肉,事态的发展远远不是我们所能掌控的,那样太被动了。”

    的确,可如今,还能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吗?

    陆离皱紧了眉,随意找了把椅子坐下,“你有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我其实哎,我也没有。”魏修远垂头丧气坐下,闷闷不乐的,很是忧愁。

    万万没想到,林乐居然成了这样的人,早知如此,他不应该这么早就通知林乐的,现在好了,林乐早在半年前就开始准备,他们这些前几天才到运城的,哪里是他的对手。

    陆离叹气,“眼下最要紧的还是先通知皇上的好,等着晚上,我再去林乐的那个私塾瞧一瞧。”

    “也只能这样了。”魏修远应道。

    事情仿佛陷入了死局,两人坐在正厅内,紧皱着眉头,谁也不说话,气氛沉闷的很。

    一直到了正午,外面热烈的阳光火辣辣的撒进屋内,外头的婆子、丫鬟招呼吃饭,陆离才起身,他拍拍魏修远的肩,“好了,等下吃饭的时候不要表露出什么来,剩下的事情我在想办法。”

    说完,陆离转身就要去饭厅。

    但还没等他转身,魏修远就一把攥住了陆离的手腕,陆离回头,诧异挑眉:“怎么了?”

    “陆离,这件事情是我连累你的,如若没有我,你和小满现在肯定正游玩的开心,哪里还需为这些事情忧心。”魏修远很是愧疚。

    更何况,他也远远没有想到,在这个不算富饶的运城,竟然还藏着这样的阴谋诡计,更何况,这人还是他之前颇为信任的林乐。

    陆离闻言轻笑一声,“你知道就好,下次再有这样的事情,我可就不陪着你了。”

    说完,他反手握住对方的手腕,微微用了些力气将人带起来,“好了,小满她们肯定都在饭厅等着了,咱们若再不去,她们就得起疑了。”

    “好。”魏修远笑笑,收回手随着陆离一同去了饭厅。

    城东的私塾内。

    林乐坐在暗室内,双手攥得紧紧的,他低头看着脚下的地砖,思绪却早已不知神游到了哪里。

    今日几番交谈下来,他已经能确定陆离和魏修远对自己起疑了,其实昨日陆离问他的时候,林乐心中已然有了几分戒备,今天特地早早的去,也是为了试探二人的态度。

    如今看来,他们果真已经开始怀疑自己,而且还盯上了这座私塾。

    这儿不能久留了。

    “吱呀——”

    半掩着的门被推开,一青衣小厮走进来,恭敬行礼,“先生,一切准备就绪,可以动身了。”

    林乐收回神思,起身应道:“知道了,吩咐他们开始收拾吧,切莫留下任何让人起疑的东西。”

    “是。”

    这座私塾是不能久留了,但眼下还没找到更好的地方,没办法,林乐只能吩咐下人让所有的人暂且居住在自己的府中,虽这样一来不方便行动,但总归不会让陆离他们那么快追查到自己所做的事情。

    想到这儿,林乐咬紧了后槽牙,心想:陆离啊陆离,我和你无冤无仇,你现在又并非朝廷命官,为什么还要来运城,为什么非要跟我作对!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