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四十章 林乐求见
    “什么?!咳咳咳——”震惊之余,便是如何也止不住的咳嗽。

    那么多的暗卫,竟都是林乐的人杀死的吗?

    林乐一个教书先生,怎么会

    魏修远抹了把嘴角,起身看向陆离,眼中是如何也掩饰不住的惊慌:“皇上要我们查的人,会不会就是——”

    陆离一把捂住他的嘴,然后皱眉摇头,“事情还没确定之前,先不要这么早的下定论。刚才暗卫说了,车夫没死,只是失踪,看来接下来的几天我得好好找一找这位车夫了。”

    “没死?”魏修远又是一声惊呼,他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车夫是我们从上京带来的,万一林乐将他带走”

    车夫对他们此行的目的也是略有了解,万一林乐将车夫抓走,严刑拷打之下,不知道他一个普通人能不能经受得住。

    陆离自然也想到了这一点,他拍拍魏修远的肩,似是安慰,也像是鼓励,他沉着声音,边打量四周边说道:“接下来几天你好好守在府中,我会带着几个暗卫出去追查真相,顺便将那车夫救回来。”

    说完,陆离扶住魏修远,“目前最重要的是,我们得将这府中的守卫及时变更,否则林乐对这儿这么熟悉,难保他今夜会再次杀来。”

    在下午的商讨中,他已经显露出了对林乐的怀疑,对方虽当时已经辩解了一通,在场也没人继续怀疑他,但为了安全起见,林乐难保不会在夜间再次杀来灭口。

    他们必须得赶在林乐动手前准备好,安全和真相,陆离自然还是选择安全。

    更何况,这一次还将小满、夏婉柔还有两家的孩子都牵扯进来,陆离不得不以大局为重。

    “好,那我们先去书房商议,今夜先都不要睡觉了,我陪你守夜。”魏修远说道。

    陆离点头,旋即扶着他往书房的方向赶去。

    整整一夜,两人都在忙着商议府中暗卫的重新布局,一直没有睡觉,直到次日早上丫鬟来送早饭,二人才恍然惊觉太阳已经出来了。

    好不容易挨过了风平浪静的一夜,魏修远却迟迟松不了这口气,他靠在椅子上,看着桌上的饭菜是半点食欲也无。

    可一旁的陆离吃的津津有味,他不免的叹口气,“陆离,如今这个状况,你也吃的下饭去?”

    “为何不能?”陆离又夹了一大筷子青菜,抬眸笑道:“有滋有味的饭菜还不知能吃多长时间,趁着现在还能享受,你还是不要挑剔了。”

    这一番话惹得本就忧虑的魏修远又叹口气,他皱紧了眉,“陆离,难道连你也没了办法?”

    陆离端着碗呼噜噜喝下剩下的半碗粥,又夹了几口菜,然后摇摇头,“我这次可没逗你啊,这次我可真的没办法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说完,他侧过身子看向魏修远,郑重道:“这几日你必须守好府邸,保证她们的安全,至于我嘛就说我出门办事去了,内情不要太过张扬,省的知情人过多了再出什么差错。”

    “那小满她们——”魏修远试探道。

    陆离摇头,“一概别说,你自己知道就好了。对了,等下我就等出去,你可千万别说漏嘴。”

    魏修远愤愤的拍了下桌子,哼了一声,纵然心中万般不满和担忧,也只得应下陆离的要求。

    早知道,他才不来什么运城呢!

    正说着话,书房的门被敲响,两人齐齐望过去,魏修远皱着眉,有些许的不耐:“什么事儿?”

    “回禀两位大人,林先生求见。”

    魏修远蹭的一下站起来,正欲出门时却被陆离一把按住,他气得脸红脖子粗,哪里是一时间能平静下来的。

    但陆离毕竟是个武将,力量大的很,他单用一只手就按住了魏修远,然后对外说道:“知道了,先让林先生去正厅等候,我们一会儿就到。”

    “可林先生说有急——”小厮不由又说了几句。

    但还没说完,陆离沉下声音打断,隐隐带了几分怒气:“怎么,连话也听不明白了吗?就按照我说的话回林先生去,告诉他我们稍后就到。”

    小厮拱手应道:“是。”

    估摸着对方走远了,魏修远这才甩开陆离,愤然道:“陆离,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见那个小人做什么?就不怕他是有备而来,又来害我们的?”

    这个林乐,恩将仇报,不仅想要陷害自己的妻儿,而今居然还碘着脸上门拜访,他可忍不了这口气!

    “修远,你这急性子什么时候能改一改?”陆离有些无奈,他揉揉眉心,拉着对方重新坐下,说道:“眼下林乐还不知道我们已经知道了他就是背后的凶手,今日若我们不见,那岂不是露出了马脚?”

    魏修远别扭的转过头去,满脸的不高兴。

    见状,陆离只得为他分析当前的局面。

    林乐能掌控这么大的局面,还能装的这么像,风轻云淡的模样好似真的对任何事情都不感兴趣,若不是昨日那事情太过诡异,恐怕直到如今都没人怀疑他。

    而今天他还敢上门,想必是做了完全的准备,而且肯定还准备好了说辞。想到这儿,陆离倒想会一会这位林先生了。

    说到这儿,魏修远叹口气,“其实你说的这些我也知道,只是这个林乐太过可气!当年我和夏家如何为他周旋,才能保住他这一条命,现如今不过几年不联系,他竟就变成了这个样子,真是让人生气!”

    陆离知道,这位好友是最重情义的,而今发现被人背叛、算计,他恐怕也不止是生气,恐还有愤懑和遗憾。

    “好,既你不想见,那我便单独去看看,这样总行了吧?”陆离问道。

    魏修远瞥了他一眼,很是无奈:“算了,还是我跟你一起去吧,省的让那个奸诈小人看出些端倪来。”

    陆离闻言笑笑,没说什么,心中却倏的松了口气。

    而魏修远也一扫之前的愤然,他起身拍拍对方的肩,满腔热血道:“好,只要咱们哥儿俩齐心,我就不相信那个小人还能比过咱们去!是吧,陆离?”

    召来下人收拾碗筷,两人借着这个时间商量好了对策,以免不被林乐看出端倪来,这才敛了忧色,往正厅的方向去了。

    “陆大哥,魏大哥。”林乐起身,拱手行礼,“我来的太早,打扰二位了。”

    魏修远摆手,“没什么,我听下人说,你来找我们是有急事儿?你是不是有了什么新的发现?”

    林乐笑笑,“魏大哥真是心急,我今日来的早,早饭还没吃呢,大哥既要问事,好歹也请我吃点早饭呀?是不是?”

    说完,他面上仍带着豪爽的笑,看起来和往日并无差异,但魏修远知道,林乐变了。

    可他不能表露出来,只能照旧和对方插科打诨,好能遮掩过去。

    陆离照旧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视线偶尔落在魏修远身上,偶尔落在林乐身上,面上没有多余的表情,也不出声,如同个石像般的存在。

    在两人说笑这期间,林乐总是时不时的扫过一旁的陆离,甚至偶尔还会特地抛给陆离问题,好能看到对方的反应,可陆离始终淡淡的,连个笑都没有,每当触及道陆离的眼神,林乐都心虚的紧。

    难道他们知道了什么?可魏修远还是往常那个样子,看不出什么端倪来啊。

    昨日陆离问自己时的时候,那副模样分明是已经对自己起了疑心,可今天他却照常和魏修远一起来见自己,或者说,他们已经发现了自己的漏洞,这会儿是来抓自己的?

    林乐正心中疑惑,余光忽的看到那边的陆离站起了身子,他立刻警觉的绷紧上身,手也悄悄地摸到了腰侧,随时准备迎战。

    “林先生。”陆离凑近,声音低低的,“听闻你在城中办了个私塾?”

    一听这话,林乐又立刻松懈下来,他笑了笑,抬头对上陆离的目光,“是,就在城东,不过私塾中的孩子大多是些顽劣之辈,见不得生人。”

    “嗨,不过是些小孩子,我们小时候都是顽劣过来的,有什么见不得的。”魏修远摆手起身,“林先生,不如我们今天就去你那私塾瞧瞧,如何?”

    林乐闻言愣了下,有些为难。

    见状,陆离给魏修远递了个眼色,便沉默着不再出声。

    而魏修远一看陆离是铁了心要去林乐的私塾,便心知林乐的私塾可能有问题,故而一直劝道:“林先生,就让我们去瞧瞧吧,所幸这几日无事,就权当是游玩了,你说呢?”

    林乐皱了皱眉,余光扫到一言不发的陆离,原本松下来的那根弦再度绷紧。

    他现在百分之百确定,他们一定发觉了自己的问题,否则不会

    “林先生,难道你那私塾有什么秘密不成,还不能让外人看了?”魏修远玩笑着打趣,然而视线却一直落在林乐身上,对方的那些小动作和隐隐显露出来的慌乱,半点没逃过他的眼睛。

    看来陆离猜测的不错,这个私塾决定有问题。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