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三十五章 一闪而过的黑影
    跟着珊瑚的指引,一行人穿过略显破败的红色楼阁,绕过一处郁郁葱葱的、爬满爬山虎植物的高墙,来到了一座青灰色的小小院落前。

    到这儿,珊瑚止住脚步,欠身:“烦请两位姑娘再次等候,我需得带着夫人肚子进去换衣。”

    珍珠担忧道:“往日这些活都是我们来做的,今日不妨——”

    “若姑娘信不过我们温泉池,尽可回去便是。”珊瑚硬气的很,没等珍珠说完便打断了她的话。

    红玉见状悄悄扯了扯珍珠的袖子,“算了,就让她带着夫人去好了,我瞧这儿安全的很,不会有事的,你放心。”

    小满也附和道:“珍珠,你先在这儿等着吧,只是更衣,我和婉柔姐一会儿就出来。”

    人人都这样说,珍珠只好作罢,和红玉停留在原地,等待珍珠带着两位夫人去换衣服。

    两人在原地等候了半盏茶的功夫,珍珠始终心里不太安定,直到那厚重的帐子被掀开,小满和夏婉柔穿着轻便的白色纱质衣裙出来,她才稍稍松了口气。

    不知怎么的,她总觉得这儿阴森森的,有些不安全。

    “两位夫人随我来。”珊瑚微微欠身,脚步轻快的往前走了几步。

    出了这处小院子,一行人又饶过好几堵墙,墙上皆爬满了绿色的植物。和前院的灰败之感不同,越往后走,周遭的景致越富有生机,郁郁葱葱的一大簇一大簇植物,看起来颇为漂亮。

    小满看的入了神,时不时的驻足看看路边的花,却发现一株自己认识的也没有。

    按理来说,她从小长在乡野之间,苏启又长长侍弄花草,就算这运城的气候和桃源县和上京都不一样,那自己也没理由一株花草都认不出来。

    “珊瑚,这儿养的都是什么花啊?我竟一株都不认识。”小满不由问道。

    珊瑚顿了顿脚步,嘴角扬起个淡淡的笑,“夫人有所不知,这儿的花草皆是药材,泡温泉的时候撒进去,或是活血,或是美颜,都是对身体好的。这些植物都是我们家掌柜从外地购置,并非产自本地,夫人不认识也是有的。”

    小满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侧身看向夏婉柔,对方也是一副这样的神情,显然她对这些事情也不懂。

    正说着话,前面的珊瑚停下脚步,“两位夫人,房间到了。”

    一行人前面是个十分阔气恢弘的朱红色楼阁,门窗都紧紧关着,周遭冒着氤氲的热气,将这地方衬托的如仙境一般。

    珊瑚上前将门打开,十分贴心的给二人脱了鞋袜,这才起身带着两人继续往前走。这楼大的很,里面大抵都是来泡温泉的客人,偶尔能听到几句低低的交谈,但却并不真切,总体来说,还是很安静的。

    跟着珊瑚的脚步进到最里面的那一间屋子,珊瑚道:“这就是林先生给二人订下的房间了,还请二位好好享用,我就在不远处,若二位有要紧事找我,摇动池子边上的金色铃铛即可。”

    说完,珊瑚低头退了出去,顺便还关好了门。

    屋内剩下主仆四人,小满脱去外面的长衫,试探着进了冒着热气的池子,察觉到温度何时之后,她便整个人都滑了进去。泉水热热的,将小满整个人都包裹起来,她不由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

    紧接着,她便笑着招呼夏婉柔,“婉柔姐,你快下来,这下面好玩儿着呢。”

    “那我也来试试。”夏婉柔学着小满的模样下来,顿觉全身舒畅。

    这池子大的很,两人在里面显得空荡荡的,小满转了转眼睛,想了个办法,准备将上面的珍珠和红玉二人也拉扯下来。

    夏婉柔自小长在等级森严的贵府之中,主子奴才的概念分的十分清楚,但自从和小满一起之后,她便也没在乎那么多,况且她本也不是苛待下人的那种人,故而看到小满招呼珍珠和红玉,她便也附和几声,让二人下来。

    两个丫头推辞几番,但挨不住这池子的诱惑太大,几轮推辞过后,便也笑嘻嘻的下来了。

    四人在池中泡着,小满舒爽的长叹一声,“怪不得连那个挑剔的陈沪都日日沉迷于此,看来这儿真是个好地方,婉柔姐,不如我们以后天天来,好不好?”

    说着,她侧身看向夏婉柔,勾着唇角期待的笑。

    “你是不是忘了我们来这儿做什么了?”夏婉柔嗔怪的点了下小满的额头,说:“这池子来一两次就好,若长时间的来这儿,那岂不是太过招摇?若你真的喜欢,那也等事情办完之后再来。”

    小满撅起嘴巴,很不情愿的应道:“好吧,那就等日后事情办完了再来。”

    说着,夏婉柔又不忍的拍拍小满的手,“小满,这次是修远不对,我原以为我们是出来游玩,却没想到还牵扯到这么重要的事情,说到底,还是修远欺瞒了你们。”

    “婉柔姐,你这样太过生分了。”小满佯装生气,“你再这样,我可要不开心了。”

    “好好好,那我不这样了。”夏婉柔笑笑。

    小满扬起唇角,特地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下,“婉柔姐,其实若是——”

    “咔哒——”

    话没说完,房梁上忽的传来一声不算小的动静,小满立刻闭上嘴巴,惊惧的瞪大眼睛,这突如其来的动静惹得屋内的所有人都提起了心,纷纷往上看。

    就在众人往上看的那一瞬间,屋角忽的闪过一个黑色人影,动作极其迅速,若不是四人都看到了,小满恐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在揉揉眼睛往上看,此时的梁上干干净净,一个人都没有,且这房梁简单明朗,也不像是有耗子之类的东西。

    红玉和珍珠不约而同起身,从池子离开开始穿衣服,而小满和夏婉柔对视一眼,也忙不迭起身。期间,小满顺手拉响了金铃,准备叫珊瑚进来问问。

    若真的只是耗子、猫之类还好,但怕就怕

    “吱呀——”

    木门被推开,珊瑚颔首弯腰站在门口,“两位夫人有什么吩咐?”

    彼时小满已经穿好了衣服,她皱眉走向珊瑚,压低声音:“你这屋里是不是有耗子啊?”

    “夫人说什么玩笑话,这屋内日日有人打扫,房梁上一丝灰尘都没有,怎么可能会有耗子呢。”珊瑚面不改色,回答的很是自信。

    说着,她微微抬起头,略显疑惑:“夫人,是听到什么动静了吗?”

    闻言,小满不由转身和夏婉柔对视一眼,然后她稳住心神,佯装镇定轻松,对着珊瑚说道:“没有,只是我突然想起来,我们在城中还有些急事,先走了。”

    “夫人,那这池子”珊瑚有些不解,但碍于自己的身份,也没敢多问。

    “就算是我们已经承过林先生的好意了。”夏婉柔笑笑,旋即命红玉塞了个荷包给珊瑚,“多谢姑娘照拂,这些是姑娘应得的。”

    珊瑚愣了下,然后将荷包手下,又恢复了之前的神色,“那奴才带二位夫人出去。”

    绕过那些弯弯绕绕的墙,一行人出了温泉池,直到上了马车,夏婉柔的这颗心还没有平稳下来。

    她不安地掀开马车的帘子往外看了一眼,外面安安静静的,正如自己当初来的时候那么安静,可她心中清楚,早已经有人盯上自己和小满了。

    皇上派来的暗卫人数众多、武功高强,且这些暗卫神出鬼没,但他们绝不会跟着女眷进到这种地方,所以说,方才他们听到的那声动静,看到的那个黑影,绝对不是暗卫。

    “婉柔姐,我我有点担心陆离他们。”小满握紧夏婉柔的手腕,无法控制的微微颤抖。

    夏婉柔反握小满的手,纵然自己也是手脚冰凉,她还在安慰对方:“放心,皇上的暗卫武功高强,而且陆离的武功那么高,又有林先生在,他们应该不会出事的。”

    魏修远和陆离一早就跟着林乐出去了,不过他们应该只是在城中,且还有暗卫跟随,想来应该不会出事。且方才房梁上那人一闪而过,却并没有要动手的意思,看来,他们现在至少是安全的。

    小满眼眸低垂,心中十分不安,但眼下却只能顺着对方的话说下去:“但愿如此。”

    “没想到,我们这么早就暴露了。”夏婉柔皱紧了眉,眉宇之间满是忧色,还有淡淡的愁意。

    小满闻言长叹一声,没说话。

    红玉和珍珠在一旁握紧了手,两人互相支撑着,谁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出声。

    车厢内的气氛压抑的很,四个人都拧紧了眉毛,周遭环绕着浓重的化不开的紧张,就在这个时候,马车忽然剧烈颠簸起来。

    车厢内的四人惊恐对视,小满壮着胆子掀开帘子,却发现赶路的车夫早已不知所踪,被林乐带来给几人带路的小厮亦是满身是血的躺在车上,气息全无。而那两匹马似是受了惊,正一边叫着一边疯狂的往前跑,横冲直撞的毫无章法。

    再定睛一看,这根本就不是回运城的那条路。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