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八章 孩子出生
    接下来的几天,小玲继续回店铺做生意,风风火火的装潢新分号,忙的是不可开交。

    而张秀芹和苏启则去新宅子,将卧房打扫了出来住下,每天都打扫一点,偶尔会一趟碧水村,将家里的重要物件搬过去,看来是准备要在桃源县常住了。

    而小满则和陆离一直在碧水村和桃源县转悠了几天,眼看着时间差不多,便去了一趟马场,购置了一匹合适大小的马,又收拾了行装,便就此上路。

    他们离开桃源县的那一天,不光是苏家人,就连碧水村有些人和桃源县普通百姓也都来送行,在众人依依不舍的送别中,小满和陆离上马,挥手远去。

    虽心中万分不舍,但上京毕竟还有自己所牵挂的人,故而小满潇洒的挥挥手,便快马加鞭跟上陆离,策马迅速向南飞驰而去。

    回来的路上倒是没什么特别的遭遇,因为小满学会了骑马,两人回京的时间大大缩短,很快就到了上京。

    “终于回来了。”小满拽紧缰绳,看着不远处城墙上“上京”两个字,由衷感慨。

    陆离笑道:“是啊,想必魏修远他们都等急了,这么久没见望舒,也不知道他多大了。”

    小满侧身,笑着看向陆离,“那还不快走!”

    说完,她猛地一夹马肚,策马飞驰而去。

    陆离亦紧随其后,难掩心中激动的跟上去。

    两人一前一后的到了熟悉的街道,他们下了马,顾不上连日赶路的疲惫,都加快了脚步往陆府那边跑去。

    “国公回来了!夫人回来啦!”

    门口的小厮率先发现,兴奋的对着府内大吼,他们奔走相告,很快就将隔壁的魏修远也吸引了过来。

    两人被众人簇拥着进了内宅,又穿着灰扑扑的麻布衣裳进了正厅,两人坐在首位,接过下人们递上的茶杯,迫不及待的喝了一大口,完全没了往日的闲适自在。

    见状,魏修远不由打趣:“你们瞧瞧,这哪儿还有半点国公和国公夫人的样子。”

    “国公应该是什么样子?”陆离放下茶杯,勾唇不怀好意的反问。

    魏修远一时语塞,但又不甘心对方刚一回来就压制自己,故而他清清嗓子,不自在的别过头去辩解:“反正不是你这幅样子,跟个逃难的灾民似的,啧啧啧。”

    陆离笑笑,“反正东岚国就我一个国公,我是什么样子,那国公就应该是什么样子。”

    “对对,陆离说的对。”小满也起了逗弄魏修远的心思,所以忙不迭的附和道。

    魏修远哼了一声,打开折扇慢慢悠悠的扇着,不再搭话。

    这夫妻二人,怎么出去了一趟就如此团结,连捉弄人都要一起,真是讨厌!

    不过,他虽抱怨着,但心中却仍开心的紧。要知道,自陆离和小满离开上京之后,他终日和朝廷大臣在一起,整天除了国家大事就是什么养生、长寿,他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

    这不,在魏府得知陆离回来了,他也顾不上还没处理完的公务,便乐呵呵的赶来了陆府。

    “夫人。”嬷嬷从人群后头出来,抱着望舒笑呵呵的出现。

    见状,小满和陆离连忙起身,小满先一步的上前接过望舒,看着比之前长大许多的望舒,她心中感慨,鼻尖也不由得酸了,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却始终没落下来。

    这望舒虽小,但这五官、脸型,活脱脱就是按照陆离复刻的似的,一模一样。就连这沉稳的性子,都和男人相似极了。

    “夫人,您刚一回来,小少爷就醒了,吵着闹着要出门。”嬷嬷在一旁看着小望舒,慈爱道:“奴才从没见过小少爷这么着急,正疑惑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说您和国公爷回来了,奴才这才明白,少爷这是和您有感应啊!”

    小满连连点头,抱着望舒的手都在微微颤抖。

    “娘”小望舒一双葡萄似的大眼睛巴巴的看着小满,小嘴呢喃,终于完整唤出两人的名字:“娘、娘亲,父亲。”

    陆离闻言喜不自胜,整个人完全失去了往日的镇定自若,他一双手不自然的扬起又落下,眼睛闪烁着星星点点的亮光,眉梢眼角的笑意如何也遮挡不住,完全一副老父亲的欣喜模样。

    一群人围着小满和陆离一家人,魏修远也忍不住上前凑热闹,他天生爱闹着玩,故而看到望舒叫人,他心痒痒的凑上前,“望舒,叫声叔叔来听听?”

    听对方说起这个,小满猛然间想起来,“魏大哥,婉柔姐不是这几天就要临盆了吗?你不在府中照顾她,跑来这儿做什么?快回去快回去,省的婉柔姐心中不安。”

    “没事,大夫说了,可能要再过几天才能——”

    话没说完,屋外忽的响起阵阵呼唤:“魏大人!魏大人!夫人要生了,您快回去吧!”

    魏修远也顾不上说话,忙挤出人群就往外跑,连桌上的折扇忘了拿也不知道,快的如同脚下踩了风火轮。

    见状,小满自然也坐不住,她将孩子塞到嬷嬷怀中,拉过一旁陆离的手,“我们也去看看!”

    很快,三人前前后后到了魏府。

    彼时,魏府内宅内丫鬟跑进跑出,端着帕子、水盆,还有熬药的,各个忙的风风火火。尤其现在还是夏天,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晶莹的汗珠,也不知是热,还是因为着急。

    小满跑上台阶,“魏大哥,里面怎么样了?”

    “大夫和产婆都在里面,但是你听——”魏修远顿了顿,抬手擦去额角的汗珠,心急如焚:“婉柔叫的还是这么小满,你有过经验,婉柔这样叫真的没关系吗?我总有些担心。”

    说完这话,魏修远再度扬手擦去脸上的汗珠,袖口处已然湿了半截。

    小满侧身看向卧房那边的窗子,听着夏婉柔一声接一声,从不间断的叫声,她也在不知不觉间出了一身的汗,当初自己生望舒的时候,难道也是这样的场景吗?

    想想自己当初还晕厥过去,也不知道陆离当时是如何熬过来的。

    她不由侧头看向陆离,对方站在石桌旁边,穿着连小厮都看不上的粗布灰色短衫,裤脚上还沾满了泥土,他紧紧皱着眉头,视线却虚无缥缈的看着远处,他垂落在身侧的双拳紧紧握着,不知道是否是想起了自己生产那日的景象。

    小满不由叹了口气,心想:别说是自己,恐怕就连陆离,也不想再让自己生产了吧?

    “小满,你叹什么气啊!”一心等着对方回应的魏修远登时慌乱起来,他无措的挥舞着双手,不安的走来走去,说话时甚至隐隐带了点哭腔:“婉柔这样没事吧?她之前都好好的,怎么现在小满,你倒是说句话啊,婉柔一定会没事的吧?”

    大夫明明说过几天才到生产日子的,怎么今天就

    偏巧自己方才又不在,也不知婉柔怎么会这么突然就要生产,魏修远懊悔不已,恨不得马上冲进去看看婉柔的情况。

    被魏修远的声音拉扯回现实的小满先是楞了下,反应过来对方再说什么之后,她连连点头,郑重道:“婉柔姐肯定没事,她身体底子那么好,还被你这样精心事后着,她肯定会没事的。”

    这倒是实话,夏婉柔自小是娇生惯养的娇小姐,婚后又没做过粗活累活,被上好的人参、燕窝等物滋养着,身体强健的很,再加上她自怀孕以来,魏修远肯定是百依百顺,想必她也没生过气,这样的前提条件下,夏婉柔肯定会顺利生产。

    至于这个声音

    声音大也从侧面说明夏婉柔现在体力尚足,有足够的精力和力气生产。

    听完小满的这些分析,魏修远好歹安心了些,他双手合十,在一边默默祈祷,嘴里念念有词的,大概是在拜托各路神仙保佑夏婉柔吧。

    小满不忍打扰,便下了台阶走向陆离,轻拍了下还在看着远处出神的男人,“想什么呢?”

    “嗯?”陆离转过身来,眼睛中还带着几分迷惘,“怎么了?”

    难得看到对方这个模样,小满不由扬唇笑笑,再度问道:“看你正看着远处出神,想什么呢?”

    那边又响起了几声夏婉柔的惨叫声,小满不忍的闭上眼镜,但就在这个时候,陆离垂眸,微微倾身握住小满的双手,十分认真的看着她的眼睛,“小满,我们只要望舒这一个孩子就好,好不好?”

    小满楞了下,没反应过来对方的意思。

    就在这个时候,夏婉柔的叫声戛然而止,像是被人生生掐断了脖子一般,吓得小满顾不上理会陆离,连忙转过身去,一脸惊恐的看向卧房。

    夏婉柔那么好的身体底子,应该不会出事吧?

    内宅院中的所有人都停下了动作,魏修远还维持着双手合十的状态,他的眼睛瞪的老大,眨也不眨的看着卧房。

    就在众人都提起了心,大气也不敢出,都在等着卧房内的动静的时候,卧房内忽的传来一声响亮的婴儿啼哭声。

    孩子出生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