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七章 新房契
    因着之前有苏小玲给的清单,再加上几个人各自分开去看宅子,所以在短短的一天内就解决了此事。

    宅子就在距离苏小玲店铺很近的一个胡同,处在最里面的一个简单的小四合院,因原主人急着搬家,所以连带屋内的许多东西都一并出售,桌椅、木柜,还有床等家具,十分齐全。

    更重要的是,这小四合院的院子中还养着许多花草,郁郁葱葱的,看起来很是生机勃勃。

    这院子在胡同里的最里边,十分幽静,但距离苏小玲的店铺又十分的近,只需要穿过这条胡同就能到,非常的便利。

    陆离和痛快的交了钱,原主人将装着房契和地契的木盒交给陆离,便急匆匆的走了。

    看着那人走了,苏启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顾不上说其他的,便忙跑去一边去看那些花草。

    这些花开的好好的,粉的、红的、黄的等等,什么颜色都有,大朵大朵肆意开放的,还有小簇小簇挤在一起的,五颜六色的话在嫩绿叶子的衬托下异常美丽,尤其再让那微风一吹,偶有花瓣掉落,将这个小院子映衬的漂亮极了。

    “等着再过几天,我就在这儿再搭个葡萄架。”说着,苏启兴冲冲的看向陆离,嘴角翘起,“等你们下次带着望舒回来的时候,就能吃上葡萄咯!”

    小满扬唇笑着回应几句,心中的一块大石总算落地。

    只要苏启喜欢这儿就好,其他的事情,他们来解决。

    陆离将木盒打开,露出里面两张崭新的的房契和地契,他抬眸扫了眼苏小玲的神色,只见对方眼巴巴的看着这木盒,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满是贪婪之色。

    不过碍于陆离和小满还在,小玲好歹收敛了些,至少没直接掉下口水来。

    他嘴角扬起一抹笑,伸手将其中那份房契拿出来,主动双手奉上,恭敬道:“张大娘,按照我们之前的约定,这是您的房契。您一定要好生保管,切莫让那有心人给骗了去。”

    苏小玲知道对方是在隐喻自己,故而脸色登时拉了下来,但却并不敢说些什么,只好别过头去,将视线从房契那张纸上移开,假装自己对此好不感兴趣的模样。

    “知道知道。”房契在前,张秀芹哪里还顾得上安慰苏小玲,她忙不迭接下房契,小心翼翼的折了两折放到怀里,十分谨慎地环胸,生怕出现变故。

    对于母亲的这个举动,苏小玲心里又是一阵难受,二百两银子啊,就这么白白的没了。

    对于苏小玲这样抠门无比的人来说,她早就忘了这二百两银子本就是应该还给小满的,现在张秀芹无端得到了一份房契,这已经是天大的恩惠,而苏小玲却只顾着自己的得失。

    不过,就算苏小玲心中不满,却已经没用了,宅子都买了,钱也给了,她再后悔也不能找回那原主人将宅子退回去。

    陆离将木盒中的那份地契交给苏启,两人在花草钱说话。

    事情办得差不多了,他们改日就得回去,但在这之前,她还有几件事情要办。

    小满看了眼小玲,注意到对方也正看着自己之后,她轻咳一声使了个眼色,“小玲,时间不早了,咱们先将屋子收拾收拾吧,也好早些让爹和张大娘搬进来。”

    小玲本要拒绝,但看着小满不断的朝着自己使眼色,想必是有话要说,她只得应下,“知道了。”

    两人去了屋内,小满小心地关好门窗,将小玲拉到角落里,借着窗子透过来的哪一点微弱的光,郑重的看着对方:“你还想开分号吗?”

    听到这话,小玲先是愣了一下,但很快就耷拉下肩膀,叹口气,“还开什么分号,我手里一点钱都没了,你们又千防万防的不让我动房契,开什么开。”

    说着,小玲越来越生气,脚下不安分的乱踢,神情郁郁。

    见状,小满抿唇笑了笑,她转转眼睛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人注意到之后,她从怀里拿出一张薄薄的纸,极其小心地塞到了小玲的手中。

    “这是什么?”小玲下意识地拿起来,想要借着窗子透过来的光看一看这纸上写了什么东西。

    “等一下。”小满按住她的手,严肃道:“小玲,以后你会好好照顾爹和张大娘的吧?”

    小玲撇嘴,翻了个白眼,“废话,他们是我亲生爹娘,我当然要照顾他们。”

    “那你之前还说那样的话,无端的惹张大娘伤心。”小满继续追问,手上仍旧按着小玲,不让她看到这纸上写的东西。

    闻言,小玲叹口气,“那我只是一时气话嘛。我承认,我是处处比不上你,无论是嫁的人、做的生意,还是生活条件,各方各面都比不上你,但是我也想改变啊,所以才想开分号,没成想你们一回来就让我还钱,还让我出钱买宅子,我能不生气嘛。”

    “你那么有钱,还总惦记着我这一点点钱,抠门死了。”

    这话的确是苏小玲的真心话,她就是想不明白,小满为什么总想着让自己出钱,她做了那么大的生意,还是朝廷的什么夫人,男人又是国公爷,她难道真的缺自己那二百两银子吗?

    当然不是,所以在小玲看来,这一切就是小满抠门,看着自己日子过得好了,故而想尽办法地想要从自己手里扣出点银子来。

    小满见状轻笑一声,没说话,但却放开了按着小玲的双手。

    小玲狐疑的将那张纸展开,举高借着光看了一眼。

    纸上赫然几个大字:房屋出卖契约。

    只这一眼,小玲就瞪大了眼睛,整个人兴奋地说不出话来。

    再往下看,小玲整个人愈发的兴奋,这是城东边一处三层小楼的房契,和她现在的店铺正好东西相对,且这地理位置绝佳,是她之前想都不敢想的地段店铺。

    “小满姐,你是怎么弄到这个的?”小玲眼睛放光,拿着这房契的手十分小心,生怕因为自己过分激动给造成损伤。

    也只有这个时候,小玲才会肯认真的称呼她为姐了。

    不过小满不在乎这些,她轻笑,解释道:“这是之前那两个盗贼用来抢劫过路人钱财的客栈,现在那两个人已经死了,这房子被县衙收回,我瞧着位置不错,便顺便买下来送给你。”

    小玲将房契折好,仍不敢相信:“小满姐,这真的是送给我的?”

    “是,当然是送给你的。”小满顿了顿,敛起笑意,严肃了几分:“不过我有一个条件,你必须得答应这个条件,否则我现在就可以去县衙,将你这份房契作废。”

    “好好好,小满姐您尽管说,别说是一个条件,就算是十个条件我也答应你!”

    小满轻轻嗓子,郑重道:“我没有别的要求,只求你对爹和张大娘都好一点。他们年纪大了,许多事情力不从心,这宅子距离你家这么近,你必须得经常回来看看。还有张大娘,你也不要总是让她去你的店铺里帮忙了,若真的忙不过来,还是找个伙计吧。”

    房契在手,小玲兴奋的跟个什么似的,对于小满说的这些话自然全部应下,爽快的很。

    当然了,小满也知道小玲的性子,故而在说完这些事情之后,她又故意威胁了两句:“你要知道,我会专门请人来照顾爹和张大娘,若我听到了半点你对他们不好的风声,那别说是这个铺子,就连你现在正在经营的店铺也别想开了,知道吗?”

    小玲自然连连点头,“我知道,你放心吧,我肯定会对他们特别好的。”

    对于小玲的保证,小满也不知听过多少次了,但这一次,她真心希望对方这一次能说到做到,能够信守承偌。

    两人又说了会儿话,眼看着天色不早,便出去各自回家了。

    至于张秀芹和苏启何时搬到这宅子来,也全看他们的意思,总之小满和陆离是再也不参与了。

    晚上,小满躺在床上想着自回来之后做的所有事情,想着想着就笑了起来,惹得一旁正在泡脚的陆离不由回头看她,“怎么了,好端端的竟自己笑了起来?”

    “陆离,我们什么时候回上京啊?”小满没回答男人的问题,反而将话题转向了另一边。

    陆离想了一会儿,然后看着小满,“按照我们原来的计划,后天就得动身回去了。不过因为你现在已经能独自骑马,那回去的日程也会快一些,所以我们可以再拖几天回去,你觉得呢?”

    小满点头,“那就再待几天,这几天我们忙东忙西的,都没好好的休息。”

    原是计划要回来悠闲生活的,却不想这几天过的比上京还要忙,小满疲惫的揉揉眉心,侧过身子长长的叹息道:“明天我哪儿都不想去,就在家睡觉,我要在床上赖一天。”

    陆离将脚上的水珠擦干,又将水倒出去,径直走向床上,声音中是如何也藏不住的宠溺:“好,那我陪你赖一天。”

    说完,男人上床,将女人紧紧拥入怀中。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