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六章 最后通牒
    不得不说,知府的办事效率还是很快的,在将盗贼的尸体运回去的当天,他们的人就在县丞老家的隔壁村子发现了他的身影,相对来说,县丞还算比较顺从的,故而没吃多少苦就被押送回县衙了。

    知府三下五除二处理了县丞,将他这一年多搜刮、贪污的民脂民膏尽数收回,让县内的县令暂时代管县丞的所有事务,他便急着回去商议下一任县丞的事情。

    陆离对于这个处理结果还算满意,便也没多什么。

    眼看着距离两人约定好的离开日子越来越近,而苏小玲那边又固执的不肯还钱,还蹿腾着张秀芹闹事,两人决定尽快解决掉此事,下一剂猛药,好让苏小玲知道厉害。

    故而这一天一早,陆离和小满便分两路,一人去了苏家,一人则直接去了桃源县。

    其实小满这些天最想不明白的一件事,不是苏小玲为何固执的不肯还钱,更不是苏小玲为什么会认为苏启偏心自己,而是苏小玲究竟下了什么蛊,竟然说动了之前因为此事而和她闹得不可开交的张秀芹,并且还让她能够无怨无悔的帮自己做事。

    即便是亲生母亲,那也没有到这个份上的吧?

    “爹!”小满推开苏家的木门,欢快地朝着屋内叫了一声。

    很快,北屋的帘子被掀开,苏启笑呵呵的走出来,“小满呀,怎么这么早就来了,吃过早饭了吗?”

    两人絮絮叨叨的互相问候几句,旋即,小满便开门见山的说明了自己的来意,“爹,我和陆离已经商量过了,就算小玲不出钱,那我们也得给您买一处宅子,顺便添置几个人伺候您。时间不早了,我们得尽快回去,这事不能再拖下去了。”

    “那那你这意思”苏启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

    小满扬唇一笑,握住苏启的手,笑道:“爹,咱们今天去一趟桃源县,转一转这些个宅子,您看看有没有喜欢的,咱们今天就买下来。”

    苏启再度愣住,看着小满好似有千言万语要说,但最终却一个字都没说出来。

    见状,小满心中暗自思忖:难道爹也改变主意了?莫非,小玲将爹也给哄骗过去了?

    不对啊,按照小玲的那个想法,难道不是应该劝爹尽快买宅子吗?怎么还能劝他不买呢?

    “小满啊。”

    苏启终于开口,小满连忙从自己的思虑中抽身出来,抬眸认真的看着苏启,专心致志的等待着对方的下文。

    “我这几天一直在想这个宅子的事情,小满,依照我说,要不然咱们就别买这处宅子了,省的日后麻烦,你说呢?”苏启反握住小满的手,他那长满粗茧子的手轻拍小满的手,语重心长道:“您看,我们之前还没买宅子,就闹出了这么多事情,这现在若是真的买了,那不得闹出更大的事情来吗?”

    他对这宅子实在没有太多的企图,毕竟只是个吃饭、睡觉的地方,在碧水村住着也是一样的。

    小满闻言长叹一口气,无力的耷拉下肩膀去,她顿觉这些日子的努力全都白费,问题又回到了最初点。

    她深吸一口气,打起精神来看向陆离,扬起一个柔柔的笑,“爹,您好好想一想,这宅子的房契和地契都在我和陆离手中,日后是绝对不会出问题的,您之前不是也同意了吗?现在怎么突然反悔了?是不是小玲跟您说了什么?”

    “不不不,那倒不关小玲的事情。”苏启摆手,微微耷拉下了头,他抿唇想了想,又说:“但是这个这个我觉得吧,还是在碧水村住着舒服。”

    说到底,他也拿不出确实的证据来,好让小满终止买宅子的这个想法。

    小满对于这一点也是十分清楚的,她握紧了对方的手,十分郑重:“爹,我们说过多少次了,我们给您买了桃源县的宅子,并非必须让您住进去。您可以住在碧水村,也可以住在桃源县,我们只是给您提供了多一种选择而已,知道吗?”

    “好吧好吧,那就依照你们说的做。”苏启也没了办法,他自知自己说不过小满,所以只能就此妥协。

    见状,小满弯着眼睛笑了笑,“这才对嘛,爹,我向您保证,以后小玲绝对不敢再闹什么幺蛾子,您就放心在桃源县住着吧。”

    苏启闻言觉察出一丝异常,他这才发现,原本寸步不离小满的陆离,今日却不知去哪儿了。

    他皱了皱眉,“陆离呢?他去干什么了?”

    小满调皮的吐了吐舌头,眼中闪过些许狡黠,“您猜。”

    彼时,在桃源县苏小玲的宅子正厅中,陆离微微放松的靠着椅背,他端着茶杯,左手慢条斯理的把玩着手中的茶杯盖,眼睛盯着茶杯上的玉兰花纹,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看起来很是闲适。

    当然了,前提是忽略摆在桌上的那一把长剑。

    “陆陆离,你、你要干什么?”张秀芹将小玲护在身后,双腿颤个不停,但仍壮着胆子问道。

    今日一早,店铺还没开张,陆离就带着一把长剑到了家里,当时她和小玲正坐在饭厅吃饭,家里的门都没开,谁也不知道陆离是怎么进来的,而且他手中还拿着那么长的一把剑,看着就让人心生寒意。

    好声好气的问了好,又上了最好的茶,陆离却始终一言不发,只坐在椅子上盯着茶杯出神,理都没理她们。

    期间,张秀芹软话硬话都说了个遍,却仍没得到陆离的半点回应。

    哦,不对,其实也得到过些许回应的。

    当时陆离虽没说话,但却直接抽出了那一把长剑,泛着寒光的长剑从剑鞘中“唰”的一下被抽出来,差点将张秀芹和苏小玲吓得当场晕厥。

    再后来,张秀芹和苏小玲坐也不敢坐,只能害怕的躲在一旁,等待着陆离说出自己的来意。

    陆离轻咳一声,旋即吹向那不断冒着热气的茶杯,看着那白白的热气一哄而散,他不由得扬起个满意的笑,这才拿着茶杯凑近,轻轻啜饮一口,发出满意的喟叹。

    喝了口茶,他嘴角浮现出淡淡的笑意,“真是好茶,苏小玲,没想到你这么穷,家里却藏着这么好的茶叶。”

    闻言,苏小玲咽了咽口水,顿觉自己的冷汗更多了。

    好端端的,陆离提起这件事情干什么,莫非又是来要账的?

    “苏小玲。”陆离起身,随手将桌上的长剑拿起,嘴角的笑早已消失不见,他琢磨着时辰,估摸着小满和苏启应该差不多也该到了,便直接说道:“我今天来这儿,不是找你商议,也并非劝你,我是来下最后通牒的。”

    苏小玲又往张秀芹身后躲了躲,两只手紧紧地攥着她的衣裳,手心满是汗珠,因为过分用力而骨节泛白。

    在那么长且锋利无比的剑面前,没人还能向往常那样淡然自若,甚至不讲道理、胡搅蛮缠。

    陆离正是深谙这件事,所以才特地拿出了许久不用的武器来苏小玲家,顺便宣告决定:“你们可以不出钱,但岳父的宅子你们谁都别想进,至于房契和地契,看也别想看。”

    “我们今天就会去给岳父买宅子,你们也不必参与,因为这件事情和你们没关系。”

    “我来这儿,就是为了警告你们,谁也别想打宅子的主意,因为我和小满会直接带走房契和地契,若是你们谁敢去那宅子——”说到这儿,陆离停下,再度抽出长剑,径直砍向一旁的花盆。

    剑气一闪而过,混合着风声,花盆应声落地,泥土和花根散了一地。

    张秀芹和苏小玲往后退了好几步,眼睛瞪的老大,个个打着冷颤,冷汗滴滴答答的往下流,鬓边的头发早就全湿了。

    陆离见状满意点头,他将剑收起来,语气也缓和几分,又说道:“当然了,你们也可以选择出二百两银子。这样一来,你也不用再还钱了,这宅子你们也尽管去、尽管住,没人敢拦着你们,宅子里的佣人你们也可以随意使唤,至于这房契么”

    他抬眸,扬起个和善的笑,“房契由张大娘保管,地契由我岳父保管,这也不失为一个法子。”

    说完,陆离瞧了瞧剑鞘,发出“叮叮——”的悦耳脆响,他再度笑了笑,只是这笑却并无感受到半点轻松,反而比之前更为害怕和惊惧,“二者选其一,很简单吧?”

    “我我们”苏小玲拽着张秀芹的衣裳,紧张地看着陆离,说话断断续续:“商量商量一下。”

    陆离扬手,“半盏茶的时间,请便。”

    半盏茶时间过,苏小满大着胆子站出来,鼓起勇气说道:“我们商量好了,这次我出那二百两银子,但那房契必须在我娘手中,这个没问题吧?”

    话音刚落,门被推开,小满扶着苏启走进来,“当然没问题。”

    说完,她侧头看向苏启,眨了眨眼睛,“爹,您觉得怎么样?”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