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四章 收尸
    “你们放开我!放开我!”

    “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镇国公的丈母娘,你们最好放了我,否则陆离回来了不会放过你们!”

    闻言,大金牙笑的更开心了,他用胳膊勒紧张秀芹的脖子,用力向上一提,直到让对方再也说不出话来之后,他得意的哈哈大笑,“是陆离的丈母娘才好呢,这样我们才有机会逃出去。”

    说完,他看向一旁的瘦子,“听见没,这是陆离的丈母娘,这下好了,我们有机会能活下去了,说不定还能得到一大笔钱。”

    “对对对,还是大哥厉害,对这个村子的地形了如指掌,好让我们顺着小路又跑了回来,否则我们现在还被陆离那孙子追呢!”瘦子抹了把额头,“看我出的这一身汗,可累死我了。”

    大金牙笑笑,瞥眼看了眼一声不吭的苏小玲,笑的愈发淫邪:“这个小妞长得还不错,看模样还是个已经嫁了人了,不如我们——”

    话没说完,瘦子皱着眉打断:“大哥,这都什么时候了,您就别想这些了。”

    “你懂个屁,我就是随口一说!”大金牙拍了下瘦子的后脑勺,没好气的吼了一声。

    瘦子嘿嘿笑了两声,“大哥,我这不是怕你——额唔”

    “砰——”

    瘦子倒在地上,眼睛睁的老大,嘴角缓缓流下鲜红的血,胸膛的位置还刺着一柄闪着寒光的匕首,衣裳上慢慢渗出血迹。

    大金牙登时惶恐起来,他四处张望,将手下的张秀芹勒的愈发紧,几乎要勒断她的脖子。

    张秀芹的呼吸愈发孱弱,她挣扎的也越来越无力,只能瞪大了眼睛向一旁的苏小玲求救,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于她的身上。

    “大哥,大哥我求求你,先把我娘放了!”苏小玲身子还软的很,根本站不起来,她攥紧了一旁的桌角,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但事实证明,她还是害怕的很。

    她语无伦次,声音依旧哆哆嗦嗦,带着不受控制的颤音:“大哥,我娘她是无辜的,你先放了她,放了她,好不好?”

    眼看那大金牙不说话,仍旧在四处张望,苏小玲拔高了声音,伸手攥住大金牙的裤腿,“大哥,我求求你,我求你把我娘——啊!”

    大金牙一脚踹开苏小玲,怒吼:“滚开!再说话老子杀了你!”

    被踹开的苏小玲一头撞到了桌腿上,一翻白眼晕了过去。

    “烦人,他奶奶的。”

    大金牙朝着苏小玲身上吐了口唾沫,然后勒紧张秀芹又往后退了几步,将人挡在自己面前,又靠在左边的大柜子上,这才好歹心安了些。

    刚才瘦子绝对是让陆离杀死的,大金牙知道,陆离现在绝对就在外面看着自己呢,他肯定正在准备像杀死瘦子一样杀死自己。

    他不能死,绝对不能死。

    于是,大金牙深吸一口气,将手中的张秀芹晃了晃,使得对方发出尖利的惊呼声之后,他对着周围大吼:“陆离!我知道你就在外面!我也知道你想杀死我,但是你看清楚我手里的这个人!她是你的丈母娘,如果你敢杀死我,我立马就弄死她!你听到了没有?!”

    “我听到了。”低沉。冷静,根本没有被大金牙影响的一道声音响起。

    是陆离的声音!

    大金牙登时惶恐起来,但因为想到手里还有张秀芹这一张最后的底牌,故而他挺直了腰杆,竭力装出一副无所畏惧的模样,大吼:“给我准备一匹马和一百两银子,否则我现在就勒死这个老婆子!”

    说着,他用力向上一提张秀芹,害的对方再次发出惊惧的尖叫声,好能向外边的人证明自己的确掌握着张秀芹的性命,好能以此来逼迫陆离放走自己。

    过了一阵,周围寂静的可怕,就在大金牙以为陆离要放弃张秀芹的时候,他忽然听到外面响起了哒哒的马蹄声。

    “马在门口,银子都在马背上。”陆离的声音再次响起:“只要你能放了她,我就能放了你,顺便让县衙那边撤销通缉令。”

    大金牙面色一喜,忙不迭拽着张秀芹走出去,果然在门口看到了马匹和鼓鼓囔囔的钱袋。

    紧接着,陆离出现在门口,他拧着眉,看不出悲喜,“东西都准备好了,人你能放了吧?”

    “哈哈哈!”大金牙狂笑一阵,将钱袋打开看了一眼,确定是慢慢的银子后,他急忙塞到自己怀中,然后将张秀芹扔到马上,自己也迅速蹬上去,他侧过身对着陆离说道:“陆离啊陆离,没想到你也有这一天。”

    说完,他勒紧马缰绳调转方向,对着陆离说道:“堂堂镇国公,如今也败在了我的脚下,哈哈哈!”

    “陆离,我都是骗你的,我怎么可能会放了这个娘儿们呢?没有她,我恐怕连碧水村都出不去吧?”大金牙笑着,再度用张秀芹挡住自己,策马狂奔出门。

    但还没跑多远,一柄锋利的匕首穿风而过,狠狠地扎进了大金牙的后背。

    紧接着,他身子一歪,从马上坠落。

    陆离整理好袖口,吹了声口哨,将马叫了回来。

    张秀芹被摇摇晃晃的带回来,她下马的时候还有些神志不清,甚至不知道自己已经脱离了危险。苏启半抱半扶的带着她回会了北屋,顺带将苏小玲叫醒,让小满为她包扎了后脑勺的伤口。

    村里人余惊未定,不敢离开,故而纷纷围在陆离的身旁,夸赞和崇拜之音将陆离围的满满当当。

    “时间不早了,大家早点回去休息吧,两个人都已经死了,明天知府会派人过来收拾的,大家都回去吧。”陆离皱了皱眉,说道。

    时间的确还早,况且又是深夜,被陆离这样一说,大家被传染似的都开始打哈欠,故而众人三三两两离开,苏家门口很快就恢复了安静。

    众人散开,陆离恰好看到正在西屋门口等待自己的小满,他不禁扬唇笑笑,脚下的步子加快,朝着女人走去。

    今夜,终于能睡一个好觉了。

    次日一早,知府派人过来收拾了两个人的尸体,顺便问候了陆离,一行人在苏家停留到中午才离开。

    盗贼的事情总算落幕,经过这件事情,苏小玲和张秀芹莫名其妙又好了起来,两人谁也没有提之前的事情,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然而,有些事情是不能逃避的。

    午饭过后在餐桌,苏启特地挑了个众人都在的时间,主动提起了此事。

    “小玲,你借高利贷究竟要做什么?”苏启追问:“小满说你要开分号,但是你现在每天赚那么多钱,难道连间铺子都租不到吗?怎么还至于借高利贷做生意?”

    一提到这个问题,桌上的人都安静了下来,陆离垂眸,好似并没有要掺和这件事的意思,而小满和张秀芹则是盯紧了小玲,时刻关注接下来的动向。

    苏启亦是盯紧了小玲,时刻等着对方的回答。

    被这么多人看着,小玲有些不自在,她摸了摸鼻子,“爹,好端端的,提这件事情干什么?”

    “怎么就不能提了?”苏启皱眉,“提早把这件事情弄清楚,小满和陆离也能早点回去,他们在上京还有事,可不能只等着你一个人。”

    苏小玲咂咂嘴,别过头低声说了句:“我就是想要开分号,没有别的意思,你们别多想了。”

    一旁的张秀芹看不下去,急着问道:“怎么可能呢?你每天赚那么多钱,怎么还至于去借高利贷开分号?小玲,你说实话吧,你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了?”

    哪里是什么困难,小玲只是听说小满要给苏启等人买宅子,所以才想到这么一个主意罢了。

    说实话,店铺里每天的进项是不少,原本她也没想着要这么急去开分号,但眼下听说了这件事,便改变了想法,想要借此借到高利贷,这样她不就能不动自己手里的钱了吗?

    可万万没想到,自己的计谋被戳穿,小玲懊悔不已。

    她叹口气,“店铺每天是赚不少钱,但是我不想动自己手里的钱,你们不知道,家里刚买的宅子还没装潢好,家具什么一件都没买,我这不是想要急着开一间分号,好再多赚钱嘛。”

    “就这么简单?”张秀芹问道。

    苏小玲点点头,“对对,娘,您可要相信我,我真的是没了办法才想到这一招的。”

    说到这儿,张秀芹俨然已经相信了苏小玲,心中甚至升起隐隐的愧意,觉得自己之前错怪了小玲,自己应该给她道歉。

    “小玲,你知道高利贷有多可怕吗?”小满却没被小玲的话哄骗过去,她一脸严肃,“若是你用借高利贷的钱开了分号,那你店铺每天的进项可能还不够你高利贷的利息,到时候别说是赚钱了,恐怕连你现在这个铺子都保不住。”

    刚说完,还没等小玲反驳,张秀芹就率先站了起来,她不耐的指着小满,“苏小满,你说什么呢?你不就是看不惯我们小玲比你过的好吗?你至于这样诅咒她吗?”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