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二章 不速之客
    一听张秀芹说的这话,小满登时不乐意了,她拧起眉毛,不满道:“张大娘,您要怪也该怪那两个盗贼,现在开始数落陆离的不是了?他做错了什么?”

    在这件事情上,苏小玲和张秀芹又站到了同一条战线上,故而小满话音刚落,小玲就噼里啪啦的反驳了一通:“是,陆离是没做错什么,但是如果他没招惹这两个人,我们现在至于这么胆战心惊的吗?”

    说完这话,张秀芹还递给苏小玲一个满意的眼神。

    原本还想要找苏小玲讨要个说法的张秀芹,此时俨然已经忘了之前的事情,又恢复了之前的模样。

    小满见状愈发气恼,早知如此,她当初就不应该劝说苏小玲,更不应该管她们母女之间的破事。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内讧?!”苏启看不下去,饱含怒气的吼了一句。

    张秀芹翻了个白眼,将苏小玲拉到自己身后,愤愤道:“那你们说怎么办?万一那两个男的真的找上门了,陆离又恰巧不在,那我们岂不是必死无疑?”

    一想起这事,张秀芹就又害怕又生气,这两个盗贼的名号她也所有耳闻,虽一直打劫过路人,但却从未对本地人下手,所以她们在桃源县做生意,倒也从未受过影响。

    但现在好了,陆离和苏小满招惹了这两个人,如今他们逃狱了,那自己一家都得受到牵连。

    生意不能做了,门也不敢出,即便在家也得担心害怕,这过的是什么日子。

    “行了行了,先别说这些了。”苏启扬手打断,看向陆离,“陆离,我们现在该怎么做,得先扛过这一阵再说吧?还有那个知府,他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陆离从思考中抽身出来,两道好看的剑眉紧紧的拧在一起,他低垂着头,看着桌面说道:“知府已经派人去抓了,包括县丞和那两个盗贼,至于我们,先在家躲一阵子。”

    “这段时间内,大家不要轻易出门,我会去找知府调一支队伍来保证你们的安全,至于我。”说到这儿,陆离顿了下,他抬起头来看向小满,十分严肃:“我得出去帮知府抓捕这两名盗贼。”

    “陆离!”苏启惊呼,“那样太危险了。”

    可被陆离注视的小满只是定定的看着男人,眼中有担心。忧虑,还有几丝害怕,但唯独没有要阻拦的意思,

    两人对视许久,小满点点头,伸出手握住陆离的大掌,攥紧,“你要小心,我们在家等你回来。”

    话音刚落,张秀芹惊呼:“不行!苏小满,你是不是疯了?”

    紧接着,张秀芹走到苏小满面前,一把扯过她拉到一边,呵斥道:“这件事情是陆离招惹来的,现在出事儿了,他却想要逃走,把我们丢在这儿,不行!绝对不行!”

    这话看起来是对着小满说的,但实际上,却是说给陆离听得。

    陆离也听出了这其中的意思,他皱着眉将小满拉回来,郑重道:“我向大家保证,知府的士兵会保护好大家的。再者说,小满也知道,那两个盗贼根本没有多少武功,大家根本不用害怕。”

    “你武功那么高,自然不怕了。”小玲撇着嘴站在一边,歪着头低声抱怨:“再说了,那两个人已经是穷途末路,什么事情做不出来?万一真的伤了谁的性命,你赔得起吗?”

    “对对对,小玲说的对。”这个时候,张秀芹和苏小玲无比的统一,她接连附和几声之后,又道:“陆离,按照我说,你也别去抓什么盗贼了,跟我们一起不好吗?更何况小满也在,就算我们死不死无所谓,难道你忍心看着小满陷入这样危险的境地吗?”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明摆着一副“这件事情是你招惹来的,现在你就得善终,否则你得后悔一辈子”的嘴脸。

    见状,陆离叹口气,大有快要妥协的意思,“那你们说怎么办?”

    苏小玲口快道:“你必须得留下来保证我们的安全。”

    张秀芹也跟着点头,“对,你必须得留下,否则我们不放心。”

    陆离的武功她是见识过的,更何况他还是打退蛮夷的将军,对付两个盗贼简单的很,纵然这些日子要一直缩在家里不出门,那也只有陆离在她们才能安心。

    “不行。”小满坚决否决,“只有陆离知道那两个人的模样,而且还跟他们交过手,如果陆离不去,那两个盗贼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抓到,这样一来风险更大。”

    说着,她看向苏小玲,无比坚定,“陆离必须得去和知府一行人去抓盗贼,我们必须留下,我相信知府的士兵可以保护好我们。”

    “对,两个小毛贼而已,我就不相信那么多士兵还打不过他们。”苏启摆摆手,“这事儿就这么说定了,陆离,你安心去抓盗贼,我们安心在家等你回来。”

    闻言,陆离点头,算是就此决定。

    苏小玲气得跺了跺脚,愤恨的转身坐在一边,不去看苏启等人,而张秀芹正欲反驳,却也被苏启一瞪眼给否了回去。

    母女二人愤然坐在一边,两人叽叽咕咕的说了一阵,便又去了院里继续嘀咕,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而苏启则是安慰了陆离一番,就出了门去旁屋收拾,以此准备接下来几天的住宿问题。

    屋内很快就剩下他们两个人,小满站在原地,一双大眼睛静静地看着陆离,其中有千万句担心的话语,但却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

    陆离主动拉过小满的手,轻轻揉捏两下,扯了个笑说道:“放心,我们都会平安无事的。”

    他倒是不为自己担心,毕竟那两个盗贼的武功他也见识过,三脚猫的功夫,他一个人对付十个这样的人都不成问题。但这一次,这件事情牵扯到了他的家人。

    小满等人都是毫无武功的普通人,别说是穷凶极恶的盗贼,就连普通男人都对付不了,此次若是再不幸被盗贼缠上,他想都不敢想。

    所以,陆离才会决定亲自去抓捕盗贼,因为他想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将人抓捕归案,这样他才能放心,否则若是让他一直在家中等待,这样只会更让他心急。

    “那今晚”小满小心的看着男人,话只说了一半。

    饶是如此,陆离也心领神会,立刻应道:“今晚我会在家好好保护你们的,明天一早我会恳请村中的人去一趟城里,好能让知府带人过来。只有确保你们是安全的,我才会离开。”

    小满轻轻点头,然后主动上前环住对方的腰,紧紧的抱住了陆离。

    陆离亦是紧紧的抱住小满,两人谁也不说话,就这么静静地抱着,好似能通过这样的方式传递无法言说的千言万语。

    接下来的几天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状况,未知将事情的严峻性扩大了好几倍,一家人都没了心思好好吃饭,故而午饭和晚饭合并成了一顿,刚刚傍晚的时候,一家人便各自回了自己的屋。

    小满之前也是有自己的屋子的,但其根本不能称之为是女儿家的卧房,至多算是个能睡觉的地方。农具和木板、不能用的铁锅等乱七八糟的放在一起,占据了屋内的大半地方。

    当陆离踏进这间屋子,看到角落里那张勉强能称之为床的东西后,心尖上好似被尖锐的针尖扎了一下似的。

    他无法想象,小满之前就住在这样的地方,且一住就是这么多年。

    “那张床太小了,可能没办法占下我们两个人。”小满站在屋子中央,长吐一口气,旋即转身看向男人,“晚上怎么办?要不然我去北屋和爹他们挤一挤,你在这儿睡吧。”

    “不用。”男人摆手,将方才那种震惊的情绪完美的遮掩过去,镇定道:“我睡在地上就好了,现在是夏天,夜里没那么难熬,不要麻烦岳父他们了。”

    小满点头,有些无奈,“那也只能这样了。”

    两人将地面打扫干净,然后在地上铺了两层草席,再在上面铺了一床被子,这才勉强能够睡人。

    做完这一切,外头已经是傍晚,屋内更是黑的不得了。小满将窗子开的更大了一些,恰巧有一阵凉风吹来,透着丝丝的凉意,将人一天的烦躁和疲惫都吹散了。

    “不早了,先歇下吧。”陆离躺在地上,沉声说道。

    小满应了一声,不由得侧过身子看向躺在地上的男人,嘴角勾起淡淡的笑,紧绷的心也随之舒缓下来。

    本以为这一夜就会这么平淡无奇的过去,却不想到了后半夜,院里的狗和大鹅突然叫个不停,低沉的狗叫声混合着大鹅尖锐刺耳的声音,惹得小满不得已从睡梦中醒来。

    她皱紧了眉伸个懒腰,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怎么——”

    “嘘!”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床上的陆离压低声音,用手捂住小满的嘴,俯身在她耳边低声说道:“听,外面有动静。”

    小满登时精神了一大半,她瞪圆眼睛,屏住呼吸,仔细听着外头的动静。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