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一章 逃走了
    说起来,陆离之前虽一直居住在桃源县下的碧水村,但对这一带任职的官员却丝毫不知。

    岳父一家虽还在碧水村生活,但陆离也从未想过要找哪个官员,利用职务之便来让他们给岳父一家行个方便,他不喜欢这样做,更厌恶被人猜忌自己会这样做。

    故而,陆离一直鲜少过问桃源县这一带的事情。

    但是这一次回来的时候,魏修远特地将附近所有官员的生平资料都给了陆离一份,甚至于这些官员的个性、家中情况等等,当时陆离还嗤之以鼻,却不想如今却派上了用场。

    今日来的这位知府名叫陈同,是一位为人处世相当圆滑的老官员。因着他向来会看人下菜碟,甚少得罪人,若不是陆离的身份摆在那儿,恐怕这位知府也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匆匆赶来。

    不过这些官员如何,并不在陆离此行的目的中,再者说,他只是一个毫无实权的国公,底下的官员如何,只要不是像桃源县县丞那般荒唐,他也懒得管。

    “国公爷。”知府下了马车,对着他拱手行礼,“微臣来迟了,还望国公爷赎罪。”

    陈同带来了一小队士兵,各个人高马大,穿着青灰色的盔甲,粗略数过去,足足有十几个人。

    陆离摆手,眉头仍皱的紧紧的,他沉声说道:“不必,眼下还是尽快处理那县丞的事情吧,我家里还有些急事。”

    知府连连点头,“好好好,那国公爷请。”

    县衙的大门紧闭,敲了好几下后才得到回应。

    木门缓缓打开,一穿着青灰色官服的官差探出头来,发现外头站着的是陆离和知府后,登时变了脸色,竟连礼也忘了行,转身就要朝里跑。

    “站住!”陆离厉声喝住,旋即几个箭步上前抓住官差,揪着对方的领子质问:“你们家县丞老爷哪儿去了,说!”

    被陆离这样一问,再加上知府和他身旁那十几个士兵的目光,这逃跑的官差抖似筛糠,身子软了半截,若不是陆离还揪着他的衣服领子,恐怕这官差就要直接跪倒在地了。

    陈同也拉下脸,喝道:“还不快说!”

    官差又哆嗦两下,害怕的低下头去,小声说道:“我们家老爷老爷他”

    话说到这儿,官差突然停下来,吞吞吐吐、支支吾吾,却如何也不肯接着往下继续说。

    陈同见状生了一肚子气,他扬手,“给我搜!”

    十几个士兵得了命令,忙四处分散去找。而陆离也不多话,直接松开官差的衣领,还没等对方松口气,又迅速捏住对方的喉咙,还使了些许力气。

    陆离将这分寸掌握的极好,力气不大,不至于使官差真的窒息而亡,但又不会让官差不以为然,这一点小小的惩戒,足以让一个平日养尊处优的官差吓得半死。

    忽然间呼吸困难的官差剧烈挣扎起来,他双手双脚剧烈挣扎起来,喉咙里发出“嘶嘶”的声音。

    “国公爷,这”陈同从未见过这样的阵仗,眼看着官差挣扎的幅度越来越小,他不由慌张的看向陆离。

    陆离冷哼一声,猛地甩开官差,旋即快步上前用叫脚压制对方的胸膛,冷声道:“说,县丞去哪儿了。”

    官差气若游丝,再也没有挣扎的力气,他躺在地上,眼睛半眯着,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回道:“县丞县丞老爷在,早在昨天就逃走了”

    说完这话,官差再也没有力气,头一歪就这么晕了过去。

    “逃走了?”陆离收回脚,眼眸一凛,“还真是好胆量,居然敢在这个时候逃走。”

    陈同愁眉苦脸,心里别扭的很,这县丞都逃走了,自己是直接拍屁股走人,还是派人去追查县丞的下落?

    其实他内心当然是想选择第一种,因为他来就是来处置县丞的,而且这个县丞走了,还有别的县丞补上来,只要不影响他的政绩,下面的县丞是谁都没关系。

    但眼下还有陆离在这,他若是敢走,那这国公爷回了上京,向皇上一禀告,那自己头顶这乌纱帽岂不是就保不住了?

    陈同揣着手站在原地,眉间拧成了个疙瘩。

    “陈知府。”陆离沉声开口:“接下来的事情,您打算如何处置?”

    说着,他侧身看向陈同,脸上没有多余的情绪,眼底亦是波澜不惊,就这么定定的站着,饶是陈同这样的老油条,一时间也没猜透陆离的心思。

    陈同这手攥的死紧,在心中迅速分析陆离此时此刻的想法。

    国公爷在信上说的不清楚,只说是发现了桃源县县丞和城内盗贼勾结,并私收贿赂,胆大妄为到放走盗贼。说到底,这陆离也没说这件事和他有什么关系。

    可若是真的没关系,陆离会特地写信告知自己,并让自己迅速赶来审判县丞吗?

    陆离之前鲜少混迹朝堂,知府并不清楚他的脾气,故而他现在为难犹豫的很,实在不知道该拿哪一套出来讨好这位国公爷。

    想着想着,这陈同觉得头疼不已,甚至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走着一遭。原本是想来和国公爷处好关系,顺便呈呈威风,却不想这威风还没呈,自己和国公爷的关系也处在未知的情况。

    “陈同。”陆离再度开口,调了下眉毛,嘴角甚至扬起了一丝笑,“想好怎么处置了吗?”

    陈同心一横,竭力镇定道:“微臣觉得,理应在这县丞还没逃走的时候,马上派人追捕。”

    说完,他抬眸试探陆离的意思,“国公爷以为,这样处置可好?”

    “嗯,既然知道该怎么办了,那就赶紧去吧。对了,还有那两个盗贼,若大牢和城中都没找到,也顺便画了画像,派一支队伍出去找吧。”陆离摆手,又恢复了那副冷冰冰的模样。

    蒙对的陈同心里好歹松了口气,忙拱手弯腰,“是,微臣这就去督办。”

    有了知府,县衙内没了其他事情,陆离还念着苏家的事情,故而嘱咐几句之后便骑着马急匆匆的赶往苏小玲的店铺,准备去和小满会和。

    在原地弯腰恭送陆离的陈同站了好一会儿,直到听着那马蹄声越来越远,他才敢起身,抬手擦去脸上的汗珠。

    “陈大人,这位国公爷这么不好对付呢?”一士兵走上前,看着远处那一个黑色小点,好奇问道。

    他见过的陈同,无论是面对市井泼妇还是朝廷忠臣,向来镇定无比,谈笑之间就将事情解决了,从未露出过这样的一面,故而这士兵才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陈同摆手,叹口气摇了摇头,什么也没说便转身走了。

    那士兵又抬头望了一眼陆离离开的方向,直到什么也看不到,便也学着陈同的模样摇了摇头,转身小跑着去找陈同了。

    陆离骑马到了小玲的店铺,刚下马就遇到了从后边宅子出来的苏家姐妹。

    “陆离!”小满快步走过来,兴冲冲的问道:“县衙的事情处理的如何了,那两个盗贼抓住了吗?还有那个县丞,知府去了之后是如何处理的?”

    男人闻言叹口气,将马拴在街边的树上,“县丞跑了,那两个盗贼也不知道去了哪儿。”

    “啊?”小满和小玲齐齐惊呼一声,睁大了眼睛。

    陆离见状垂下眼眸,没说话。

    从县衙到小玲店铺的这段路上,陆离一直在想,县丞跑了倒不是什么大事,主要是那两个盗贼。若是他们害怕惶恐,连夜收拾包裹走了还好,但若是心怀恨意,不顾生死的找上门来报仇,那

    自己有武功不怕,小满日夜和自己在一起,倒也不是一回事,但苏小玲独身居住在店铺后面,苏启和张秀芹年纪又大,万一那两个盗贼找上门,那岂不是连还手的能力都没有?

    “小满,我们恐怕要在这边多住一段时日了。”说着,陆离又看向苏小玲,郑重无比,“你这段时间也不要开店了,回碧水村或者你婆家去住,务必得多加小心。”

    这个时候,苏小玲也不敢多事,对于陆离的安排,她连连点头,“好,我知道。”

    三人又在树下的阴凉处歇息片刻,便急急匆匆的赶路回家了。

    回到苏家,没等张秀芹和苏小玲说什么,陆离便率先将县丞和盗贼逃走的事情说了出来,末了,他又郑重道:“我们这段时间必须要提高警惕,以防那两个盗贼报复。”

    说着,他看向张秀芹和苏启,“在抓到盗贼之前,我和小满得住在您家了,否则我实在不放心。”

    “那我呢?”在这种气氛的影响下,小玲也开始恐慌,她的声音都有些颤抖,“我男人还没回来,若是我回婆家去住,那两个盗贼找上门去怎么办?”

    张秀芹也顾不上之前的事情,她害怕的看向陆离,“要不然,让小玲也先在家里住一段时间?否则她可不是那两个男人的对手,万一出点什么事,我陆离,这事情可是你们招惹来的,你得赶紧想个办法啊!”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