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十八章 要去借高利贷
    在场的许多人,这一辈子,见都没见到过这么多银子,故而乍一听陆离这样一说,纷纷愣在了原地,个个睁大眼睛,屏住呼吸等待陆离的下文。

    “这钱,你不还可以。”陆离又重复了一遍,接着说道:“但是我和小满出钱给岳父买的宅子,房契和地契都得在我们的手中,让什么人住进去,那也得我们说了算。”

    这话的潜意思就是,我们不想让张秀芹住进去。

    方才张秀芹就是意会到了这个句话的意思,所以才一时失控,跑来找苏小玲对峙,却不想对方却压根不理会她,这才导致张秀芹怒火攻心,险些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将那点子丑事都张扬出来。

    张秀芹都明白的事情,苏小玲怎么会听不出来陆离话里的意思,她眯起眼睛,“你们这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还听不明白?”张秀芹看不下去,直接插进来一杠子,怒冲冲的对着苏小玲嚷道:“他们不想让我住新宅子,他们千方百计的防着我呢!如果你真的一文钱都不出,那我就要被赶出苏家了!你听明白没有?”

    说完,张秀芹又哼了一声,别过头自己嘟囔:“都这个份上了,还装傻,不就是不想出钱吗?铁公鸡!”

    苏小玲没好气的瞪了张秀芹一眼,旋即转过身去,正视小满,“苏小满,就算我娘不是你亲娘,那好歹也是她把你养大的吧?你现在给爹买宅子,却不让娘进去住,你是什么意思?”

    “我什么时候说不让张大娘住了?”小满耸肩,故作疑惑:“小玲,你怎么能血口喷人呢?”

    “你!”苏小玲一时气极,狠狠地跺了跺脚,她指着对方的鼻子,尖声叫道:“你虽然没明说,但是你刚才那话就是这个意思!”

    小满撇撇嘴,“好,那按照你的说法,我就是这个意思。所以,你要怎么样呢?”

    说完这话,小满就歪着头静静地看着小玲,嘴角还带着淡淡的笑。

    苏小玲得意大笑起来,她在人群中走来走去,大声呼喊:“你们听到了没有?你们听到了没有?!苏小满承认了,承认自己不想赡养我娘,你们听到了吗?”

    “你有病吧!”人群中一看不下去的大汉站出来,皱着眉粗声说道:“你直接还钱不就行了吗?还说人家不肯养你娘,你自己都不养,你还指望别人给你养?也不想想人家为什么这么做,依我说啊,你赶紧还钱得了!否则也不会有这么多破事!”

    此话一出,周围彻底安静下来。

    但很快,人群中响起一声叫好声,一声、两声,很快,叫好的声音淹没了整个房间,很快又有人开始叫嚷着让苏小玲还钱,声音越来越响,几乎要掀翻房顶。

    到了这个时候,即便苏小玲已经奋力的站到了高处,扯破了嗓子大声嚷嚷,却再也没人注意她。

    “还钱!还钱!”

    “苏小玲还钱!苏小玲快还钱!”

    苏小玲惶恐的站在柜台上,双眼瞪大,她无助的看着一双双紧盯自己的眼睛,她的小腿微微颤抖,身子也不住哆嗦,也不知是被吓得,还是因为站的太高。

    店里的人齐齐喝喊,外面看热闹的也跟着嚷,小满等人站在柜台旁边,他们抬头看着上面的苏小玲,谁也不说话。

    走到这一步,苏小玲口口声声都是他们逼得,可这一切,其实都是小玲自己的选择。

    眼看着门口聚集的人越来越多,小满有些看不下去,她只是想让小玲负起自己该负的责任来,从没想过要对她的生意造成影响。

    现如今事态的发展,是不是开始不受控了?

    她担忧的皱眉,侧身看向陆离,恰好对方也侧过身来看向她。两人对视一会儿,虽没有对话,但两人都从对方的眼睛中看到了不忍和犹豫。

    “要不然”小满开口,带着满满的犹豫。

    对方没说完,但他已然明白她的意思,只不过陆离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算是默许了小满的做法。

    见状,小满轻松一口气,她清清嗓子,转身走到店内聚集人最多的地方,高声说道:“大家先停一停!大家停下来,我想要说几句话,大家先静一静!”

    高喊几声之后,周围渐渐安静下来,外面偶尔响起几声稀疏的叫喊,但却丝毫不影响室内的安静。

    小满深吸一口气,郑重的看向方才为自己这边出头的那位大汉,她微微颔首,“大哥,方才谢谢您为我们说话,感谢您的理智,没有让事情往更糟的方向发展。”

    大汉笑了笑,露出洁白的牙齿。

    但紧接着,小满话锋一转,“但是呢,我和小玲毕竟是一家人,她做生意也不容易,加上这店铺太忙,她偶尔说话不注意也是有的,大家千万别因此怀疑她的人品。况且这只是我们家的内部矛盾,理应关起门来解决,方才让大家见笑了。”

    “我知道大家都是来这儿买东西的,不过现在店里乱的很,我们暂时也没办法招呼大家,大家还是请回吧,抱歉,耽误大家时间了。”

    陆离随声附和:“大家请回吧,我们要打烊了。”

    两人的身份摆在那儿,再加上这话说的既客气,又在理,苏小玲和张秀芹无论怎么吵,这毕竟是苏家的家务事,他们起起哄也就罢了,实在不应该继续掺和。

    故而,一群人便就这么乌泱泱的散了。

    两个小伙计也被小满打发走,等到最后一个客人也离开了店铺,小满急着将木门关好,又闩好,这才转身松口气。

    站在柜台上的小玲也不知何时下来,正呆呆的蹲在角落里发呆,她低着头,脸上的表情晦暗不明,一动不动的,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张秀芹哼了一声,别过身子去不说话。

    苏启坐在一边的小板凳上,拿着旱烟杆子,却也没点燃,只是盯着眼前的拿块砖不出声。

    见状,小满叹口气,“现在没有外人了,咱们总可以坐下来好好谈谈了吧?”

    小玲冷笑,“你们都把我逼到这个地步了,你们多有手段啊,还谈一谈?我看你们直接宣布最后结果得了,反正只要和你们意见不一样,也都会被一一否决。”

    “苏小玲,你怎么说话呢!那是你姐,没大没小!”苏启用旱烟杆子敲敲地面,不满道;“都多大的人了,连这点规矩都不明白。”

    话音刚落,苏小玲蹭的起身,眼眶里已然有了泪水,她咬着下唇,一副委屈样,“行啊,你们厉害,你们所有人都联合起来对付我!”

    说着,她走到张秀芹面前,泪珠啪嗒啪嗒的落下来,哭着说:“娘,您还配让我叫你一声娘吗?你刚才闹成那样,是不是存心让我闹笑话,存心让我在这桃源县待不下去?”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张秀芹不甘示弱起身,扬着下巴,“是你不想养我在前,我才那么闹的!”

    说到这儿,她哼了一声,别过脸去,小声嘟囔:“要不是那么闹,你能还钱吗,你能出钱养我嘛。”

    苏小玲气得也顾不上哭,她转了个身走到苏小满身边,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小满,你到底想要干什么,真的是想让我还钱吗?我看未必吧。”

    “你就是看我现在日子过得好了,你心里不平衡,因为你想要一直高高的俯视着我,因为你想要继续假装怜悯的给我那么一点点恩惠,好让我感恩戴德,因为你怕我哪一天越过你去!所以你恶毒的想要弄垮我的生意,还顺带挑拨我和我娘的关系,苏小满,你好毒的心呐!”

    说到最后,苏小玲已然是声嘶力竭,额头上的青筋都鼓了起来。

    可面对这样充满恶意的指控,小满只是轻笑一声,耸肩无畏道:“好啊,照你这么说,是我逼你向我借钱,是我逼你不赡养亲娘的咯?”

    小玲语塞,满腔的怒火都憋在喉咙里,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她停下了,小满可不会停下。

    小满仍旧风轻云淡的看着她,眼神却变得不一样许多,她一点点的朝着小玲走进,一边走一边说:“是我让你图谋我还没送给我爹的宅子的房契,是你逼你和自己的亲娘大吼大叫,当着众人的面对骂,是我逼你去摇晃那个板凳,妄想陷害自己的亲娘,是我,都是我,你满意了吗?苏小玲。”

    说完这话,小玲下意识的又往后退了一步,但“咚”的一声,她忽然间撞到了墙。已经被逼近角落的小玲,她的背紧紧贴着墙壁,再无后退的可能。

    她那双大眼睛中装满了无辜,泛着盈盈的泪水,倘若小满再天真那么一点,恐怕都要被这样的眼神给骗过去了。

    可惜小满没那么傻。

    她冷着脸,质问:“你图谋那房契究竟要做什么?说!”

    最后的一声吼吓得小玲身子一震,不受控的张口而出:“我我想要拿房契去抵押,去钱庄抵押,好让他们借借钱给我。”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