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十六章 恶人自有恶人磨
    屋内还有张秀芹,也不知道苏小玲是如何狠下心张口说出这话的。

    她不想孝敬苏启也就罢了,但张秀芹可是她的亲娘,在这家中,没有比她和张秀芹关系更亲近的人,如今苏小玲都狠心到说出这样的话,也不知道张秀芹心中作何感想。

    总之,自苏小玲走后,张秀芹坐了一会儿,半个字也不说,她低着头,极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小满,要不然——”苏启犹犹豫豫的看向苏小满,眼神中透露出一股子不确定来。

    陆离沉声打断:“买,假若苏小玲不出钱,那我们便买下这宅子,只不过这宅子的房契和地契,拿可就不能像我们之前说的那样,一人一半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看着张秀芹,故意道:“我和小满的确有能力在这桃源县买一处宅子,且可以买得起最好的宅子,但到时候,这房契和地契,都得交到小满手中。”

    苏启不明情况,但对于这个处理方式,他很是赞同:“这样挺好,既是你们买的,那也理应让你们拿着,这样做很好,也省的我日夜担心。”

    顾不上理会苏启,陆离继续看着张秀芹说道:“既我和小满拿着房契,那这房子的使用权也该由我们做主,什么人可以住,什么人不可以住,那都得由我们说了算。”

    说着,他轻笑一声,故意问道:“张大娘,您说我们这样做,可以吗?”

    张秀芹十分忌惮陆离,从前是因为陆离的武功,而今是因为他的身份。

    听见陆离提到自己,她慌忙抬起头来,无措的看着在场三人,呆愣愣的坐在那儿,没反应过来,“你,你说什么?”

    事实上,她一直在回想苏小玲方才说的那番话,心里酸涩无比,还泛着隐隐的恐慌。

    她清楚知道自己之前是如何对待小满的,至于陆离,当初想要娶小满的时候,她还故意为难过对方,而苏启闹了这么两天,想必苏启心中对自己愈发的忌惮。

    不过张秀芹不在乎这些,因为她还有苏小玲,就算小玲现在嫁了人,但自己每日都在帮她打理店铺,分文不取不说,有时候还得搭进去些钱,但张秀芹乐意。

    因为苏小玲是她的女儿,是全天底下和她关系最亲密的人,无论谁背叛她、不喜欢她,苏小玲都不会。

    她本以为苏小玲会一直坚定不移的站在自己这一边,可如今

    “张大娘,我这样做对不对、可不可行,您倒是给个准话啊。”陆离再次出声问道。

    张秀芹身子一震,即便在压根不知道对方在说什么的情况下,她也连连点头,“对,你说的对。”

    她必须得找苏小玲问清楚,苏小玲那么说,是不是不想管自己了?是不是不想给自己养老,是不是只是想让自己帮着她干活而已。

    “张大娘,您听清我说什么了吗?”

    张秀芹再次一震,眼神惘然的看向陆离,下意识的问道:“你说什么?”

    陆离也不急,毕竟他就是想要把张秀芹逼到一个绝境中,他轻轻嗓子,将方才自己说的话又说了一遍,末了,他耐着性子问道:“张大娘,方才苏小玲说的话您也听到了,若她 不管您,这宅子您可就不能住进去了。”

    “什么?!”张秀芹蹭的起身,瞪大双眼,这才明白陆离一再追问自己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她三两下跑到陆离面前,不敢相信的大声吼道:“你什么意思,我可是你的丈母娘,你为什么光让苏启住,不让我住?!为什么,为什么?!”

    没了苏小玲,小满连宅子都不让自己住,那自己下半生是要靠讨饭存货吗?

    陆离镇定自若坐在椅子上,眉梢还带着几分笑意,他淡定的看着张秀芹大吼大叫,岿然不动,带着与生俱来的自信和镇定,压根没把对方当回事。

    见状,张秀芹愈发慌张,她无措的愣了会儿,旋即将主意打到了苏启身上。

    “苏启,他们不让我住那宅子,难道你也不管吗?”张秀芹微微俯身,平视苏启,耷拉着两条眉毛,“你刚才可都听见了,他们都不想管我,你怎么不说话?没了我,谁照顾你,谁给你做饭?苏启,你好好想一想!”

    语无伦次的张秀芹越说越激动,直到最后居然大哭起来,她无力的瘫坐在苏启面前,双手捂着脸低低啜泣。

    她心底最信任的人——苏小玲说不管她,陆离也说不让她住新宅子,苏启又不发话,自己可该怎么办,总不至于真的去要饭吧?

    “秀芹,你冷静一点。”苏启看不下去,出声劝道:“你先起来,当着小辈的面哭哭啼啼成什么样子,赶紧起来!”

    说着,苏启起身要扶张秀芹。

    但刚一身后,张秀芹就猛地拍开他的手,红着眼睛大吼:“你们都不管我,都不管我是不是?!那我干脆去死好了,我死了!省的碍你们的眼!”

    “您现在若是死了,那岂不是如了别人的意?”陆离起身,嘴角噙着淡淡的笑,眼中却冷漠疏离的可怕,他就用这种眼神注视着张秀芹,一步步逼近,“苏小玲可是您的亲生女儿,张大娘。”

    亲生女儿尚且如此,更何况别人。

    张秀芹忽的颤抖起来,她浑身哆嗦,声音也颤颤巍巍的,“小玲不可能不可能不管我,她不可能”

    “别傻了,她最在意的是钱,而不是你这个亲娘。”陆离无情地将她的幻想打破。

    张秀芹颓然倒地,恍惚摇头,嘴里念念有词:“不可能,小玲不可能不管我,她是我的亲闺女,对于她来说,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比我更重要,她不可能不管我,不可能”

    紧接着,还没等别人说话,张秀芹就又忽然站了起来,踉踉跄跄的往外走。

    “你要去哪儿?!”苏启不放心的跟上去,追问。

    张秀芹摆摆手,却也不回答,而是继续摇摇晃晃的往前走。

    苏启见状又要跟上去,但却被小满拦住,她低声摇头,“爹,这事您还是少掺和的好,省的等会儿她们母女吵架,将脏水都泼到您身上。”

    “小满说的对,我们先等一等,等会儿再过去。”陆离负手而立,眼睛盯着店铺的后门,沉着道。

    恶人自有恶人磨,苏小玲这个只知索取、不知回报,甚至于还想抛弃亲生父母的白眼狼,也该让张秀芹教训教训了。

    张秀芹一路跌跌撞撞走到店铺,往日短的不能再短的一段路,今日她却晃然觉得自己走了好久。她扶着门框,看着店铺内的人来人往,忽然就毫无预兆的掉下眼泪来。

    渐渐地,她哭的声音越来越发,直到将店铺所有客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

    “这不是你们老板娘的娘吗?怎么了这是,哭的这么厉害?”

    “出什么事儿了,他们老板娘哪儿去了?”

    “哎哟,哭的这么伤心,是不是出了什么大事儿了,往日看着挺精明厉害的一个人呢。”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去仓库搬货的小玲回来了。

    刚一进店,还没来得及歇口气,小玲就看到正扶着门框嚎啕大哭的张秀芹。

    她皱紧了眉,脸色登时难看的不得了,她几个跨步冲上前,一把按住张秀芹的肩,对着旁边的伙计厉声吩咐:“还不快过来把她扶下去?店里这么多人呢,成什么样子!”

    说着,旁边的伙计忙上前,却不想还没碰到人,张秀芹却忽然推来了苏小玲。

    她狠狠地抹了把眼泪,指着苏小玲的鼻尖大骂:“怎么,嫌你娘给你丢人了是不是,嫌弃你娘没钱是不是?当初我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养大,现在你长大成人,嫌弃我了是不是?!”

    苏小玲一愣,一时间没想到该如何回应。

    但就她愣神的功夫,张秀芹心底的怒火愈发旺盛,她那点子委屈早就被怒火燃烧的干干净净,再加上在场这么多人,正是她想要的。

    故而,张秀芹的手虽还伏在门框上,但整个人却和方才的模样大相径庭,她看着苏小玲,嘴下丝毫不留情,“苏小玲,枉我含辛茹苦把你养大,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

    “家里的日子好不容易好过了一点,你就忘了自己姓什么叫什么了?是,你是嫁人了,但是你别忘了!”张秀芹猛地凑近苏小玲,面孔骤然放大,害的苏小玲下意识地后退两步,许是太过慌张,使得她险些绊倒在地。

    她见状冷笑一声,声调拔高,“你别忘了,你是从谁的肚子里爬出来的!我是你娘,就算你现在嫁了人,那我也是你娘!还有你开店铺这钱,还不是你娘我厚着脸皮陪你要来的?现在你想反悔,不想养我了,苏小玲,我告诉你!门儿都没有!”

    张秀芹中气十足,一顿吼下来都不带喘气儿的,别说是店铺内的这些人,就算是旁边铺子、路上,也能将她的话听得一清二楚。

    后头的陆离闻言轻笑一声,“咱们该露面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