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二百零九章 深夜来客
    “赵掌柜每个月的这几天都要去收账,顺带去钱庄存钱,做完这一切回到天衣阁,大概就是这个时间。”陆离笑容浅浅,耐心的解释道。

    其实这是他早在碧水村住着的时候就摸出来的规律,因为经常来天衣阁交绣品,赵掌柜时在时不在,陆离当时便觉得奇怪,后来一问伙计,才知道赵掌柜每隔几天就要去收账这件事。

    小满崇拜的看着男人,“陆离,你真的太厉害了。”

    时隔这么长时间,居然还能记着赵掌柜去收账的日子。

    陆离笑着摆摆手,谦虚道:“没那么夸张,我也是突然想起来的而已。”

    “那也很厉害。”小满甜甜笑着。

    正说着话,赵掌柜扬着笑脸走进来,手上还端着几匹料子,“这都是时下最时兴的料子,你们来了我也没什么好送的,只能从自己店里拿些东西给你们。”

    赵掌柜将料子摆在小满面前,“你看看,喜欢哪个颜色?”

    “掌柜的,您别这样。”小满连连拒绝,“我就是来看看您,可不是为了要您东西的,您快收好。”

    陆离也附和道:“赵掌柜,您还是摆到外面去卖吧,小满不需要这么多布料。”

    她就是开成衣铺子的,哪里还需要这么多布料,更何况小满心中感激赵掌柜,想要送给赵掌柜东西还来不及,哪里还有收他布料的理由。

    不过这次来的仓促,带来的东西都在小木屋放着,所以没带来赵掌柜的礼物,看来得挑个时间再来一趟。

    正想着,赵掌柜说话了:“你们这样可就太见外了啊,小满,来,我给你你就收着,千万别客气。”

    赵掌柜不由分说的将各色布料全都推到了小满面前,一副不容拒绝的模样。

    小满见状哭笑不得,只好解释道:“赵掌柜,我在上京就是开成衣坊的,布料多不胜数,现在好不容易出来游玩轻松几分,你又要送我布料,我一看到这么多花色,头都大了。”

    “你在上京开了成衣坊?”赵掌柜诧异不已,也忘了要送布料这一茬。

    他兴冲冲的问道:“你那成衣坊生意肯定很好吧?不过,你是怎么想到要开成衣坊的?在上京那样的地方,想要开一家店铺是不是很难?客人可还多?”

    听着对方这一连串的问题,且还都是关于生意的事情,小满顿时来了兴致,将方才说的话抛到了九霄云外,就着生意的事情跟赵掌柜聊了许久。

    两人越谈越开心,完全忘了一旁还坐着陆离。

    幸而陆离也不生气,他坐在一旁看着小满侃侃而谈的模样,嘴角勾起淡淡的笑。他坐的端正,聚精会神听着,偶尔贴心的将温热的茶水推到小满面前,好让她润润嗓子。

    就这样,两人从下午谈到傍晚,直到外面的伙计进来说该打烊了,两人才恍然发觉窗外的太阳已经快要落山。

    小满伸了个懒腰,起身说道:“赵掌柜,今天打扰您了,没想到我们一聊就聊得这么晚。”

    “我也没想到啊,小满,你真的是块做生意的好料子。”赵掌柜由衷感慨几句,旋即劝道:“时间不早了,你们快回去吧,我也该关门打烊了。”

    “那,赵掌柜再见。”

    三人告别,陆离牵着小满的手往回走。

    太阳西斜,街边上的小贩开始收拾东西,玩耍的孩童成群结伴回家。道路两旁的柳树被金色的夕阳勾勒出淡淡的金边,随风摆动,十分漂亮。

    小满抓紧陆离的大掌,随着男人的脚步缓缓往前走,一颗心难得的安静下来。此时此刻,她甚至于希望这条路没有尽头,因为那样她就能和陆离一直不停的走下去。

    “想什么呢?”陆离也不转身,只是晃了晃手。

    小满噙着笑转身,如实道:“我在想,如果这条路没有头就好了,那样我们就能一直这样走。”

    陆离闻言不禁扬起唇角,将小满的手握的更紧了些。

    两人回到小玲家,找到苏启,三人趁着天还没黑赶回碧水村去。

    路上,小满倒是没有再提买宅子的事情,而是说说笑笑,极力想办法逗苏启开心,又是做鬼脸又是讲笑话,也幸而苏启乐得哈哈大笑,仿若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她这才松口气。

    经过了半晌的放松,重新适应了桃源县的生活方式,小满开始想通一件事情:她也许不应该逼父亲按照自己的想法生活。

    若是他想要继续留在碧水村,那她也不勉强,但若是父亲想要去桃源县,那她一定极力满足父亲的要求。

    将父亲送回苏家,小满和陆离慢慢悠悠的赶回山腰上的小木屋。

    山路不好走,但幸而现在住在山腰上的人多了,这条向来少人问津的路被人走的多了之后,竟也比之前更平坦许多。加上这些人之前要运送木材和石头上山,这条路也比之前更宽敞了些。

    他们二人踩着熟悉的路上了山,回到熟悉的小木屋,两人纷纷舒了口气。

    这一整天,他们好似什么事情都没有做,但却并没有觉得空虚,见见亲人朋友,牵着手围着小城转悠,这一天竟在不知不觉间就过去了。连晚饭都没有吃的二人,竟也没觉得饿。

    陆离去闩门,小满将烧好的热水分别倒在两个木盆中,准备等陆离回来了和他一起泡脚。

    林子的夜晚十分安静,尤其是还未到盛夏的此时,只能偶尔听到远处鸟叫的声音。

    “噔噔蹬——”

    远处忽的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且听着越来越近,小满正在脱鞋的手顿住,忙起身披上外袍走出屋。

    她看着同样停下动作的陆离,轻手轻脚的靠近,小声问:“远处是什么声音?”

    陆离只是摇摇头,却没有说话。

    这动静听起来像是人发出来的,可距离他们最近的住户也得走一段路才能看到,依照他的经验,不可能听到那边的声音啊。

    “噔噔蹬——”

    脚步声越来越近了,听起来好像就是朝着陆离他们这座小木屋跑过来的。

    小满下意识地抓紧陆离的手,即便周围越来越黑,她也极力睁大眼睛,试图从这无边的黑夜中看到些什么,好能弄明白这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到底是怎么回事。

    陆离同样揽紧女人,身子绷紧,浑身的肌肉蓄势待发。

    “噔噔蹬——”

    声音越来越近,混合着枯树枝被踩断的声音,距离小木屋越来越近了。

    声音越近,陆离越发能确定来的就是个人,且听着动静,这好似不是一个人来的。

    他拧紧了眉,下颌绷紧,心想:难道是因为之前家具的事情,这些人趁着黑夜来报复了?自己身手虽好,但那是对于敌人来说的,这些人只是普通百姓,自己不能伤到他们,但若是出手太轻,来人又太多的话,那该怎么办?

    “陆离。”小满缩在男人怀里,小声的叫了他一声。

    陆离抱紧小满,始终维持着最初的姿势,他的神经绷紧,只低低的应了一声,丝毫不敢松懈。

    声音越来越近了,小满甚至于觉得自己能感受到来人的呼吸声。

    “呼哧呼哧——这就是陆离他们家吧?”

    粗重的喘息声结束,门外陡然响起一年轻男人的声音,紧随其后的还有微弱的火把亮光,眼瞅着亮光越来越近,小满登时心中一紧,浑身的寒毛都立起来了,她手脚冰凉,大气也不敢喘一下,只能无助的靠着陆离,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于男人身上。

    陆离揽在小满腰上的手亦是不自觉的加重气力,眼睛死死的盯着越来越近的火把亮光,心跳越来越快。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一个世纪那么久,但也许只是一眨眼的功夫,火把亮光出现在小木屋外边,随着隐隐能看到的人群停在小木屋门外,脚步声和枯树枝断裂的声音消失,只剩下粗重的喘息声。

    “累死我了,没想到看起来那么短的一段路,晚上走起来这么费劲。”

    “可不是,看来咱们得挑个时间将这山上的路好好整修一遍,否则花在路上的时间就能干多少活了。”

    众人的议论声近在咫尺,小满的汗毛根根竖起,大气都不敢喘一下,陆离抱紧了人,等待着何时的时机出声。

    只是还没等二人出声,忽的有火把靠近,一年轻男人率先看到了站在院落中的陆离和小满。“哎?这不是陆国公吗?”

    顷刻间,他推翻了自己之前的猜想。

    若这些人是来寻仇,那不是应该直接闯门而入吗?怎么还会主动开口询问?而且听他们的语气,稀松平常,完全没有敌意。但即便如此,他也不能有丝毫松懈。

    陆离抱紧小满,沉声道:“是,你们来这儿做什么?”

    “我们?”之前说话的那年轻男人将火把收回去,说道:“我们是特地来找二位的,因为有点事情需要您们二位帮忙,但又不想惊动别人,所以只能半夜来这,我们没有冒犯吧?”

    小满开口,声音还有些颤抖:“帮什么忙?”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