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二百零五章 让我失望
    当然,小满压根没想要官差带张家夫妇去牢中,本是一件极容易解决的事情,可张大哥却非要将事情闹到这一步,她没了办法才只能去找官差。

    既然现在张大哥已经答应要去还家具,那便也不用在麻烦官差。

    小满亲自将官差送走,而陆离则是叹口气,坐在石凳上,一改之前的态度,问道:“你们年纪这么大了,是如何将那些家具搬来的?”

    “盖房的时候,我们路过你们家,用板车顺路拉过来的。”张大哥悻然,吞吞吐吐道:“如果你们刚才刚才好好说话,我也不会不会把事情闹这么大,现在好了,全村人都知道你们有多么不可理喻了。”

    说完这话,张大哥又急忙补充:“我可没有埋怨你们的意思,就是觉得你们太年轻,不会办事。”

    紧接着,这张大哥又开始长时间的说教,每句话都在明里暗里的指责陆离和小满的做法太过激进,不仅会让村子里的人看不起他们,更会使得苏启在村中无法做人,巴拉巴拉说了一通,一副“我是为你好”的态度,恶心到了极点。

    陆离心中的那点子同情瞬间消散的无影无踪,他冷着脸起身,“赶紧将家具搬回去吧。”

    “哎,我们这么老了,你还让我们搬家具啊?你怎么忍心?”官差一走,这张大哥的态度变得不是一星半点,他坐在石凳上,皱着眉故作为难:“我和我家这老婆子比你岳父的年纪还大,你忍心让我们搬那么沉的家具回去?”

    张大嫂扯着张大哥的袖子,想让他少说两句,但张大哥哪里肯听,丝毫不管身旁人如何劝阻,嘴上是半点不饶人。

    陆离微微皱眉,正要说话,恰好遇到骑马回来的小满,远远的说了句:“官差都在我家喝茶,若张大爷反悔了,我可以再去请一遍。”

    此话一出,张大哥登时耷拉下脸来,方才那抹得意顿时消失不见,悻悻道:“我马上就把家具还回去。”

    彼时张家院外的人早已消散的差不多,小满和陆离、苏启一同回小木屋去。一路上,苏启止不住的叹气,却又不说话,他兀自往前走,背影都透露出几分愁色。

    夫妻二人走在后面,陆离牵着马,他侧过身去看了一眼小满,正好和对方的视线撞在一起。

    他压低声音,“岳父那边——”

    “放心,等会儿回去之后我再劝他。”小满心知肚明的截过陆离的话头,自信满满。

    此事一出,碧水村绝对没人再敢欺负苏启,但若是真的如张大哥所说,他们全村人都看不起苏启,那又能怎么样呢?这件事本就是张大哥等人做的不对,他们又有什么资格看不起别人?

    退一万步,假若碧水村真的合起火来瞧不起苏启,那小满便直接在桃源县给苏启买一处宅子,再添置几个下人,让他舒舒服服的在桃源县享清福。

    如若不然,她也可以让苏启去上京住着,反正自家的房子也空着。

    事情总有解决的办法,他们没有错,又何必暗自苦闷呢?

    正想着,三人也就回到了小木屋。

    苏启走在最前面,也是最先看到小木屋变化的人,他看着重新围好的篱笆墙、再次出现的小木门,不由诧异:“这些东西怎么都回来了?”

    “还不都是因为那几个官差的功劳。”小满接道:“如果我不去请这几位官差过来吓吓他们,鬼知道他们会不会主动把这些东西还回来。”

    说着,陆离将马牵到一旁拴好,“能还回来就好,否则他们要是抵死不从,那我们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一说起这件事,苏启登时又变了脸,他冷哼一声,背过手去,“不知道怎么办?我看你们太知道该怎么办了!”

    “爹,您说什么呢。”小满故意装傻。

    苏启坐在石凳上,手掌一下下拍在石桌上,一副怒不可遏的模样,“你刚才去找官差干什么?觉得自己是国公夫人,了不起了,就可以随便抓人了?苏小满,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父亲还从没说过这么重的话,小满一时间愣住,呆呆的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岳父,事情不是您想的那样的。”陆离出面打圆场,他将小满挡在身后,沉声说道:“家具是她们偷得,我和小满只不过是想要回属于自己的东西,可他们不从,所以我们只能用些小手段,不然——”

    “不然什么?”苏启猛地站起来,面色涨得通红,他指着陆离和小满,气得声音都有些颤抖:“都是你把这个丫头宠坏了!让她不知道天高地厚!都是一个村里的人,至于把事情做得这么绝吗?”

    说完,苏启袖子一甩,气冲冲的走了。

    陆离转身正要去追,却赫然发现站在自己身后的小满早已泪流满面,看着对方默默流眼泪的模样,他心头猛地一抽,顿时慌乱起来。

    “小满,你”

    陆离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哄、去劝,只能俯身,一个劲儿的给对方擦眼泪,但越是这样,小满哭的越凶,不一会儿就红了鼻头。

    他急的鼻尖冒汗,一遍遍的擦去对方脸颊上的泪水,将声音极力放轻放柔:“小满,别哭了好不好?岳父说的那些话都是无心的,都是他气头上的话,你千万别当真,别哭了,好吗?”

    “可他也不能那么说我呀。”小满说话的时候鼻子一抽一抽的,泪珠还在不断的往下落,带着哭腔的声音愈发惹人心疼:“我什么都没说,他就认定是我错了,怎么会有他这样的父亲,为什么就不能听我解释呢?”

    说着说着,小满又想起过往的事情。想到自己小小年纪父亲又续弦,又生了一个孩子,家里的脏活累活都是自己做,虽说父亲并没有指定要自己做这些事情,但每每张秀芹和苏小玲欺负自己的时候,他也不过不痛不痒的说几句了事。

    那些不好的记忆蜂拥而来,占据了小满的脑海,她咬着下唇不断的哭,心里委屈极了。

    陆离见状忙将人揽进怀中,温声细语的哄了半晌,好容易将人给哄得不哭了,才说道:“岳父年纪大了,心性如小孩子一般,加上他走之前说的那句话,我猜想,他可能是觉得难堪,所以才那样说的,你千万别放在心上。”

    “可我们去要回我们的东西,对方执意不给,他有什么可难堪的?”小满始终想不通这一点,她靠着陆离,眼尾红红的,因哭过声音而略显沙哑:“张大爷方才说的话他也听到了,我们何错之有?借官差吓吓他们,好及早解决此事,我又哪里做错了?”

    说着说着,小满鼻尖酸酸的,几乎又要落泪。

    处处隐忍不发,换来的只是他们越发的放肆而已。

    陆离拍拍小满的肩,低声安慰:“我知道,我都知道。小满,咱们去屋里好不好?今晚先好好休息,明天一早,我就去岳父家里,跟他解释清楚这件事情,好不好?”

    小满抽了抽鼻子,抬头看着男人,眼睛红红的像是个兔子,“万一他还不原谅我怎么办?”

    “那我天天去,天天说,直到他原谅了你,我们再离开,好吗?你们是亲父女,他肯定能体会到你的难处的。”

    “这样也好。”

    眼下倒也没有别的法子,眼看天色渐晚,小满只能同意了陆离的这个办法。

    陆离虽说让她先去休息,但小满哪里肯坐在那儿看着男人忙进忙出,故而两人将门窗都打开,共同将屋子收拾了一遍。

    末了,陆离去检查外头的篱笆墙和木门,小满取来山泉水烧开,泡了茶在屋内等他。

    屋内还有半截蜡烛,小满取出火折子点亮,借着这点微弱的烛光,她坐在椅子上看着周围熟悉的一切,轻轻的舒了口气。

    终于回来了。

    可是

    想到白天发生的一切,她不由得再次难受起来,难道自己真的变了吗?

    如果这件事情放在之前,自己还只是个普通的小农妇的时候,会怎么解决呢?

    那时候她不会骑马,也没有这样贵重的身份,即便是去了衙门,那些官差也不会跟着自己回来,就是为了吓唬吓唬那些偷东西不给的村民。想到这些,小满抹去从眼角溢出来的泪水,拧紧了眉头,自己真的变了?

    “想什么呢,那么出神。”陆离从外面回来,顺手关紧门。

    闻声,小满忙抹去脸上的泪痕,强行挤出个笑,“没什么,外边的篱笆墙还好吗?不会半夜闯进我们家一头野猪吧?”

    即便她故意将语气伪装的很轻松,但那通红的、还泛着泪光的眼睛,陆离还是一眼就看了出来,她刚才肯定是又哭了。

    男人轻轻叹气,“小满,今天的事情你没有做错,所以别这么难过了,好不好?”

    “我不知道,陆离。”小满再次不受控的哭了起来,她心中难受,难受于苏启的那句话,难受于自己对自己认知的迷惘。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