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二百零四章 都是我偷的
    彼时小满已经走到了张家的院子外面,从张家夫妇的角度只能看到背影,眼看着那背影越来越小,张大嫂坐不住了。

    她蹭的起身,朝着远处大喊:“小满!你别去报官,我们这就把家具都还回去!你千万别去报官!”

    两人年事已高,若官差真的将他们带去牢里,那他们俩这幅老骨头可如何受得!

    张大哥低着头不出声,黝黑的脸上冒出许多汗珠,滴滴答答的往下落,可他此时却顾不上去擦,只是低着头盯着石凳,既不敢抬头,也不敢出声。

    陆离亦盯着他不出声,他不开口,远处的小满也不停下,照旧往前走。

    见状,张大嫂愈发急了,她拧紧了眉头,暗地里戳了戳张大哥,低声道:“赶紧认个错得了,那些东西又不是咱们的,别为了那么几件东西把我们俩给搭进去,不值当。”

    “你知道什么!”张大哥坐在那儿,急赤白脸的低吼了几句,便又沉默下来。

    张大嫂实在没了办法,更不知道张大哥在坚持什么,无奈之下,她只好看向陆离,“柜子就在屋里边,你们现在就搬走吧,我们绝不拦着。”

    谁成想陆离仍旧站在原地岿然不动,声音冷冷的,“既是你们搬来的,那你们就该原封不动的还回去。而且看样子张大爷是不想还,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勉强,只能等官差过来处理。”

    原以为这张大哥是个明事理的人,却不想事到如今,他反倒固执起来,别扭的坐在那儿不出声,不知道在坚持些什么。

    “这这我怎么搬得动啊!”张大嫂没了办法。

    她只好再次看向张大哥,低声劝道:“这东西是人家的,咱们还是给送回去吧,万一引来的官差,那可就不好了。老头子,你不为自己考虑,那总得想想我吧?我这把老骨头,万一真的去了牢里,那怎么受得了!”

    说着,张大嫂不由滚下来两行泪,“还有咱们儿子,万一咱们俩都去了大牢里,那谁还敢嫁给他啊!”

    然而就算她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张大哥仍坐在原地,如被粘在了石凳上一般,既不出声表明态度,也不起身去搬家具。

    陆离定定站在桌旁,神情淡漠。

    气氛一时间陷入僵局,苏启嗫喏着,小声说道:“张大哥,你赶紧将东西搬出来算了,万一等会儿官差真的来了,那可该怎么收场啊。”

    “还不都是因为你!”张大哥猛地站起来,瞪着眼睛手指苏启,愤然:“都是你告诉小满的,你告诉她我搬了他们的家具,你把他们带过来找我算账!如果没有你,我怎么会下不来台!”

    苏启愕然,无措的看着张大哥,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

    这样的苏启使得张大哥愈发恼怒,他气冲冲在院子里来回转圈,嘴里念念有词:“你们家这么有钱,大女儿成了国公夫人,小女儿又在城里做生意,你们这么有钱,为什么非要在乎这几件家具!看到乞丐你们尚且能施舍,为什么不能把这几件家具送给我们!”

    “还要报官?呵呵,你大女婿是国公爷,别说是报官了,就算是把皇上找来我也不稀奇!但就是这么几件家具的事情,你闹这么大动静,就不怕别人说你们徇私枉法、小题大做吗?更何况,你们谁能证明我屋子里的家具是你的?谁能证明?”

    说到这儿,张大哥愈发激动,他走到围观的人面前,大声嘶吼:“你们谁能证明这东西是陆离的?”

    围观的群众看傻了眼,谁也不敢出声。

    “看看!”张大哥猛然转身指向陆离,嘶吼之间口水四溅:“没人能证明这东西是你的!那就说明是你无理取闹,是你想要抢走我们家的家具!你仗着国公的身份胡作非为、欺诈百姓,等会儿官差来了,我还得告你一状!”

    “老张,你这是怎么了?”张大嫂也看愣了,半晌才憋出这么一句,声音极轻,生怕再次惹得张大哥疯狂起来。

    但即便只是一句问候,张大哥也登时蹦的老高,扯着嗓子叫喊:“我怎么了?还不都是被你气的!这家具就是我们的,就算官差来了,打死我,我也要说这些家具都是我的!”

    张大嫂怔怔站在桌旁,心想:疯了,真的是疯了。

    苏启亦是愣愣的站在陆离身后,半个字也不敢再说。

    这老张平时看起来顶稳重老实的一个人,今天怎么突然变成这样了,几件家具而已,本来就不是他的,现如今原主人让他还回去而已,又没说要追究他的罪责,他怎么就变成这幅模样了?

    “让一让,让一让!”

    张家院外忽的传来陌生的男人声音,随着人群让开一条路,苏启赫然发现,苏小满竟然带来了一批官差!

    小满走在最前头,虽只穿着普通的粗布衣裳,但气势却不容小觑。

    她板着脸将官差带到张家院内,素手一指:“就是他们,他们偷走的家具就在这屋子里,方才他们亲口承认过的,你们若是不相信,尽可以进屋去翻找。”

    “是!”为首的官差大手一挥:“你们几个去屋里找一找,你们几个看住这两个人!”

    很快,两三个官差进了屋,而剩下的几个则守在张家夫妇身边。

    方才还梗着脖子骂人的张大哥早已吓得面如土色,他活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么多官差,而今看着他们对小满言听计从的模样,心里忽的慌乱起来。

    自己只是搬了几件他们不用的家具而已,这应该不算偷吧?他们应该不会真的把自己带进牢里去吧?

    正胡思乱想着,身边忽的传来一阵低低啜泣声。

    转身一看,是自家媳妇正低着头抹眼泪,她双手捂着脸,泪水不断从她的指缝间溢出来。

    见状,原本就惶恐无比的张大哥不禁叹口气,抬头小心翼翼地看了眼苏小满,心中自我安慰:好歹是一个村子的,她应该不会把自己送进大牢里去吧?

    眼瞅着张家夫妇可怜的模样,苏启愈发于心不忍,可小满还在跟官差攀谈,说偷盗之罪该如何惩罚云云,他在一旁也站不住,心里愈发的不安。

    趁着两人不说话的空档,苏启便忙着上前拉过小满,拽到一旁,又气又急,“你怎么真的把官差带来了!万一真的要把这张大哥一家带走,村里人该怎么看你,光那些唾沫都够淹死人了!赶紧让他们回去,别掺和这事了!”

    “爹,这事跟您没关系,你就好好的站在一边看好戏吧。”小满自信满满,完全没把对方的话当回事。

    这不由使得苏启愈发担心,他攥紧了小满的说,正要继续劝说,却不想陆离也过来了。他有心想让陆离劝劝自己的女儿,但却忽的想起之前的事情,若现在让陆离劝说,他指不定还会帮着小满“胡作非为”!

    算了,自己还是断了这个念头吧。苏启暗暗叹口气,无奈至极。

    “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陆离微微皱眉,眼中流露些许担忧。

    小满仰头一笑,“我骑马去的。”

    陆离诧异,“你学会骑马了?之前不是还说操控不了它吗,如今怎么”

    “这事儿等会儿再说,咱们先把眼前这事解决了再说。”说着,小满拍拍陆离的肩,又递给苏启一个自信的眼神,“放心,我绝对会圆满解决这件事情的,别想那些有的没的了。”

    陆离微微一笑,“好,我相信你。”

    苏启欲言又止,只好说道:“好吧,那你们自己解决去吧,等会儿我可不说话。”

    “放心吧,爹。”

    说完之后,小满重新回到石桌旁,彼时官差已经检查完毕,证实屋内的确有几件家具,而这几件家具和小满的描述完全一致。包括哪里有划痕,是什么样的花纹,甚至于柜子里面刻着什么字,都一一说了出来。

    反观张家夫妇,因为偷来的仓促,再加上从未注意过这些细节,所以面对官差的质问,吞吞吐吐,没一个细节说对。

    “看起来正如国公夫人所说,的确是你们偷走了他们的家具。”为首的官差握紧了佩刀,沉声质问:“这村中还有谁和你们是同谋,最好一一交代,否则等会儿回了衙门,可就不是口头上问问这么简单了。”

    此话一出,张大嫂噗通一声跪下,仰着一张满是泪水的脸,带着哭腔求饶:“官差大人,我们错了,我们真的错了,您千万别带我们去牢里,我们这就把家具都还回去,求求您饶了我们,我给您磕头了。”

    说着,张大嫂边哭边给一身官服的男人磕头,她的额头重重的磕在地上,转瞬就见了淤青。

    “都是我偷得!是我偷得家具!”张大哥看不下去,眼圈也红了几分,他看向小满,“我这就把东西都给你们还回去,还有那些和我们一起偷家具的人,让他们都给你们还回去,只求求你们千万别让官差抓我们。”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