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六章 告别
    “你是说,这宫中有大臣们的内应?”皇上放下奏折,眉毛紧紧的拧在一起,形成个“川”字。

    自他执政以来,最厌恶结党之事,之前有不少大臣仗着他刚刚登基而胡作非为,但都被皇上一个个的踹了下去,并给与了重重的惩罚。

    故而后来再没人敢去触皇上的逆鳞,而如今大臣们竟在宫中开始培植内应,这可比结党要眼中百倍!

    陆离微微颔首,“是,皇上今日刚刚封了望舒为世子,不过一个时辰,那些大臣便纷纷带着贺礼上门。虽臣已经将他们拒之门外,但一想道 这件事情还是觉得心中不安,所以特地来禀告皇上。”

    “朕知道了。”皇上阴沉着脸,拿着毛笔的手微微颤抖,俨然是已经愤怒到了极点。

    不论是妃子,还是宫中的太监,敢在皇上眼皮子底下做出这档子事,说的严重些,这无异于挑衅皇权,压根不把皇上放在眼中。

    尤其这事还不止一个人,皇上能不生气吗?

    他疑心这个,疑心那个,却不想背叛自己的人先出现在宫中。

    “陆卿,这件事你可告诉了别人?”皇上严肃道。

    陆离摇头,“臣一发现不对劲,便马上赶来宫中,连臣的妻子都不知晓,还请皇上放心。”

    说句略显严重的话,这些事情其实涉及朝政,这也是陆离思虑再三的缘故,因为这些大臣,例如军部尚书,他这些年并没有别的过错,若只因为在宫中培植内应而被剥去职位,未免太过严苛。

    可若是隐瞒不报,陆离又实在心中难安。

    不过这些其实是皇上应该担心的事情,他作为臣子,只需要将自己发现的事情如实禀告就好,毕竟这也是为了东岚的江山好。

    故而在百般权衡之下,陆离还是策马加鞭赶来宫中,向皇上禀告了此事。

    为防皇上一怒之下做出冲动之举,陆离又道:“皇上,臣之前久不涉朝政,所以不知朝堂众臣为人,可就单单臣在上京生活的这一段时间来看,臣觉得朝中各位大臣并非不轨之徒,所以臣斗胆,还请皇上能好好权衡,切莫冲动。”

    “朕自然知道。”皇上定定看着桌角,声音沉沉的,脸色十分难看。

    也是,突然被告知自己信任的一堆朝臣其实在宫中有内应,能够赢得自己的欢心,不过是因为自己手边的奴才通风报信透露出去的。

    这几乎相当于双倍的背叛,放到谁身上也不会在一时半刻间平复下来。

    陆离在堂下站了半晌,正当他想要开口劝说皇上不要太过难过的时候,皇上沉沉开口:“你先回去吧,这件事朕自会处理。”

    “是。”陆离拜别,转身走出御书房。

    回到陆府,陆离刚进内院就看到了小满正在树下逗弄望舒,旁边站着珍珠和翡翠,她盈盈笑着看向小床上的望舒,午后的阳光柔柔的洒在小满身上,看起来像是她在发光一般。

    陆离不由顿住脚步,一颗心平缓下来,方才的焦躁和在宫中的紧张感迅速消失的无影无踪。

    “小满。”他轻声唤道。

    对方转过头来,一双晶亮的眸子从迷惘迅速转换成惊喜,紧接着,小满起身兴冲冲的走过来,笑意盈盈的看着陆离,“你回来啦?”

    男人伸手牵起小满的小手,轻轻点头,“我回来了。”

    这一场景让陆离想起,他们还住在碧水村山腰上的时候,每次陆离打猎回来,小满都会兴冲冲的跑出屋子,对着刚到门口的他喊一声“你回来啦”。

    无论刮风下雨,小满都会准时分辨出自己的动静,从而第一时间迎接自己回家。

    现在也是,虽然他们这宅子有些大,但每次只要自己回到家,小满都会笑盈盈出来迎接,脸上总是挂着笑,让人莫名心安。

    小满嘴角扬起,“听珍珠说,你刚才去宫里了?是去向皇上辞别吗?”

    “嗯,这个我等会儿告诉你。”陆离浅浅一笑,不动声色的将话题转移向了别处,“东西都收拾好了吗?我们后天可就要出发咯。”

    这些事情太复杂太阴暗,且这些事情远远不是他们能够改变和干涉的,故而他不想让小满知道这些事情。

    幸而小满也不追究,一听到陆离说起上路的事情,她立刻掰着手指头开始算路上要带的东西,一板一眼汇报的时候,那双大眼睛还在不停的眨巴,小嘴念念有词,模样活像个孩子。

    陆离不由得轻轻笑起来,眼睛片刻不离开小满,耳边除却小满嘟嘟囔囔的声音,再没有其他的。

    风轻轻吹过,不远处的珍珠在逗弄望舒,孩子咯咯笑着,小满站在自己面前孩子气的掰弄手指,嘟囔着路上要带的东西,纵然中间夹杂着几句抱怨,陆离都觉得十分动听。

    以后,自己就要和小满过这样的生活啦,不用受别人的压制,不用处处谨言慎行,不用再日日忙碌。

    以后的日子,和高山大河相伴,与日月清风为友,更重要的是,有小满和望舒陪伴在身边,陆离想想都觉得身心愉悦。

    次日两人准备了一日,银钱、干粮、水囊,还有朴素的衣裳和健壮的马,还有必不可缺的路线图,再次和望舒玩耍了一日,两人便早早睡下,以备第二天能够早起赶路。

    到了两人出发的那天,在陆府门口的街道上,魏修远拿着个大布包等待,夏婉柔单手扶腰,挺着肚子陪伴在侧,准备和小满和陆离道别。

    “你送的这些东西是不是太多了?他们两人只骑着一匹马,万一带不了怎么办?”夏婉柔皱眉看着魏修远手中的那个大布包,十分担忧。

    魏修远不甚在意的拍拍布包,“放心,这东西轻的很,肯定能带走。”

    话音刚落,陆府的大门打开,小满和陆离牵着马走出来。

    因为要赶路不宜声张,所以两人换上了普通的麻布衣裳。小满一头秀发被珍珠挽了个极为简单的髻,用一根朴素的木簪别好,耳环也换成了小巧的珍珠,至于身上,则都是她之前在碧水村时候的穿束。

    灰色的麻裙,浅粉色的短衫,再加上一件黑色布鞋,小满未施粉黛,一张白净的小脸上点缀着樱红的唇,还有那黑亮黑亮的大眼睛,纵然只是普通装束,却也难掩姿色。

    陆离也只是一身普通的灰色短衫长裤,裤脚宽宽大大的,露出一双黑色的崭新布鞋,一看那手艺就是出自小满的手。

    两人即便打扮成这样,在一众的丫鬟、小厮之中也十分出挑,让人不注意都难。

    魏修远一手拎着布包,一手扶着夏婉柔上前,“陆离!我们来送行了!”

    说着,魏修远举起手中的布包,奋力挥舞,生怕两人看不到自己似的。

    其实街道上这一段只有魏府和陆府两家,一出门拐弯就能到另一家,看不到他才怪。但谁让魏修远就是这样的活泼性子,不说两句话都觉得心里不舒服。

    “魏大哥!婉柔姐!”小满第一个跑过来。

    换回了普通装束的她仿佛又成了那个碧水村的小姑娘,轻松快活,不受拘束,整个人都轻盈了几分,一眨眼就到了夏婉柔面前。

    夏婉柔扶着腰,只这一瞬间,眼眶便微微红了。她的声音也嘶哑了几分,带着几分怅然:“小满,看到你这样,我又想起了之前在桃源县的时候,时间过得真快。”

    “是啊。”小满也感慨起来,“那时候我还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小村姑呢!我记得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当时我的心里又是羡慕又是惊讶,你那么好看,又那么温柔,简直是仙女一样的人物。”

    闻言,眼中已经隐隐泛起泪花的夏婉柔噗嗤一声笑出来,泪花转瞬即逝,“你呀,还是那样的性子,一点都没变。”

    小满嘿嘿一笑,小猴儿似的挠挠后脑勺,“婉柔姐,你也是,还是那么温柔,那么好看。”

    “小满,我真的好舍不得你离开。”夏婉柔主动握住小满的手,微微低下头,盯着两人紧握的双手,泪水掉落,“以后你一定要经常回上京,知道吗?”

    小满紧紧握住夏婉柔的手,另一只手为对方轻轻拭去泪水,柔声道:“婉柔姐,这次最多一个月,我和陆离就回来了,望舒还在上京,我们走不了很长时间的。”

    说完,她又调皮的吐了吐舌头,笑道:“当我们回来的时候,婉柔姐也到了临盆的时候,到时候我肯定要陪在你身边的,放心。”

    夏婉柔轻轻点头,但眼泪还是不断的往下落,隐有啜泣之声。

    见状,小满忙拿出手帕递上去,轻轻地给对方擦眼泪。她知道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没用,故而干脆也不说了,否则只会更加惹得对方伤心。

    “小满!”不远处传来陆离的呼唤声:“我们该出发了!”

    夏婉柔哭的更凶了,她倾身抱住小满,呜咽道:“小满,我真的好舍不得你,你们一定要早一点回来,知道吗?”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