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章 软禁长公主
    长公主怒气冲冲地径直走到那丫鬟面前,不由分说甩了对方个巴掌,“满口胡言!本宫素日待你不薄,如今却这样诋毁本宫,狗奴才!本宫若是出了事,你也得跟着一起陪葬!”

    没想到,这暗室都封了一段时间了,这丫鬟竟还活着!

    “长公主您又何苦这样!”丫鬟扯着嘶哑的声音说道:“奴才贱命一条,犯了这样大的事情,自知逃不过一死,难道奴才连真正想要加害陆国公的人说出来都不行吗?长公主,您贵为皇上的亲姐姐,本可以享受一辈子的荣华富贵,可您为了袒护侯爷的过错,一步步的错下去!如今皇上已然知晓您的所作所为,难道您还要继续执迷不悟下去吗?”

    “你给我闭嘴!”长公主脸颊通红滚烫,恼羞成怒的她面目狰狞,尖利的嘶吼:“本宫没有,从没有做过任何伤天害理的事情!你这狗奴才莫要在皇上面前乱嚼舌根!”

    吼完这番话,长公主大口大口的喘息,一双眼睛瞪的那么大,似是随时都会凸出来。

    那丫鬟低低啜泣几声,跪在地上一个劲儿的抹泪,身子还微微的颤抖着,没有再跟长公主辩驳顶嘴。

    见状,皇上清清嗓子开口,“长姐,你累了,先回去休息吧。”

    “不!”长公主凄厉大叫,倏的转身面对皇上,神情激动:“皇上,您切莫听了这狗奴才的话冤枉我!本宫从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

    她原本还可以将这一切的过错都推到丫鬟身上,可万万没想到,这丫鬟还好端端的活着,而且还将实情都抖落出来,她怎么可能能安心休息!

    她不能离开这儿,绝对不能!她还要掌控大局,要让皇上听信自己的话!

    “皇上,我觉得这丫鬟的话倒有几分可信,毕竟陆国公最开始也是这样说的,这就对上了。”江启明不理会已然失态的长公主,而是和皇上继续讨论这件事情。

    长公主见状愈发疯狂,她如泼妇般跺脚尖叫,“江启明,你给本宫闭嘴!都是因为你,都是因为你!”

    皇上皱眉,“来人,带长公主下去休息。”

    待几个下人垂着头上前按住长公主,正要将人带下去的时候,皇上又低沉道:“长公主病了,找个大夫给她瞧瞧,为让长公主安心养病,以后没有朕的允许,旁人不准随意探视。”

    末了,又加上一句:“包括小侯爷。”

    此话一出,原本浑身绷紧的长公主忽的泄了气,好似忽的被人抽走骨头一般,立刻瘫软下去。

    皇上此举,是要软禁自己啊!

    幸而扶着长公主的那几个人都是些身体强壮的婆子,纵然长公主已然没了力气,她们也没让长公主彻底瘫软在地,而是迅速将人拉下去了。

    虽说这是长公主府,但眼下皇上在这,还不是得听他的。

    带走了长公主,可皇上却仍旧坐在位置上,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仿佛是在等什么人,江启明心中暗暗猜测着。

    果然,没过一会儿,陈沪就脚步匆匆的来了,一进门还没说话就先噗通一声狠狠地跪在地上,抬头的时候,眼泪也唰的一下出来了,“皇上,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这件事和我娘没关系,她是您的亲姐姐,您万万不该这样对她啊!”

    虽说平日里长公主和皇上都十分溺爱纵容他,但到了这个时候,皇上竟然直接将长公主这个亲姐姐软禁起来,陈沪纵然贪玩酒色,但却并不傻,他知道,自己一旦失去了长公主的庇佑,那皇上的恩宠也定会很快消散,他必须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陈沪,朕该怎么做,还用不着你来多嘴。”皇上阴沉着脸,说话也是沉沉的,虽没有起身大声指责,但这样的态度却更加让人胆寒。

    饶是一向无法无天的陈沪,也被这话吓得抖了抖身子,不过虽然害怕,陈沪却仍硬着头皮说道:“皇上,我不学无术、贪迷酒色,但我也知道什么叫孝道!当初皇太后仙逝,她老人家嘱咐您要多加照顾我母亲,可如今呢?您听信这胡说八道的奴才,将自己的亲姐姐软禁!您这样做,对得起皇太后吗?”

    换再往常,皇上早就拍案而起,但现在,他只是定定的看着陈沪,眼眸中也没有多余的情绪,他沉着声音,无比平静:“陈沪,你这侯爷是不是做的腻歪了?”

    陈沪吓得跌倒在地,抖似筛糠。

    紧接着,皇上又说:“往日你如何胡闹,你母亲如何袒护你,朕一清二楚,不过是看在皇家颜面上,又顾忌你所犯并非大错,所以也就一而再再而三的容忍你,可现在呢?你故意陷害朝臣,企图让朕背上以权谋私的罪名,你说说,朕还如何袒护你母亲?“

    “不、不是。”到了这个时候,陈沪还想要狡辩:“我母亲没有,是陆离先加害于我!皇上,是陆离和他夫人先害我的!”

    皇上冷笑,“害你?那你之前怎么从未提起?陈沪,你现在好端端的站在朕面前,毫发无损,甚至比刚回京的时候还胖了些,你居然还有脸面说陆离和苏氏加害你?可见是朕这些年太过宠你,以至于你如今说谎都不会脸红,竟学会欺君了!”

    说完,皇上召来侍卫,冷着脸下命令:“带下去!”

    陈沪愣愣的被抬下去,屋内很快又恢复了安静。

    “皇上,您累了一天,也该休息了。”江启明拱手,“剩下的事情,交由府尹去审问就可以了。”

    皇上揉揉眉心,轻“嗯”了一声,旋即起身,“回宫吧。”

    一群人跪着送走皇上,直至对方的背影越来越小彻底消失,屋内的人才齐齐松了口气。

    江启明起身,又恢复了往日淡漠疏离的模样,“府尹大人,这丫鬟就麻烦您带回去了,该怎么做,您应该清楚吧?”

    府尹连连点头,“下官心中明白。”

    一场闹剧终于收尾,江启明叹口气,坐上马车后沉默了许久,心中暗暗回想今日发生的事情,只觉得这一切都太荒唐可笑。

    “去陆府。”

    吩咐了车夫,江启明靠在软垫上闭上眼睛,整个人都放松下来。

    很快,马车停在陆府门口。江启明下了马车,径直往陆府内院走去。

    在陆府等待消息的人一看到江启明来了,纷纷都站了起来,陆离和魏修远第一时间迎上去,魏修远这个急脾气不等对方坐下,便急着问道:“江大人,怎么样了,皇上是如何处置的?”

    “皇上软禁了长公主,并特地吩咐了不允许侯爷探视。”江启明坐下,不见外的喝了口茶,继续说道:“那丫鬟已经找到了,就被封在陈沪卧房的暗室中,如果我们去晚了,恐怕那丫鬟已经窒息而亡了。”

    “被封在暗室中?!”小满瞪圆眼睛,一脸不敢相信,“这到底是谁想出来的法子,未免太残忍了吧!”

    况且这丫鬟为他们做了这么多事情,不加以奖赏也就罢了,居然还要杀了她!

    看着小满震惊的模样,江启明说道:“长公主害怕这丫鬟说漏了嘴,所以才借着奖赏的名义将她封到了暗室中,从这些手段足以看到长公主这些年是如何胆大妄为,皇上责罚她,其实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一件事情。”

    “丫鬟交给府尹去审问了,长公主也被软禁起来,陈沪虽看起来和这件事情没有关系,但没了长公主,他也嚣张不了几天了。”

    事情已经顺利解决,陆离却仍皱着眉头,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

    这一次是顺利解决了,那下一次呢?还能寄希望于皇上能一直相信自己吗?

    似是看出了陆离的担忧,小满也轻叹了口气,满面的忧愁。

    “时间不早了,江某先告辞。”江启明也累了一天,原本就身体不太好的他此时看起来脸色有些苍白,一副十分虚弱的模样。

    魏修远见状也拱手道别,带着夏婉柔回魏府去了。

    很快,正厅的人渐渐离开,苏启也累了回去休息,屋内只剩下夫妻两人和几个丫鬟,因着谁也不说话,屋内静悄悄的,十分安静。

    不知过了多久,靠在陆离怀中的小满忽的开口,声音极轻:“陆离,你这次能没事,真的太好了。“

    谁都没有想到,这次竟然这么复杂,陆离和江启明一开始察觉到了危险,可这又能怎么样呢?他们还是掉入了长公主早就设计好的圈套,如果不是有江启明从中说和,恐怕皇上此时早就已经将陆离判刑了。

    “小满,我觉得我们可能等不到望舒长大了。”陆离轻轻笑了一下,却满是苦涩,“明天我会进宫求皇上撤了我的职务,以后专心在府中照顾你,或者帮你打理店铺,等望舒再大一点,我们就外出游玩,带着望舒去见识名山大川,再也不在这上京受窝囊气了,好不好?”

    小满抱紧了陆离的腰,轻轻地在对方的胸膛上蹭了蹭,轻声应下:“好,我都听你的。”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