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八章 刺客自尽
    江启明住嘴,绷着脸看向一看,不再说话。

    见状,皇上清清嗓子,继续问道:“陆离,你若是能证明刺客并非你的人,那朕今日便可饶恕你。”

    陆离闻言思忖许久,旋即为难摇头:“陆府的下人并没有特殊的标志,若他执意说是臣的人,那臣不知道该如何辩解。”

    “你默认刺客是你派去的?”

    陆离顿了顿,扯出一抹苦笑:“皇上,您心中清楚臣的为人,纵然臣对长公主和侯爷有一万分不满,也绝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臣这里有另一个故事版本,不知道皇上想不想听。”

    他当然是想要活下去的,家中的妻子、孩子,这都是他想要活下去的动力,他这个时候已经不似之前那般冲动,不会在皇上冤枉自己的时候怒而离开,他肩上还有那么重的责任,他不能舍弃这些。

    “你说。”皇上点头。

    陆离闻言清清嗓子,将自己后来进入长公主府中的侯爷院子时,所见所闻都告诉了皇上。

    包括他对侯爷的怀疑,回到陆府的嘱咐,偶遇维修眼的言谈,甚至于他是如何不小心进入侯爷卧房暗室的,这些都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当然,他也从皇上的反问当中了解了另一个截然不同的故事。

    收买丫鬟不成就起了杀心,但却没有当场结束她的生命,反而派另一个人来,陆离对于这个故事的逻辑性嗤之以鼻。

    “这么说,你曾真的想要找人来救这丫鬟?”皇上皱眉:“既然你的确曾想救出那丫鬟,那后来你为什么没有派人去长公主府?”

    陆离神色淡淡,眼眸平静:“那毕竟是长公主府的下人,纵然她说自己受侯爷苛待,臣想要救人,那也得按规矩来。不过是一个下人罢了,臣大可以从长公主手中买过来,那不也是救了她吗?又何必冒着这么大的风险擅闯公主府?况且当时皇上还没走,臣这样做岂不是自寻死路吗?”

    面对陆离的辩驳,皇上心想着倒也有些道理,可那刺客

    “陆卿,你若能证明你的确不认识那刺客,那朕现在就可以放你走。”

    陆离无奈苦笑,脸色愈发苍白,“皇上,臣确确实实不认识那刺客,可臣也确确实实拿不出证据来。臣府中下人、手下的士兵,这些都是摆在明面上来的,再无其他可以差遣使唤的人,若皇上不相信,那臣也不知道该如何辩解。”

    眼瞅着陆离似是要放弃一般,沉默良久的江启明再次按捺不住,他不安分的冲着陆离眨眼睛、使眼色,恨不得让对方立刻收回方才那番自暴自弃的话。

    “陆离,你真的是这么想的?”皇上却无动于衷,“若朕真的因此而判了你死刑,你也毫无怨言?”

    陆离苦笑,“怎么可能呢?皇上,臣家中还有妻儿,没了臣,她们还不知道该如何活下去,但臣不会承认臣没有做过的事情,更不会解释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的事情。”

    第一次遇到陆离这样的“罪犯”,皇上很是头疼。

    一方面觉得陆离可能是无辜的,因为他的确不像是能做出这样的人,况且证据不足,也没办法直接判刑,但另一方面,如果陆离是冤枉的,那就一定要揪出陷害他的人,可这一切都是从长公主府开始,就连那丫鬟和刺客也都是

    正纠结的时候,忽有一狱卒慌慌张张的跑出来,噗通跪下汇报:“皇上,刺客在牢中服毒自尽了。”

    “什么?!”皇上猛地起身,“怎么会自尽?!你们是如何看管的?”

    狱卒慌张害怕的很,禀告的时候断断续续的:“那刺客刺客齿间藏毒,听听我们说皇上来了,正在审问陆大人,那刺客就就直接咬破毒药自尽了!”

    皇上愣了下,旋即坐下,一旁的江启明几步冲上前,“那刺客什么话都没说,就这么死了?”

    “是。”狱卒闷着头,后怕的说道。

    见状,江启明转身拱手,“皇上,现在刺客死无对证,您打算如何处置陆离?难道就因为找不到陆离和此人不相熟的证据,您就要默认陆离背上一个擅闯公主府、杀人灭口的罪名吗?您刚才也听到了,这一切的故事都是丫鬟而起,我觉得,我们还是应该将重点放在这丫鬟身上!”

    皇上盯着桌子出神,没理会江启明。

    一旁的陆离沉默不说话,心中反倒没有之前那么害怕和惶恐了。

    刺客将药藏在齿间,可见是早就有牺牲自己的打算,且又在听说自己在被皇上审问的时候突然自杀,这样的举动,任谁都会怀疑是陆离指使刺客在紧要关头自尽,好能防止皇上问出更多的信息。

    若是放在之前,陆离肯定也会这么想,但如今瞧着皇上的态度,好像并非急于给自己定罪。

    难道皇上也开始怀疑这刺客的真实性了?

    “皇上,我认为如今还是迅速提审那丫鬟的好!”江启明又重复一遍,很是着急:“万一这丫鬟也死了,那这案子可就没法继续查下去了!”

    皇上仍坐在那位置上不出声。

    牢内安静的可怕,掉根针都能听见,狱卒们面面相觑,江启明着急的看着皇上,陆离低垂着头,也没有要为自己辩驳的意思。

    时间不知道过去多久,皇上缓缓开口:“陆离,你先回去,至于启明,你随我去一趟长公主府。”

    “皇上,那”江启明愣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皇上起身,“陆卿,朕委屈你了,你先回去,演武场的事情先不用管了,这段时间安心在府中修养吧。”

    说完,皇上抬脚走了。狱卒们忙不迭解开陆离的枷锁和铁链,江启明则递给陆离一个鼓励的眼神,旋即快步跟上皇上,一路往长公主府赶去。

    被释放的陆离整理好衣裳和头发,眉头微皱,在狱卒的引领下走出地牢。

    旁人也许会纳闷皇上为什么会突然放了自己,但陆离却十分清楚,他知道,狱卒禀报刺客自尽的时候,皇上就已经起疑心了。

    刺客自尽,旁人也许会觉得是因为刺客觉得陆离被审问,自己也时日无多,灰心之下自觉而亡。但皇上自来疑心重,如今刺客自尽的时候,他肯定在想刺客是否心虚,又害怕牵扯到真正指使自己的人,在绝望之下,故而自尽。

    江启明让皇上先审问陆离,的确是有道理的。

    一路琢磨着牢里的事情,陆离不知不觉间就到了陆府门口。

    门口等候多时的小厮登时叫喊起来:“国公爷回来了!国公爷回来了!”小厮边喊着边往内院跑,喜悦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不多时,当陆离走到外院的时候,小满等人也恰好走出来。看到陆离脸上的伤和略显颓废的模样,小满的眼泪滴滴答答落下来,再也忍不住的扑上去,抱住陆离低低的啜泣。

    “陆离,你没事,真的太好了。”小满紧紧抱着男人,泣不成声。

    这段时间陆府经历了太多的事情,从小满生产意外晕过去,再到孩子无故丢失,然后陆离又莫名其妙被抓走,原本想要在望舒成人后再回到碧水村的小满焦虑不已,觉得自己恐怕没办法在上京继续生活。

    男人亦是紧紧抱着小满,似是要将对方揉进自己的身体似的。

    苏启、魏氏夫妇和杨大娘都在一旁看着,夏婉柔不知不觉间也掉了几滴眼泪,苏启眼圈红红的,杨大娘转过身去偷偷的抹眼泪。

    这么好的一对夫妻,为什么总是会遇到这么多的事情?

    “好了,外面风大,我们进屋说。”魏修远出声提醒。

    陆离应下,旋即拍拍小满的背,轻声道:“小满,咱们进屋,好不好?”

    小满闷着头“嗯”了一声,乖乖的跟着众人进屋。

    进屋之后,陆离将在牢内发生的事情详细说了一遍,然后说出自己的怀疑和猜测:“我觉得皇上很有可能是开始怀疑长公主或者侯爷,否则不会带着江大人急匆匆去往长公主府,而且还将我放了。”

    说完,他叹口气:“不过那刺客死了,现在死无对证,想要审问也没了办法,现在只能期望那个指认我的丫鬟不要死,否则这件事情就真的再也没办法继续往下查了。”

    话音刚落,外面忽的跑进来一小厮,进屋之后跪下,穿着粗气禀告:“国公爷,长公主府那边刚刚传来消息,之前指认您的丫鬟上吊消失!”

    “什么?”魏修远蹭的起身,不敢相信的问道:“无缘无故消失了?这未免也太巧了吧!”

    小厮好容易喘匀了气息,说道:“这个奴才只知道皇上到的时候丫鬟已经不知道去哪儿了,刚刚还调了府尹过去办案过去,是自己走的还是被人藏起来的,奴才也不清楚。”

    陆离神情严峻,眉毛拧成了个“川”字。

    这事情未免太巧了,两个关键的人都死了,不仅自己的冤屈可能没办法洗清,连那个幕后指使的人都没办法揪出来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