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五章 陆离派人杀我
    “若长时间这样下去,那朝中众人无人专心公务,都只想着一个劲儿的去讨好皇上,因为只要赢得了皇上的宠爱,那这辈子就不用愁了,长此以往,江山难保。”

    说完,江启明拱拱手,也不管皇上的脸色如何难看,兀自行了礼便转身走了。

    皇上和江启明相识数十年,感情深厚,且江启明也是个随心所欲的人,向来都是有什么说什么,虽皇上偶尔会因为对方的直言而心生不满,且江启明偶尔语出狂言,正如今日所言这般,但他却也从未真正和江启明翻过脸。

    这次这事情,皇上也心知肚明,陆离的确受了委屈,不仅受了委屈,而且还为了皇家的面子着想,没有当着众人的面见这一层窗户纸戳破,给足了陈沪和长公主面子。

    江启明这个直性子自然看不下去,出言提醒也是正常。

    “皇上,您瞧瞧江大人说的那是什么话,什么叫为了陈沪得罪陆离!他一个小小的国公,还妄想越过侯爷去不成?况且这事本就和陈沪没关系,江启明这样一说,岂不是倒打一耙?”长公主阴沉着脸,絮絮叨叨的嘟囔江启明的不是。

    皇上听了没说话,而是坐在首位上盯着某处发呆。

    见状,陈沪以为皇上心中也是不乐意的,故而也忙附和:“皇上,那江启明就是想要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您可别听信他那胡言乱语而疏远了我们。”

    陈沪心中一直很清楚,自己能够平安无事,还能在这长公主府中肆无忌惮的行乐、享受荣华富贵,除了自己的生身母亲之后,还多亏了皇上,若没有他次次帮衬、袒护自己,恐怕他早就被贬为庶民了。

    故而,陈沪在外嚣张跋扈,但一见了皇上,那就立刻变了副嘴脸,谄媚的不得了。

    但彼时皇上一直在想江启明的那段话,根本无心理会长公主母子再说什么,反而觉得这两人在耳边叽喳个不停,聒噪的很,害的他根本不能沉下心来。

    不过这件事也算圆满解决,若是再出什么岔子,那就到时候再说吧。

    朝堂上还有许多事情没处理,他出来已经半日有余,故而皇上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搁置到一旁,起身摆手,“行了,今天的事情就到此为止,陈沪,你日后可不许如此任性妄为了,知道吗?”

    “是,谨遵皇上教导。”陈沪笑嘻嘻的行礼,嘴上答应的痛快,但其实却压根没把皇上的话当回事。

    眼看皇上要走了,长公主在一旁说道:“皇上,这次的事情和陈沪半点关系都没有,您切莫听信江启明的话,他和那苏氏走的可近了,自然会帮着陆府说话。”

    皇上闻言不悦的皱眉,“朕不是三四岁的孩子,皇姐多虑。”

    “可是皇上,这件事明摆着就是陆离等人故意陷害。”长公主不依不饶,继续愤愤不平道:“之前那个苏小满就故意陷害陈沪,现如今陆离回来了,又被皇上您封了国公,他们陆府的尾巴都要翘到天上去了!看到您迎接陈沪回来,他们眼红生气,所以才搞了这么一出!一定是这样的!”

    “行了!”皇上不耐摆手,皱眉,“皇姐,你惯得陈沪没个正经样子,居然用刚杀死的白狐做礼物,任谁都会不开心的,况且陆离为了全皇家的脸面,都没有继续追究,你还在不甘心什么?”

    说完,皇上叹口气,缓和了几分口气,“这事就这么过去了,以后谁也不准再提。”

    “可——”长公主还想多说些什么,但彼时皇上已然起身作势要走,她只好忍下一腔不平,恭送皇上。

    因着长公主方才说的几句话,皇上心中还有些别扭。

    这事明摆着是陈沪做的不对,虽说皇上本人也有心偏袒,加之陆离不想追究,这件事还算圆满的落幕,可自被江启明戳破,长公主又不依不饶的时候,他这心里已经隐隐觉得不舒服了。

    还有江启明说的那番话,什么江山不保

    正想着,旁边忽的传来一凄厉的女人叫声:“皇上!皇上!救救奴才吧!”

    皇上轻轻皱眉,还没说话,一旁的太监就反应快的呵斥:“大胆!这女人是如何闯过来的,不知道皇上在这儿吗?你们这些个侍卫是如何当值的,竟容得这女人在这儿大吼大叫?”

    “等一下。”皇上扬手,“是谁在叫喊?”

    太监忙给一旁的侍卫使眼色,结果好几个人都不知道,只能面对面干瞪眼,就在太监急的不得了的时候,后头跑上前一个侍卫,跪地禀告:“回皇上,是长公主府中的一个奴才,刚才就在这儿闹了,说有要事禀告皇上。”

    “放肆!她是什么身份,还妄想——”

    “好了!”皇上侧身瞪了一眼话多的太监,眉间略显疲惫,他招招手,“将人带过来,朕倒要听听她有什么要事。”

    恰好旁边有个凉亭,一行人去了凉亭底下,皇上坐在首位,两手撑在膝盖上,皱眉等人侍卫将人带过来。

    不消片刻的功夫,一瘦削女人被带上来,她穿着长公主府粗实下人的粗麻衣裳,头发上插着根简单的木簪,有几丝乱发被汗水贴在脸上,不知是因为恐惧还是皇上在前,她不断的颤抖着,声音也颤颤的:“奴才,叩叩见皇上。”

    “说,为何大声叫嚷,你又有何时要告诉朕?”

    这女人微低着头,眼睛盯着地面石砖的花纹,声音一颤一颤的:“回皇上,奴才听闻听闻今日陆国公的孩子丢了,他闹到了长公主府来,恰好恰好奴才得知一点内情,为了不让奸佞欺骗皇上,也为了保住奴才自己这条命,奴才奴才拼死也要告诉皇上真相!”

    居然是关于今天的事情?

    皇上挑了下眉,沉声:“说。”

    “今日,奴才正在打扫侯爷住所外面的院子,突然听到了孩子哭喊的声音,奴才走进一看,原是个粉雕玉琢的男娃娃,襁褓和衣裳的布料都十分华贵,一看就不是寻常人家的孩子。”

    “奴才在长公主府多年,知道这府中根本没有大的孩子,正疑惑的时候,突然见一个男人走了过来,他二话没说就要将这孩子抱走,还以重金相许,让奴才去皇上面前指认侯爷,说是侯爷偷偷绑走了陆府的孩子。”

    听到这儿,皇上已然脸色铁青,但却沉着声音,“继续说。”

    那女人应下,随即说道:“奴才虽只是长公主府中的一个普通下等丫鬟,但也知道不能背叛主子,况且这是陷害!奴才拼死不应,那男人也没了办法,只好抱着孩子走了,但在他走之前,威胁奴才,说要找人将奴才打死!”

    说完,这女人一个劲儿的叩头,“求皇上开恩,救救奴才吧!奴才贱命一条,若被陆国公害死倒也死不足惜,只是奴才家中的老人还不知道该如何活下去!求皇上大发慈悲救救奴才!”

    眼前的女人痛哭流涕,磕头磕的额头都开始流血,鲜红的血混合着眼泪往下流,看起来愈发可怜。

    皇上双眉拧成了个疙瘩,他微微向后靠在椅子上,单手搭着石桌,“你既说被陆国公威胁,那可有真凭实据?还有,陆离虽抱着孩子,但身手不凡,他既说要弄死你,那为什么当时没有动手,反而将你留到现在,让你还能接近朕,告诉这一切?”

    那女人登时愣住,但很快又反应过来,“皇上,当时后头突然来了几个小厮,听到他们的脚步声,陆国公才仓促离去,也正是因为如此,奴才才免于一死。”

    说完之后,皇上半晌没说话。

    女人心中的弦紧绷着,生怕皇上又挑出什么漏洞来,她咬紧了唇,低垂着头,说道:“若是皇上不相信奴才的话,尽可以去找那几名小厮来问话,奴才受陆国公威胁的时候,他们恰好路过。”

    “不必。”皇上低垂着眼眸,声音低低的,让人猜不出情绪来。

    在场的人都看着地上的丫鬟,有人目光同情,有人则死盯着不放,似是想要从她的身上瞧出点端倪来。

    凉亭内外沉寂一片,所有人都不敢轻举妄动,地上的女人更是大气也不敢喘,心中七上八下的,不知道皇上有没有怀疑自己。

    就在这过分安静的环境下,远处忽的传来长公主的声音,“皇上。”

    听到熟悉的声音,皇上从思绪中抽身,随意打量了一眼周围的环境,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没出长公主府。

    他皱了下眉,旋即起身,目光落在刚刚赶到的长公主身上,“皇姐,您怎么来了。”

    “方才下人来报,说侯爷的院子中闯入一陌生男子。”长公主站在旁侧,满面严肃:“那男人从未见过,也不知是从哪儿来的,他口口声声是来找人,但却是从墙外翻进来的,若不是下人眼尖发现,这人还不知道要做什么!”

    话音刚落,那女人忽的尖叫起来,“是他!皇上。陆国公派人来杀我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