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二章 暗道
    武将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他挠挠头,为难道:“府中上下所有人都出去找孩子了,那个小厮想必也出去了。”

    陆离狠狠地拍了下桌子,转身就要往外走。

    “陆离,你去哪儿?!”小满下意识的就要跟上去。

    陆离转身,嘱咐:“我去找魏修远,你们守好家,若是孩子回来了,先不要张扬,”

    说完,陆离快步出门,转眼间就消失在了陆府门口。

    若是陈沪和那起子人串通好了,绝对会在所有人都在疯狂的找孩子,而皇上也开始怀疑陈沪的时候,将望舒抱出来,然后将孩子丢失的罪责怪到陆府头上,届时,不仅皇上会对陆离失望和怀疑,同时也会对陈沪升起巨大的愧疚感。

    毕竟是他听信别人的话怀疑了自己的亲外甥。

    “陆离!”

    正在赶往府尹衙门的路上,陆离忽然被叫住,循声望去,可不就是维修远?!

    意外相遇的两人顾不上多说其他的,尤其是陆离,没等对方开口,他便将自己和江启明的猜测说了出来,并焦急询问:“你们可找到了孩子,府尹衙门派出了多少人,大部分都往哪个方向去找了?”

    “一听说是陆府的孩子丢了,府尹将衙门中的所有人都派出来了,人们都四散开来去找,几乎遍布整个上京。”魏修远皱眉,随手抹了把汗珠,“我们要怎么办,直接去长公主府门前守着吗?”

    陆离摇头,“那样太被动了。”

    魏修远是个急脾气,这也不行,那样也不行,他急地走来走去,嘴里嘟嘟囔囔:“那我们怎么办,难道等着陈沪陷害了你再站出来吗?这是他早就设计好的陷阱,我们该怎么办?”

    若不是江启明忽然察觉到异常,那陆离恐怕早已挑入陈沪的陷阱,可纵然躲过这一劫又有什么用,他们还是想不到解决的办法!

    想着,魏修远愈发的着急和愤怒,恨不得直接冲到长公主府将陈沪暴揍一顿。

    “你去长公主府前面守着,我得再回一趟长公主府。”陆离想不出更好的主意了,“虽然长公主府那边有江启明坐镇,但我还是怕出什么岔子,你在外面看着,一旦有人想要抱着孩子进去,必须提前拦住他。”

    说完,陆离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让府尹那边派几个过来和你一起,以防那些人武功过高而越过你去。”

    “放心!”

    嘱咐完了这两边,那就只剩下长公主府了。

    陆离迅速施展轻功回去,再次从之前逃出来的地方回去,眼看四下无人,他偷偷的摸到陈沪的住所,开始细细的搜查。

    现如今最重要的事情还是孩子,不过陆离已经没之前那么担心孩子的安全问题了,因为陈沪想要陷害自己,那就必须得报出安全无虞的孩子,这样才能彻底洗脱自身的冤屈。

    故而,不管这孩子究竟在哪儿,肯定都被人好好的照顾,否则万一出了事,陈沪根本解释不清。

    当然了,如果他能抢先陈沪一步将孩子找出来,那这陷阱就不攻自破了。

    “咚——”

    寂静的能听到呼吸声的屋内莫名多了道声音,陆离停下动作,警惕地打量四周。

    书架、床榻、桌子,还有好几件女人的衣裳,这些东西乱七八糟的放着,半点秩序也无,加之那声音转瞬即逝,陆离一时间竟没察觉到这声音是从哪儿发出来的。

    可这屋内根本不像是能藏人的样子,桌下一览无余,书架上空空荡荡,还有那衣柜,狭窄矮小,根本容不下一个成年人。陆离站在原地琢磨了许久,就在他准备走向床榻的时候,屋内又响起一声短促的叫声。

    是书架那边传来的声音!陆离即刻放轻脚步朝着书架走过去。

    书架上放着不少书,但一眼扫过去,都是些淫词艳图,还有不少春宫图,各式各样。

    陆离顾不上这些细节,而是皱紧了眉盯紧书柜中间十分明显的缝隙,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刚才那声音就是从这儿发出来的,且看着书架的式样,明显是后头还有个小小的暗室。

    别说是皇室权贵,就俩普通的富裕人家都会在房中留几个暗室,以防突发意外。

    所以陆离对这一点并不惊讶,他屏住呼吸,紧紧的盯着书柜中间的缝隙,脑中考虑该如何让里面的人出来,或者自己该用什么办法冲进去。、

    不过陆离突然闯入,对方又半天不敢出声音,想必是不想让他发现,若是陆离直接开口劝说,保不准对方还会大声喊叫招来更多的人呢,万一皇上也到了,那陆离可谓是跳进黄河洗不清。

    思来想去,陆离决定找到书柜的机关直接进去。

    就在陆离琢磨该怎么进去的时候,外头突然响起阵阵嘈杂的脚步声,期间还夹杂着好几个人的谈话。

    “今天搞什么啊,皇上怎么突然来了,小侯爷也去了正厅,出什么事儿了?”

    “你们还不知道啊?陆府的公子丢了,陆国公找到长公主府来了,说是侯爷将他家的公子掳走了。”

    “什么?!”

    “其实也不怪陆国公这样想,毕竟小侯爷早就和陆府结下了梁子,这次满月酒又故意去找茬,任谁都会怀疑是侯爷把他孩子带走的。”

    “那也是活该!谁让那个什么陆国公给侯爷下药!害的侯爷又吐又拉好几天,要不是查出来这是陆国公的阴谋,恐怕小侯爷至今还在怀孕那个太医开的药方有问题呢!”

    “这其中还有这么多事儿啊,我竟然一件都不知道。”

    几个人七嘴八舌的议论,议论声和脚步声都越来越近,陆离的手心已经出了汗,他看看书柜,又瞧瞧已经映出人影的门窗,心下一横,也没心思找什么书柜的机关了,徒手就要掰开书柜。

    “吱嘎——”

    书柜居然就这么被推开了!

    陆离大喜过望,趁着外头的人还没发现屋内的异常,他忙侧身挤进去。暗室内点燃着烛火,且地面上还有清晰的脚印,一看就知道是不久前刚刚走进来的,道路曲曲折折通向前方,最尽头一片漆黑,站在陆离这个位置根本看不清楚。

    “吱呀——”

    是卧房的门被打开了!

    陆离顾不上其他的,忙轻手轻脚的将书柜的暗门关好,顺着唯一的路往前走,他边走边小心翼翼地观察地上的脚印。

    这脚印又窄又小,一看就知这人是个女人,所有的脚印都很清晰,且行迹慌乱,不难猜测,这女人可能很重,也可能是怀中抱着什么东西,所以这脚印才会如此的深。

    陆离的一颗心几乎要跳出来,他放轻脚步,迅速往前方赶去。

    如果他没有猜测的话,这人方才就躲在这条路上,只不过因为听到了外头的动静,自己心里也慌,所以不小心发出了声音,为防外头的人大仙,她才不得已抱着孩子往前方跑去。

    前面越来越暗,烛火渐渐熄灭,地上的脚步也愈发凌乱,陆离见状不由得放慢了脚步,屏住呼吸,静静地听着周围的动静。

    “呼哧呼哧——”

    果然有声音!

    循着声音,陆离果然在黑漆漆的角落中找到了正抱着孩子的女人!

    而她怀中的孩子,果不其然就是望舒!

    没等陆离开口,那女人率先跪下,不断的磕头:“求您饶命,我不是不是真的,求国公爷饶我一命,我没有想要害您的孩子!”

    陆离不由分手直接将孩子夺过来,根本顾不上听这个女人的狡辩。

    望舒向来很乖,即便被陌生女人抱着,也没有哭闹,被转移到陆离怀中后,他还傻乎乎的咧嘴笑,连仍旧是白嫩嫩、肉嘟嘟的,身上的衣裳也仍好好的,半点污迹都没有。

    陆离又忙将孩子的身体上下摸索一遍,确定孩子没有遭受伤害之后,他轻舒一口气,转身就要往外走。

    在侯爷卧房的暗室中发现望舒,他倒要看看,陈沪这次要如何辩解!

    “国公爷!”那女人突然扑上来抱住陆离的小腿,用了死力气拖住,然后哭诉:“国公爷,我求求您,您千万不要将孩子带出去,陈沪会杀了我的,他绝对会杀了我的!”

    陆离岿然不动,声音冷冷的,“这跟我有什么关系?你联合陈沪绑走我的孩子,现如今又让我原谅你?笑话!”

    早在联合陈沪绑走孩子的时候,她就应该想到这个下场!

    “我求求您了,这件事我真的是无辜的!国公爷,我没有参与这件事情,我只是陈沪威胁我,让我带着孩子藏好,不能被人发现国公爷,我只是长公主府一个卑贱的下人,哪里敢绑走您的孩子?您救救我把!”

    女人一边哭一边说,眼泪成串往下落,鼻涕眼泪糊了一脸,还不断的给陆离磕头认错,看起来的确不像是说谎。

    陆离顿了顿,态度不似之前坚决。

    见状,那女人趁热打铁:“如果可以,奴才可以帮国公爷去皇上面前作证,证明您的孩子的确是被小侯爷绑走的!”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