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九章 小少爷不见了
    正厅的气氛登时变得不一样起来,魏修远紧盯陈沪,单手将夏婉柔护在身后,以防对方会突然出招。

    小满亦是攥紧陆离的袖子,大气也不敢出一下,深怕露出什么端倪来。

    苏启等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瞧着气氛不对,纷纷敛起笑意,嬷嬷轻手轻脚地将最后一件外衣给孩子罩上,然后悄声招呼乳娘,两人悄悄地退了下去。

    “你们怎么不说话了?”陈沪懒洋洋地靠在椅背上,慵懒道:“难道我的到来让你们这么紧张?陆国公,这不像是你的风格啊。”

    陆离面无表情,平静道:“小侯爷既来参加孩子的满月酒,那可带了什么礼物?”

    陈沪勾唇轻笑,扬手拍了两下,喝道:“将本侯爷的贺礼呈上来!”

    很快,几个小厮抬着一大木箱进了正厅,外头的人见状纷纷凑上前,想要瞧瞧这陈沪小侯爷给陆国公的孩子准备了什么稀罕玩意儿。

    但屋内却安静的有些可怕,仿佛掉根针都能听到。

    就在这样有些可怕的寂静中,小侯爷起身,漫不经心的整理了下衣衫,挑衅的看向陆离,话却是对着下人说的:“将那箱子打开,好让国公爷瞧瞧这稀罕物件。”

    随着“咯吱——”一声,陈旧且沉重的木箱被掀开,众人探着身子往里瞧,小满攥紧陆离的袖子,小心翼翼地眯着眼睛,飞速往箱子那边扫了一眼。

    因只是匆匆一眼,她并未看真切,但她却分明看到了雪白的皮毛上染满了鲜血,红与白的对比,将小满刺激的完全不受控的尖叫出声。

    “啊!”

    随着小满的惊叫声,屋内响起低低的惊呼,还有不断往里看的那些人,偶尔有个瞧见箱子里东西的人,都瞪大眼睛捂着嘴巴,生自己的惊叫声会惹得陈沪小侯爷不满。

    这

    箱子里装的是一只已经死掉的白狐,它毫无生气的瘫软在箱底,大尾巴胡乱蜷缩,原本雪白的皮毛上满是鲜血,许是刚死不久,那鲜血还在不断的往外流,似是要将这白狐染成红狐。

    在孩子满月的时候送上刚刚杀死的白狐,这未免

    陆离眯了眯眼睛,眼底墨黑一片,“侯爷,您这是什么意思?”

    “天气冷, 给孩子送点御寒的东西。”陈沪说这话的时候,脸上还带着笑,仿若这是一件多么稀松平常的事情似的,纵然陆离的脸色已隐隐发青,他仍继续说道:“这白狐年纪虽小,但皮毛柔软,孩子也可以用,陆国公喜欢吗?”

    陆离铁青着脸,俨然是已经动了怒气,他沉声,毫不客气说道:“小侯爷既已送了礼物,那也该走了吧?”

    想来是陈沪知道那日自己捉弄他的事情了,否则也不会在这样的日子找上门来,当着众大臣、将士的面子送上这样的礼物,句句话都意有所指,陆离没办法让这样危险的人物留在陆府做客。

    “哎呀呀,本侯爷好歹也是贵客,陆国公不挽留也就罢了,如今还想要赶我走,这是什么道理?”陈沪存心要赖在这儿,谁也请不走他。

    陆离的脸色愈发难看,他捏紧拳头,正要上前,却被小满轻扯了扯。

    男人回头,皱眉。

    小满咬着下唇,不安的仰头看着他,小声说道:“算了,就让他留在这儿吧,外面还有那么多人,他应该不会胡来的。”

    再者说在场也有这么多朝廷大臣,还有陆离的一众武将手下,碍于这些人,陈沪也不会胡作非为的。

    陆离顿了顿,有些无奈的抬手摸摸女人的头发,妥协:“好。”

    说完,陆离转身又恢复了那副淡漠的模样,他看也不看陈沪,侧身吩咐下人:“搬一把椅子来,再为小侯爷添置上新的碗筷。”

    纵是功绩累累的国公爷又如何,在骄纵受宠的小侯爷面前,还不是得乖乖承受一切?哪怕明知道对方是来砸场子,还得笑脸相迎。

    外头的武将都是跟着陆离出生入死过的,其中有几个人有心想要上前为陆离鸣不平,但都被同伴拦下,“不要命了你!那可是小侯爷,国公爷都惹不起,咱们这些小角色就别妄想了,赶紧回去!”

    “可——”那魁梧汉子不甘心,那可是陆国公啊!曾经救过自己命的人!

    “可什么可,赶紧回去,咱们这样的小虾米还是别去送死了!”说着,那人将身边几个想要冲上前为陆离鸣不平的人都拽回去。

    这些人都不敢上前,那些大臣自是半个字也不敢说,原本聚在门口的人迅速散开,回到自己的位置上,陆府又恢复了之前的热闹,但氛围总是怪怪的。

    正厅内多坐了一个陈沪,所有人都放不下警惕来说笑,苏启察觉气氛不对,也没心思说话,更怕给小满招惹麻烦,故而他除却偶尔担忧的看看小满,其余时间都在安静夹菜、吃饭。

    即便苏启已经如此小心,却还是引起了陈沪的注意。

    陈沪伸出扇子,懒洋洋的一指,言语之间满是不屑:“这老头是谁啊?”

    苏启就坐在首位上,还紧挨着小满,即便没有说,在场的人也能猜出来,此人就是苏小满远在碧水村的娘家人。

    可如今陈沪这么一问,正厅内的人不由得都停下了筷子,魏修远有心想要起身训斥对方几句,但却被小满用眼神暗示坐下,他不甘心的摔了下筷子,气冲冲的不再看陈沪。

    有畏惧陈沪权势的,自然也有不怕,甚至于不屑的。

    比如江启明,他面带不悦的瞥了一眼陈沪,语气严肃:“小侯爷还是安心做贵客吧,陆府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插手过问。”

    “哎哟哟,江大人这话未免太严重。”陈沪起身,吊儿郎当的走到苏启身后,伸手按在苏启的肩上,笑嘻嘻说道:“不过是遇到个脸生的人,随口一问罢了,江大人若是知道,直接告诉我便是,如此严肃的教训我做什么?”

    说完,他俯身凑到苏启肩旁,“你是哪儿来的,是谁的亲戚,我之前怎么从没见过你?”

    “砰——”

    陆离拍案而起,脸色阴沉,他看向陈沪,怒喝:“小侯爷,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哎哟,瞧瞧你们,这一个个的动这么大火气做什么?”陈沪仍旧贱兮兮的笑,一双手搭在苏启的肩上,用不算太小的力气往下压了压,继续道:“人家还没说话呢,你们急什么,嗯?”

    他侧身,“是不是啊,老人家?”

    苏启年纪大了,纵然陈沪纵欲过度,但总归力气还在,被一个正值壮年的男人这样一压,苏启的脸登时就白了几分。

    加之场面过于紧张,苏启又以为是自己的缘故,陆离才和这看起来就尊贵无比的客人吵起来的,故而脸色愈发的难看,惹得本就悬着一颗心的小满再也无法安坐。

    她立刻起身,强忍着内心的不安和愤怒,竭力平静道:“小侯爷,您若是对我不满,尽管冲着我来便是,我父亲年事已高,禁不住你这样恐吓。”

    “冲你来?”陈沪收回手,慢慢悠悠的踱步到小满面前,慢悠悠的说道:“我为什么要针对你呢?陆夫人,你丈夫帮了我那么大的忙,我感谢你们一家还来不及,怎么会针对你呢?”

    陆离黑着脸,俨然已经愤怒到了极点,眼看着陈沪还在不断朝着小满逼近,他再也忍不住的出手,一把抓住陈沪的胳膊,用了五成力气将人甩到一旁。

    正厅的男男女女低声惊呼,魏修远忙将夏婉柔护在身后,小满则立刻将自己的父亲扶到了陆离身旁,江启明打了个响指,眨眼的功夫就有好几位随从冲上来将人护到身后。

    一个是久经沙场的将军,一个是终日淫乐的公子,巨大的力量悬殊使得陈沪被狠狠的甩到一边,若是没有随从护这,他恐怕早已狼狈的趴在地上。

    反应过来的陈沪跳脚大吼:“你干什么?!被皇上封了国公就这样嚣张,就不怕我去禀告皇上,撤去你的名号吗?!”

    “侯爷尽管去,反正我也不屑这权势富贵。”陆离下颌绷紧,对于陈沪的威胁,没有一丝的迟疑和忧虑。

    眼看自己的话对于陆离根本构不成威胁,陈沪也懒得装了,他面目狰狞,怒吼:“陆离,只要本侯爷在上京一天,你们陆府就别想安生!”

    说完,陈沪大手一挥,“我们走!”

    话音刚落,原本摆放在正厅角落的木箱子被陆离一脚踢过去,正好停在陈沪面前,只见陆离负手而立,冷声道:“将你这东西拿过去,我们陆府受不起小侯爷如此珍贵的礼物!”

    陈沪气不过的踹了一脚木箱,嚷道:“带走!”

    来搅局的人总算离开,然而正厅的气氛一时半会也没能恢复如前,江启明遣散随从,小满扶着父亲重新坐到首位上,她俯身低声安抚,劝父亲别担心,更无须为此介怀。

    正说着话,门口忽有一小厮慌慌张张的跑进来,噗通一声跪下:“夫人!小少爷不见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