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四章 互通心扉
    在陆离的百般打探,加上他自己的一些猜测之下,总算将陈沪和小满的恩怨梳理清楚,而这时,距离陈沪抵达上京还有两天,距离望舒的满月宴会还有五天。

    “陆离,你那边准备的怎么样了?”魏修远风风火火地冲进来问道。

    陆离放下笔,抬头,“仪仗队、轿辇都安排好了,届时陈沪会直接在城门下车,转乘轿辇,被仪仗队欢送着去皇宫。你那边呢?”

    魏修远轻舒一口气,“都安排好了,宫里那边有礼部操持,不用担心。”

    说完,魏修远看四下无人,不由得撇嘴抱怨:“这皇上也真是的,之前陈沪明明就是因为犯了错才被赶去康城,现如今要将他迎回来也就算了,居然还要向外宣称陈沪是为皇上体察民情,真是讽刺。”

    “好了,木已成舟,还抱怨什么?”陆离起身,“出去走走,我有事情跟你说。”

    魏修远立刻警惕起来,“是不是关于陈沪的事情?你是不是要动手了,你准备好了吗?这万一不成功,那可是杀头的罪!”

    看着对方紧张的模样,陆离轻笑一声,伸手拽过魏修远,强行将人带了出去。

    他是要为小满报仇不假,但陆离又不傻,他可没到要和陈沪玉石俱焚的地步。

    走出书房,陆离带着魏修远去了城门。

    门口守卫的士兵看到两人来了,忙叩拜行礼,“国公爷!魏大人!您们二位是为了准备小侯爷进京的事情吗?“

    魏修远刚要否认,陆离就先一步点了头,“的确,还有一些细节上的事情需要确认,你们好好值守,我和魏大人上去看一眼,不必跟上来。”

    “是!”

    两人一起上了城楼最高处,上边的风格外大,吹得旗子呼呼的飘动。

    魏修远侧身,看着自上了城楼吼盯着远处,但却一言不发的陆离,按捺不住问道:“陆离,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两人之前明明是最熟悉的,如今,他却愈发的看不透对方了。

    “修远,我之前跟皇上说过,我和小满迟早是要回碧水村的。”陆离没有回答魏修远的话,而是说了句和对方问题相差十分八千里的话。

    魏修远皱眉,“所以呢?”

    “既然迟早都要离开,不如在离开之前将这些恩恩怨怨都清理干净。”在说到“清理”二字的时候,陆离咬字格外的重。

    许是城楼上风太大了,魏修远竟不自觉地打了个寒战。

    他闭上眼摇摇头,将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都甩出去,然后问道:“你真的要为小满报仇?”

    没等陆离回答,魏修远就猛地摇了摇头,低低的念叨:“不行,现在根本不是最佳的时机,陈沪回来的那天,皇上和长公主都会到场,还有那么多的百姓,难道你真的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陈沪难堪吗?”

    “先不说你会如何,就单说小满和你的孩子望舒,你想一想她们,如果没有了你,谁来照顾她们?”

    “孤儿寡母,想起来就觉得可怜,陆离,你如何忍心啊?!”

    陆离在一旁听得脑袋疼,“谁跟你说我要在这儿动手的,你整日都在想些什么,在你眼中,我就是那种冲动而不负责任的男人吗?”

    魏修远一时语塞,半晌后喃喃:“那你”

    “当然要报仇,不过得神不知鬼不觉,最好是让陈沪自己都不知道是谁动的手。”说完,陆离侧身看向魏修远,突发玩心的敲了下对方的头,“学到了吗?”

    被敲头的魏修远楞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但当他想要敲回去的时候,陆离早就下了城楼,魏修远气哄哄的跑下楼,三步并作两步追上陆离。

    他一把抓住陆离的手腕,强行让对方停下来,旋即喘着粗气问道:“那咱们来城楼做什么,这些事情明明在家里也可以说啊!”

    陆离皱眉,奇怪的看了魏修远一眼,理直气壮道:“当然是为了来确认最后的细节,不然你以为呢?”

    说完,陆离挣开魏修远的手,大步朝前走去。

    独留在原地的魏修远气得跳脚,他怎么觉得自己好像是被陆离耍了一样!谁知道陆离刚才跟守卫说的话是真的啊!他还以为是为了骗过守卫而编的假话!

    但彼时抱怨早已没用,因为陆离早已跨着大步消失在人流中,魏修远有心想追去陆府,但奈何刚才一番快跑早已耗尽了他的体力,此时在跑,却已是不行了。

    陆离回到陆府,故意放轻脚步进了外间,卧房的门紧闭着,屋内安静的很。陆离顿了片刻,旋即隔着一层窗户纸往里看过去,屋内只有小满一人,她此时正坐在椅子上发呆,整个人一动不动,眼神呆呆的,眉间笼罩着一股愁色。

    不用问,陆离也知道对方是在担忧什么事情。

    上次夏婉柔来找过小满之后,她就经常坐在屋内发呆,而且每次都遣散下人,生怕被人发现。虽然小满偶尔也会开开心心地逗弄望舒,面对他的时候也是仄仄的,提不起精神来。

    陆离又在门口看了一会儿,心中斟酌,是否可以直接跟小满挑明此事。

    可小满一直没跟他说,想必也是有自己的考虑,万一自己贸然拆穿,小满会如何想?

    思来想去之下,陆离纠结的很,许是全身心都在想这件事,一向警觉的他竟连外头的门开了都没发觉。

    翡翠刚一进来就看到陆离站在卧房门口发呆,出于礼节,她忙屈膝行礼,“国公爷。”

    陆离这才回过神来,侧身心不在焉的点头,“嗯。”

    “夫人就在屋里,您怎么不进去?”翡翠好奇问道。

    陆离轻咳一声,转身坐到一旁,沉默了半晌,才道:“翡翠,你先出去,我找小满有事,你在门口守着,任何人不准进来,听见了吗?”

    男人往日也是一副严肃的模样,故而翡翠也没敢多问,行了个礼应下,便转身出门守着去了。

    他决定了,两人自成亲之后就是一家人,既然是一家人,自然要同甘共苦,眼下看着小满心神不宁,陆离自然没法子坐视不理。

    而且,提早告知小满,若届时真的出了事情,那小满也不至于束手无策。

    打定了注意,陆离坐在塌上深吸一口气,起身走到卧房门口,扬手推开门。

    “吱呀——”

    厚重的木门发出一声不堪重负的响声,屋内的小满猛地抬起头,原本澄亮的眼睛中此时满是疑惑和迷惘,看的陆离愈发的心疼。

    他走上前,坐到小满面前,斟酌用词,小心道:“小满,还有两天,陈沪就要回来了。”

    不出所料的,正对面的小满果真身子一颤,脸颊迅速红了起来,她眼神闪躲,根本不敢正视陆离。

    “你放心,我不是来质问你的。”陆离伸出手握住小满的,轻轻地捏了两下,柔声道:“小满,咱们是夫妻,有事情要一起面对,你虽没说,但我也能看出来,这几日你心神不宁的,想必就是为了陈沪的事情吧?”

    小满慌忙摇头,但在陆离的注视下,很快又低下头,轻声应道:“是,我的确是因为可是,可是这件事不是我的错,当时都是陈沪,他——”

    “我都知道。”陆离握紧小满的手,墨黑的眸子静静的看着对方,说:“当初你受了委屈,陈沪因为深受皇上宠爱,所以没能受到应有的惩罚,不过现在我回来了,小满,这些事情你就不用一个人扛着了。”

    “陆离,他可是长公主的孩子。”小满皱眉担忧道。

    陆离轻笑,“那你还是我的夫人呢,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你受到丁点伤害和委屈,至于上次的仇,我也一定会讨回来。”

    看着男人坚定的面容,还有那低沉的声音,小满焦虑许久的心顿时安定下来,她轻舒一口气,看着对方的眼睛轻轻点头,“好,我相信你。”

    说着,她反握住陆离的大掌,“那你要小心。”

    陆离扬唇一笑,伸手将小满揽进怀里。

    虽还不确定两日后会发生什么,但小满此时安心不少,许是因为有陆离在的缘故吧,只要有他在,什么事情都不用担心。

    “对了!”

    陆离被怀中人突如其来的一声吓了一跳,他忙低头关心:“怎么了?”

    小满推开陆离,眨巴着眼睛看着男人,眉眼弯弯的笑道:“还有几天就是孩子的满月了,你想好都邀请谁了吗?”

    男人满脸黑线,这人方才还为陈沪忧心,但不过半盏茶的功夫,又开始笑眯眯的筹谋满月宴会

    “想好了吗?”小满挽住陆离的胳膊,一边摇晃一边撒娇:“陆离,就剩下五天了,你早点将名单拟出来,我也好早点安排座位,陆离陆离——“

    最受不得小满撒娇的陆离忙打断,“知道知道,我这就去拟名单。”

    小满扬唇一笑,然后起身拍拍陆离的肩,笑道道:“那你快点啊,届时我定要办得风光体面。”

    “前些日子我派人去了一趟碧水村,现在”陆离挑眉,“想必岳父已经快到上京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