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三章 满月酒
    “那皇上那边儿呢?万一皇上不同意,你还要去?”魏修远着急的追问,“那可是皇上啊!陆离,你现在好不容易得到了那么一丁点的信任,难道你要因为一时冲动把这些都毁掉吗?”

    陆离漫不经心的抬起眼皮,冷静而固执道:“这件事我已经决定了,就算皇上不同意我去,我也会想别的法子。”

    说完,陆离将面前的酒一饮而尽,起身潇洒离去。

    独留在原地的魏修远本想立刻追上去,但刚要起身就被小二拦住,“客官,您还没结账呢!”

    魏修远探着身子盯紧陆离的背影,双手则胡乱的在怀中摸索着找银子,好不容易将这缠人的小二打发走,待魏修远出门一看,陆离早不知道去哪儿了。

    他气得直拍脑门,这陆离,该不会是直接去皇宫请示皇上了吧?

    顾不上生气,魏修远拔腿就往皇宫跑,等他穿着粗气停在宫门口时,恰巧遇到陆离从皇宫内气定神闲的出来。

    “陆离!”魏修远扬手招呼,“陆离!”

    好容易等着陆离出来,魏修远冲上去一把攥住他的手腕,焦急道:“你真的去找皇上说了?怎么,他同意了吗?有没有说其他东西?”

    两人一起长大,对于陆离的脾性魏修远再了解不过,既是他已经决定的事情,旁人如何劝阻都是拦不住的,况且陆离现在已经从宫内出来,显然是一惊请示了皇上,此时他再说别的,也是毫无意义。

    “皇上恩准我去迎接陈沪。”陆离神情淡淡,眼眸也是平静一片,看不出任何波澜。

    魏修远的呼吸还没平稳下来,他抚着胸口,边调整呼吸边问:“那皇上就没说别的?比如,你为什么想要去接陈沪,还有,知不知道之前的事情,又比如,小满知不知道这件事情?”

    闻言,陆离侧目十分奇怪的看着魏修远,剑眉微皱,“皇上什么都没说,你为什么这么问?”

    “好吧,我就是随口一问。”许是跑的太急了,魏修远现在大脑一片空白,根本招架不住陆离的问题,也忘了自己为什么要问这么多,故而只好作罢。

    木已成舟,他多说无益,只能随着陆离回去,准备几日后陈沪回京的各项事宜。

    而此时的陆府内,小满还不知道,陆离已经从魏修远口中套出了这么多的信息,她仍旧担心着陈沪回京的事情,焦急于自己该如何应对,又该如何顺利地将所有事情瞒过陆离去。

    男人现在受皇上信任,若是他现在得知自己之前被陈沪欺负,按照陆离的性子绝对会找陈沪报仇,如果陆离因为自己而得罪陈沪小侯爷,从而失去皇上的信任,那未免太过不值。

    “夫人。”

    卧房门口处传来嬷嬷的声音,小满的思绪被迫中止,她抬眸看向门口,只见嬷嬷抱着孩子正在门口等待,小满忙敛起脸上的焦虑,扯了个笑轻声道:“进来吧。”

    望舒十分黏小满,恨不得终日和小满在一起,不过碍于小满产后身体虚弱,迟迟没能产奶,故而只能请了乳娘来哺乳孩子。嬷嬷和几个伶俐的丫头并乳娘住在一起,除却吃奶和睡觉的时间,嬷嬷都会抱着孩子来看望小满。

    经过这几日的相处,小满抱孩子已十分熟稔,她轻轻地从嬷嬷手中接过孩子,然后抱在自己怀中。

    感受着怀中孩子小小软软的一团,纵使有天大的难事摆在面前,小满也觉得不算什么。

    “夫人。”眼瞅着孩子开始打瞌睡,嬷嬷不由得放低了声音,“还有几天就是孩子的满月了,夫人准备如何操办?”

    不经嬷嬷提醒,小满险些都要忘了,她在床上躺了半个多月,醒来后又忙碌了这些天,现如今又想着该如何应对陈沪,竟把望舒都给忘了!

    似是察觉到了小满的恍然大悟,她怀中的孩子也不安分的扭动起来,又是伸胳膊又是蹬腿的,嘴里也哎哎呀呀的叫着,似是在反抗。

    小满看着不由得笑了,她伸出指头轻点了下孩子的鼻尖,嗔怪:“你这小人儿,这么小的年纪也知道抱怨反抗了。”

    旁边的珍珠、翡翠都低低的笑起来,嬷嬷也弯了眼睛,“夫人,小少爷聪明的很呢,长得又好看,若是长大了,定要迷倒上京的所有女孩儿。”

    “嬷嬷说笑了。”嘴上谦虚着,然小满心中却甜滋滋的。

    也不怪嬷嬷这样说,望舒虽才半个多月,但那脸上的五官却比她见过的任何一家的孩子都要好看,再加上天生聪慧,从不胡乱胡闹,这就已经够嬷嬷开心的了。

    要知道,寻常人家的孩子,动不动的就哭、闹,半夜也不消停,嬷嬷伺候过这么多家的少爷、小姐,还从没见过望舒这样乖的孩子,也难怪心生喜爱。

    小满将望舒哄得安静了,然后笑眯眯的问道:“对了嬷嬷,我家乡和上京的习俗兴许不同,还烦劳您给我讲讲,这上京都是如何操办百日宴的?”

    “哎,对于这个,老身可是经验丰富。”说着,嬷嬷将自己多年经历的满月宴会一一娓娓道来,专挑那些好玩儿、有趣的说,在说注意事项的时候,偶尔也会穿插着宴会上的趣事儿,逗得屋内几人都咯咯的笑起来,

    就连小望舒,也挥舞着双手乐呵呵的笑着,模样很是可爱。

    当陆离回来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景象:嬷嬷在一旁的矮凳上坐着讲述满月宴会的事情,小满抱着望舒坐在软塌上,珍珠翡翠站在小满背后,几人都仔细听着嬷嬷说话,就连望舒,也眨巴着大眼睛看着嬷嬷,模样极为认真。

    男人心底一片柔软,神情也随之柔和几分,他静静的站在门口,不敢上前,深怕破坏了这幅美好的画面。

    不知过了多久,小满才察觉到陆离的存在,她惊喜地抱着孩子起身,兴冲冲的上前,她仰着头,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亮晶晶的看着男人,“你回来啦?我们正商量要给望舒办满月呢,你有没有什么意见?”

    陆离不自觉地就弯起了唇角,伸手落在女人的脸上,轻声道:“只要有你和望舒,怎样都行。”

    说完,男人的目光下移落在望舒身上,看着孩子和小满如出一辙的大眼睛,男人眼角的笑不由得更添几分柔和。

    这两个人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只要是为了她们,陆离做什么都可以。

    “对了,咱们得尽快拟出一份宾客名单来,陆离,我在上京也没几个好朋友,这件事还是你来吧。”

    “听嬷嬷说满月那日规矩很多,孩子还要沐浴,这几日的天气都不太好,也不知道哪那天天气如何,万一过冷,那孩子岂不是受罪?我得提早吩咐下去,将炭火烧的旺旺的,省的冻着孩子。“

    “还有”

    听着小满不停地念叨孩子满月的事情,陆离嘴角的笑意更甚,没等小满絮叨完,他便将手搭在了对方肩上,低低的叹了口气,无奈的笑道:“小满,这些事情交给下人去做就好了,你身子还虚弱的很,这几日还是好生调养休息吧。”

    抱着孩子的小满愣了下,旋即嘟嘴撒娇:“我早就好了,过几日店铺就要开门了,我还得去店铺帮忙呢。”

    “听话,别去了。”陆离眼眸温柔,说话也柔和的,但话语间却没有可以辩驳的余地,“不是要帮孩子过满月吗?这几日你便安心在家操办这个,等过些日子,天气暖和了再去店铺,听话。”

    小满还想说些什么,但陆离却早已将话头斩断:“演武场那边还有些事情,我先过去忙,你在家好生待着。”

    说着,陆离又俯身逗了逗孩子,很快就走了。

    看着陆离急匆匆的背影,小满心里总有些不对劲,难道说,陆离知道陈沪的事情了?

    “夫人,小少爷看起来有些困了呢,我先抱他回去睡觉。”嬷嬷瞧着气氛不对,便找了个借口带着望舒下去,只留下珍珠翡翠在屋内伺候。

    瞧着小满不开心,珍珠和翡翠对视一眼,几番推辞,最后还是珍珠主动上前相劝。

    “夫人,国公爷也是为了您好,孩子还没满月,您的身子也没好利落,还是不要太操劳的好。”珍珠放轻声音,温柔的劝说。

    小满轻轻点头,但很快又摇了摇头,正当珍珠以为她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小满只是叹了口气,什么都没说。

    见状,一旁的翡翠也不由得上前,“夫人,您——”

    “我有些累了,你们先出去吧。”没等翡翠说完,小满便开口打断,继而转身回到了床边。

    翡翠本还想再说些什么,但却被珍珠一把拉住,轻轻的扯了扯。

    无法,翡翠只好随着珍珠出去,顺带着将卧房的门关好。

    屋内彻底安静下来,一直提着心的小满再也坚持不住的垮塌下来,全身似是被抽干力气般的躺下,她呆呆的盯着头顶的帷幔,心想:若是陆离真的知晓此事,那自己该怎么办?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