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七章 此生只娶一人
    “我已娶妻,此生绝不会再纳妾。”没等那支支吾吾的大汉说出来,陆离便先拒绝了。

    此生能和小满相守,已经是陆离莫大的幸运,他心中有且仅有小满一人,再装不下别的女人。

    那大汉闻言愣了下,本就局促的他更添几分紧张,他双手紧紧的交叉握在一起,眼神闪躲,“可是,男人不都是应该有三妻四妾吗?您又刚成为国公爷,难道就真的不在娶了?”

    “而且您现在位高权重的,就算真的再纳几方妾室又怎么样呢?外人是绝对不会议论您的,陆将军,您没必要为了声誉而压抑自己的情感。”

    现在陆夫人正在孕期,陆将军看得到吃不着,却还拒绝纳妾,这不是给自己找罪受呢嘛。

    眼瞅着大汉越说越离谱,陆离立刻沉声打断:“我不想纳妾是因为我已经找到所爱之人,况且我这国公爷就是个虚职,没多大权利,听起来风光罢了,你可切莫动什么歪心思。”

    说完,陆离大手一挥:“赶紧训练去!别再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

    “可”那大汉还没有要走的意思,他巴巴的看着陆离,嗫喏:“我那妹子长得可水灵了,而且还仰慕陆将军许久,陆将军,您好歹见我那妹子一面,也好解了她的相思之苦。”

    闻言,陆离更是哭笑不得。

    他从未见过那女孩,那女孩想必也从未见过他,况且他离京这么久,这次又是刚回来没多长时间,怎么又有了相思之苦?可见,这大汉是为了让陆离见他妹子一面而胡说了。

    故而,陆离沉了脸,愈发严肃:“这儿是演武场,刚才你说的那一番话已经够赏一顿板子的了,赶紧回去,别再胡说八道!”

    大汉见陆离实在无意,也只好悻悻然的认错行礼,然后转身走了。

    之前还没封国公的时候,府中、朝堂中想要跟陆离攀亲戚的人已经数不胜数,现如今他成了国公,想要和陆离沾上关系的人自然也更多,眼下这汉子只是个开头而已。

    正如魏修远所说,他得尽快想个法子让这些人彻底断了念想。

    想着,陆离又往正在训练的士兵那边望了一眼,看着众人都在积极训练,他稍稍松口气,然后召来将士嘱咐一番,便转身离开了练武场。

    尽快让这些人断了念想,既是为了自己能少写麻烦,也是为了让小满安心。虽说他知道,小满绝对会无条件的相信自己,但是在这种事情上,他还是得做出实际行动来。

    这个时辰正是下朝的时候,陆离一路赶到了皇宫,看着陆陆续续从宫门口乘马车离开的大臣,半刻没有停顿,就连魏修远叫他都没舍得停下,一路往皇上的宫殿赶去。

    刚下朝的皇上刚到养心殿,外头的太监就传来了陆离求见的消息。

    皇上顿了一下,旋即看向身边伺候的太监,看到对方也是一脸疑问时,皇上不由低声嘟囔了句:“他这个时候来干什么?”

    那太监微微躬身,细细想了一会儿,猛地抬头,“兴许是为了苏氏肚子里的孩子而来。”

    “苏氏的孩子?”皇上皱眉。

    太监嘿嘿一笑,躬身颔首:“陆将军刚被皇上封为陆国公,要知道,这国公一职,没有皇上的恩准,可是不能世袭的。如今苏氏就要快生了,想必是陆国公想要为孩子讨个彩头。”

    说完,他抬头悄悄的瞧了眼皇上的脸色,看着对方脸色隐隐的阴沉下来,他又忙补充:“不过这都是奴才的猜测,陆国公霁月清风,又不屑于钱财地位,兴许是为了别的事情而来。”

    对于太监后来补充的这一番话,皇上只沉着脸冷哼一声,便甩袖坐下。

    “宣陆离。”

    不多时,太监领着陆离进来,皇上的脸色仍有些暗,不过因着陆离离得很近,他稍微敛了些不悦,“陆卿,你急匆匆来找朕,是有什么要紧事吗?”

    皇上想好了,若陆离真的是为他的孩子来的,那他肯定会当场将陆离贬为庶民。

    孩子还没出世,他就已经想着要为他谋求名分,这样一个野心勃勃的人,他可万万不能放任其成为祸害,还是及早斩草除根的好。

    “皇上,臣此次前来,的确是有一件极为重要的急事。”陆离全然不知皇上的猜想,他拱手垂头,沉声道:“自臣从北境回来,上京中的朝臣和权贵都想要为我搭红线。可臣已经娶妻,并发誓此生不会另娶他人,这一点皇上是最清楚的。但不管臣如何解释、申明,来府中的人却是越来越多,臣实在应付无能。”

    说着,陆离单手撩开袍子跪下,磕头恳请:“所以,臣请求皇上为臣做主。”

    听完这一席话,皇上的脸由阴沉变得不解,随之变得好笑起来,他单手撑在膝盖上,微微倾身,笑道:“你不想再娶妻纳妾?想要朕帮你断了这满城的桃花?”

    “是!”

    皇上忽的爽朗大笑,“有趣有趣,世人皆想三妻四妾,齐人之福,而你却想要朕帮你断了桃花,好让你和苏氏一人相守一人,着实稀罕。”

    既已得知陆离此次的真实目的,皇上整个人也轻松下来,尤其是陆离的要求还如此稀罕,他愈发觉得有趣。

    不过,之前黄桑确跟陆离提过要赏他几个姬妾,也被陆离当场拒绝,想必他的确不似旁人,也确实和苏氏感情深厚。眼下苏氏正待生产之际,若是陆府提亲的人来往不断,也必会影响苏氏。

    总归不是什么大事,又没影响到皇上的切身利益,故而他大手一挥,“好!朕今日就帮你做了这个主,准你只和苏氏一人相守一生,旁人若是再上门相劝,你尽管拿出朕的名头来即可。”

    陆离闻言大喜,忙叩头谢恩:“谢皇上成全!臣感激不尽!”

    得了皇上的殊荣,陆离顿觉卸下一大块重担,整个人都轻松许多。

    但就在陆离准备拱手请辞时,高高在上的皇上忽道:“朕听闻陆卿棋艺不错,不知可否陪朕来两句啊?”

    况且真的是要下棋吗?还是借这个理由来问些其他东西?陆离脑海中迅速闪过诸多可能,但却都被一一掐灭,皇上的话无论如何都不能拒绝,既然如此,又何必多想。

    若是真的问到敏感问题,他也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故而陆离只好应下,等着皇上换了便装,然后二人去了御花园的凉亭。凉亭中早已备好了棋盘,桌旁还有热茶和各色点心,旁边有宫人伺候着。

    得了允许后,陆离坐下,先笑着拱拱手:“皇上,臣向来只通兵法,对着棋艺是半点不懂,等会儿还望皇上手下留情。”

    “陆卿客气。”皇上微微一笑,没多说什么。

    陆离的棋艺的确算不上是一窍不通,但却也没到能和皇上对峙的程度,不过寥寥几子下来,双方的战败已定,就连跟着皇上的太监都瞧出了出来。

    他斜着眼瞧着陆离,又偷偷的打量皇上的脸色,将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皇上还没发话,纵然胜败已定又如何呢?还不是得等皇上发了花,这棋局才能结束。

    直到最后黑子大获全胜,皇上这才收回手,将紧绷着的脸舒展开来,轻笑:“陆卿果然没谦虚,不过,这到底是你的真实水平,还是你有意让朕,那就不得而知了。”

    听着对方这似是调侃,也像是试探的话,陆离即刻起身,一本正经道:“臣向来棋艺不佳,只知道舞刀弄枪,自然比不得皇上文武双全,让皇上见笑了。”

    皇上倒是没说什么,但光是刚刚这一番话,就已经足以让陆离满身冷汗了。

    这是警告吗?还是

    “陆卿,听闻苏氏就要生产,你可有为这个孩子的未来做打算?”皇上忽的转移了话题,将话头转到了孩子身上。

    陆离尚且不知道皇上此举何意,但一旁的太监却猜出了七八分,因此看向陆离的视线上不由自主地带上了几分打量。

    男人虽不解,但仍如实回答:“若非皇上抬举,臣这后半生恐都要在山野田林中度过,皇上或许觉得那样的生活太苦,可臣和妻子却觉得那样的生活很简单,臣本想在战事结束后就带着妻子回到碧水村的家中,可小满有了身孕,这个计划也只好作罢。“

    “你原本打算回去?”皇上平静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裂痕,他那双幽深的眸子中满是不解和震惊,“你真的想要一辈子都生活在那个小村子?还有苏氏,即便是已经享受过上京的荣华富贵,难道还甘心回到那个村子吗?”

    陆离不假思索,“是,臣愿意,臣的妻子也愿意,等日后孩子出生,肯定也想要去母亲的故乡生活。”

    看着对方认真的脸,皇上不由得陷入沉思,那个藏在犄角旮旯,加起来还不如这处皇宫大的小村子,真的有那么大的吸引力吗?而陆离,真的对权势富贵不感兴趣吗?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