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三章 最后一次谈论
    陆离本还担心秦氏会再生事端,但还好,直至秦春带着孩子和秦氏离开,秦氏也没闹腾,反而还十分客气的跟小满告别,看起来和昨日那个大吵大闹的老太太判若两人。

    望着三人离去的背影,小满不舍的叹了口气,兀自感慨:“哎,秦春姐姐就这么走了,我以后肯定会很想她的。”

    一旁的陆离闻言垂下眸子,却没说什么话。

    他知道小满肯定会不舍,但若是留秦春一家继续在这儿住下去,那秦春迟早还要和秦氏闹矛盾,届时,可就不是他一个谎言就能瞒过去的事情了。

    不过,秦春和秦氏为什么会闹得那么凶?

    “陆离,我还是有些不放心。”

    小满的声音将沉浸在思绪中的陆离拉扯回来,男人皱眉抬眸,“怎么了?”

    小满咬着下唇,依依不舍的看着东厢房那边,悠悠说道:“秦春突然就要搬走,之前一点迹象都没露出来,我总觉得她好像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她心里清楚,秦春虽外表看着安静、孤寂,但却是最有主意的一个人,也十分清醒。若是秦春遇到拿不准的事情,保准会第一个来找小满商量,但这一次,她竟然这么突然的提出来搬走。

    而且在知会自己的时候,竟早已收拾好了行李,小满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你若实在不放心,那我找几个人去看看。”陆离将小满身上的披风紧了紧,边为对方掖衣角边说道。

    小满这才点点头,但眉宇之间仍有淡淡的愁色,“好,尽快去吧,我心里总是沉沉的,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一样。”

    外面风大,陆离将小满送去屋内,旋即当着她的面叫来几个小厮,让他们借着送东西的名义去看看秦春。

    几个小厮得了吩咐,忙不迭的退出去领东西看望秦春。

    “这下总可以放心了吧?”

    小满愁眉紧锁,但看到陆离朝自己看过来,她总归是扯了个笑,轻点了下头,“只要秦春在外边能好好的,我就放心了。”

    屋内的炭火烧的暖暖的,小满靠在软软的垫子上,不知不觉地就有了困意。陆离见状忙让人将小满扶到卧房去,将小满安置在床上之后,他屏退下人,在床边坐了好一会儿。

    从小满得知怀孕到肚子这么大,也不知她受了多少的苦和委屈,就在小满最难的这段日子,他却因为前方的战事没能陪伴对方。

    想起这些,陆离心中总是充满愧疚。

    昨日的那句话,本是想震慑秦氏母女,好让秦氏安分一些,却没想秦春直接提出要搬走,其实陆离本没有那个意思,但

    算了,秦春已经带着家人搬走了,他现在再多想也无意,反正秦老太太实在不安分,走了也好。

    “叩叩叩——”

    屋内响了,陆离从思绪中抽身回来,先是看了会儿小满,又为对方掖好被角,这才起身出去。

    为防吵醒小满,陆离特地将人带去了书房。

    “说吧,秦春一家怎么样了?”

    回话的小厮微微弓着腰,头也低低的垂着,虽看起来有些畏畏缩缩,但他说话却十分的条理清晰:“秦春姐姐一家搬去了距离柳叶街后头的那条街上,不过那房子不大,屋内也没什么东西,连炭火也没有,看起来十分寒酸。”

    陆离闻言想了片刻,“将那屋子缺的东西全都补上,顺便稍几筐木炭过去,顺便问问秦春还缺不缺其他的东西。”

    说完这话,那小厮不由得抬起头,细细打量起眼前的这位主子来。闪舞网

    陆离久战沙场,之前又长时间的生活在碧水村的山上,与世隔绝,但对于小厮这般毫不加掩饰的目光,他还是能觉察的一清二楚。

    他目光凛凛,猛地对上那小厮的目光,吓得对方一个措手不及,仓促之下后退,险些摔倒。

    陆离立刻黑下了脸,沉下声音:“怎么?”

    那小厮早已颤颤巍巍跪在地上,头死死的垂着,半刻不敢抬起,“将、将军。”

    “说,看我做什么!”陆离平时不发作还好,但一旦端起这股子气势,饶是朝中的那些大臣都得惧怕三份,更遑论眼前这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小厮。

    小厮抖似筛糠,哆哆嗦嗦的回道:“陆将军,奴才还、还从没见过主人家对下人这么关心,奴才以为以为您对秦春对秦春有”

    剩下的话,小厮却是无论如何都不敢说了。

    不过饶是小厮不说,陆离也猜了出来,心中登时明了起来,他沉思片刻,旋即吩咐:“备马,我要去一趟秦春家。”

    “将、将军,您就不怕不怕外头议论您吗?”小厮斗着胆子,将心中疑问说了出来。

    苏掌柜对秦春好,不过是因为秦春曾和她一起参加过比赛,且还关照过苏掌柜,且因秦春是苏展柜的伙计,对她好些也无可厚非,但陆将军

    他回来不过月余,但却对秦春如此关照,不仅要送去木炭等物,甚至还要亲自去看望,这实在

    想着想着,小厮愈发觉得不对劲。

    “备马。”陆离重复道。

    小厮忙叩头,“是,奴才这就去准备。”

    约莫一盏茶的功夫,木炭、被褥等物品全都装好,陆离沉着脸上了马车,一直沉默到了秦春的住所处。

    小厮和马夫等人都不敢言语,大气也不敢出一声,两人将马车上的东西全都搬下来,然后随着陆离往秦春的住所走去。

    柳叶街的房价高的惊人,连带着周围这一片的商铺和住所的价格也高的不得了,若不是为了让小满放心,秦春也不会花光所有积蓄,在这儿租下这小小的两件房子。

    不过只要能搬出来就很好了,至于其他的,以后再慢慢添置吧。

    “嘎吱——”

    老旧的木门被推开,发出一声不堪重负的惨叫,正在打扫屋内灰尘的秦春忙回过头去,却见是陆离来了。

    对方阴沉着脸,眼神凛冽,带着一股子肃穆之气,秦春没由来的有些心颤。

    她连忙走上前,有些局促的搓搓手,“陆将军,您怎么来了?”

    昨日的情景还历历在目,恢复冷静的秦春有些害怕和恐惧。

    “昨日是我唐突,害你仓促搬出来。”这话虽明摆着是道歉的话,但陆离却神情淡淡,根本没有为此感到抱歉。他大手一挥,命身后二人将带来的东西放下,沉声道:“听说你这儿还缺许多东西,所以我专门走一趟,既是来送东西,也是为了告诉你几句话。”

    本就颔首的秦春更是低下了头,应道:“是,您说。”

    许是征战沙场的缘故,陆离带着一股子上位者的威严,让人没由来的就会屈服和听从,根本不会想要辩驳,更别提拒绝了。

    “小满不知道你这次搬出来的真正原因,她现在不知道,我希望她以后也不会从任何地方听到。还有,我不知道你和你母亲有什么样的矛盾,不过纵然她是你母亲,你也并非她的所有物,所以有些事情,你也不必听她的挑唆,小满对你怎么样,你应该心知肚明,就不用我提醒你了。“

    说完,陆离顿了顿,接着说道:“你以后会继续在小满的店铺中做工,今天的这点子恩情,你只需记在小满的账上即可。”

    秦春听完十分感慨,心中亦满是感激。感慨于小满有个这样好的男人,感激于陆离想的如此细致,不管是为了自己考虑,还是为了小满考虑,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才是最好的

    故而,在陆离说完后,她连连点头应下,“是,陆将军说的我都明白,秦春谨记在心。”

    见她如此识趣,陆离点点头,便也,没在说别的。

    待小厮帮着秦春将送来的东西一一归置好,陆离便随着两人回去。

    厚重的门上被挂上了厚厚的帘子,屋内燃起了炭火,窗子上的窟窿也被补上,还有屋内的桌椅板凳、锅碗瓢盆全都换成了崭新的,还有屋内簇新的厚重棉被,兼并一大摞保暖的衣裳,虽这衣裳都是旧的,但总归比没有好。

    看着这一切,秦春轻吁一口气,暗想:决定搬出来真是个重要的决定。

    就在秦春暗暗感慨时,原本在旁边卧房的秦氏悄悄的走出来,挤眉弄眼的笑道:“秦春,刚才谁来了?”

    “陆将军。”秦春冷冷说道。

    “哎哟,陆将军还是很贴心的嘛,对你也蛮好的。”秦氏继续挤眉弄眼,凑上前故意撞了下秦春,她压低声音,“秦春,我看呀,这个陆将军对你还是有点意思的,要不然,你再考虑考虑娘之前的话?”

    只要能攀上陆将军,她们就再也不用挤在这个狭窄的小屋子里了!

    秦春忽的转过身来,一脸正色,眼中带着几分决绝和厌恶,“娘,您若是真的想要过富贵生活,那何必不自己去争取?我只想安安生生的过日子,对权力富贵不感兴趣,我希望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跟我谈论这样的事情。若还有下次,可别怪女儿不孝。”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