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二章 马上搬走
    秦氏登时慌乱起来,下意识转身去求助秦春,但对方面无表情,好似压根没听到似的,根本没有要辩驳、求情的意思。没了办法,秦氏只好亲自上前求情。

    “陆将军,我们再也不闹了,秦春还在苏掌柜的店里干活,您无论如何也不要让我们搬走啊!求求您了!”说着,秦氏将裙摆一提作势要跪下去。

    她原以为陆离定会扶起她,并为这番话所触动。

    可秦氏想错了,陆离非但没有扶起她,反而冷冰冰的说道:“你既知道你女儿还在小满的手下做工,那你又为何大吵大闹?须知,三家店铺那么多伙计,可没几个人被小满允许住在陆府。”

    他回来时间不长,但从小满对秦春的态度,也能知晓小满看重秦春,否则不会日日这么关心、体恤。

    得了这样的殊荣,不知感恩也就罢了,反而日日蹿腾着女儿闹事,这样的人,实在留不得。

    “陆将军,我求求您千万不要赶我们走啊!”看陆离态度坚决,秦氏心里也着实慌了起来,真真假假的哀嚎哭诉:“我老伴死了,又只有这么一个女儿,若你赶我们走了,这寒冬腊月的,我们娘儿仨可就要露宿街头了!”

    说着,秦氏放声大哭起来。

    陆离头疼的皱皱眉,往后退了几步,继续说道:“若你执意不肯搬走,那——”

    “不!”秦春忽的抬头,眼睛直直的看着陆离,决绝道:“我们马上搬走!”

    正在大哭的秦氏戛然而止,连滚带爬的起身冲向秦春,瞪着眼睛大吼:“你疯了?!秦春,这寒冬腊月的,咱们出去了住哪儿?难不成真的要——”

    话没说完,秦春便单手推开秦氏,径直走到陆离面前。纵然她还顶着一头乱发,衣衫也有些不整齐,但秦春目光坚定,反倒让陆离一改之前对她的印象。闪舞网

    秦春直直的盯着陆离,不卑不亢,“陆将军,这段时日麻烦您了,我这就收拾东西搬出去。”

    陆离皱了皱眉,“这几日天气不好,若你现在贸然搬走,不仅你找不到合适的住所,且小满那边我也没办法交代。”

    他本想训斥两人一番,好让秦氏安分一些,但却没想到秦春如此有骨气,竟直言要搬走。

    “陆将军不必担心,这本就是我和我娘的过错。”秦春平静的很,她毫不在意的拢了下头发,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道:“我今晚就收拾好东西出去,先去店铺里将就一夜,等明日在找合适的房子。”

    一旁的秦氏看着秦春早已规划好了,更是惶恐,她忙不迭上前,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央求:“秦春啊,你可不能这么狠心呐!店铺里什么都没有,我们怎么住!我这把老骨头本就不中用了,学林也还那么小,你这是要冻死我们吗?”

    秦氏又哭又闹,声音高的恨不得整个陆府都能听到。

    可秦春始终淡淡的,根本不在意秦氏说了什么,又是如何的态度,她脸色平淡,眼底毫无波澜。

    “咳咳。”陆离轻咳两声打断秦氏的哭诉,旋即说道:“今天已经太晚了,秦姑娘若是要走,还是先告知小满一声,然后挑个天气好的日子离开吧。”

    说完,陆离又扫了一眼秦氏,只见对方披头散发的跪在秦春脚边,脸上又是鼻涕又是眼泪,偶有发丝黏连在上面,十分的不堪入目。

    他有些头疼的拧了下眉毛,片刻不想多待的转身离开。

    一愣神的功夫,屋内只剩下了秦氏母女,秦氏仍旧拽着秦春的小腿哭诉,又是怨恨又是不甘。多好的机会,秦春居然就这么放弃了!

    这可是陆将军啊!秦春居然都不为所动!

    “娘,赶紧收拾东西吧,我们明天就得搬走了。”秦春声音冷冷的,连看都没看秦氏一眼,兀自踢开秦氏就走向了卧房。

    “秦春!”秦氏不甘心的冲上去,一把抓住秦春的胳膊,瞪眼呲牙吼道:“你到底想要干什么?!难道你真的想要把我和学林冻死吗?秦春,你想死我不管,但你别拽着我和孩子给你拉垫背的!”

    闻言,秦春本就冷的不能再冷的心更添几分寒意,眼前这个口口声声说为了她好的娘,她的亲娘,从来都没有考虑过她的感受。

    不管是从赵伟峰那件事,还是从陆离这件事上,秦氏都只顾自己,只想要靠着女儿去攀附权贵,去享受荣华富贵。

    秦春的心已经凉透了。

    “随你的便,反正我要带着学林离开这儿。”受秦氏的“照顾”,她已经在陆府丢尽了脸面,已经根本无法再向往日一样和其他人相处了。

    她已经沦为陆府的笑柄,而这一切都拜自己的亲娘所赐。

    再次甩开秦氏的桎梏,秦春大步走向自己的卧房,将门关的死死的,然后开始有条不紊的收拾东西。这屋内许多东西都是小满送过来的,秦春只需收拾好自己的衣裳、被褥就好,还有学林的衣裳等。

    正收拾着,学林也回来了。秦春为防秦氏又捣鬼,所以直接将学林关到了自己的房间中。

    学林尚且年幼,虽知道母亲和外婆关系不好,但毕竟想不到更深层次的地方,所以很快就睡着了。反倒是秦春,一整夜翻来覆去,不知道该怎么跟小满说要离开的事情。

    陆离不比小满和善,况且男人带着一股子杀伐决断的意味,秦春很怕他。下午的时候能那么平静地跟陆离对话,也不过是因为被秦氏气急了而已。

    一想起秦氏,秦春又是心烦又是头疼,竟一整夜都没睡着。

    直直挨到了天东边出现了鱼肚白,院子内渐渐响起人来走动的声音,秦春才起床梳洗,将学林关在屋内,她自己则是稍微整理了下衣裳和头发,匆匆地往正厅去了。

    “秦春姐姐,你来啦?”小满看她进门很是开心,忙不迭放下茶杯,拍着身旁的位置,“快请坐,昨日我听陆离说亲大娘不舒服,怎么样,今日可好些了?要不让珍珠去请个大夫来瞧瞧?”

    闻言,秦春先是一愣,大脑一片空白。

    “咳咳。”陆离轻咳几声,眼神不经意的落在秦春身上,淡漠道:“不过是些小毛病,想必没什么大问题,秦春,你说呢?”

    由此,秦春这才反应过来,忙扯了个笑将这个谎言圆起来:“对,都是些陈年旧疾,不碍事的,过两天就好了。”

    怪不得昨日小满迟迟没来,原是陆离用这个借口搪塞了过去,想到这些,秦春心中好歹轻松了些许,陆将军绝对是爱苏掌柜的,否则也不会隐瞒下此事。

    但随之而萦绕在秦春周身的,还有淡淡的落寞。

    她这辈子还能遇到这么好的男人吗?或者说,她还配吗?

    “秦春姐姐,这么早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看着秦春盯着地毯出神的模样,小满不禁弯着眼睛出声提醒。

    秦春猛地回过神来,然后端正了姿势,看向小满,将自己早就想好的那番说辞搬了出来,“苏掌柜,我们一家也在陆府叨扰的够久了,学林也到了该上学的年纪,我想着”

    她小心地打量着小满和陆离的脸色,生怕哪一句会惹得小满起了疑心。

    斟酌许久,秦春才小心翼翼地说道:“我想着,也该找个时间搬出去了。”

    闻言,陆离垂下眼眸,搭在椅子扶手上的手指轻轻敲了两下,心中轻轻地松了口气。看来这个秦春还是比较识趣,这样也好,省得他在动手做些什么了。

    其实他本不想插手这件事的,不过只昨天扫了一眼,他就瞧出来那秦氏绝非善茬,所以纵然小满再不舍,他也必须让秦春带着一家人尽快离开。

    秦春抿唇浅浅笑着,极力将身子放轻松,好做出一副随意的模样,不让对方起疑。

    但即便如此,小满还是不敢相信的睁大了眼睛,皱眉不解道:“为什么?秦春姐姐,你不是在这儿住的好好的吗?怎么突然就要搬走,是不是府中下人惹得你不开心了,还是——”

    “苏掌柜。”秦春轻声打断,佯装轻松的说道:“在这儿住着的这段日子挺开心的,不过我毕竟不是府中的下人,更非陆将军和您的亲戚,一直住在东厢房也不好,我想着,还是搬出去方便一些。”

    苏小满锲而不舍的追问:“可是府中的下人说闲话了?秦春姐姐,若你受了委屈就一定要告诉我,我一定帮你做主,只是求你千万别搬走。”

    秦春微微一笑,起身行礼:“苏掌柜,等开春了我还在您的店铺里干活呢,您别不舍得,我会以后一定抽时间回来看望您的。”

    说完,秦春又道:“苏掌柜的大恩大德我没齿难忘,我原也不想这么早就搬走的,只不过眼看着学林就到了该上学的年纪,我琢磨着陆府离学堂太远,所以才想出了这么个法子,还望苏掌柜见谅。”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苏小满纵然再不舍也没了其他法子。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